第222章 拉锯(1/2)

加入书签

  谈话没有再进行下去,彼此都心知肚明两人需要更多的磨合,如今这般平心静气地交流,能够完全坦白已是不易。

  颜舜华没再赶他走,这人打定主意后,她即便赶了,睡着了也会悄悄地潜回来。她懒得开口,终归自那次失控后,他也老实多了,不敢再轻举妄动。

  困意袭来,她很快就会周公去了。他愣怔半晌,也跟着无奈地合上了双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翌日一大早,她醒来的时候已是独自一人,沈靖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丝毫也没有惊动他。

  她拥着被子躺了好一会,从头到尾地梳理了一次两人的关系,印象中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倘若不是失忆,刚好去了北边,又碰巧遇上了他,恐怕两人还是慢慢腾腾的,很难会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吧。

  即便是失忆,依照逻辑,她也猜测出了大半事实。

  说来也奇怪,如今她已经回忆起了泰半事情,偏偏关于他的东西却真的是少之又少。不是说完全没有,却实实在在算不上多。

  即便是记起来的部分,也多半是模模糊糊的,或者张冠李戴,场景置换。

  她抓了抓头发,略微有些苦恼。

  如同许多男子一般,沈靖渊本质上也是一个非常大男子主义的人,在许多事情上都是自己认定了便会贯彻到底,很少会顾及旁人的想法。

  即便是在纷繁的现代社会,生活在地球村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们,视野再开阔见闻再深广,他们中的许多人也照旧是那副大老爷的姿势。

  说一不二,想要的便会极力争取,不喜欢女子如同他们那般高谈阔论言行随心,更喜欢男主外女主内,而不是男女齐头并进。

  在他们的心中,女人出外工作大概也就是为了解解闷而已,最适合女子的永远都是家庭。相夫教子,做一个端庄的或温婉的妻子,同时是暖心的与周到的母亲。

  不管是金钱上还是精神上,他们即便嘴上会说支持女人自主的话语。可是内心里,更多的还是希望另外一半能够依靠自己,崇拜自己,甚至是仰望自己,而她则最好永远都是那个小鸟依人的乖女孩。

  在内照顾家庭。在外不增添麻烦。支持他们的事业,心甘情愿地做他们背后的女人,在他们成功时欢天喜地,在他们失败时温柔相待,永远照亮他们回家的路。

  即便按照目前的进展来看,沈靖渊比她爱得早陷得深,所以才会在诸多事情上妥协与忍让,可是在根本上,他想要做的事情却依旧做了。

  也许并不像他意愿中或计划中的那般进行,但是他想要的事情。的的确确地发生了,不能说是有条不紊,但却是既定事实。

  譬如确立恋爱关系,譬如他想要她南下,譬如他成功地说服了颜仲溟与颜盛国夫妇,半夜将她直接从家里头给带走。

  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又想起那夜他的疯狂来。

  这人这般执迷,即便深信她在两人关系稳定的时期,绝对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却还是会醋海生波不能自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