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稀罕(1/2)

加入书签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涨红着脸,当即抓了枕头一角甩出去,“混蛋!”

  骂了一句,又想起自己此前傻啦吧唧的,完全没有反抗就与人吻了个昏天暗地,简直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顿时懊恼地一头栽进了被子里。

  沈靖渊见状顿时停止了解衣的动作,轻笑起来,趁着她悔不当初的时刻,赶紧凑到她身旁将人给重新捞到自己怀里。

  “笨蛋。也不怕憋气晕过去?”

  蛋蛋蛋蛋蛋,蛋个屁啊!

  颜舜华咬牙切齿,双手抓了被子又想要遮住自己,却被沈靖渊给一把扯开了,两手空空,被完全禁锢在他的铁臂下。

  “放手,你勒得我喘不过气。”

  她瞪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不曾消散的红晕,嘴唇微肿,红艳艳地惹人遐想。

  沈靖渊下意识地又低下头去,未料却被她眼疾手快地给推了一把,“离我远一点,禽|兽!”

  她如今这具身体才十二岁,活脱脱的一枚少女,连月事都还没有来临,这人居然就敢辣|手|摧|花,当真是流|氓!

  她愤愤不平,死劲地瞪他,顺便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数落着他的种种,想要忽视自己也曾经十分投入的事实。

  沈靖渊轻叹一声,自觉控制力有待提高的世子爷,面带隐忍地松了手,眼睁睁地看着她飞快地缩到了墙角里。

  “错了,你已经十四岁,明日恰巧生辰。”

  还有一年及笄,可以辞别父母嫁为人妇。

  他此刻的眼神十分飘渺,看着她时微微地眯起,犹如巨型动物瞄准了猎物一般,显得极为隐忍而有耐心,让颜舜华再一次体会到极度危险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在胡说什么?我的生辰怎么可能会在鬼节?”

  七月十五日,这可不是个良辰吉日。生在这一日的孩子,不论男女。都被这个时空的人视为短命之相,一旦有人生于此日却长寿无疆,必然会被人认定为命硬,所以阎王不敢乱收。

  不管最后成就如何。是命途多舛还是平淡一生,总归会成为人云亦云的传说里头那命运凄惨的主角之一。

  年轻时一定克父克母使之不得善终,年长时必然怨气缠身是非极多难以脱身,年老时多半鳏寡孤独身有废疾,总而言之。是不详之人。

  她最初听到仆妇议论时还只是一笑而过,如今这人却突然严肃无比地一再重复,“云大小姐的确不是十四岁,也的确不是明日生辰,但是你是。颜氏舜华,生于宣和元年七月十五日巳时一刻,在家中姑娘里头排行第三,族中排行第五。”

  她有些懵,回过神来追问之时,沈靖渊却再也不肯开口往下说了。

  “我今日与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够相信我,而不是一边靠近一边却又心生防备。”

  他牵起她的手,慢慢地放到他的右胸,嘭嘭嘭,心脏跳动的声音透过薄薄的衣物,传递到她的掌心。

  “我们的确认识七年了,当时你七岁,我十三,你大病未愈,我跋山涉水。具体的情形。我便不说了,希望你能够自行记起来。”

  他微微垂眼,与她的距离又不自觉地近了一些,近到她能够看见他那长长的眼睫毛。颤巍巍的起伏不定,底下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