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生气(1/2)

加入书签

  “你记忆力绝佳,称得上是过目成诵,睡前通常会练习蛙跳,翻一下书,默写几页佛经。”

  在颜舜华的诡异目光中,沈靖渊有条不紊地说了下去。

  “喜欢画画、习字、剪纸、折纸,也爱下厨、徒步行走以及登山。算得上从不挑食,但可供选择的话,你不会吃葱、蒜、肥肉与南瓜,口味总体偏清淡。”

  她一直没有插话的意思,神情云淡风轻,这让他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原本不打算说的话脱口而出。

  “哪怕天再冷,你每日必泡澡;睡觉习惯右侧,哪怕天再热,心口的地方也必定会盖上被子;平日惯用右手,但唯独清晨洗漱时必用左手刷牙。”

  她挑眉,沈靖渊下意识地便住了口,视线在她的唇边游移,晦暗不明。

  事实上,早在离京之前,他心里头就曾经浮现过那个人不是她的念头。

  她哪怕被撞伤了头失去记忆,也不会怕他。不会强硬地拒绝吃胡萝卜,更不会怕水怕到一见水缸就嚎啕大哭的地步。

  而且,大黑狗小花也不会整日绕着她团团乱转,躁动不安地低声狂吠。

  他被突如其来的撞船事件打击地措手不及,心慌意乱了数日,得知人被找到的消息松了一口气。

  因此尽管见面后心存犹疑,却从来都没有异想天开地想过,不是双胞胎,但世间真的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并且她们还真的意外调换了身份,就连身边的亲人也不自知。

  如若不是听见她那软糯嗓音中所独有的清冷,恐怕他也不会起了怀疑,继而使用了百般手段在云家队伍中旁敲侧击迅速求证,尔后冲动地夜探香闺。

  他心潮起伏,颜舜华却蓦地开口,泼了他一桶冷水。

  “沈公子,恕我直言。我只是失忆了,而不是得了失心疯。”

  尽管他说的大部分都符合事实。但她不能承认。

  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她失忆了!谁知道失忆之前他们之间的交情如何?他值不值得信任?

  她稀里糊涂地就承认,依照他昨晚那么不成熟的做法,她八成会惹上一个大麻烦。

  更何况,说不定还是假的。只是她真的很倒霉,遇上了一个兴许是脸盲所以才会认错人的男子。

  从有记忆起的二十多年,她从来就没有过在临睡前练习蛙跳与抄写佛经的习惯。

  这人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人,打探消息的手段应该很多。

  她虽然是初来乍到,但清醒后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如果另有所谋,必定是提前打听好的,就算知道得不是很详细,半真半假地一掺和,搞不好就会像现在一样,让人底细难辨。

  颜舜华怀疑得理所当然,以至于眉毛都皱了起来,语气也带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嘲讽意味。

  沈靖渊却并不介意,相反,听见她这样说他反而是笑了开来。脸颊的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引得颜舜华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人不笑的时候冷硬如刀,最多也只是让人觉得内敛清俊而已,可如今一笑,便犹如百花盛开,光彩夺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