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天灾(1/2)

加入书签

  “确定了是去京城?”

  “是的,主子。”

  “恩,下去吧。”

  他摩挲着一个莹莹生辉的碧绿茶杯,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眼波流转,没一会就轻笑起来。

  颜姓可不是人口繁多的姓氏,那小姑娘的衣物质料下乘,通身的气派却不像是个乡下人,尤其是能够收服那只凶猛的狼犬,别的不说,胆子倒是不小。

  也不知道是出身于那早已消失在战场上的西陇颜氏,还是来自于那历代都扎根于田地中的溧阳颜氏,见到他不惊不惧也不羞不恼,淡定从容得仿佛只是与相熟的人闲聊一般,果真是有趣。

  翌日京中重遇,兴许第一时间应当自报家门?

  颜舜华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她已经被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给惦记上了。

  她依旧像往日一样,安静地呆在船舱中,每日坚持着习字,时不时陪武淑媛说说话,偶尔也会央求颜昭睿带自己出去透透风。

  如此这般风平浪静地过了数日,天空突然开始下起雨来。

  起初只是轻柔飘飞的毛毛雨,一日后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连绵不断地下了三日后,越往北上,天色就越来越阴沉,即便白日也乌云如盖,雨滴由米粒大小变为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地打落下来。

  一开始颜舜华还会披了大红斗篷出去外边转一圈,权当散步消食。

  有几次还遇见了那个奚落她的半夏,陪在她家小姐身边出来欣赏雨景。

  巧的是,那个姑娘也临时在码头买了同样的大红斗篷,因此半夏每回见到她都会指桑骂槐一番,含沙射影地讥讽她一个土包子将斗篷给穿丑了。

  颜昭睿听力远不及她,加上身为男子,又在不久前刚失去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他完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其余的姑娘身上,故而并没有发现有那么个人对自己的堂妹心生不满。神色愤愤。

  而颜舜华虽然有一次耳尖地听见了,却压根就没有将陌生人的埋怨放在心上,以免坏了自己的情绪。

  但自从雨势大了以后,她也没了散步的心思。只是呆在了船舱里,整日握笔练习不辍。

  只不过,这一日,船只行进地越发困难起来,不单只速度慢了一大截。就连平衡也被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给破坏了。

  从清晨开始,船身就一路摇晃。

  起初幅度还很小,她平心静气还是可以调整的,但在午饭以后,电闪雷鸣,外头轰隆隆地仿佛炸药满天飞。哪怕她能够耐着性子落笔,那些艰深晦涩的佛经也不再字字工整利落明快。

  她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停下笔来,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武淑媛聊天。

  只是,谈话并没有进行太久。船只的颠簸便越来越严重,一上一下地,失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摆放在地上的东西或者哐啷哐啷或者刺啦刺啦地滚动划拉着,让人没来由地心慌意乱。

  “大伯娘,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颜舜华虽然看不见,但听觉却尤为敏锐。因此船舱里头的响动听得尤为清楚,甚至就连外头的一些叫喊撕骂声也收入耳中,虽然时断时续,半句清楚半句模糊。却也大概知道肯定是情况不妙,免不了就有些心惊肉跳。

  武淑媛眉头紧皱,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但语气却依然镇定。

  “没事。这商船隶属洪郁商行,他们的生意遍及整个大庆,比这个情形更加凶险的境况都遇到过,如今这般也铁定能够有法子安然无恙。”

  洪郁是前朝一个商业奇才的名字,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