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回礼(1/2)

加入书签

  深夜吹风的后果是,她回到被窝老半天,身体仍旧没能暖过来,尤其是手脚,冰凉一片,无论如何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她烙面饼似的辗转反侧,弄得青年也无法安睡,干脆起床耍了一遍刀法,待得她郁闷地让他别闹,这才重新就寝。

  “你瞎想什么?不希望他再来,直接斩草除根不就行了?”

  颜舜华在黑夜中又翻了一个身,将被子扯来扯去地,想要尽可能地包裹住自己,不让冷风给漏进来。

  “兵书不都讲究不战而屈人之兵,以求兵不血刃地赢取最大胜利?你除了斩草除根之外,就没有其他更好的建议?杀人又不是喝水吃饭,哪有那么便宜。”

  她懒得去说众生平等生命可贵,只是终归心烦意乱,便干脆睁开了眼睛。

  尽管仍旧看不见,白日如同黑夜,黑夜依然是黑夜,但睁眼到底不是闭眼,动作的不同,自然有不同的含义,她固执地想道。

  “是你纠结太过。蔡家祖上原是入赘李家,既如此,就不该偷占李家钱财气死妻子一家三口,尔后带着孩子改名换姓,从此毫无愧意地一边享用李家血汗一边却供奉着蔡家祖宗。”

  青年的鄙薄之意在空气中鼓荡开来,震得颜舜华面部发麻。

  “你生什么气?作为男人,不应该为这样出色能干的同性报以最大的敬意吗?瞧,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赢得了足够让蔡家三代后人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的巨额钱财。”

  颜舜华嗤笑一声,骗财又骗色,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这一点上天赋异禀手段繁多。

  家破人亡又如何?被骗的李月眉还能从乱葬岗上爬出来向活人复仇?蔡炵一家甭管姓蔡还是姓李,总归也是她李月眉的后代。

  “我好意开解你,你却倒打一耙,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小人。未免也太过偏颇。单看那个什么耿二在十岁就懂得用夹竹桃害死胞姐,就知道往往女人狠绝起来,比男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颜舜华沉默,蓄意夺人钱财以致间接害人性命改庭换面。跟争抢夫婿故意给亲姊喂食夹竹桃以致对方差点命丧黄泉,两者之间的罪行到底孰轻孰重,她压根就不想去计较。

  人心经不起揣摩,来来去去也不过就是真情与假意,善恶是非。自个心中明了便罢。

  “沈致远,你说倘若有一日,大姐知道我今晚的所作所为,她会不会怪罪我多管闲事?”

  尽管她不住地安慰自己出手没错,颜家四房如今看着人丁兴旺,可是父母残的残懦的懦,兄姐一个木讷一个火爆,弟弟又还天真烂漫,除却自己,还真的没人更适合处理这事。

  但是想归想。出手之后她又难免会纠结。

  理智上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对的,不管是对颜大丫来说还是对整个家族来说,为妾都是万万不妥的。但是情感上,她又难以说服自己这样的做法就一定是正确的。

  毕竟,甭管蔡炵是否少根筋,就目前看来,他多少有些真心。而颜大丫,哪怕不言不语,她也的确对他心怀期待。

  这两人,如果没有蔡杨氏的逼迫。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下去,也许能过得很好也不一定。

  要知道,这世上的东西,唯有真心难寻。

  “你如今才醒悟过来。自己是多管闲事?”

  青年打击了她几句,笑话她怎么手伸的那么长,简直跟山川河流中生长着的精怪一样,长至大地的尽头,遥至天际的彼岸。

  颜舜华被他的形容语句说得囧囧有神,但却不想就此输人输阵。便高举双手,左捏捏,右戳戳,表示自己的手再长也没有他的长,不信的话,有本事就伸出来比一比。

  他轻笑,想要再出言回击她的耍赖,但想到她的烦心事,便还是忍住了嘴欠,真心安慰了一句。

  “倘若我有这样的兄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