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1/2)

加入书签

  那么,问题的复杂性也就接踵而来,

  戚霜晨为何会突然发疯似得射杀禾晏?

  最不可思议,禾晏又是如何会那样不堪地和一个女人出现在床上……

  可惜这一切的实情,一时得不到解答。

  这个叫金若的关键女人,她是一枪被当场毙命,已死无对证。

  走火入魔般的戚霜晨最后坠楼,一条命也是被极力抢救捡回来了,可惜,至今昏迷不醒。线索也断了。

  唯有禾晏到底应了“妖孽不死”,也凭着他顽强不屈的求生欲吧,枪案发生半月后,醒了。

  却,到底是开了颅伤了脑的,一些记忆模糊了,一些记忆失去了。

  真不知命运在如何安排这场人间大戏,

  醒来后的禾晏全忘了元小春,却牢牢记得他临死被人爆头的一幕!……其余,悉数成迷。

  禾晏感激父亲在他临危之时做出了“隐瞒一切”的决定,

  这样,更有利于他以另一个身份重新归来,弄清一切!

  而这“另一个身份”……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悲愁。

  禾满,他的堂兄,这个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确实“恰如其时”般在那场荒淫的车祸中丧了命。

  整件事也得感激他的大伯禾漫清,深明大义,帮忙将他的“回归”做的滴水不漏。

  禾晏,回来了,

  带着他堂兄禾满的糟糕人生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

  确实困难重重,

  但是,杀身之仇不弄明白,不百倍千倍奉还!你叫禾晏如何对得起家人,对得起他自己!

  ☆、41

  “小晏,你想起她是谁了?!”

  ?长惊出这句话,心情何等复杂。

  一家子就自己和大哥禾漫清晓得这出“冒名顶替”,谁都只当禾满躲事儿贬到了这里,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禾晏把小春忘了,禾智云想,也罢,他回来本就是涉险查事儿的,不连累元家最好。所以顺着家里人对禾满的成见,也嘱咐别在“禾满”跟前提小春,禾晏自己不记得也就算了。

  岂知,今儿禾晏陪自己来医院身体检查,窗边就见到楼下这一幕……他是说禾晏一直立那儿看什么呢,这样专心……结果,不止专心,还说了这么句“不行,你不能嫁给他。”愣生生的酸话!……

  禾晏自己可能不觉得酸,但是,这话也就冲口而出不经思索……所以他爹旁边一叫唤,这人就开始夹生不自在了,眉头都蹙紧,接着,挺冷地瞧他父亲一眼,

  “说明你们还真瞒着我,她是我媳妇儿怎么不告诉我。”

  老爷子着急“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禾晏又看向窗外,到底有些沮丧的样子,“我要想得起她,估计一些事儿也能串起来了。可惜,她不是我想起来的,是碰上了,查出来的……”停了会儿,眉头展开,唇边戏谑,“我和她结婚几年?看来孽缘挺深。”

  老爷子还有些不甘心,“真一点不记得小春了?你,你可把她害惨了。”

  禾晏指了指楼下已经把软之搀扶起来慢慢往里走的女人,“爸,我把话放这儿,我要以前跟她有纠葛,也一定只有她把我害惨的份儿。这货,难缠。”

  ?长看了又看他,最后只有摆手,“也罢也罢,你还是离她远点,叫小春清清静静过日子吧。”无奈走回病床。

  禾晏转身靠在窗边,双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