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4(1/2)

加入书签

  的事儿,既然婚已离,对姜家,原澈也没好招呼,自是也不想关心下文,毕竟姜靓及姜家讨到好了么,“天婚”没办成不说,姜靓至今还住在医院,精神病院……

  不过,原澈倒也好奇,姜靓到底怎么个“好”,叫韩构这样“不嫌弃”?这“非娶不可”的架势,是姜靓本人的“魅力”使然?……

  原澈低下了头,神色变得谦卑、遗憾。

  开始施展他的板眼了。

  韩构是因为今后要登顶,于是从小培养“玩心识人”之术,

  他呢,

  原澈历经坎坷,从小就遭逢家变磨难,通感人情冷暖,

  于是,他的“玩心”术可能更具攻击性,且善于“由防入攻”,

  几言几语,

  几个神态,

  几番慨叹,

  方赞元明到底不是这种实战里磨砺出的雅孽的对手,

  竟然真的脱口说出了“月牙婚”,还反过来安慰他,想借机更笼络他……

  而此时原澈心中除了哑然失笑还有什么呢,

  元首真尊佛至此了吗,自己儿子的终生大事能如此荒唐行事……

  ☆、243

  肩上有月牙的可不止姜靓。

  不过,夏又右肩的月牙已经看不明显,因为,被遮住了。

  不过,韩照这会儿还是隐约见到了痕迹,

  已看不出月牙状。更像被白灰抹毁过一般……

  当然在韩照看来,就是像伤口没长好就见了水,发过炎,这会儿虽然痊愈了,但是皮肤因溃烂已经坏死,泛白。

  “这是怎么弄的,”

  那一吻太冲击韩照了,清醒过来才发现夏又已被吓坏,说实话,他自己也被吓坏了,那种沉迷的感觉骇人又诡谲……到底还是有城府的。在夏又跟前起码他没乱手脚,他也明白情绪是自己的,不能影响到她……稳稳地给她擦干全身,把她裹进被子里躺着,一盒牛奶又堵住了她的嘴……

  看来啊,只要她来,韩照就是个做家务的命。

  牛奶又是连喝完两盒,被窝里一暖,光线一暗,小孕妇睡意就来了。

  她睡着的时候,韩照先收拾浴室,再把她的衣裳洗了、甩干晾着。又擦手马不停蹄去厨房弄吃的。

  他记得她说过喝猪肘子汤……

  这会儿现熬肯定不现实。打电话去饭店点的汤,

  人那边真是不敢怠慢,问的也细致,“就猪肘炖汤吗,需要加些什么辅料……”

  韩照拿着电话,那不好决定啊,“等一下打给你。”对方连说“我等着等着。”

  走进卧房,

  “夏又……”单脚跪床边弯腰下去小声喊。

  小孕妇微张唇呼呼睡得可香,叫人真想咬一口!

  韩照单腿弯床上坐了下来,看着手里的手机,想做主给她点个有营养的辅料,但是……不怕人白送来,就怕送来她不吃怎么办……

  又俯下身去,“又又。”拇指轻轻拨她的眼睑,“醒醒,就说一句话,”还是把她盘醒了。

  显然这孩子是有起床气的,小动物咩,吃和睡是人生主题,跟生和死等同重要。她发出类似要哭的呜呜声,千般不耐烦,眼睛就是睁不开,有个圆鼓鼓的小肚子身子还能这样扭那样扭……韩照哄的声音都能滴水了,“猪肘子汤里加什么好吃。就说一句,乖,说了就叫你睡。”“萝卜。”估计这时候也就说吃的能炸出来话了,韩照笑,就那么挨着她的脸躺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