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113)正文,敬请欣赏!    而原本那些被挑战死亡,乃至各种方法下死亡的npc高手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不再出现与破碎虚空中。除了个别一些实力强大的,诸如七星谷独孤明等恶人,奇人,龙凤谱那些未出现过地高人,乃至那些隐士高人。诸如狂,郭龙,岳战等人之外。江湖可说已是天翻地覆了。再有就是各大门派与新起门派,组织之间的接连不断的争斗了。各大门派所隐藏地诸多高手长老,也先后出动。转战江湖,只是却损伤惨重。同样,许多隐世门派,诸如慈航静斋,魔门,幽冥山庄。等传人也都先后出世,真是高不热闹。

  直到最近一些时日,起先众人都是不知为何,不时会遇到一些熟悉的npc模样的人,起初还在疑惑,最后相互传达证实之下,也都怀疑了起来。又有天道武会的突然举行这一古怪大事件。自然是稍一推断,也就明了了许多。

  前来相聚的众人中,多数是南宫昊天所熟悉的,还有一些极少数是南宫昊天未曾见过,或是少有交流的。但介绍之下也是大有名头,众人相识之下,继续谈论了起来。

  南宫昊天道:“如果真有可能,我不想参加这个决斗,太过惹眼。还是躲在背后的好,有你们大家与天下高手真实的同台竞技就行了,想来天道武会之时,必然是一个震惊所有人的大会。”

  众人自是明白南宫昊天地意思。本就以成为一个传奇的存在,出现的话必然会引起风波,以南宫昊天的性子,众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同样激动天道武会的举行,此等星际大事,关系到所有一切人,如何不急不紧张。而诸如欧阳,江茗月,花惜月,几女则都是神情不时地看着南宫昊天。南宫昊天自是心中明了。为此心中也多少有些不习惯,虽然从未真正接触过女人,但是上官小婉几女的眼神中地含义还是能够理解的。只不过此时众人都在。几女脸皮薄,自是都不好意思过来和南宫昊天说话罢了,南宫昊天也是心下吊个老高,为此头疼不已。

  当年江湖之上崛起的五十五股势力中,如今也已被淘汰了大半,不是被更强大的组织帮派所吸收,就是相互合并融合,如今仅剩十大势力,然而这十大势力却是经受过了近百年的艰难血腥的考验,实力不断壮大,直到如今的局面。

  当时一峰,两谷,三宫,四池,五楼,六阁,七宗,八会,九道,十居。刚起时,如风卷天朝大地,惊雁谷,潜龙谷,绝艳宫,三才宫,龙王宫,血池,冰火池,蛟龙池,踏月楼,天机楼,红楼,傲天楼,百剑阁,六觉阁,夕月阁,念刀居,英雄会,海月宗,无双楼,念刀居等五十五势力。如今就只剩惊雁谷,英雄会,绝艳宫,无双楼,百剑阁,六觉阁,念刀居,红楼,冰火池,潜龙谷这十大势力,可见其竞争之惨烈了。

  惊雁谷因有南宫昊天,乃至众人的护持,一直以来发展非常快速。如今已遍布天朝内外,其他九股势力经过不断融合,乃至背后势力的支持,也是快速发展,占据了一席之地,虽然依旧不能与诸如五岳剑派,少林,武当,移花宫,逍遥派,恶人谷这等数千年大派抗衡,但是与二流门派却是能正面抗衡,却也是极为难得。若能再持续发展数十年,必然能堪比少林等大门派。

  霸王道:“我们仔细研究过,虽然不知道现实中是否背地里存在这少林,武当,逍遥,移花宫,这些门派,但如果这次天道武会有一些重要地消息宣布之后,破碎虚空中我们这些新起的十大势力必然会回归现实,同时也必然会有其他新起势力组合冲起,乃至老势力的重组,这一切都还需要实力为基础。”

  “另外,我们也仔细研究过了,破碎虚空和现实无法分开,只能相互辅助生存。还有以破碎虚空十二比一的时间,对修炼武学也是一个极其好地辅助,在武功没有成就之前,更多的人必然都会坚持在破碎虚空中成就自己,毕竟机遇都在哪里。如果有仇杀恩怨的话,以现在的律法,任何人都会选择破碎虚空,而不是现实中浪费

  生命。”

  南宫昊天乃至众人都赞同这一点,破碎虚空的存在,无人能将其抹杀,现在不能,未来也不能。所以,以后的一切必将如此开展。随后众人谈论了一下各自的想法,乃至两方面的相互发展,最后拼起酒来,拼的好不快乐。

  酒过之后,由于七天后就是天道武会。霸王铁汉也将整顿酒楼给包了下来,惊雁宫地人来了数百人,将这里完全占据。所以南宫昊天等所有人都暂时居住在这里,一直到天道武会结束为止。

  夜渐渐深了,众人玩闹地太晚,只是南宫昊天却没有感到一丝不适,酒虽喝的多了一些,却无法使南宫昊天醉倒。此时透过窗户,看着渐渐清冷地大街,心中思绪万千。也正是这时。敲门声响起,南宫昊天身体一怔,叹息一声,随后转身将门打开。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白衣,面容雪白美丽,身形无比美好,英姿飒爽的女子。这女子正是欧阳。多年的期盼让她等到了这一天。曾经南宫昊天对她说,会告诉她自己的所在。只是她一直都没有等待到,若不是此时此刻众人相聚,却也不知何时能够再见到。先前也曾一直关注着他,希望他能多看自己几眼。然而一切都似乎是奢望,终于她忍耐不住,想起山中数次长达数年的相处,想起一直以来对他的欣赏,乃至那种无法言语的崇拜。她如何能忘怀,怎能忘怀,他不能说话不算话。

  于是她来了,她所见到的南宫昊天与破碎虚空中无二无别。依旧是那样地神采飞扬,依旧是那样的气质独特,沉静出尘,依旧是那样触动她的心神。只是多年不见,在他身上见到了更深的沉稳,更深更独特的男性韵味。

  南宫昊天笑道:“进来吧。”

  上官小婉一笑点头,进入屋内。南宫昊天叹息一声,目光向外看去,却见一道墨绿的身影急急闪过,那正是江茗月的身影。只是……唉,南宫昊天默默地叹息一声,心中多少不是个滋味。就知事情要遭。不想躲避却要必须面对,不想面对却又无法躲避。尽管以入天道之境,然而,人终归是人,自古以来又有几人不被这等俗事所折磨。且任你英雄盖事,本事通天,也无法逃避,最终还得要去面对。

  这短短的几步,上官小婉异常激动,肩膀抖动个不停,没走几步,猛然转过身来扑入身后的南宫昊天怀中,双手紧抱南宫昊天,泪水急涌而出。那紧抓着南宫昊天的双手具有力量,南宫昊天心中无言无语,微叹一声,一手轻轻环住上官小婉的背,一手轻柔抚摸着那柔顺的黑发。感受着阵阵无声的抽泣,心中不禁一阵酸痛,开口道:“乖,别哭了,以后你想怎么样都行。”

  这似是一种妥协的说法,却代表这南宫昊天对她的一种承认,上官小婉听到后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南宫昊天,似乎是不敢相信南宫昊天会说出这样类似巨大承诺的话。一瞬间不觉双眼又是一阵模糊,竟是似笑似哭,再次大声哭出声来。南宫昊天郁闷非常,轻声安慰许久,方才有所缓和。

  “我相信你,你说的一定是真的,我相信你……”许久后上官小婉道,却是红着脸依旧融在南宫昊天地怀中,似是娇羞,也似是高兴。

  南宫昊天点头调侃道:“衣服不小心被你弄湿了,我们去那边坐吧。”

  上官小婉嗯了一声,红着脸松开南宫昊天,然后坐了下来。见南宫昊天胸口湿了一片,脸红之余,更是不好意思。南宫昊天却是好笑,这可是少见的情景,以上官小婉的性格,自是英姿飒爽,说一不二,敢作敢为的。很难见到这样娇俏可爱的模样,不禁点头装作无比严肃的道:“要继续保持哦,哈哈哈……”

  上官小婉大是不依,习惯使然,白了南宫昊天一眼,俏脸更是通红。南宫昊天也不再玩笑,而是在一旁坐下,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敲门声再次响起,南宫昊天无奈起身去开门。欧阳则迅速擦干眼泪,端正身形,以免被来人看出什么不对。

  正自收拾时,一道声音传入耳中,却听声音道:“任大哥,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我能进去吗……”

  随着脚步声响起,上官小婉叹息一声,却是已从声音中听出了来人的声音,起身一见之下,果然不错,正是花惜月。进来的花惜月在见到上官小婉后,脸一红,然后叫道:“雯雯姐,你怎么在这里。”

  上官小婉脸一红,白了花惜月一眼,见花惜月嘻嘻笑了起来,也不免觉得好笑,开口道:“你能来。姐姐就不能来吗。”

  随后两人红着脸痴痴笑闹了起来,却是各自明白各自的心思。南宫昊天在一旁摇了摇头,却是无奈非常。见两人坐了下来,便也随着坐下。本想开口问问花惜月要做什么,但想到深夜前来,必然也是和上官小婉一般。何必自找麻烦,轻松一点不是更好。同时也想到当年借助鹰王的力量,自花百川哪里将花惜月救了出来,当时地场景历历在目。如今相隔数年,众人变化都是巨大。当年调皮捣蛋的花惜月,似乎也已沉稳许多,同样也更加美丽,动人心神。

  气氛颇有些尴尬,南宫昊天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女此时脸皮到也薄了下来,似是有对方地存在。恐怕就是想说什么也无法说地出口吧。索性暂时将南宫昊天放在一边不理会了,南宫昊天到也乐得轻松。

  然而,门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三人脸色同时一变。上官小婉和花惜月两人目光同时看向南宫昊天,南宫昊天罕见的脸一红,尴尬道:“也不知道是谁,今晚好像人很多似的,真是奇怪。”

  两人闻言,脸瞬间通红。明白南宫昊天是在调侃两人,同时心中却也沉重异常。南宫昊天则起身开门,待门打开后,见门口所站的人正是穿墨绿色长衫。身形极其美好动人,皮肤白晢如玉,气质独特的江茗月。先前所闪现的自然也是江茗月了,没想到此时竟也来了。

  江茗月咬了咬嘴唇,气息微喘,似是正准备要在门口说些什么。南宫昊天心

  想到里面两女,自是不敢让其将话说出口来。就蠢,也不会忽视自己的魅力,乃至在深夜这样的场合下。所表达出来的话,必定惊天动地。固而就想要先出口阻止,却不想江茗月抢先开口道:“任大哥。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先进来吧。”南宫昊天长出一口气,差一点没将话截住,否则麻烦不是一点两点啊。

  江茗月诧异地注视着着南宫昊天,随即无比惊喜地道:“真地,任大哥真的知道。”

  南宫昊天笑道:“是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要来看我吗,快进来,雯和惜月也在里面,我们进去说。”

  江茗月一阵失望,心中犹豫不绝,先前一会时间先是见到上官小婉进去,又见花惜月进去,她本是见到的。原本她早就想进来,却因为害羞而不敢。没想到错过了机会,想到过了今日,或许一切都会变化,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鼓起胆子就敲了门,想给南宫昊天等人一个措手不及,表达自己。却没想这一股好不容易股起的力量一下被南宫昊天打的不见踪影了,木然的被南宫昊天拉进屋内,见到了上官小婉和花惜月两人。

  三女见面,神色各不相同,原本关系极其好的三人,在这样地环境下,却是各个弄了个大红脸。南宫昊天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心中大是不自在,不敢想这个事,唯有希望大家赶快回去,而他则早点闪人。对他来说,这个问题比之最深奥繁杂的武功都来的复杂。曾几何时,自己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茗月姐姐,我们坐下聊,不理任大哥了。”花惜月上前将有些不习惯的江茗月拉着坐在了起,哼哼地对南宫昊天哼了两声,南宫昊天大感郁闷。转头向三人看去,见三人都正自看着他,顿时一个头变三个大。不自在的挪动了下身子,这个动作被三女看在眼里,顿时扑哧笑出声来,一时间尴尬的气氛土崩瓦解,四人暗下里都松了一口气。

  南宫昊天没话找话道:“说说你们的情况……”

  花惜月抢先看口道:“雯雯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