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100)正文,敬请欣赏!    “是啊。惊天的结果又怎会是好的那,虽然一时得逞,但所面对地结果也是难以承受的……”木老实叹息。

  同样叹息的亦有南宫昊天,只是南宫昊天却是无声的叹息,黄泉地拳脚招式虽不如岳冷,但那隐藏的杀招却是骇人色变。且黄泉的内力最少高过岳冷两倍,就是这样的差距,虽然岳冷能增强两倍实力,但那一剑毕竟只能一击,一击过后必然是无可阻止的衰竭。

  只见此时岳冷脸色苍白。粗气喘个不停,目光不但回复了混沌,且比以前更为混沌。如同将死之人一般,全身的精气全部被抽走。似乎他连再动一下的力量也没有了。这短短的数息仿若一个小时那样久一样,岳冷的脸色稍有回复。同样黄泉因那一剑太过突然也受了一定的创伤,此刻内力已急速回旋数圈,内力回旋之下,混乱地内力也都平息了下来,只是自身的情况黄泉无比清楚,知道自己大意之下受了创伤,若是一早就出杀招,那里还能让他有出手的机会。然而那一剑地威力也太过骇人,直到此刻黄泉的表面虽然冷静,但内心却依旧骇然不已,那一剑之威已然超过了剑道常理,纯粹是压迫自身所有内力,逼迫自身潜力与生命气息,此等变态的剑法虽然威力巨大,但却也害人不浅。黄泉杀心已起,目光森然。手中空抓着的剑不知何时落实手中,内力充实之下,剑身有古绿寒光油然泛起,正是把杀人的利器。

  剑光起,黄泉手中之剑脱手而出,竟是剑中异道驭剑之术,剑出,如一道绿光向岳冷的喉间射

  而,就在这时。两道人影自岳冷身后射出,这两人正是丁峰与云东流。只见丁峰凌空踏下,圆月弯刀暴出数米刀气,一刀向古剑劈下。而云东流则是双手持着锋利大刀,纯正霸道的刀气也是弥漫酝酿,只等时机一到便会出手一博。让众人没有想到这霸刀竟也能有收有放,有着些许含蓄温柔之意。

  “找死……”

  黄泉喝出声来,剑出手时,黄泉就随后一步跟上,与剑相隔两米远的距离。这样的距离正是他所能掌握的距离,驭剑之术虽与奴剑之术不同,但比之奴剑之术却是高了一层。而那传说中的御剑之术据江湖传言也只有署山与剑宗两个极为隐蔽的门派才会有,江湖数千年中也只出世过一两次。传言真正的御剑之术就是战神图录也难以比拟,惟有那曾一度盛传于江湖武林之上最为虚幻的绝世武学如来神掌与天残脚等同被列为最为虚幻的几种武学可比。

  那战神图录尚有迹可寻,但诸如御剑术那些武学却连是真是假,是否出现过都不知,惟有江湖中有一些人时有传言,闹出一些闹剧与阴谋,声称如来神掌重现江湖,御剑之术现与江湖之类的流言,只是时间一久,就是真有也无人相信,再久之则无人再提,若有人提,必会被人笑话。只是一直以来江湖之上却有些奇怪,只因那百晓生并未点明此等情况,真让世人自己断定。然而神级武学之上本身就还有一个旷世绝学,那么这个旷世绝学连战神图录也都算不上,到底还有什么能称的上是旷世绝学,千百年来能称的上的也只有那虚幻的绝学……

  两米距离,黄泉右手一动,软剑竟变了轨迹,斜着继续向岳冷射去。与此同时,黄泉自身也踏跃而出,拳掌向丁峰拍击而去。丁峰只感一股霸道无比的罡气扑面而来,使的他喘息困难。想要出刀,但惊恐地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被对方琐定,想起对方能将岳冷那样的高手打败,又怎能不轻易击败他这个被岳冷击败的人。那一刻他心血来潮,不忍岳冷被黄泉所杀,随出手阻止,却没有想到自己不敌眼前这人,此刻自己有难,心中虽不怕,但却也感到可笑。

  “拼了……”

  —

  丁峰大喝一声,手中弯刀暴起一道刀芒,刀芒过处,石桥滑出一道石屑槽,向黄泉的拳掌劈。然而黄泉怎会让丁峰如意,只见黄泉诡异一笑,身影一闪,快速闪过刀芒劈下的轨道,右手一动,刚刚转变轨迹的古剑竟凌空转折,自丁峰身后射出,以极快的速度割向丁峰的脖子。丁峰骇然色变,那剑斜着射出,他不能阻挡,情急之下也难以躲闪,心中暗叫倒霉。但此刻一道刀气自身旁划过,竟是云东流一刀替他解了围。

  丁峰长出一口气,弯刀并未收回,而是继续攻出。不想云东流却是大喝一声道:“快退,我挡不住他的剑……”

  丁峰哗然色变,急忙收刀回身,却见不知如何,那把剑竟又变了方向,自云东流大霸刀之下回旋旋绕,饶了出来继续向他射来。丁峰怎能想到会有这等诡异的剑法,就是他出江湖之时自丁冉手中接刀之时,丁冉也只到了这样以气控制弯刀的地步,当日他并未感受到这样以气御刀的恐怖,然而只到今日他终于感受到了,这让他心中骇然不已。

  “今天你们三个一个都别想走……”黄泉口气竟是如此霸道。

  丁峰两人又如何能想到这先前四人间的矛盾竟扩展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心中虽然苦笑,但更多的却是愤怒,对眼前这突然出现的人感到无比的愤怒,只是实力不敌,却也敌气不足。此时此刻,岳冷盘膝而坐,坐在石桥一角竟是直接回复起了内力。而丁峰两人则是与黄泉对立了起来,形势一时间变的极为危急复杂。

  不觉间上官小婉捏住了南宫昊天的手,手心中出了汗,竟也为几人的打斗着急。南宫昊天默然不语,看了这半天也觉得这黄泉太过狂妄,竟不懂的放手,南宫昊天长长吐出一口气向身旁的上官小婉问道:“你很着急吗……”

  上官小婉一愣,随即兴奋点头,似是明白了南宫昊天的意思,然而却更是紧紧地捏住南宫昊天的手,似又是有些矛盾。只见南宫昊天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欧阳笑了笑也就不说话了,那边百晓生两人看在眼中却是不解,不知两人在做什么,而这样的举动也只有南宫昊天两人才能不用言语就能明白。

  第298章 地狱无门闯进去-8

  紧急时刻突然一道破空之声传出,仿如幽魂一般,这一道破空之声只有到了快与黄泉所控制的剑相撞时,方才猛地传出一声啸声来。只是这啸声刚起,就有突变发生。只见黄泉所控制的剑猛地一弯一弹,偏了方向,黄泉心惊之下双手旋动,舍弃了丁峰、云东流两人,方才紧急地将剑收回。剑入手,黄泉跃身后退,也不理会丁峰两人,而是对着人群道:“什么人暗算本人,给老子出来……”

  好个狂妄的语气,就是众人中一些人没有出手,心中也是不忿,但碍与黄泉的武功却无人敢有任何举动。而人群中百晓生与木老实两人则是目射!精光,盯着南宫昊天看着。刚才那一瞬间,两人眼角余光都见到南宫昊天左手微动,一股极为细小微妙的气息就破空而出。若两人不是天榜高手休想探察到,更有黄泉控制的剑失去了控制,这一来两人就更为清楚,一切也似乎都变的明了了。

  丁峰与云东流乘此机会退到了岳冷身前,这时岳冷也站起身来,只见其脸色依旧苍白,双眼无神,也不向下走,而是开口向黄泉问道:“你叫什么,以后我还会找你……”

  黄泉目光森寒,手中剑芒暴长,话也不说,剑就再次出手向岳冷射去。岳冷面色依旧无常,到是身前丁峰与云东流两人各自心中不满,自己两人看这岳冷是个人物,也对的上两人脾性,却不想帮了人,到头来这岳冷还不知死活。不知进退地将那黄泉又惹来,两人既然帮了也就不好退出,且两人的性格也都不容许如此,此时此刻,实力不比,想退又无法退下来。只能心中期待先前那暗下出手的人能出来解围,否则两人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黄泉再度出手,只见剑气纵横,古剑寒光四射,向丁峰、云东流两人卷射而去。两人心中骇然。心中产生面临死亡的恐惧,虽是平常不怕,但和这等不是同一级数地高手对手,却是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心中死灰之下,两人各自微微点头,竟是刀刀相起,各出绝招。似是要在最后关头找回点场面一般。

  喝!

  吼……

  “哧……”

  哧声一起,场面顿时再度安静下来,此一道声音几乎场中绝大多数人都听到。让所有人为之惊讶的是,伴随着响声响起之时,黄泉手中古剑竟以巨大的摆动幅度颤抖了几下,虽只是颤抖了几下就被黄泉强自压制住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剑身被一层雪白的寒霜所笼罩,寒霜急速蔓延,眨眼间就要蔓到剑柄之上。然而黄泉一声冷笑。手中剑一甩,就完全阻止了寒霜的蔓延。

  黄泉虽有高强内力,但却依旧被寒霜冰的抖了一下。就连离黄泉五六米外的丁峰两人也都感到一股冰寒之意自剑上传出,心中不禁乍舌不已。暗叹此人修为必然以到出神入化之境地,却是两人此刻无法想象与比拟的。

  黄泉气急转身,森然扫过人群,人群中众人各自低头转目,不敢与黄泉对视。黄泉目光扫过众人,落在南宫昊天身上,注视了南宫昊天半天方才道:“还不出来,这样骂你你都不出来,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南宫昊天自然知道黄泉先前出口就是指桑骂槐,其实心里已知道就是自己出地手。毕竟几年前两人对手时,黄泉对南宫昊天的冰寒内力简直是心有余悸,此刻南宫昊天再度施展。黄泉自然知道,只是心中不忿之下却是有些装模做样地骂了一句,却不想南宫昊天并未出来,而他也并未就此下来将南宫昊天揪出,只是先对付岳冷三人,也怪三人倒霉,也是没事找事,此时情况如此,却也愿不得黄泉如此。

  众人顺着黄泉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南宫昊天与上官小婉两人,只见两人容貌平常,看似极其普通,如同没有任何武功一般。众人心中奇怪,不解地看着两人,惟有黄泉、百晓生、木老实少数几人心中有数,更有一些有眼光的人也是暗下思索不已,深觉其中必有奥妙,否则那黄泉又怎会如此有些畏惧。

  南宫昊天此时就算是继续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若要走凭借南宫昊天的轻功那里都能去得,更无人能拦的住。只是南宫昊天知道该来的无论躲避多久还是会来,南宫昊天虽是外表平静,但脑中已算好了各种有可能发生地情景,所以当下南宫昊天以有了决定。对着上官小婉点了点头,南宫昊天转身脚步虚踏,缓步向前,前面自有人让出一条道来。众人看在眼中心中更是奇怪,只见此人依旧平常,没有任何

  处,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比的温暖纯和之意,且不自股极为微妙的威势散发而出,众人尚且不明白这是为何,就已给让开了道。绝大多数人都只觉自己该让条道让这人过去,并不会认为是这人有多厉害才会让道与他,见这人从自己身旁走了过去,虽然心中觉得奇怪,但也不去多想,只认为自己与平时一样。

  —

  惟有木老实、百晓生等一些武功眼力上档次的人方才明白其中所隐含的含义,心中骇然之下各自猜测起了眼前这人的身份。只是这人不显山不显水,那里能让他们轻易猜出,只能各自静观其变,看过程如何,结果又是如何。

  南宫昊天举步前进,虽是缓慢,实则比常人快了许多,这一点极为奇妙,大多数人也不能发觉,只觉平常,见南宫昊天到了桥下,看了一眼青青与那萧神逸,在两人疑惑的眼神中然后走上了桥去。桥上岳冷已站起身来,脸色虽然苍白,但还是注视着南宫昊天,只因前面在客栈中他就见过南宫昊天,只是却并没有太过注意。如今见此人出来,心中到也惊讶,没想到这样一个看似平常的人竟有如此气度,表面上更是难以想象地平静。不用说此人不是傻子就一定是绝顶高手,只是此刻给任何人来看都不会认为南宫昊天是傻子,而许许多多的人竟也心中平静,似是受到了某种感染一般,不喜不忧,只觉得眼前一切无论发生什么都似乎是极为平常的一般。

  唉……

  一声叹息传出,百晓生摇头道:“此人精神竟能在不绝间影响了所有人,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