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079)正文,敬请欣赏!    南宫昊天和上官柳四女等人,一听说明天会场选在摘星台,加之直到现在各大门派仍未派人

  前来联络一事来看,明天的大会,绝不是仅凭几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

  古老头神情凝重,直到大家完全走出镇外,他才忧虑地道:“由于少主人昨天见到了两

  位老师太,依然没能探出大会的真实情形来看,我们可以看出来,各大门派已知道两位老

  师太与两位姑娘俗家关系的事,所以凡事对她们两位老人家也尽量不让知道。”

  话落,赵灵儿已愤声道:“不让知道也好,他们如果胆敢乱来,仗恃人多,我们就

  杀他们个尸堆如山,血流成河。”

  上官小婉一心只想在玉林河老家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再也不过问江湖事了。

  这时一听赵灵儿的气活,正色道:“待会儿咱们上山,可绝对不能乱来呀,闹不好,

  天天有人前去家中闹事,出门处处有人阴挠,咱们今后还要不要过日子?”

  古老头苦笑一笑道:“小婉姑娘,身为江湖人,甩不开江湖事,你就是有伸脸迎掌,唾面

  白干的容忍功夫,别人还想跑到你的头上去拉屎呢!”

  如此一说,上官小婉也顿时无话可答了。因为事实也是如此,一味地容忍对某些偏激的人

  物来说,不是上策。

  十一人在道上行走,自然又引起道上的人伫足观看,有的人索性跟在身后边。

  一到山口,南宫昊天沉声道:“跟着我走。”

  走字出口,飞身已向右侧的纵岭上飞驰,一开始就施展了六成功力。

  上官柳四女已能绰绰有余追及,古老头和单姑婆也不大吃力,而春绿四婢便必须要施展出全

  身解数,还没深入两三个山头,已是累得香汗油油,娇喘嘘嘘。

  所幸前面到了直登少林寺的山路,南宫昊天也收了身力。

  南宫昊天见春绿四婢的鬓角已见汗,决定在林缘稍事休息,因为他飞驰的目的,也就是

  要甩脱跟在身后的那些人。

  岂知,就在大家停身,准备稍事休息时,夏荷的目光一亮,急声道:“少主人快

  看!”

  南宫昊天等人闻声回过头去,发现夏荷正惊异地望着由山上下来的山路尽头。

  大家再举目上看,只见一个黑脸银需要,身穿黄僧袍,斜披织金鲜血袈裟的老和尚,正率

  领着四名身披朱红裟袈的中年僧人,以及八名黄袍的青年僧人,正沿着山道匆匆地走下来。

  南宫昊天一看,沉声道:“大家小心,这个黑脸老和尚就是我昨夜对你们说的那个老

  和尚,他好像对我们的印象不太好……”

  话未说完,古老头怀疑地道:“这个老和尚好像是执掌罗汉堂的印尘大师……”

  话未说完,南宫昊天已惊异地哦了一声。

  夏荷却道:“小婢早巳听得人传说,少林寺有座罗汉堂,共有一十八尊木制罗汉,内装

  机簧,藏有绝招,凡是少林寺弟子艺满,必须要通过罗汉堂这一关才能允许下山,看来这老和

  还的拳头功夫必然了得,要不,也不会让他执掌罗汉堂了。”

  古老头点了点头道:“那是,不过,据说这老和尚刚烈性躁。他提的要求也特别严格,

  好像他的心地还不错。”

  夏荷爽朗地道:“小婢倒是很想去打一打罗汉堂……”

  话未说完,冬梅已道:“何必去打罗汉堂,他就是现成的活罗汉,要比打木头人可

  强多了。”

  南宫昊天等人全部都神色一惊,因为匆匆走下来的黑脸老和尚印尘大师的霜眉一皱,

  显然已听到了冬梅的话。

  尤其,印尘大师原本紧闭的大嘴,这时牵扯的更像个八字了,神色也显得更深沉。

  单姑婆却吓得低叱道:“冬梅,你惹的祸还不够多呀!”

  冬梅以下的话也赶紧住口不说了。

  古老头低声笑着道:“这老和尚的耳朵倒还真灵,冬梅的话大概被他听到了。”

  南宫昊天在印尘大师等人已来到身前不远,而老和尚的炯炯目光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索性站在路边等着他们过去。

  岂知,印尘大师竟在数丈以外停住身形,合十宣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小施主

  可是玉林河南宫双杰的公子,少侠南宫昊天吗?”

  南宫昊天一听说印尘大师是专程前来迎接他的,急忙拱手道:“在下正是南宫昊天。”

  印尘大师合十微躬上身道:“老衲印尘,奉掌门方丈之命,率本寺三代弟子,前来

  迎接少侠前往营地。”

  南宫昊天赶紧拱手谦声道:“多谢诸位大师,在下愧不敢当。”    印尘大师却沉

  声道:“请随老衲来。”

  话落转身,还用冷冷凌厉的目光,扫了冬梅和夏荷一眼,大步向山上走去。

  南宫昊天和上官柳四女等人,举步跟在身后,其余僧人则急忙分开山道两旁,让南宫昊天

  等人先行过去。

  这时由于前有印尘大师,后面还跟着十二个和尚,彼此都不便交谈,如果交头接耳,低

  声私议,不但失礼,也为武林禁忌。

  但是,南宫昊天见这么快法诀大师就派出了印尘大师率众迎接下来,知道他们早已接到山

  下朱仲昆的通知。至于是用什么方法通知的,这时已用不着去费那番心思了。

  前进不足二里,发现引导的印尘大师突然离开了山道,转向前面的险岭走去。

  南宫昊天看得神色一惊,道:“这好像不是前去贵寺的路径呀?”

  在前引导的印尘大师停下脚步回身,望着南宫昊天,冷冷地道:“少侠对路径如此

  之熟,可是去过本寺?”

  如此一问,南宫昊天的俊面一红,一声轻啊,顿时愣了。

  因为,这显然是一句双关语,言下之意,是点破自己昨夜潜入少林寺,点倒护

  法僧人,而偷听他们寺中九老的机密会议的事。

  古老头见南宫昊天窘住了,赶紧谦声道:“前面巨林中已露出贵寺的大雄宝殿檐角,老禅

  师现在转向险岭,不是去贵寺的路了。”

  印尘大师闻言唔了一声,回过头去望向古老头,沉声问道:“你是哪一位?”

  古老头见问,知道这位老和尚的脾气,再说也怕南宫昊天落个管教从仆不严的讥讽,只得

  急忙抱拳,谦声道:“小的是古老头。”

  印尘大师哂然一笑道:“原来是威震东南的古老当家的,老衲久仰你的大名

  了……”

  话未说完,单姑婆已不客气地沉声道:“还有我单姑婆!”

  印尘大师想是因为单姑婆是个妇道人家,看了她一眼,反而望着南宫昊天,哂然一笑,摇

  着头道:“昊天名满天下,武功盖世,就是贵属下,也个个自恃不凡,连一个小小的女孩,

  也想把我老和尚打趴下。”话落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南宫昊天看得一愣,心中有些生气,但因对方已是年逾七旬的老僧人,也就没有吭声,

  继续跟着前进。

  上官柳四女知道印尘大师的话完全是针对单姑婆和夏荷、冬梅三人而发。

  但是,单姑婆的出言顶撞,也是因为印尘大师对古老头的谬赞而听了有气,所以才自动

  报出身份,以示她也是恶魔屠龙堡东南总分舵的人,如果有人评论什么,她单姑婆也有一份,并

  不因各大门派人多势众而有所屈服。

  大家默默地跟着印尘大师前进,气氛显得十分低沉,每个人都有一种预感,明天的大会

  上他们这些人都将成为众矢之的。

  回头看看跟在后面的十二位少林僧人,个个神色祥和,并没有因印尘大师与古老头单姑

  婆争议而神色不快,名刹僧人,毕竟不同。

  大家随着印尘大师,刚一转过险岭岭角,目光一亮。

  只见这座险岭,就是所谓的南顶,下面深壑中突起一峰,正是明天的大会会场——摘星

  台。

  摘星台原本是一座形如平崖的矮峰,上面多是畸形乱石,但经过几次隆重举行的大会,

  少林寺的僧人们,已把中间清理成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平坦广场了,而且光滑如镜。

  摘星台的四崖虽然仍有乱石,但多为低矮小块,对东南北三面的观众,已妨碍不到视线。

  正面紧临深壑,云气蒸腾,深不见底,但崖上却将一方大岩石凿成了一个两丈宽三

  丈长的平台,正可供大会公证人在台上执法,以及负责救护伤者的医护人员之用。

  南顶、北顶以及两顶相连的东西鞍部,全部以人工开凿了不少可供人坐的位置,而且,二

  三十丈以内的树木,全部清除一光。

  整个南北顶和摘星台上并看不出有什么布置,唯独南顶的高处梭脊上,孤伶伶地搭建了

  三个形成品字的油布大帐篷。

  但是,在前引导的印尘大师,却直接向那三座大帐篷前走去。

  南宫昊天等人一看,这才明白,原来他们几人的营地,特别设在崎险的南顶绝巅上。

  还未到达三座帐篷前,帐篷中突然奔出来两个少林僧人,向着印尘大师施礼恭迎,

  并恭声呼了声师叔祖。

  印尘大师略微猛地一挥手,示意两个憎人站立后面十二位僧人的队中去。

  赵灵儿一看四野一片死寂,连个人影都没有,想到她急于想看到姑母灭绝师太,生

  气地道:“为什么把我们单独分到这儿来?”

  印尘大师却道:“这是本门掌门师兄对昊天与四位姑娘的照顾,赵姑娘应该感激本掌

  门人才对。”

  赵灵儿毫不客气地嗔声道:“我为什么要感激他?”

  可是话刚刚说出口,南宫昊天已沉声道:“灵儿妹妹!”

  赵灵儿顿时住口不说了,但一张樱桃小口却嘟得老高。

  印尘大师沉声道:“不经事端不知道独处这个地方的好处,老衲言尽于此,你们也该进帐休息

  了。”

  话落合十,转身就待离去。

  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柳倩文赶紧还礼齐声道:“恭送大师!”

  印尘大师却突然又停下脚步回身,叮嘱道:“既到营地,就该静心休息,切忌远离往访尊长

  或亲人!”

  雪冰儿一听尊长,突然问道:“请问大师,我爷爷来了没有?”

  印尘大师望着雪冰儿道:“上人乃大会敦请的公平见证,他如已到达,必在大会特

  设的公平见证人营地!”

  话落转身,向着肃立数十丈外的十四名僧人猛地一挥手,大步走去。

  南宫昊天等人愣愣地望着印尘大师等人离去,直到老和尚的背影消失在下面的树林中,古

  老头才忧虑地道:“看来情势对我们极为不利,老和尚的态度虽然不太和气,但临走时依然

  语重心长地关照了一句……”

  大家一阵沉默,上官小婉见春绿四婢进帐整理又出来了,只得道:“大家先进帐内坐,我

  也认为应该过去那边探听一下虚实再定取舍。”

  话落,春绿已恭声道:“柴丈油盐和净水都在帐内。”

  单姑婆关切地问道:“可有锅灶铲勺?”

  夏荷转身一指道:“都在帐后的岩石后头。”

  单姑婆看了一眼偏西的太阳道:“我们开始煮吧!”

  于是,单姑婆率领着四婢走向帐后,南宫昊天六人则进入帐内。

  南宫昊天六人商议的转,仍决定于晚饭后,前去少林寺外的营地去会见悟因和灭绝两位

  老师太,至少应该打听一下,那两句豪语交给法诀大师了没有。

  如果已交给了法诀大师,而今天的印尘大师的态度依然未见改变,那就证实东海三尖岛

  上的缸中神秘强者,并不是少林寺失踪多年的宏光大师。

  这样一来,在明天的大会上,势必失掉一个强而有力的门派支持。

  倘若灭绝师太由于昨天晚上事忙,无缘见到法诀大师,也可能仍有一线希望。

  再说,这一次大会共来了哪些门派,哪些世家,有哪些望重一方的领袖人物,有哪些门

  派持敌对态度,其中有否酝酿什么阴谋,这些都是应该事先摸清楚的。

  晚饭以后,重新分配轮值守夜顺序。

  春绿四婢都学会了救命三绝掌和制敌三绝剑,但因情势特殊,改由武功已达一流高手境

  界的古老头和春绿一组。

  单姑婆武功大进,且进步惊人,她依然和武功剑术已不输雪冰儿的冬梅在一组。

  柳倩文和夏荷,雪冰儿和秋菊,每一组守一个时辰。

  南宫昊天、上官小婉以及赵灵儿三人因为要去见悟因和灭绝师太,所以没有分组。

  分组完毕,南宫昊天、上官小婉以及邮灵儿三人走出帐来。

  柳倩文和古老头、单姑婆等人也跟着走出帐外。

  这时夜空昏暗,繁星点点,除了少林寺方向有一蓬烛天亮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