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075)正文,敬请欣赏!    单姑婆又忍不住沉声道:“不清楚,知道还会邀清上人担任公平见证人吗?”

  云里无影则叹了口气道:“说不定少林寺派的使者,早已赶往长白山了。 ”

  单姑婆哼了一声道:“那还不扑个空。”

  云里无影只得道:“现在我们已知道舞蝶姑娘将上人安置在胡敬峰大侠处,怕的是,我们大家星夜旅程地赶了去,又扑个空。”

  南宫昊天一听谈到 第 514 章 的各派龙首精英大会就在下个月的二十七日举行,南宫昊天等人不敢作过多的休息和停留,只是打打尖,在避风的地方小睡而已。

  胡敬峰的过去,大家在云里无影的口里已知道了个大概,但他与 第 514 章 呢!”

  冬悔也有些得意地一笑道:“所以上人非常喜欢我家小姐,加之我家白老爷子又是鼎鼎大名的震关东,所以对我家小姐倍感亲切。”

  如此一说,南宫昊天和上官柳四女,全部都假装愉快地笑一笑,彼此对了一个会心眼神,显然,若不是冬梅说出来,大家还真不知道这件事竟是如此的诡谲曲折。

  雪冰儿却关切地问道:“这么说,我爷爷既没有被捆绑,也没有被点了『穴』道喽!”

  冬梅急忙道:“瘦柳仙等人是在上人的两腿上系了两道铁链,我们一得手,小姐就用剑斩断了。”

  话说到此处,接着顿了顿,又正『色』道:“饭后我们再赶一程,三更过后就到了胡大侠家了,少主人和四位姑娘一问上人,便知小婢说的不是假话了。”

  柳倩文赶紧一笑,亲切地道:“傻丫头,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相信,怎么会不相信呢?”

  上官小婉却凝重地道:“如照冬梅这么说,师祖他老人家可能早巳返回长白山了……”

  话未说完,冬梅已毅然决然的道:“绝对不会,我家小姐曾对上人说,为了他老人家的安全,暂时在胡大侠处修养一个阶段,等我家小姐去天山将少主人找回来,再护送他老人家回长白山……”

  柳倩文道:“可是,由那时到现在,已半年多啦,这么久的时间,师祖老人家还会在吗?”

  说着,又以询问的目光去看南宫昊天、上官小婉,以及赵灵儿和雪冰儿四人。

  南宫昊天却蹙眉迟疑地道:“这要看舞蝶姐姐暗中有没有对胡大侠交代什么了?”

  话落,冬梅已毅然决然的道:“绝对没有交代什么!”

  南宫昊天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冬梅见问不禁有些迟疑,但她依然坦诚恭声道:“因为我家小姐曾一再警告小婢四人,一定要谦恭有礼,不可『露』出丝毫令胡大侠怀疑的地方。根据这一点,小婢敢断言,我家小姐也不敢对胡大侠暗示什么,交代什么!”

  柳倩文听罢,缓缓点头,并望着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含意颇深地道:“照这样说来,舞蝶妹妹原打算很快地找到我们,没想到找到我们后又急于坐关练功夫……”

  话未说完,突然一阵马嘶蹄奔,直接由茂密森林的左右两边传来。

  南宫昊天等人早巳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但因大家离开官道已远,也没放在心上。

  这时,突然发觉那阵隆隆马蹄声,竟是由身后茂密森林的两边传来,大家神『色』一惊,柳倩文也急忙住口不说了。

  人影闪处,单姑婆和秋菊已神『色』惊异的抱着干柴由林内奔回来。

  单姑婆首先惊异地况:“马队好像是向我们这边奔来。”

  南宫昊天剑眉一蹙,还未开口,古老头和春绿、夏荷也神情慌张地奔回来。

  古老头首先惊急地道:“少主人,来了两大队人马,看来似乎不像是塞外马贼。”

  南宫昊天哦了一声,马嘶啼奔声更近了,急声道:“大家不要慌张,看我的眼『色』行事。”

  话落,自己骑来的十一匹座马也开始竖耳昂首,惊急地发出低嘶。

  也就在这时,一阵吆喝,马嘶蹄『乱』,劲风中带来了滚滚扬尘。只见直接由茂密森林左右如飞驰来两队四路人马,个个手持长矛,全部都身着短甲,跑在最前面的一人,竟是一位胸前束着红彩球的将校人物。

  他一看到南宫昊天等人和马匹,举手吆喝了一声,左右马队一圈,顿时将南宫昊天等人围在了林缘前。

  那位将校人物,大喝了一声,所有马上战士,齐齐暴喏,接着轰一阵响声,火光齐闪,点起了三十多支火把。

  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柳倩文早巳看清了这两路人马是察干哈马国的战士,也感到喜忧参半,既忐忑又稍安。

  因为,南宫昊天和哈马公主曾有一段儿女私情,只要搬出南宫昊天的名号,一定安全无事。

  但是,怕的就是这些人硬要南宫昊天前去见哈马公主,不但耽误了去救天外上人的时间,很可能连少林寺的大会也不能如期赴会了。

  也就在大家心念电转的,南宫昊天已看清了那位将校,正是去年随同他和哈马公主前去霍尼台的胡达将军。

  由于点燃了二三十支火把,加之尘烟已飞逝,胡达看清了卓立林前的南宫昊天等人。

  只见那位偏将胡达,一看清了是南宫昊天,吓得两眼一瞪,神惰一呆,浑身一颤,惊啊,吆喝了一声,翻身滚下马来。

  左右马上的近两百多名短甲战士也纷纷离鞍跃下马来,即和他们的偏将胡达,跪在地上。

  偏将胡达一跪在地上,以汉语恭谨朗声道:“末将胡达,恭迎附马爷,千岁,千千岁。”

  附马爷这个称呼一出口,伏跪两边的两百多名短甲持矛战土,也跟着高呼千岁。

  南宫昊天强自俊面展笑,肃手请他们起来。

  可能柳四女和古老头、单姑婆,从此都为这个称呼忧心忡仲。

  但是,毫不知道情的春绿四婢却都莫明其妙地愣了,搞不清楚南宫昊天怎么会会成了察干哈马国的驸马了。

  只见偏将胡达起身身弓立一侧,但其他两百多名短甲持矛战士依然伏跪在地上。

  偏将胡达恭声道:“公主近日即登银銮,驸马爷已被封为护国亲王,公主日前还为不知道如何能通报附马爷而苦痛,没想到附马爷已闻讯前来了。”

  南宫昊天听得心中一惊,道:“在下根本不知道公主将登大位之事,此番前来塞外,完全是为了在下的私事。”

  偏将胡达啊了一声,顿时愣了。

  南宫昊天却急忙改口问道:“你家公主继承王位是哪一天的事?”

  偏将胡达恭声道:“就是大后天的事。”

  南宫昊天略微沉『吟』道:“如果在下时间可能可,一定前去观礼,不过,我辈武林事,变化莫测,实不敢肯定答应,如再起事端,也要请你家公主见谅宽宥……”

  话未说完,偏将胡达已惶急地道:“驸马爷此番来了,务必前去观礼受封,需要知上次在“嚯”尼台与驸马爷分手后,公主曾在马上流泪多日,一直茶饭不思……”

  南宫昊天怕他把哈马公主思念他成疾的事都说出来,只得道:“好了,请你回去禀告你家公主,就说我虽不能参加观礼,近日也将去看一看她。你们现在公务在身,可以走了。”

  偏将胡达恭声应是道:“末将率兵巡察国界,乃例行公事,刚才接到密报,说有十数汉人,乘马侵入国界,特来察看,没想到迎上了驸马爷。”

  话落,突然又似有所悟地问道:“驸马爷前去何处,可要末将护送?”

  南宫昊天淡然一笑道:“我们武林之事,你们最好不要涉入,你们继续巡逻去吧!”

  偏将胡达恭声应了个是,转身向着仍伏跪在地的两百多名战士,猛地一声厉喝,纷纷暴喏起立,各自拉马,飞身纵落鞍上。

  等到所有战士上马,偏将胡达向南宫昊天躬身施礼后,才认镫上马,猛地一声厉喝,直接向那林侧飞驰。

  雪冰儿还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