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073)正文,敬请欣赏!    话落拱手,向着南宫昊天和云里无影等人,说了声珍重,猛然转身,腾空纵上了大厅

  西侧的高大朋房房面,接着又回头挥了下手,身形一闪,顿时不见。

  南宫昊天也举起手来,张开了口,似乎要说什么,但因为丽姬妲妮的身影一闪而逝,刚要

  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上官小婉知道南宫昊天的心里必然会怅然若失,急忙将话题拉回捞刀的事上来。

  思忖间,急忙转身,望着云里无影柳敬书,谦恭地道:“柳伯父,打捞宝刀的事,我们就

  决定明后天进行吧……”

  话未说完,镔拐张已谦声道:“明天所有的弟兄眷属,都要为少主人和四位姑娘的回来

  而举行欢聚会……”

  由于提到了宝刀,南宫昊天果然急忙把失落什么般的心神收回来。未诗镔拐张话完,已急

  忙道:“好好,后天开始也不迟。”

  银箫逍遥客刘正昭也在旁谦恭地道:“这样老朽也有较充裕的时间准备。”

  事情确定,仆妇和待女们引导着南宫昊天等人离开大厅,进入中院,登上穿厅内。

  这时,上官小婉突然示意大家坐下来谈话。

  引导仆妇侍女,急忙为南宫昊天等人献茶。

  由于上官小婉这一让大家坐下,大家才想起了一个世俗问题。

  现在大家是已回到了部属众多的大环境里,这决不能与途中客栈,或南宫昊天自己的家里

  一样。

  正因为这样,大家必须要妥善分配一下住的问题。

  他们以前在旅途客栈里,南宫昊天躺在床上,虽然有古老头、单姑婆在场,上官柳四女依然

  可以坐在南宫昊天的床缘上照顾他。

  而现在却不同了,不但仆妇侍女众多,而镔拐张等人以及各坛的坛主,都会随时有可能

  向南宫昊天请示什么,或报告什么。

  如果他们还像以前的形影不离,片刻不分,那是绝对会招来非议的,她们在未离开

  西北总分舵前,必须要避嫌。

  由上官小婉分配南宫昊天就住在穿厅上层的通阁上,古老头朝夕不离地服侍。

  通阁和内宅的三面高楼相连,他们不需要下楼就可见面,仍可在一起聊天。

  如果有见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穿厅下的仆妇们必先通知古老头,那时古老头自会通知他们。

  后院的三面高楼,左右各为两栋,恰好供上官柳四女和单姑婆住,只是谁住正楼的问题。

  因为四女内,柳倩文最大,但在大家的心目中,上官小婉是南宫昊天亡母李云姬遗命的正

  室少夫人。

  所幸,正楼原本就是上官小婉住的,而且,里面都是她心爱的衣物和家具,正楼地问

  题,顺理成章地解决了,没有哪一个不快或提出异议。

  于是,大家分头进入自己的住处,分别由仆妇侍女们伺候。

  房内焕然如新,早已过了粉刷和布置,锦褥绣被,纱帐罗帷,应有尽有,一应全部全。

  四女乍然离开了南宫昊天,突然心里像失落了什么似的,一个人住着一栋楼,虽然有仆妇

  侍女在外间随时听候使唤,但一个人呆在内室里,实在孤寂、冷清、无聊。

  柳倩文自在东南际云关和南宫昊天第二次相逢后,再没有分离过,这时南宫弟弟虽然就住在

  七八丈外的通阁上,却总觉得心情凄然,魂不守舍。

  年龄最长的柳倩文还且如此,遑论赵灵儿和雪冰儿了。

  单姑婆了解这四位姑娘心怀,思忖间,也就在这个楼里坐坐,那个楼里聊聊。

  但是,南宫昊天和古老头却不同了,他们两人不但商谈打捞宝刀的事情,还谈到如何

  防范恶魔屠龙王的暗中计算。

  南宫昊天一想到恶魔屠龙王在禁固云里无影柳敬伟的小院门楣上暗藏蚀骨散就恨得牙痒痒的。

  凭良心说,南宫昊天并无杀害恶魔屠龙王之心,只要他交出父亲的灵柩,放回师祖天外上人从此

  找一个幽静的地方息影。

  没想到,这恶魔屠龙王直到现在,还处处设阱,时时暗算,必然将会自己置于死地而后止。

  南宫昊天和古老头的判断转,猜想恶魔屠龙王就隐藏在西北山区中,很可能就在总分舵的附近。

  因为,根据恶魔屠龙王的目前的处境,除了西南总分舵由南宫昊天委派马金豹、黄益福以及屠忠一三

  人负责外,其他已没有他可去的地方。

  再说,西南总分舵,远在边关,他前去不易,就是想去,他也放心不下这边许多有关可能

  昊天的事。

  南宫昊天和古老头,这时已揣透了恶魔屠龙王的心意,能利用南宫昊天报仇固然好,如能有

  机会将南宫昊天除去也可以。

  虽然恶魔屠龙王就藏匿在西北山区内,但敢断言他不敢公然露面,如有什么行动也是暗算。

  就在古老头向南宫昊天下了断言,准备命侍女们服侍南宫昊天就寝。,阁后门人影一闪,

  单姑婆已神情惶急地奔了过来,惶急地道:“少主人不好了,小婉姑娘向侍女们要了一些

  香烛纸箔一个人出去了。”

  南宫昊天和古老头面色全部都大变,想到恶魔屠龙王很可能就藏匿在总分舵的附近时,

  两人都愣了。

  古老头首先一定心神,埋怨道:“你为什么不早来报告?”

  单姑婆焦急懊恼地道:“我也是刚到小婉姑娘的楼里看一看,一听说她出去了,我也

  马上就赶来了……”

  南宫昊天却急忙催促道:“我们快去看看,我们必须要马上把她找到。”

  说话间,已飞身奔出了阁后门。

  古老头和单姑婆丝毫不敢怠慢,飞身跟在身后。

  三人一列了后廊上,即见柳倩文、赵灵儿以及雪燕三人。也正神情惊异地奔出楼来。

  单姑婆急忙解释道:“我觉得事态严重,所以也命令小婉姑娘身边的两个小丫头去通报三

  位姑娘。”

  这时,赵灵儿和雪冰儿一面奔向正楼门前,—面焦急关切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婉姐姐为什么拿了香蚀纸箔一个人走了呢?”

  刚刚奔出来的柳倩文,心情最为沉重,因为她猜想上官小婉必是感到南宫昊天没有遵照他母

  亲李云姬的遗命而多添了她柳倩文和赵灵儿,以及雪冰儿三人,而前去李云姬的墓地上冤屈

  哭述。

  因为,她柳倩文年龄较长,是唯一能争夺上官小婉正堂少夫人的一人,她柳倩文在

  危难时,也曾救助过南宫昊天的命。

  至于赵灵儿,与她柳倩文无关,那是南宫昊天自己准许赵灵儿追随在一起前去察干哈马国

  和天山的。

  雪冰儿本就是南宫昊天早已由天外上人预定的未婚妻。而且是很多人知道的事,只是长白

  上人听过南宫昊天的禀告后,没再谈过这件事罢了。

  正因为这样,柳倩文才更觉得今夜上官小婉悄悄一个人拿了些香烛纸箔出去,完全是为了

  她柳倩文。

  思忖间,柳倩文一见急急奔来的南宫昊天到达身前,擒泪哽咽着道:“小婉妹妹可能去了母

  亲坟上。”

  南宫昊天听得耸然一惊,面色再变,由于柳倩文说的与他想的大出意料,急忙停住身

  势,柳倩文见问,擒泪摇了摇头。

  紧跟而到的单姑婆,却一指跟在赵灵儿雪冰儿身后的两个侍女,恭声道:“少主人,她

  们两人就是侍候小婉姑娘的。”

  南宫昊天举目一看,这才发现两个花衣侍女,个个神情紧张,全部都面色苍白,知道两人闹

  不清出了什么事,全部都吓坏了。

  为了使两个侍女说得更详尽些,和颜问道:“你们小姐什么命你们去拿香烛?”

  两个侍女紧张地道:“就是看过三位姑娘的房间后回来。”

  南宫昊天继续和声问道:“拿了香烛她怎么说?”

  两个侍女恭声道:“小姐接过香烛看了看,只对我们说,你们去睡吧,没你们的事了,

  她就下楼走了。”

  单姑婆急忙接口道:“我刚才来时,她们两人的确正准备睡觉……”

  两个侍女顿时吓哭了,哭声解释道:“是我家小姐命令我们去睡的。”

  南宫昊天和声道:“你们不要怕,没有人责怪你们。”

  话说到此处,接着顿了顿,又认真地问道:“你们可知你们小姐去了哪里?”

  如此一问,两个侍女的神色都有些迟疑,似是想说什么,却又不敢直说出来。

  双目仍有些湿润的柳倩文,急忙正色道:“你们如果知道,一定要说实话,否则,误了

  事情,少主人是不会轻饶你们的。”

  两个侍女更加惶急地点头道:“刚才我家小姐走时,小婢两人觉得奇怪,曾探首

  下看,看到我家小姐由楼后门出去的……”

  话未说完,南宫昊天已急声道:“不好,果然被我猜中了,我们快去,她去了铁杖穷

  神杜孟三杜老前辈的坟上去了。”

  说话间,早巳穿过上官小婉正楼厅,直奔楼后栏台。飞身纵落后院,直接向着后花园方向驰

  去。

  柳倩文等人也全部都恍然大悟,思忖间也纷纷身形暴然而起,猛地向前追去。

  因为大家这时才想起,大力杀神杜孟三,是上官小婉在上官灭掌理西北总分舵的,经

  常跑到后山学艺的师父。

  大力杀神杜孟三,也是当年围攻恶魔屠龙王中的一人,不慎被南宫昊天一掌震伤后,趁着可能格

  非前去找上官小婉救治之际,遭到了恶魔屠龙王的毒手。

  上官小婉现在回来了,在祭过南宫昊天的母亲后,又—个人悄悄地去祭自己的恩师。

  因为,她觉得这是自己的事,师父是自己的师父,怎么好让别人陪着自己前去。

  思忖间,她在安顿好了柳倩文、赵灵儿,以及雪冰儿后,命令侍女取了些香烛纸箔来。

  上官小婉以为单姑婆也劳累了一天了,而且刚刚在柳倩文的房里碰过了头,不可能再到地

  的正楼来。

  思忖间,侍女们一取来香烛,走下后楼,展开身法,直奔后山。

  大力杀神杜孟三的坟,就埋在他和司徒梦共住的两间茅屋左前方的一片平崖上。

  由广宅的后门到大力杀神的后山,这条路是上官小婉最熟悉的一段,即是蒙住她的双眼,

  她也能顺利地找到坟前。

  这时,后山十分黑暗,夜空云淡星稀,不时吹过的山风,带起了呜咽的松涛,和杂树荒

  草的沙沙声音。

  上官小婉只身单剑,提着香烛纸箔,在她最熟的小山径上纵跃飞驰。

  小径依稀有那么条旧迹,但已长满了荒草,可见绝少有人到后山来。

  上官小婉飞驰中,举目前看,只见一里多地外的那座紧临纵岭出平崖上,树木依然是那么

  茂盛,崖边的长草随风晃动,好似许多人影。

  上官小婉沿着岭脊向上飞驰,而她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那片平崖上。因为,她的恩师

  的坟墓就埋在崖边上,她希望能尽早一刻看到地恩师的墓。

  山于崖上的荒草太高了,直到她奔上平崖,才看到一座大坟,坟上生满了荒草。

  上官小婉一见,热泪顿时不听使唤的流了出来,戚声喊了声师父。

  上官小婉奔到大力杀神的墓碑前,咚的一声跪在地上,来不及点燃香烛和焚化纸箔,便放

  声痛哭起来。

  她跪在地上,俯在小供桌上,痛哭失声地道:“师父……小婉看到您老人家的墓生满了

  荒草……真是难过极了……小婉不孝,倘若小婉在的话,一定常来祭扫……”

  哭诉到这儿,她才打着火种企图燃亮油烛,但是山风太强了,使她无法将油烛燃亮,仅

  将香燃着,插在石香炉上。

  她虽然手在忙着,嘴里却继续哭诉道:“师父,您老人家是被恶魔屠龙王吟稻雁下的毒手,可能

  哥哥只是在不知道情的情形下伤了您老人家……现在吟稻雁不知道已藏身在何处,但小婉向您

  老人家可能愿,小婉一定要手刃此老贼,为您老人家报仇……”

  说着,她又把带来的纸钱和锡箔一样一样地烧着,继续哭诉道:“师父,看样子昊天哥哥

  似乎不会向恶魔屠龙王下狠手,所以小婉一直不敢指望他为师父报仇,但小婉却绝对不会放过这老

  贼……”

  贼字才刚出口,数丈外的漆黑茂密森林中,突然传来一阵慑人的嘿嘿冷笑。

  上官小婉悚然一惊,急忙起身,左掌护胸,右手作着弹指之势,怒叱问道:“什么

  人?”

  叱问声中,已看清了林缘暗影中,赫然立着一个蓬头乱发,独眼歪嘴,脸上有刀疤,

  缺了右耳,断了左腿的黑老人。

  上官小婉—见黑袍独眼老人,扬眉厉叱道:“老贼吟稻雁,快还师父的命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