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2/2)

加入书签

没有去南宫庄送龙风钥匙。

  思忖间,急忙回过头去望着云里无影和镔拐张,急声要求道:“伯父和张前辈先稍坐饮茶,非

  儿有件极重要的事,必须要先问清楚……”

  话未说完,云里无影已凝重地道:“好,你们快去。”

  镔拐张也肃手一指厅侧门,急声道:“厅侧有小阁谈话较方便。”

  南宫昊天点了点头应是。

  上官小婉已当先向前走去。

  七人经过客室门前时,望着神情发愣的丽姬妲妮,肃手道:“请跟我们来。”

  丽姬妲妮一看南宫昊天等人的举措神色,知道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情,也猜想,必然与

  她丽姬妲妮有关。

  思忖间,应了一声,怀着满腔的迷惑,随着南宫昊天等人走出厅侧门。

  众人一入小阁,南宫昊天等不及让丽姬妲妮落座,已关切地问道:“你有没有见过第二舞蝶身

  上带着的一对龙凤钥匙?”

  丽姬妲妮自觉与南宫昊天关系亲密,这时也不客气地嗔声道:“你这么没头没脑地问一句,

  你叫我怎么答复你?是什么样的钥匙嘛?”

  上官小婉只得解释道:“就是一对龙凤形的钥匙,专门开启南宫庄金库机关总枢用的。”

  丽姬妲妮不解地问道:“是什么样子的,拿出来看一看嘛!”

  单姑婆懊恼地道:“糟,当时留下来就好了。”

  南宫昊天也跟着懊恼地道:“留下来也没有用,现在我想起来送钥匙的人是谁了!”

  丽姬妲妮急于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嗔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单姑婆见问,只得把第二舞蝶将南宫庄私自建好,留下四名心腹小婢,以及一个和丽姬妲

  妮相同衣着的天山姑娘送回了第二舞蝶的龙风钥匙及所交代的话,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

  丽姬妲妮听罢,也得花容失色,紧张焦急地道:“照这么说来,第二舞蝶没有死呀!”

  上官小婉和柳倩文正色考虑地道:“现在已肯定送回第二舞蝶钥匙的是天弓帮老帮主

  的女儿依莉莎嬉,第二舞蝶仍活在世上的成份就很大了。”

  丽姬妲妮这才正色道:“依莉莎嬉的弓法的确也称得上神奇,但她和我穿着相同

  的衣着,也并非是她有意的,而实在是一种巧合,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还曾为此发生过

  争执呢!

  话说到此处,接着顿了顿,又正色继续道:“至于那两只龙凤钥匙,你们当时一看到那冬梅丫头拿

  出来,就应该猜想不是我……”

  南宫昊天沉声道:“哼,我们从来就没想到第二人!”

  丽姬妲妮知道南宫昊天的心坎儿里只有她一个,心里一甜,深情的睇了南宫昊天

  一眼,嗔声埋怨道:“第二舞蝶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东西她会轻易的拿出来给我看吗?她会轻

  易的放在她睡觉的枕头底下吗?”

  古老头这时才恭谨地道:“现在我们不但肯定第二舞蝶没有死,而且还猜想是她亲自把钥

  匙交给了依莉莎嬉姑娘,并清她前来一次南宫庄。”

  丽姬妲妮却极端不解地道:“可是,她们两人怎么碰在一起的呢?”

  赵灵儿哼了一声道:“反正不是第二舞蝶去找依莉莎嬉就是……”

  上官小婉点了点头赞同地道:“不错,我的判断是依莉莎嬉回去办好了父丧后,可能前去

  腾木峰上看看我们几人由天山派回去了没有……”

  话未说完,丽姬妲妮也恍然大悟地道:“对,不会错了,一定是依莉莎嬉一登上腾木峰,

  发现第二舞蝶正住在峰上的茅屋里。”

  单姑婆也点了点头道:“两位姑娘猜得不错,两人交谈之下,才知道依莉莎嬉是找我家少主

  人的,而第二舞蝶在大劫之后,伤心之余,想必已心灰意冷,大彻大悟……”

  古老头道:“如果她心灰意冷了,总该有个原因,她大彻大悟了,是得到了什么启

  示。”

  单姑婆不高兴的沉声道:“那咱们怎么知道?”

  古老头道:“不,她现在心灰意冷了,我们可暂时说她是万念全部空,使她大彻大悟

  的启示,很可能与她的得救有关。”

  上官小婉道:“现在我们先不去揣测她这些,想一想,她是怎么逃过了那次大劫的?”

  古老头只得摇摇头道:“这只有将来问她自己了。”

  上官柳四女—听将来两字,全部都打了—个冷战,低呼道:“将来……”

  古老头凄然一笑道:“将来她一定会来。”

  丽姬妲妮却不解地问道:“既然她能来,她为什么不现在来呢?”

  雪冰儿道:“那还不是摔断胳膊跌断腿啦!”

  话落,单姑婆已哎呀—声,蹙眉道:“俺的傻姑娘,如果第二舞蝶摔断了胳膊跌断了

  腿,那么高的腾木峰地怎么上去呢?”

  如此一说,雪冰儿眨着一双明亮大眼睛,顿时无话好答了。

  柳倩文凝重地道:“根据第二舞蝶将龙凤钥匙请依莉莎嬉姑娘送回来,并交代冬悔等人规

  矩听话来看,第二舞蝶大劫之后,可能真的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

  上官小婉也早想到了这一点,这可根据冬悔说第二舞蝶痴爱南宫昊天入迷的话来得到结沦。

  事实上,除非爱得入迷,没有哪一个有智慧,富理智的人做出这一连串的傻事来。

  现在还无法知道尔后的转,因为第二舞蝶囿于现在的情势,不得不这么做,也可能

  境状一变,她又恢复了本来面目,这都是有可能的事。

  至于依莉莎嬉,也可能是听了第二舞蝶一面之词有所感触,也可能听了第二舞蝶的劝告,要她不

  要硬往南宫昊天的生命圈里挤,而打消了念头。

  就在上官小婉就在思考的瞬间,蓦闻丽姬妲妮神情凄然地道:“本来和你们大家分手后,我突然觉

  得若有所失,六神无主,所以决心又追了来,现在既然又发生了这种事,明天我还是赶回天

  山去吧!”

  南宫昊天虽然心里很希望丽姬妲妮多停留几天,但第二舞蝶的没有死,的确事态严重,不便

  挽留,思忖间,歉声道:“这真是太辛苦你了。”

  丽姬妲妮却凄然一笑道:“苦命嘛,有什么办法?”

  南宫昊天黠然低下了头。

  单姑婆觉得不能再谈下去了,急忙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快去厅上吧,不

  能让柳老英雄等候的太久了。”

  柳倩文也看出来不能再谈下去了,但因为谈到她父亲。只得含笑谦逊道:“不碍事,

  反正有张世伯和刘世叔在陪他老人家。”

  话虽这么说,但是大家却已缓步走向阁外。

  南宫昊天却一面前进,一面望着丽姬妲妮,关切地问道:“你这次回去……”

  丽姬妲妮以为南宫昊天问的还是有关第二舞蝶的事,道:“我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

  依莉莎嬉,先了解了实情后再去见第二舞蝶。”

  南宫昊天突然想起了楚梦,道:“最好也抽空去看一看已和沙克多生活在一起的楚

  梦儿姐姐。”

  古老头听得心中一惊,他深怕丽姬妲妮说不知道,那样一来,南宫昊天必然会追问碰见霹

  雳观炊火道的事。

  也可能是丽姬妲妮想着心事,或者是已认为南宫昊天已确定了这件事,加之自己也急于离去,

  心情欠稳,思忖间才点了点头漫应道:“我会的。”

  说话间,大家已走下丽阁进入大厅。

  正坐在厅上饮茶闲谈的云里无影、镔拐张以及银箫逍遥客刘正昭三人,一见南宫昊天等人进来全部都起

  身相迎。

  大家依序入座,酒筵开始。

  席间谈论的大都是近年武林之事,以及南宫昊天等人这两年奔走的地方。

  最后,终于谈到了下潭打捞宝刀的事。

  柳倩文首先提议道:“宝刀被恶魔屠龙王掷进折煞羽潭中,算已有四个年头了……”

  话未说完,柳敬伟已宽慰地道:“百炼精钢,名器宝刃,虽然浸水四年,依然丝毫不损

  它的锋利。”

  柳倩文解释道:“女儿不是担心它的锋利,而是担心折煞羽潭孔多无底,宝刀早巳流

  失了。”

  南宫昊天一听宝刀可能流失了,俊面立变,愤声道:“如果不能将先父的宝刀找

  回,我必然将会恶魔屠龙王碎尸万段。”

  云里无影急忙宽慰道:“既有出口,必有落水的地方,我们用吸铁法,依然不难找到。”

  柳倩文听得柳眉一蹙,迷惑地问道:“爹,什么叫吸铁法?”

  云里无影一笑道:“这是先父在困居小院中,这两三年的岁月里所苦思的一种捞刀大

  法。”

  上官小婉听得目光一亮,道:“柳伯父说的方法,可是要利用磁石?”

  云里无影愉快地捻需要一笑,赞声道:“还是贤侄女聪明,老朽正是这个意思。”

  上官小婉接着兴奋地道:“后面山洞中就存有大量磁石,正好拿出来应用。”

  镔拐张含笑插言道:“这还是我告诉敬韦弟的,我是和他商议如何处理这批磁石时,他

  才想到利用磁石为少主人捞刀的事。”

  南宫昊天听说用磁石吸铁的方法来捞宝刀,不但用不着下去,而且捞获率还大,心里

  也宽心了不少。

  于是,几人又向云里无影请教了方法和应该准备的东西,才在愉快地气氛中将酒宴结束。

  丽姬妲妮当离开南宫昊天的,怅然若失觉得看不到南宫昊天便无法过日子,思忖间,才在

  代天山派请了曾俊德,星夜兼程地赶来了西北山区的总分舵上。

  但是,真正见到了南宫昊天后,看到了环绕在他身边的上官柳四女,以及对她—直以警戒目

  光望着她的单姑婆,她知道,她是没有办法再像以前在峰顶上一样,和南宫昊天单独相处在一

  起。

  既然这样,她觉得像在哈密城里一样,还不如毅然离去的好。

  但是,她也曾想到,下次再想来中原看南宫昊天,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她也可能就不会像

  这次一样的受欢迎了。

  虽然如此,酒宴一完,她依旧毅然起身,拱手告辞道:“我本来准备在此多盘恒些时日,

  但为了能及时追上依莉莎嬉,和早一些见到龙凤钥匙的主人,我想还是现在马上告辞上路。”

  南宫昊天听得神色一惊,上官柳四女也一愣,云里无影等人更是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古老头和单姑婆知道丽姬妲妮及早回去,对化解他们与第二舞蝶之间的怨恨有很大的助益,

  关切地道:“现在怕三更时分了,夜这么深……”

  丽姬妲妮却笑着道:“正因为夜深了才好赶路。”

  南宫昊天虽然不便挽留丽姬妲妮,但她马上就走了,却不能丝毫没有表示。

  这时看了一眼厅外天色,才关切地问道:“那你的马匹……”

  丽姬妲妮只得坦白地一笑道:“为了早一天追上你,我已把它寄在兰州城内的一家客

  栈里了。”

  南宫昊天一听。焦急地道:“那你徒步赶来中原……”

  丽姬妲妮含情凄然一笑道:“用不着为我担心,每次前来中原,都是这样的。”

  上官小婉回过头去望着银箫逍遥客刘正昭,吩咐道:“刘前辈,请你快派人备一匹快马来。”

  银箫逍遥客刘正昭谦恭地应了声是,转身正待离去,丽姬妲妮已阻止道:“千万不要备马,有时赶

  路,我反而觉得马是一个累赘。”

  话落拱手,直接向那厅外走去。

  南宫昊天等人一见,纷纷跟在身后相送。

  一到厅外,丽姬妲妮突然望着南宫昊天的俊面,认真地问道:“如果你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

  给哈马公主的,我可以为你转达。”

  南宫昊天听得目光一亮,兴奋地问道:“你要去察干哈马国?”

  上官小婉急忙谦和地含笑道:“谢谢你提醒,如果你到时,就代我们五人问候哈马公主好

  了。”

  南宫昊天只得连连点了点头道:“是的,是的,请代我们问候她,并请转告她,中原的

  事告一段落后,我们也会去看她。”

  上官柳四女只以为是南宫昊天的客套话,但她们却不知道,哈马公主在霍尼台与南宫昊天私下拥

  别时,曾经要求南宫昊天每年去一次察干哈马国,并让她为察干哈马国生下一位继承王位的王

  子来。

  丽姬妲妮点了点头一笑道:“好吧,你们两位的话,我一定能为你们转达到……”

  古老头和单姑婆看到丽姬妲妮说走就会飞身纵起,思忖间,没有等到她话完,已急忙问道:“姑

  娘准备什么再来中原?”

  丽姬妲妮听得黛眉一蹙,接着凄然一笑道:“如果事态严重,我会再来,也可能就没有机

  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