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072)正文,敬请欣赏!    上官小婉和柳倩文见南宫昊天说出他们间儿女私情来了,知道他在悲痛之际,忘了处身何地

  了。

  思忖间,两人急忙将南宫昊天的肩头抱住,焦急地道:“南宫弟弟,两位世伯和所有的弟

  兄以及眷属还都跪在后头呢!”

  南宫昊天悚然一惊,哭着哦了一声,急忙回头一看,只见跪了一大片。

  一看之下,哦了一声,才急忙起身望着所有的人,戚声致谢并向大家跪拜。

  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领导着大家叩首,才站起身来。

  全部起身后,镔拐张才向前两步,望着仍有些抽噎,举袖拭泪的南宫昊天,谦声道:“少

  主人,云里无影柳大侠,仍在总分舵的独院中等候你去迎出来……”

  南宫昊天听得一惊,惊异地问道:“为什么不请他老人家出来?”

  柳倩文一听南宫弟弟称呼自己的父亲老人家,心里不但感动,也升起一丝甜彦。

  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则面现难色地况:“老朽等……”

  南宫昊天顿时想起恶魔屠龙王的交代,他们不敢擅自将柳倩文的父亲放出来。

  思忖间,急忙会意地道:“请两位前辈带路,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镔拐张应了声是,转身却望着静立一片的数百弟兄和眷属,朗声道:“少主人谢谢

  诸位的列队欢迎,明天正午大家在正义厅聚会为少主人及四位姑娘接风洗尘……”

  尘字才刚出口,全体人众已轰雷般地发出了震撼山野的热烈欢呼。

  南宫昊天一见,急忙拱手高举连声含笑称谢。

  由于全体人员的这声热烈欢呼,刚才的悲戚郁闷气氛,顿时被驱了干净。

  镔拐张肃手说了个请,即在前侧当先引导前进,直接向那那片富丽大宅的右侧走去。

  南宫昊天等人匆匆前进,柳情文是恨不得一步迈进那座精台!独院内。

  依然站在广场左边的人众,仍在那里议论纷纷,直到南宫昊天等人进入广宅的右侧门,大

  家才纷纷散去。

  南宫昊天等人在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的引导下,进入宅院的侧门,穿通廊,越跨院,再转了个

  两个弯就已到了一座精舍独院前。

  镔拐张首先停住脚步,转身一指精合院门,还未开口,柳倩文已迫不及待地急声问道:

  “我爹可是就在院里?”

  但是,镔拐张却向柳倩文挥了个宽慰手势,才望着南宫昊天恭声道:“请少主人推门,门

  未闩上,仅用一道皮纸封条贴在门里面……”

  柳倩文紧张地问道:“那是谁贴上的?”

  银箫逍遥客刘正昭抢先道:“傻丫头,是屠龙王贴的封条!”

  南宫昊天等人听得出,张刘两人对恶魔屠龙王仍保有一分畏惧,不敢轻呼恶魔屠龙王。

  但是,已呼成习惯的赵灵儿却哼了一声,嗔声道:“这是恶魔屠龙王玩弄的手腕,表示

  只有昊天哥哥才能开启院门放出了伯伯,卖个假面子,其实,他不这么交代,我们照样的开。”

  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两人听得浑身一颤,面色大变,仅强自含笑,一阵支吾。

  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看得心中一惊,猜想恶魔屠龙王可能就在西北总分舵内,两人全部都提

  高了警惕,只是不便马上通知赵灵儿和雪冰儿等人。

  但是,老经世故,阅历丰富的古老头和单姑婆却早已注上了意。

  南宫昊天一面运功暗察,一面蹬上门楼,正待伸手推门,古老头已急声道:“少主人

  慢着。”

  说话间,已飞身纵到了南宫昊天身侧。

  南宫昊天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将推门的手缩倒来。

  正待回过头去询问古老头,古老头已恭声道:“老奴愿为少主人代劳。”

  劳字出口,已将背后的云龙刀拔出来,用刀尖抵在左扇门上,缓缓向内推去。

  南宫昊天知道古老头必然有所感,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则多少有些不快。

  因为,古老头和这个举措,显然是对他们两人的不信任动作。

  但是,赵灵儿和雪冰儿却觉得古老头多此一举,开个门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

  古老头的刀尖轻轻向后推了还不到半寸,站在台阶下一直紧张地低头看向门楣下的单姑

  婆,已惊得面色大变,急呼道:“少主人快下来。”

  南宫昊天一看古老头的动作,便已提高了警惕,这时一听单姑婆的急呼,飞身倒纵

  下来。

  上官柳四女和张刘二人也惊得纷纷后退。

  也就在大家纷纷退步的,阶上的古老头已望着门内大喝道:“里面如果有人请快退

  远些。”

  些字出口,龙刀已交左手,右掌一伸,振腕劈出,只听砰的一声,院门立被震开了。

  只见院门震开的一刹那,一蓬白色透着淡淡粉红的粉末,袅袅地由横楣上飘落下来。

  尤其,院门一开,里面小厅上灯火明亮,透光一看,十分清楚。

  也就在院门被震开的同一刹那,古老头已飞身纵退到阶下。

  南宫昊天等人看得顿时大怒,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却惊呼了一声,仍有些迷惑地问道:“那些白

  粉是什么?”

  单姑婆冷冷地道:“蚀骨散。”

  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一听是蚀骨散,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呆了。

  也就在这时,灯光明亮的小厅上,一个身着月白缎袍的七旬老人神色惊异目光炯炯有神地带

  着一个小童急步向院门走来。

  由于门楣上仍有继续少许的飘落着白粉,柳倩文一见那位老人,急声道:“爹,

  站住,千万不要过来,此处有蚀骨散。”

  散字出口,娇|躯已凌空飞起,直接向着院内落去。

  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等人—听柳倩文的称呼,知道院内的月白缎袍老人,即是当今水功盖世

  的云里无影柳敬伟。

  几人细看柳敬伟,霜眉银需要,虎目炯炯,根据他的气色看,他住在这所精舍独院里,除

  了行动不自由外,食住方面可能都不坏。

  里面的柳敬伟和柳倩文,父女久别重逢,早巳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了。

  发愣发呆的镔拐张、银箫逍遥客刘正昭,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恶魔屠龙王在横楣上动了手脚。

  他们为了阻止柳倩文去追南宫昊天,原先就和南宫昊天有了一些不愉快。

  如今,在他们引导南宫昊天走到院门前,竟发现了这种有危及生命的事情,很可能死的还

  不止南宫昊天一个人。

  两人这一惊非同小可,惊得面色苍白额角渗汗,急忙望着南宫昊天,焦急地惶声道:

  “少主人……”

  可是话刚刚说出口,南宫昊天已毫不介意地挥了个宽慰的手势,淡然一笑道:“两位前辈不必

  认真,将来你们和恶魔屠龙王处久了,自然会知道他的为人狡猾、阴狠和奸诈了。”

  南宫昊天虽然说得自然,但是张刘两人依然极度不安地道:“所幸少主人你宽宏大量,这

  要换了别人,老朽两人是百口莫辩了。”

  上官小婉却笑着道:“两位前辈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你看刚才倩文姐一见柳世伯就纵进了

  院子里,她也没想到别的,她也猜想昊天哥哥不会有所臆测。”

  镔拐张却望着古老头,迷惑地问道:“古老当家的怎会知道……”

  可是话刚刚说出口,古老头已有些惭愧地道:“三年多前,老朽曾奉恶魔屠龙王之命,去陷害一位东南

  武林成名人物,所幸也被对方识破了。”

  南宫昊天怕古老头难堪,就趁着张刘两人惊哦出口的,急忙问道:“你们以往都是由

  什么地方进出?”

  镔拐张急忙转身一指院门,道:“都由右侧小门进出,因为屠龙王有严厉的命令交代,我

  们没有哪一个人敢擅开正门,为的是只等少主人你回来。”

  南宫昊天道:“现在门已开了,我们仍由侧门进去吧!”

  镔拐张急忙应了个是,肃手转身,当先向院门侧走去。

  银箫逍遥客刘正昭则急忙道:“老朽去找几个人来将院门清扫一下……”

  单姑婆急忙提醒道:“一定要用布罩住口鼻,手脚都不能露在外边,要用烧沸的热碱

  水。”

  银箫逍遥客刘正昭也听说过这种冲洗方法,但经过单姑婆提醒,心里更肯定些。

  思忖间,谦和地应了声是,转身匆匆向前院走去。

  南宫昊天几人跟着镔拐张绕过院角,进入侧门即是右厢房的小墙,小厅的长廊。

  几人一到廊下,俏脸上依然挂着泪痕的柳倩文,已陪着云里无影柳敬伟站在廊下迎接了。

  柳倩文一见南宫昊天等走来,含有几分羞意地肃手一指南宫昊天,含笑道:“爹,这位

  就是南宫弟弟。”

  南宫昊天早巳急上两步,拱手深揖道:“昊天大礼叩见世伯……”

  说话间,就待下跪。

  但是,柳敬伟早巳哈哈大笑,伸手扶住了,愉快地笑声道:“随便随便,大礼全部

  免。”

  柳倩文又将上官小婉、赵灵儿、雪冰儿,以及古老头、单姑婆,一一介绍绐父亲柳敬伟。

  这么多人见面寒喧,少不得又热闹了一番,述说一下师承来历,提提当年可曾有过关系。

  一阵叙旧之后,镔拐张肃手道:“前厅酒席已备妥,就请移驾前厅淡谈吧!”

  于是,一行人众,连杯茶也没喝,直接向那前厅走去。

  一行人众前进中,所经过的院前通道和穿厅,想是因为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等人第一天返山

  之故,处处悬灯结彩,一片灯火通明,真如过年过节,好似婚典喜庆。

  到达院前大厅,更是灯火辉煌,等侯了可能久的仆妇侍女,纷纷向前施礼恭迎。

  原来服侍上官小婉的紫衣侍女小玲,已在去年嫁给了一位青年坛主,正在分娩中,所以没

  有参加大家的欢迎。

  酒席杯箸早已摆好,只等南宫昊天等人到达就要上菜了。

  到达厅上,还未落座,镔拐张已神秘地一笑,恭声道:“现在恭请少主人入席前,我们

  还有一位远道喜客还没有出来。”

  南宫昊天和上官柳四女,以及古老头单姑婆,全部都神色自若地望着镔拐张,不知道他说的这位

  喜客到底是谁?

  只见镔拐张继续愉快地道:“这位喜客是从极远的地方来的,而是专程前来拜访少主人

  和四位姑娘的……”

  单姑婆迷惑地问道:“是位男客,还是位女客?”

  镔拐张含笑道:“是位女客,而且是位美丽的姑娘。”

  如此一说,南宫昊天和上官柳四女的心头一震,几乎呼出声来。

  他们五人都有相同的一句活在心里问着自己:“这位美丽的姑娘是谁呢?”

  镔拐张继续谦声道:“非常抱歉,不是老朽故弄玄虚,是这位姑娘一再地警告老朽,绝

  对不可向少主人和四位姑娘报告,她来让五位来一个惊喜……”

  柳倩文已撒娇不耐地道:“张伯伯,到底是谁嘛?”

  镔拐张肃手—指左侧厅内后角客室,愉快地—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位姑娘

  就在宾客休息室里面。”

  南宫昊天等人纷纷惊异地看向亮着灯光,垂着布帘的宾客休息室。

  单姑婆却已有些不及待地道:“我老婆子去请出来。”

  话刚出口,客室门的门帘已缓缓地掀起来。

  南宫昊天等人看得目光一亮,惧都忍不住既惊异又迷惑地惊呼一声道:“丽姬妲妮姑娘。”

  站在客室门口的,正是皮肤微黑,明媚大眼,穿了一身紫绒劲衣,背插宝剑,斜背金弓

  的丽姬妲妮。

  南宫昊天等人惊呼之后,全部都愣了,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丽姬妲妮既然来了,大家也只得在心里说,正好问问她有关送回第二舞蝶龙凤钥匙的事,

  为什么当时不见面,而又跑来这个地方故弄玄虚。

  但是,一手掀着门帘,娇面上绽着欢笑的丽姬妲妮,却刁钻得意地望着南宫昊天,娇声问道:

  “没想到吧?我比你们还早到了三天!”

  南宫昊天—听早到了三天,俊靥立变,惊异地问道:“你不是前两天还在南宫庄吗?”

  丽姬妲妮听得一愣,迷惑地道:“我去南宫庄干什么?你不是对我说,南宫庄早巳

  被上官灭派人烧成一片焦土了吗?”

  南宫昊天听得脑际轰的一声,有如霹雳轰顶,浑身一颤,俊面大变。

  上官柳四女和古老头单姑婆也都惊觉情势不妙,全部都愣了。

  云里无影和镔拐张一见,全部都忍不住迷惑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昊天觉得事态严重,他已看出来,丽姬妲妮的确没有去南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