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071)正文,敬请欣赏!    南宫昊天只得含糊不清地道:“我曾见舞蝶姐姐的荷包内似是有这样的东西,只是我当时没有

  问。”

  冬悔和夏荷一听南宫昊天说看到第二舞蝶的荷包,两人心里明白,南宫昊天不但和第二舞蝶

  感情已极亲密,而且就已到了替换衣服都不避嫌的境地。

  因为,据她们所知,第二舞蝶的荷包是系在她的内衣腰带上,那地方的东西南宫昊天都能看

  到,关系的亲密也可想而知了。

  夏荷神秘一笑道:“这就是开启银库机关总枢的钥匙嘛。”

  南宫昊天—听,心中一惊,她不是惊于机关总枢的钥匙,而是这把钥匙,丽姬妲妮是

  怎么得到的。

  上官柳四女和古老头单姑婆也不例外,上官小婉震惊关切地问道:“你家小姐传来了

  什么话?”

  冬梅和夏荷对南宫昊天等人的震惊和焦急毫没怀疑,因为,根据他们都一致地称呼第二舞蝶

  为姐姐来看,他们听了第二舞蝶走火入魔的消息,会震惊焦急。

  这时见问,夏荷抢先道:“那位紫衣姑娘说,我家小姐叫他把这两只钥匙亲自交给少主

  人,并转告小婢四人和何忠,要我们忠于少主人,要我们规矩听话,好好侍侯少主人,也就

  等于侍候她,她同样地感激我们……”

  南宫昊天哪里有心听这些鬼话,因为他知道,这—切都是丽姬妲妮一个人安排的计划。

  但是,他想到第二舞蝶枉费心机,花了这么些的金钱和脑筋,到头来一无所获,反而落个

  粉身碎骨而死,也不禁心里替她有些难过。

  由于心中的难过,不觉鼻酸,眼圈也红了。

  夏荷一看,又擒泪赞声道:“坦白地说,小婢一直不太赞成我家小姐近乎痴迷

  地酷爱小主人……”

  上官小婉悚然一惊,问道:“怎么个痴迷法?”

  夏荷点然道:“我家小姐说,她如果不能嫁给少主人,尼姑庵就是她的栖身所。”

  单姑婆强自一笑道:“小姐们在下决心时都会这么说……”

  冬梅坚毅地毅然决然的道:“不,我家小姐还说,即使她死了,她的鬼魂也要附在少主人

  的妻子身上,服待少主人一辈子……”

  这话一出口,上官小婉和柳倩文可以镇定得住,赵灵儿和雪冰儿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冷

  颤,发出一声尖呼。

  冬梅、夏荷看得一愣,南宫昊天赶紧怒叱道:“好了,不要再说了,你们小姐走火入魔很

  可能就是你们这些丫头咒的。”

  夏荷、冬梅赶紧恭声应了个是。

  冬梅则将手中的龙风钥匙向前一送,恭声道:“少主人,请您收下。”

  南宫昊天哪里会拿第二舞蝶的遗物,似有所悟地哦了一声道:“这些东西还是你们四人

  保管好了,我现在前去西北总分舵,很可能马上接至少林武当门派的邀柬解决彼此间的恩怨,

  带在身上很不方便……”

  话未说完,冬梅和夏荷已惶急紧张地道:“少主人……这等……这等重大……重要东

  西……”

  南宫昊天淡然一笑道:“你们现在已是我身边的人了,舞蝶姐姐信得过你们,我当也信得过

  你们……”

  冬梅和夏荷十分激动地急忙行礼道:“谢谢少主人的恩宠,这等大责重任,小婢

  等实在承担不起,而且,武功有限,万一有歹徒觊觎,下手抢劫……”

  南宫昊天宽慰地道:“你们放心,莫说你们的武功已足够应付一般事故,就是遇到了

  厉害高手,你们也可以谎说东西已交给我了,这等东西,歹徒也不会相信我会交由你们保

  管。”

  冬梅和夏荷还想再说什么,单姑婆已在旁沉声道:“少主人已吩咐过了,你们不必再

  说了,快上马回去吧,免得何管家和春绿他们惦记着。”

  冬梅只得恭声应了个是,并谨慎地将龙凤钥匙放进怀内。

  夏荷则继续况:“那位紫衣少姑娘走时,小婢见她上马向南,告诉她如向东赶还可

  以见至少主人……”

  古老头关切地问道:“她可曾追来?”

  夏荷微一摇头道:“她说见了少主人也没话说,还不如不见的好,她说完了,反而拔马

  向西飞驰了。”

  古老头听罢,放心不少,点了点头和声道:“对,不如不见的好,你们上马吧!”

  冬梅、夏荷向南宫昊天行礼告辞,并向上官柳四女福了一躬身,再向古老头和单姑

  婆打了个招呼,才飞身上马,纵马向官道上飞驰。

  柳倩文等到夏荷、冬梅跑出一段距离,提议道:“我们也上马吧,免得她们俩看了

  起疑。”

  话落,大家默默地认镫上马。

  单姑婆突然不放心地道:“这几个丫头,闹不好会把金库的银子都搬光了。”

  了字才刚出口,刚刚坐在马鞍上的南宫昊天,已淡然道:“原本是她们的,用不着我们担

  心。”

  话落一抖丝缰,缓步向林外走去。

  单姑婆的老脸虽然一热,但却打从心眼里佩服。

  上官小婉和柳倩文却走在南宫昊天的左右马侧,忧急迷惑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丽姬

  妲妮既然来到了南宫庄,而且江嫂还要派南宫禄领她们到咱们祖坟上去,她为什么不去。”

  赵灵儿也迷惑地道:“是呀,更令人不解地是,听说我们往东,她偏往西,也不晓得她

  跟谁闹气。”

  单姑婆冷冷地道:“跟她自己闹气,上从少主人,下到我单姑婆,咱们可没有一个

  得罪她。”

  古老头却叹了口气道:“其实是她自己心里有鬼,总觉得咱们四位姑娘排斥她似的,实

  在说,她能千里迢迢地把第二舞蝶的机关钥匙送回来,实在也很难得,尤其编了一套安慰四个

  丫头和何忠的故事。”

  赵灵儿却不解地问道:“她编了什么故事……”

  古老头正色道:“她说第二舞蝶已走火入魔了,不是?”

  赵灵儿道:“那是夏荷四个丫头自己揣测,丽姬妲妮并没有这么说,她说第二舞蝶不

  能回来了。”

  柳倩文突然迷惑地道:“丽姬妲妮怎会有南宫庄金库的龙凤钥匙呢?以第二舞蝶的为人和

  心计,她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丽姬妲妮保管吗?”

  古老头毫不迟疑地道:“不会,第二舞蝶不是在少主人前去潭峰之前原就是和丽姬妲

  妮住在一起的吗。”

  上官小婉突然似有所悟地况:“你是说,这是丽姬妲妮回到潭峰后在第二舞蝶的房子里发现

  的?”

  古老头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道:“是的,老奴正是这个意思,丽姬妲妮知道这是一件很

  重要的东西,所以就飞马匆匆地赶来了。”

  雪冰儿却不解地问道:“可是,她又怎么会知道第二舞蝶的四个心腹小婢正在新建好的南宫庄

  上呢?”

  古老头毫不迟疑地道:“是第二舞蝶和丽姬妲妮姑娘住在一起的说的了……”

  话未说完,上官小婉已唔了一声,赞同地道:“不错,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由于当时丽姬

  妲妮对咱们南宫庄还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也没有注意,直到她回去发现龙凤钥匙才恍然想

  起。”

  赵灵儿和雪冰儿却不解地道:“可是,她既然千里迢迢地赶来了,大家终归相处过一阵

  子,也总该见个面呀!”

  话落,南宫昊天已不耐烦地道:“愿不愿见面那是她自己的事,要你们为她穷操心。”

  心字出口,疾抖丝缰,座马一声怒嘶,放蹄如飞,直接向着正东飞驰。

  上官小婉等人忧虑地对了一个眼神,也纷纷纵马向前追去。

  一行七骑,早行夜宿,由于回到家里华屋已盖好,家中还住着第二舞蝶的四个心腹小婢

  和何忠,南宫昊天心中已够不愉快了,如今,偏偏又来个丽姬妲妮送回机枢钥匙而避不见面。

  一连几天,南宫昊天都闷闷不乐,上官柳四女和古老头单姑婆,真怕南宫昊天因此又病

  倒了。

  上官小婉和柳倩文这几天,更是处处小心,暗自检讨,想一想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

  得罪丽姬妲妮。

  这天中午时分,风和日丽,大家通过了一片原野上的茂密森林,终于看到了险峻的西北山区。

  南宫昊天的精神一振,朗目顿时连连起辉。

  因为,他想到了就要跑到母亲的墓前恭祭,而接着就要请柳倩文的父亲云里无影下潭打

  捞父亲的宝刀。

  回想他随着父母避难五宝头,中途被蒙面群贼攻击,父亲罹难,上官灭出手,终于被他设

  计骗入了西北山区。

  当时,他们曾经接到上官小婉的警告,可惜,母亲李云姬并没有让他知道,以致母亲重伤

  身死,他也被恶魔屠龙王强行掳走学艺。

  凭心而论,他对恶魔屠龙王并无切骨之恨,只是恶魔屠龙王把父亲的宝刀丢进了折煞羽潭使他一直

  怀恨在心。

  之后,他逐渐了解了恶魔屠龙王的所做听为,更觉得恶魔屠龙王的无耻狡诈。

  现在,再有两三个时辰的工夫就到了他一次痛心进入,二次愤怒寻仇的旧地,他的心怎

  能不激动,他的血怎能不沸腾。

  往事如绘,清晰可记,回想起来,就像昨天一样,但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已

  是三年前的事了。

  想想这三年来,足迹曾到东南,远达边关,东到浪沙,西登天山,遇到多少坎坷事,冒

  过多少生死险,现在第三次回到西北山区,他心中的感触之多,绝非局外人所能体会。

  说到感触之多,上官小婉绝不低于南宫昊天,她这时的心情,混合着悲戚、亲切和激动、欣

  慰。

  她认贼作父了十多年,一直把上官灭当为她的生身之父,实则,他却是她林家的血海仇

  人。

  她虽然没有手刃此老贼,却亲手挥剑杀了老贼的独子上官尧,那也是因为急于救助檀郎

  南宫昊天,迫于情势才下的手。

  当年西北总分舵上的赫赫人物都在南宫昊天的剑下掌下倒了下去,如今的一批,都换上了

  镔拐张和银箫逍遥客刘正昭等人。

  这些人她上官小婉都不认识,但却都按照她的交代建房舍,造果林,开拓田地,他们再没

  有出去抢粮劫银,做那些令人不齿的事。

  现在她又回到了她曾经苦心经营的地方,但她却没有了当初的壮志雄心了。

  上官小婉在马上看了一眼前面的檀郎南宫昊天,心里在说,我有了他,一切都满足了,我今

  后要把一切的精力和心力,放在他的身上,放在南宫庄的事务上。她是多么渴望有个安定的

  家庭生活。但是,她知道,他们还有一个阶段的跋涉和奔驰,至少也得和各大门派争议之后。

  柳倩文的想法和心情和南宫昊天上官小婉又自不同了。

  因为,她没有创伤,没有戚楚,她有的,只是高兴和庆幸。

  她的父亲不但没有被恶魔屠龙王大卸了八块,不见了人头,而现在却依然好好地活在西北山区

  里。

  尤其令她感到高兴的是,张世伯、刘世伯,都当了西北总分舵的堂主,而且和父亲生活

  在一起。

  现在她所想到的是乍然见了父亲的兴奋和欢欣,父亲怎样了?还是像三年前一样吗?是

  不是两鬓又多了些华发呢?

  她也有一些心事,那就是为檀郎打捞宝刀,她不怕水流转激,她担心的是宝刀已

  经流失,那时檀郎必然极为伤心。

  现在,她在这个人世间,除了孝敬父亲,和睦姐妹,已把全部精神放在夫婿南宫昊天的身

  上了。

  她已看出南宫昊天的另一件新添的心事,那就是不知道如何处理第二舞蝶自作聪明盖好的华

  厦新居。

  但是,她柳倩文却已为南宫昊天打好了主意,那就是劝南宫昊天就住在西北山区,而另成一

  个天地。

  所谓故土难移,她虽然这么想,但南宫昊天是不是愿意且不说,也可能她的父亲浪里无

  踪就要坚决转回她们的老家封君渡去。

  不管怎么说,柳倩文的心境是幸福的、愉快地,就要进入地往日幢憬盼望的美好天地里。

  赵灵儿本是一个爽朗快乐的少女,从来不去想不开心的事,但她唯一不放心的是,檀郎

  只喜欢其他两位姐姐,不喜欢她和冰儿妹妹。

  但是,经过了这一年多的相处相随,她知道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雪冰儿还是稚气未脱的大女孩子,她除了担心祖父的生死下落外,她一直都生活在幸福

  快乐,无忧无虑中。

  四个姐妹中她最小,而她的爷爷又是南宫昊天的师祖,他们不但呵护她,照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