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李姓老人这一惊非同小可,得张口发出一声惶恐到极的惊叫声!

  可是下一秒吼叫却戛然而止,因为赵灵儿的短尾刀已扫过了他的脖颈之间,一颗人头也离肩而飞,鲜血四溅。

  瘦柳仙并不是站在那儿等死的人,他也趁着赵灵儿一刀斩断李姓老人的同一刹那,突然厉声大喝道:“张护院,咱们和他们拼了!”

  张姓老人猛地大喝一声,疾抖香瓜锤,流星一点,直奔柳倩文的面门。

  但是,在喝声中的瘦柳仙,却猛的一个转身,竟飞身向西厢房内纵去。

  南宫昊天早已凝神运功,蓄势以待,这时一见瘦柳仙转身逃走,猛地大喝一声站住,右手中食两指也猝然弹出。

  二十几名道装大汉也突然大喝一声,纷纷前扑,救人的救人,攻击的攻击。

  柳倩文先闪身躲过了香瓜锤,右手屈指弹出,应指点倒了张姓老人,接着锵的一声,将背后的宝剑掣出来,上官小婉、赵灵儿以及雪冰儿刀剑齐施,将跑在最前面的的几名道装大汉斩在地上。

  古老头和单姑婆则双双将仆跌在地上的星鹤挟持起来。两人一将星鹤架起,这才发现星鹤的颈部已无力地垂了下去。

  古老头和单姑婆神色一惊,低头一看,只见星鹤的心口上已多了一把精致的匕首。原来星鹤就在他被第二刀背砸倒的同—刹那,自己已抽出匕首来自绝了。

  跟来的道装大汉们一见,大惊失色,加之已被斩杀了四五人,猛地一声厉喝,转身狂奔。

  只见十七八名道装大汉,有的冲出屏门,有的飞身越墙,个个如丧家之犬。

  雪冰儿、赵灵儿,一声娇叱,正待飞身追去,蓦闻南宫昊天淡漠的声音,“让他们去吧!”

  赵灵儿和雪冰儿回过头去,定睛一看,发现上官小婉和柳倩文正向西厢房前纵去。

  再看南宫昊天,正懊恼地站在西厢门前台阶上,愤愤地低头看着趴伏在台阶上的瘦柳仙。

  赵灵儿和雪冰儿心知有异,两人也飞身纵了过去。

  两人纵到身前一看,这才发现趴在台阶上的瘦柳仙前额正好撞在阶角破砖上,一滩脑浆混合的红白血水,已流满了他的面颊、胡须和左肩。

  放下星鹤死体奔过来的古老头和单姑婆一看,惊异地问道:“少主人,他……”

  南宫昊天懊恼地道:“当时他企图纵入屋内逃走时,我弹指点了他的膝窝,没想到他竟趁着向前扑倒之势,双臂撑地,一头撞在这个破砖角上。”

  古老头听得神色一惊,吃惊地问道:“他有人质在手,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如此一说,上官小婉和单姑婆,也齐声不解地道:“是呀,至少他可以交出师祖来换取他的老命呀?”

  话落,蓦闻那个被柳倩文点了“软麻穴”的张姓老人黯然道:“如果他手里还有天外上人,他还会自绝身死吗?”

  南宫昊天七人闻听一惊,回头,这才发现倒卧在院中的,除了张姓老人外,几乎全都是尸体。

  古老头心中一动,奔了过去,谦和地道:”哦,张老英雄,我是古老头,我以前在霍尼台时见过你,你还认得我吧?”

  说话间就已到了张姓老人的身前,伏身舒展,为对方拍开了穴道。

  “古老当家的多谢你了!”张姓老人面带羞惭,但却强自一笑道,话落揉了揉穴道外,站了起来。

  古老头赶紧趁机肃手一指南宫昊天,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家少主人南宫少侠……”

  张姓老人抱拳恭声道:“老朽张善中参见南宫少侠!”

  “老英雄你好……”南宫昊天抱拳道。

  “不敢当,少侠还是称呼老朽张护院好了!”?张姓老人羞惭地道。

  南宫昊天笑一笑,还未开口,古老头又趁机把上官柳四女和单姑婆介绍给张姓老人。

  上官小婉几人知道古老头的目,因为这时大家都已看出情势有异,瘦柳仙的手中已没有了天外上人。

  但是,这中间的变化,天外上人的下落,以及胖弥勒的行踪,只有询问这位张护院了。

  为了求得他的合作,以及诚实坦白地说出全盘经过来。上官小婉等人都对他道了声久仰。

  单姑婆在道过了久仰后,迫不及待地问道:“据我们少主人所知,你前来投奔天山派,一行人众不下二十多人,何以今夜只看到你和瘦柳仙三人?”

  张姓老人见问,感慨的摇了摇头,道:“说来话长,一言难尽……”

  “既然说来话长,那我们索性到上房谈!”古老头见四周都是尸体,爽快地道,说话之时,当先向上房走去。

  张姓老人一见,惶急地道:“古老当家的,上房绝对去不得!”

  如此一说,南宫昊天七人全部都心中一动。

  但是,古老头却故装一愣,停下脚步回身问道:“为什么去不得?”

  张姓老人惶急地继续道:“他们这个地方的道长们,一再警告我们,上房是他们掌门道尊法鹤仙长的修真圣地,绝对不可进入!”

  南宫昊天问道:“这么说,老法鹤坐关,就在他自己的房子里面了?”

  张姓老人毫不迟疑地摇头道:“人虽坐关,绝不可能不饿不渴不排泄,可是老朽和我们庄主在此数十日,从未见有人在上房进出或送食物……”

  赵灵儿不屑地道:“既然他不在房中,那还有什么顾忌的,再说,人家天山派已开始了重建门户的大计划,很多歹徒已死,人家自己的掌门人,就要重掌大权了……”

  但是,张姓老人却摇摇头慨叹地道:“不会成功的!”

  南宫昊天七人听得神色一惊,“何以见得?”

  张姓老人道:“法鹤仙长出关在即,天山派无人能胜过他的飞剑之术……”

  “天山飞剑,传闻已久,但都百年来还无一人苦练学成,再说,老法鹤即使天生异秉,要想出关还得等到午时以后,听!”南宫昊天不屑的说道。

  说着,举手一指在正南方灵霄观方向,继续道:“外面的杀声越来越少,足证天山派的道人正逐渐掌握大势中,即使老鹤能够顺利出关,那时他也孤掌难鸣,何况他未必真的能够学习成功。”

  张姓老人自觉已成阶下之囚,哪里还敢和南宫昊天争辩,只得连连恭应了两个是,他却不知道南宫昊天修炼的乃是神诀,哪里会怕了仙诀!

  南宫昊天话落,又望着古老头,吩咐道:“古老头,进去察看一下,说不定老法鹤就在房里的地下室或夹壁内!”

  古老头恭声应了个是,转身大步向上房门前走去。单姑婆也一个箭步跟了上去。

  南宫昊天虽然知道,果真老法鹤就在屋中,在他最后修为之际,也不敢分心分神的时候,给他一下,但是,他和上官小婉、柳倩文,依然跟着走了过去。

  赵灵儿和雪冰儿却依然站在院中未动,是监视着张姓老人,以防他趁着隙逃走。

  古老头和单姑婆双双登阶走到上房门前,就用手中的铁鸠杖一推,呀的一声门开了。

  接着推开另一扇房门向内一看,桌椅器皿上,全部都落了一屋薄薄的尘土。

  古老头和单姑婆一看这情形,猜想张姓老人没有撒谎,但是,两人依然谨慎地走了进去。

  南宫昊天和上官小婉,就站在门外面向内仔细察看。

  古老头和单姑婆,就用他们的云龙单刀和铁鸠杖,在房内各处敲敲捣捣,发现任何处都是实心的,不可能有机关或地下室。

  单姑婆顺手拿起一个鸡毛掸子,一面掸扫桌椅,一面爽朗地道:“少主人可以进来啦!”

  南宫昊天当先举步进入,而柳倩文和上官小婉却向院中的雪冰儿两人招了个手势,才走进房内。

  等到单姑婆将桌椅一一擦净,赵灵儿和雪冰儿也押着张姓老人走了进来。

  南宫昊天发现老法鹤住的这间上房,一明一暗,一间书房,除桌椅,便是内室的寝具和墙上的字画,倒也清雅。

  张姓老人一进门,南宫昊天一面坐在椅子上,一面也肃手示意张姓老人就座。

  南宫昊天希望能在这间房子内或地下找到老法鹤,既然没有收获,最重要的是问出师祖天外上人的现在下落。

  于是一整脸色,“请问张护院,在下的师祖天外上人现在什么地方?”

  张姓老人欠身歉然道:“薛老前辈现在究竟在何处,莫说老朽,就是我家庄主活着,他也不知道……”

  “我师祖不是被你们由霍尼台请到这个地方来了吗?”雪冰儿最为担心天外上人的下落,此时听到这话,如何不怒。

  张姓老人吓得打了个哆嗦,急忙解释道:“那是我们二爷被杀以前的事……”

  “你们二爷是谁?”

  “我们二爷就是胖弥勒!”

  “胖弥勒怎样了?”

  “他在离开霍尼台的不久,就被恶魔屠龙堡主恶魔屠龙王给杀了!”

  如此一说,南宫昊天七人虽然也在第二舞蝶的口里听见了这件事,这时再由张姓老人的口里加以证实,也心头一震。

  因为,他们一听恶魔屠龙王的出现,也猜想天外上人最后还是落入了恶魔屠龙王的手里了,又将成为钳制南宫昊天的一宝。

  “这么说神头陀子周元通也没有命了?”?古老头问道。

  张姓老人毫不迟疑地道:“是的,据说居龙屠龙王早在离开东北总分舵,被迫烧了大寨,便怀疑神头陀子周元通有了叛离企图……”

  “恶魔屠龙王是在什么时候才正式向神头陀子周元通下手的?”上官小婉道。

  “据说,离开东北总分舵的大寨第三天,恶魔屠龙王见前去长白山飞鲸崖的四个香主,并未配合胖弥勒将天外上人押到,便开始追问神头陀子周元通失败的原因……”

  柳倩文问道:“神头陀子周元通怎么说?”

  “原先他还可以说四个香主和胖弥勒可能事败被杀了,但是,由于南宫少侠的前去东北总分舵找他要人,他便不敢说被杀了,只能说他也搞不清楚楚。”

  赵灵儿问道:“他这样说,恶魔屠龙王相信吗?”

  “不相信!”张姓老人正色道:“所以,就在那天晚上,恶魔屠龙王便在他不注意的情形下,废了他的武功,并逼他说出天外上人的下落!”

  上官小婉道:“神头陀子周元通说了没有?”

  “他本来就对恶魔屠龙王畏之如阎罗,何况他又失去了功力……”

  可是话还未说完,单姑婆已冷道:“这话就不对了,神头陀子周元通既然对恶魔屠龙王畏之如阎罗,何以还敢做这种傻事?”

  张姓老人叹了口气道:“他也是受了我家二爷的害……”

  对这些事南宫昊天并不感兴趣,但他还未拉回正题,雪冰儿已道:“这就不对了呀,胖弥勒很多年前就已隐居在长白山上了呀,而且一直和我爷爷处得很好,也很喜欢我……”

  张姓老人黯然看了雪冰儿一眼,谦和地解释道:“姑娘有所不知道,胖弥勒早在十多年前便下定决心要学到天外上人的全部武学,甚到伺机偷到天外上人的秘籍,谁知,天外上人只和他谈古论今,品茗奕棋,绝口不谈武功的事,遑沦教他几招绝学了……”

  雪冰儿望着南宫昊天,恍然大悟地道:“昊天哥哥,难怪爷爷平素不和他谈武者,原来爷爷早已对他有了戒心!”

  南宫昊天仅点了点头会意地唔了一声,望着张姓老人,拉回正题,“你说神头陀子周元通是受了胖弥勒的害是什么意思?”

  张姓老人凝重地解释道:“因为神头陀子周元通曾命令那四个香主,将恶魔屠龙王要劫持天外上人的企图告诉了胖弥勒,而且要胖弥勒速作决定取舍,而胖弥勒就选择自己挟持上人前去霍尼台,和我家庄主共同要南宫少侠交出秘籍了!”

  “难道你们庄主瘦柳仙,就没有听说过我家少主人的厉害?”?单姑婆哼了一声道。

  张姓老人黯然一叹,摇了摇头道:“我家老庄主久处塞外,对中原的事几乎隔绝,根本不知道武林又崛起了昊天这么一位新秀人物,而且,当时他连恶魔屠龙王都没看在眼里,哪里会将恶魔屠龙王的徒弟放在心上……”

  古老头道:“这完全是外界的误会和传说,我家少主人和恶魔屠龙王根本没有师徒关系……”

  话未说完,南宫昊天向他挥了个手势,似乎觉得没有向张姓老人解释这些事的必要。

  古老头一看,也就急忙住口不说了。

  上官小婉问道:“恶魔屠龙王是什么时候找到你们庄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