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若是想从我这边抢走灵鸟,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无咎说着从衣袖里抖出把长剑,这剑是他师傅的遗物,虽然论到挥剑打架,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但是当年老道士可是传下来三招保命的招数,至少逃跑是没有问题了。

  出剑横扫扫片,转个圈儿再片,面对前方刀切,看见没人跑不见。

  这三招堪比程咬金的三板斧,灌注了无咎全部的道力后,宝剑的剑芒顿时暴涨三尺,三招过,果然把那些包围的人都往后逼开了足足三步的距离,趁此机会无咎撒腿就跑,那些围攻的人想追,却被为首的道士拦住了身形。

  “不用追了,掌门人已经在出城之地摆下天罗地网,逃不了他的,再说那只小鸟已经吸入了我撒在空中的灵腐粉,用不了多久,便会中毒,逃不走的。”

  无咎带着小鸟路狂奔,不敢在此地停留片刻。无咎知道这些小门派的修道士不讲理起来,简直就是魔障,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他可不想拖累了四方的凡人。

  出了城口气又跑了许久,才在山脚的座荒庙里,停下喘口气,屁股坐在杂草丛中的石阶上,无咎气喘吁吁的摘下面具用衣袖将额上的汗水擦去,还来不及把面具戴上,就见待在自己肩头的小鸟突然间滑落在怀中。

  “小家伙,你怎么了?”无咎吃惊的把小鸟捧在手中,只见原本蹦蹦跳跳的鸟儿,如今竟然在不明所以的瑟瑟发抖。

  “娘的,这帮混蛋居然敢下毒!”随着声愤愤地诅咒,条黑色的人影慢慢的在无咎的怀中成形,当那久违的容颜落入无咎的眼中时,种不可置信的愕然以及随后的喜悦在瞬间涌上心头。

  “苍寰”无咎试着呼唤,生怕这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笨蛋!现在我不找你算帐,你给我把皮绷紧了,日后,我连本带利和你算!”苍寰愤怒的狠狠瞪了无咎眼,当然这纯粹是迁怒,因为这该死的毒药逼得他不得不提前现出人身,这也代表着才计画不久的“浴室赤裸羔羊”还未实施就已经破产了。

  “啊,你要不要紧?怎么中毒了?”虽然心头激荡,但是无咎还是没有忘记苍寰刚才说的中毒,看着那张漂亮的容颜隐隐透露出淡淡的青紫色,无咎不由得也跟着不安起来。

  “是魔界的毒粉,对于灵界来说就是毒药,不过还好,我只要打坐逼毒”苍寰深吸了口气,话还没有说完,阵震天的哄笑声,便由四面八方穿了过来,只见原本杂草丛生的坡地上站起密密麻麻的人群,为首的正是此刻无咎最不想见到的修道士。

  “果然是灵界的灵兽,居然已经是化形的了,想来你的内丹化开后,足以让我天裕门的弟子仔修道上都提升个台阶。”为首的修道士,心中无比的得意。

  对于他们这些以追逐灵兽为主的修道士来说,像苍寰这样能够化为人形的,绝对是珍品中的珍品,因为十年来灵界前往人界的通道检查得越来越严格,能力弱的年纪小的根本过不来,而即便出现在人界了,也少有单独行动的。

  “你不用担心灵腐粉,我这里有天罡化骨鼎,只要把你摄入其中,鼎内的三昧真火只需片刻便能够把你连皮带骨和内胆炼化成灵丹,所以你安心的去吧,我天裕门会为你立牌超渡的。”说着修道士手心向上翻,顿时露出只小巧的三足炉鼎。

  修道士抖手将炉鼎抛向空中,那小小的三足鼎在离开修道士的手中后,立刻迎风化为只两人多高的巨鼎,炉鼎的顶盖慢慢的移开,抹艳红从鼎内射出,在空中布成张大网,猛地罩向被无咎紧紧抱在怀中的苍寰。

  虽然还想向无咎交代什么话,但是此刻的苍寰实在太虚弱了,天罡化骨鼎射出的天罡之网轻而易举的便把苍寰摄入鼎内,当无咎扑上前去,试图掰开渐渐合拢的炉鼎时,除了他的双手因为接触炉鼎那火热的盖子,伴随着嗤嗤的声响,散发出皮肉焦臭的味道之外,陷入鼎炉里面的苍寰只在最后听见了无咎悲鸣般的呼唤声。

  匡当声,炉盖紧紧地合闭了,将外面的世界和里面的空间完全截断,只留下满目灼热的火焰

  夜风吹动虚掩的窗棂,发出咯吱吱的轻响,仿佛是特意打断苍寰的沉思。

  小心的把两个已经睡的毫无形象的小辈们弄上床去后,放下轻柔的床帐,吹熄了灯火,黑夜立刻将整个屋子吞噬了下去,只有窗外的月色透过缝隙隐约闪现。

  “既然来了,就自己出来吧,我知道乙太精灵不会放任我不管的,你们向来是最鸡婆的不是吗?这么多年没有见,看来习惯还是没有改变的样子。”苍寰冷冷的盯着房间的某个角落的空地上,用冰意十足的话语招呼着不请自来的客人。

  “别这样冷淡啊,好久不见你就这么对待好朋友吗?”黑暗中道身影摇摇晃晃的从地里钻了出来,乍看仿佛是来自深渊的幽魂,除了双绿色的眼睛之外,根本无法从轮廓上辨别他的模样。

  “好朋友?这个称呼我可不敢当。”如今的苍寰可不是过去那个束手被擒的傻瓜。

  “我知道你讨厌我,事实上整个灵界差不多都因为你和那个人类的事情,把我们乙太精灵恨到骨子里去了。”来人无奈的叹息着,“其实我们彼此都很清楚,事情会发展到那样的地步谁都不愿意但又都不能放手。”

  “放手?我为什么要放手,那个男人始终都是属于我的,你们有什么权利来和我争?”

  “公平点吧,苍寰,我们都很清楚,如果当时放任你的男人继续在人界的话,那么结果只能是为了保持人界的平衡,我们必须抹杀无咎的存在,即便他再委屈再无奈。这是乙太精灵的使命。”

  “那你们怎么不在之前出手呢,怎么不在我落入天罡鼎之后立刻救人呢,哪怕你们提前能够把那些无耻的修道士”提起当日事,苍寰就觉得心底有把怒火在熊熊的燃烧着。

  “我们不能伤害人类”

  “但是你们伤害了无咎”

  “因为那个时候,无咎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仿佛是被这每次见面都会上演的无休止的争辩而激怒,从口气来估计这个乙太精灵的脑袋上已经青筋乱出。

  “我管你!”苍寰很令人吐血的丢着这么句台词,把蛮横和不讲理发挥到了极致。

  “的,你个不讲理的泼皮!”黑影咬牙切齿的怒斥着。

  若是其他的灵兽面对着天罡化骨鼎的三昧真火也就只能化为他人口中的灵丹,但是苍寰却不会,因为他是整个灵界中最为特殊的只灵兽,鸦族的另类强者火鸦。

  天地初始的时候,当创世三神制造了龙族成为整个世界的守护者,而在灵界成形后,凤凰则被选为所有兽类的至高之王,凤凰的特性在于它能够浴火重生,几乎到了永生不灭的地步。但是这也仅仅只是几乎,万物不可圆满,终有欠缺,为了保证在凤凰发生意外时,能够出现替代者,所以在鸦族的传承中,便出现了这么个候补凤凰的另类。

  火鸦的生和其他的灵兽样,他的能力也不会超越其他人太多,但是若是有日凤凰出了意外,或者经历浴火重生时,火鸦就会成为整个灵界的代理君王,而若是凤凰死去,则火鸦就将进入龙族所守护着的混沌世界,经过混沌的淬炼,化身真正的凤凰,取而代之。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火鸦和凤凰是脉相承,他们都能够吸收火焰,并在火焰中成长。天罡化骨鼎里的三昧真火对于苍寰来说,不但不是致命的凶焰,反倒是最好的补药。这源自仙界的火焰锻烧着苍寰中了毒的身躯,慢慢将毒质溶化驱离,身体在火中懒洋洋的伸展着,所有的虚弱都化为乌有,被锻烧过的翅膀愈发的坚硬,羽毛也愈发的闪亮。等将三昧真火全部吸收完毕后,苍寰挥动自己崭新的羽翅,轻易的将那鼎炉从中心起分为二。

  当得意洋洋的苍寰,打算给所有人个惊喜的时候,入目的惨景,却让苍寰吓了大跳。荒凉的山庙依旧杂草丛生,但是血红的颜色已经染满了整个大地,黏稠的血浆,沿着台阶缓缓流下,残肢断臂到处都四散着,失去了身躯的头颅滚落在角落里,每个头颅上都残留着张写满了恐惧的脸,空洞的双眼无法合闭,仿若是看到了不能瞑目的可怕画面。

  荒庙中心的祭台上,个被血染红的身影正单膝跪地,双手拄着插入地下的长剑剑柄,仿佛是战退强敌后,最后名残存的勇士,在疲惫和悲伤之下,依旧不肯倒下。

  苍寰望着那熟悉而又无比陌生的身影,时间不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咎”苍寰轻呼着,跨步试图靠近,却在迈步的瞬间被来自地下的力量牢牢地固定了在石板上。

  “不要靠近那个男人。”耳际传来威严的警告声,苍寰回头,却看到个小小人儿,搧动着透明的翅膀,脸凝重的望着石台上的无咎,仿佛无咎随时会变成只大怪兽般。

  “你是谁?为什么阻止我?”苍寰迟疑的问着,换来小人儿如刀锋般尖锐的目光。

  “是你把魔天宝典给这个人类的吧?”小人儿没有透露自己的身分,反而用种指责的口吻问着苍寰,“你怎么可以把这么危险的东西从灵界带到人界来?难道当代的火鸦脉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传授吗!”

  “火鸦怎么教育和你没有关系。魔天宝典只是龙王寄放在灵界的东西,只要龙王没有特别说明,我爱往哪里带就往哪里带,有脾气你找龙王去发吧。”论吵架年轻的苍寰可是鸦族里的头号能手,那张长满了伶牙俐齿的嘴,真要和人斗气,就是鸦族长老们全体上阵,能打个平手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你你把魔天宝典带给这个人类练,这个人类如今走火入魔,被心魔所迷,眼看着就要魔化了,这种人物若是在人界成魔,不杀个血流成河是不会罢手的。”小人儿愤怒极了,自己在这里想尽办法拖延这个人类魔化的脚步,而身边这个始作俑者,倒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魔化?怎么会,无咎怎么会魔化?”苍寰顾不得继续和小人儿抬杠,脸诧异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因为看到你被摄入天罡化骨鼎,无咎以为你就此死去,所以心绪大乱,才被心魔所趁,如今已经沦入魔化,待他睁眼之时,就是人界魔君诞生之日。”苍寰身后的空中突然产生波扭曲,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踏过虚空走了出来,黑色衣袍上的乌鸦飞鸟彰显着老者的身分。

  “长老魔天宝典我只抄录了总诀,怎么会”苍寰宛如找到主心骨般,满腹的问题想出口。而旁的小人儿,也收敛起敌对的姿态,很有礼的向老人拱手致意。

  “傻孩子,你以为魔天宝典为什么会由龙王君亲自出手收回,而连魔君都没有意见吗?”老人轻轻的叹息着,“这本魔天宝典,不单会使人魔化,最要命的是,他能够把入魔的人变成魔物们的巢|岤,你且仔细看,无咎此刻身上沾染的血气,已经成为低等魔物的寄身之地了,再下去无咎的血肉肢骨怕是无幸免。”

  “怎么会这样?”苍寰不可置信的抬头仔细看,果然就见无咎身上那厚厚的血垢在风中非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