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8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竟这里是我的地盘哦。”乔汶脸好意看着自己面前那个高傲的女人。

          “你,你敢!你敢杀我?你不是小邪真真所爱之人,所以小邪绝对会杀了你的。”花凤舞假装镇定的直着身板理直气壮的说道,其实有了前次魔音畏惧,她的内心早已恐惧不已。

          话说,其实这也是个聪明的女人,但翩翩她遇到了比她还聪明百倍的乔汶,所以下场必定很惨哦!

          “唰——”支玄色的回旋卡直直的像花凤舞的脖颈射入,紧急刻,突然支乌黑亮丽的羽箭从花凤舞的身后出现,直直的传过花凤舞耳边的缕发丝和乔汶的回旋卡碰撞在了起,乔汶没有动作,同样的抹黑色宽袍的黑衣人从花凤舞的身后走了出来,但却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双极美的丹凤眼,男子淡淡的撇了眼乔汶,朝花凤舞开口,“本宫和你两清了。”

          花凤舞被乔汶吓得不轻,听这话使劲的点了点头,“只要你带我离开就行。”

          “呐呐!被人无视了么?”

          乔汶看着自己面前聊的似乎很高兴的两人,顿时叛逆因子被激活了。

          “宫主,杀了她!”花凤舞扭头死死的盯着乔汶,脸上片扭曲。

          “嗯?”

          花凤舞被男子的绝美凉薄丹凤眼瞥顿时吓得连忙下跪,“宫主赎罪,只要宫主杀了她,凤舞甘愿为奴。”

          “噗嗤!”乔汶看着在自己,哦不,是当自己不存在的两人的对话,不由的就被他们给逗笑了,实属情不自禁。

          啧啧!个是公主,个又是宫主,此宫主是比公主么?

          “男人,你是女人么?”

          哦买噶!亲爱的小汶汶,你的问题出现了语句问题了么?而且最要命的是你要不要这来直接啊!

          傅痕转身抬眸,锐利的丹凤眼直视在了乔汶的身上,张精致小巧的瓜子脸上双狐狸般的大眼睛眨眼间的魅惑便让人着迷不已,俏皮高挺的鼻梁有些流利的线条,凌厉而不失美丽,烈焰般的红唇薄薄粉嫩,左耳上有着颗耀眼的红钻闪耀之刺眼的光芒。

          他盯着乔汶盯了半晌,才缓缓来口,“女人,想死吗?”

          乔汶淡淡的看着询问自己的男人,嘴角勾,抹动人心魄的邪笑出现在了她绝美的面容上,狐狸眼轻轻眨,“男人,我很喜欢你的眼睛呐!”

          咳咳!小汶汶这话说的牛头不对马尾人家问你想要不要命了,你却说喜欢人家的眼睛。

          傅痕看着面前这个大胆的女人,黑色面纱下的薄唇微微勾,凉薄的丹凤眼里升起抹趣味。

          “叫什么?”

          乔汶回眸笑,“记住我的名字哦——乔汶,相信我们还会再见的。”

          “傅痕。”

          乔汶秀眉微挑,看着那个叫傅痕的男子将花凤舞带走,心里有种道不明的感觉。

          对他,似乎总有种亲切感。

          ------题外话------

          话说看文或路过的美妞桑要动动你们那可爱而美腻的纤纤玉指点击下收藏咩,作为奖励偶把傅痕美人送给你们暖床如何乀ˉˉ乀

          第六十二章坏人?处男?听话!

          ?

          卧龙殿

          道红色的身影正埋于书桌上的奏章中。

          王贵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低着头,恭敬的开口,“陛下,乔姑,不不,奴才该死,是皇后娘娘来了。”刚刚升为总管的王贵毕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当初要不是凭借他哥哥王福他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花凤邪抬头,脸色喜,起身亲自越过跪在地上的王贵向殿外走去。

          “阿汶”

          袭湛蓝色的烟纱罗叶裙,身披金丝流云软纱,宽松袖口上绣着几支翠绿的青松隐约间若隐若现,长至脚踝的罗裙的摆尾排排细细的曼陀罗花瓣隐现于上,阵阵清风拂过,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今天乔汶竟然出乎意料的穿了件花凤邪为她准备的宫装,美丽而别有番风味!

          花凤邪看着面前绝美的人儿,眸中闪过抹惊艳,嘴角勾邪邪的笑,俯身,乔汶的耳边低沉而磁性的声音缓缓传开,“阿汶我想吃掉你了呢”

          他近距离的吐气如兰让乔汶的身体颤,随即伸手将他的脑袋轻轻掀离自己的脖颈,眉头挑,“花凤邪,我有事找你。”

          被点名的某男身夸张的火红色锦袍,慵懒的身躯处处透着妖娆,双犹如晶劣般流动着微微泛着妖媚之色的桃花眼,眼里尽是满眼的魅惑和戏谑,薄薄的唇角微微上扬着,“咋们进房说。”伸手抱,美人便入了怀,乔汶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什么不仅女色,这明明是个好色之徒么,明里暗里的吃偷豆腐。

          走进书房花凤邪看着埋于自己胸前的小女人,嘴角扬起抹动人的笑容,“阿汶你是在吃我豆腐么?”

          听这话,某人怀中的人儿撇了撇嘴,睁着眼睛说瞎话,柔软嗓声响起,“小花你有眼疾吗?”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到底谁吃谁的啊!

          乔汶刚想在说什么,脸上突然

          “唔”

          乔汶愣愣的看着那个刚刚偷香的男人,看着他脸正色的模样,嘴角不由的抽,“你干什么了。”

          花凤邪脸迷茫的吐出句,“证明我没有眼疾啊。”

          噗!花童鞋咋想亲就亲呗,但能不能不要找这么烂的借口呢!

          乔汶淡笑,这是花凤舞说的那个对感情专的男人吗

          “你爱冷水情?”

          对于乔汶的突然提问花凤邪绝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惊讶和慌张之色,只是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乔汶的脸颊,缓缓抚摸着,“我唯喜欢的女人是叫乔—汶。”

          乔汶眼神微闪,眉头挑嘴角勾,“我不信怎么办?”

          花凤邪邪邪笑,满脸溺色的看着乔汶,“酸味好重。”

          乔汶眉头皱,欲起身离开他的怀中,但却被花凤邪又拥了回去,“乖,对于她只是感激,而且在这十年里我已经还清了,我和她只是陌人。”连朋友都不是呐,仅仅只算陌生人哦。

          乔汶在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窝在花凤邪的怀里,声音有些疲倦,“小花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你不是好人,你喜欢处男,还有你要当我娘子。”

          噗!小邪邪你倒霉啦

          乔汶脑子时没转过来,愣愣抬头的看着刚刚那个说话的男人,看着他魅惑精致的桃花眼里的戏谑和那嘴角的笑意,伸手就是掐,“小花花这真的是—我—说—的么”随着后面的几个重音字,乔汶的手劲也在不断的加重。

          “呃阿汶,我错了。”

          “那我到底是怎么说的。”

          “我喜欢坏人,我是处男,我听我娘子的话。”

          花凤邪说完后明显感觉自己腰间轻松了不少,眸中闪过浓浓的溺宠之色,“阿汶疼。”

          “咳咳!小花乖,我帮你柔柔。”乔汶立刻将自己掐着的肉肉松开,轻轻的揉着,脸上有些许的红晕。

          花凤邪妖媚之色的桃花眼此时尽是满眼的暖色嘴角掀起抹淡淡的笑容,轻柔的声音缓缓响,“阿汶我离不开你了呢。”

          乔汶微微顿,嘴角微不可察的轻勾了下,身子骨像是没骨头般的抱住这个结实强壮的身体,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闭眼,“乖,听话。”

          见此花凤邪无奈的笑了笑,

          “好,睡吧。”

          ------题外话------

          男主粗来啦!美腻可爱善良的妞妞们记得看文后动动捏们的小手手收藏下啦对了,如果妞们有喜欢文中的角色,从现在起就可以留言来领养啦,赶快行动吧!各色美男即将出炉,霸气呆萌小花花花凤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小雪雪雪歌拥有迷人丹凤眼小痕痕傅痕冷酷无情小轩轩景轩各种美男任妞选噢!快来抢回家暖床吧

          * ̄︶ ̄*

          第六十三章我饿了

          ?

          睡意朦胧间,乔汶感觉有只不安分的手正轻柔划过她的眉心,沿着眼角,顺着脸颊,最后在嘴唇处停留,缓慢的摩挲,柔软中带着迷恋。

          缓缓睁开双眸,屋内光线明亮,她对上双漆黑的眸,眸色中占有欲太强,乔汶忽然有些不敢直视他。

          “醒了?”低沉而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温柔似水。

          “嗯。”乔汶环顾下四周围,坐了起来,她不是在花凤邪的书房么?怎么现在又在大床上,最重要的是她怎么和他睡起还盖着同床被子?

          “小花,这是?”

          某人耸耸肩,脸无奈的模样,“阿汶昨天你太热情了,差点就被你吃干抹净了。”

          靠!瞎话要不要说这么明显啊!

          乔汶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斜视了眼某人,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某花那会轻易放弃他的机会,把将她拽进怀里,凑近她耳畔,吻了吻她的脸颊,“阿汶昨天你可是答应我了,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了”

          “答应什么了?”

          “阿汶”股危险的气息直逼而来。

          “唔”

          男性气息席卷而来,仿佛有电流过身,舌与舌纠缠索取,乔汶被他强悍的肺活量吻的喘不过气。

          吻结束后,乔汶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快麻痹了,而且嘴角边有着湿漉漉的液体,空气中满是暧昧的气息。

          “阿汶想起来了吗?”花凤邪嗓音沙哑的很。

          “嗯1”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可不想自己的舌头今天断送在这里。

          花凤邪低低的笑了起来,唇边扬起的笑容很魅惑,“记得我是你的人就好。”修长的手指钻进她衣服,乔汶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动作,身体颤,心里更是猛然怦。

          “花凤邪”阻止的声音格外娇喘无比,伸手要抓他的手,却被他反握在手,坚定的朝他身上探去。

          指尖那炙热的温度让乔汶耳根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手下意识想要缩回去,却被他紧紧握住,不容她退缩。

          “阿汶”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愈发炙热,“别拒绝我。”

          “小花动作这么熟练”练习过不少次吧。

          花凤邪听急忙抬头看着乔汶眼中带着丝紧张,“阿汶,不是,我真的是第次”

          噗!乔汶被他的话给逗乐了,看着自己面前那个紧张无比的男人,慢慢的靠近他,薄唇轻启,柔软而又带着丝丝诱惑,“这样的小花我很喜欢呐。”

          随然乔汶和花凤邪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还不足个月,但爱就爱了,两人都是从未接触过爱情,所以当爱情充斥在他们之间时,两人爆发了,他们的爱情无关于时间。

          在花凤邪惊讶的中,乔汶轻轻覆上了他那微凉而柔软的唇瓣,等花凤邪反应过来时,更是加深了这个吻,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更加浓重了。

          在深情的亲吻下只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和那炙热的呼吸,床榻上的男女此刻的姿势简直暧昧到了极点,乔汶被花凤邪紧拥着跨坐在他的身上,动情之处,花凤邪的大手深入了乔汶的裙摆之中,那种悸动感顿时像股电流般传边全身,乔汶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瞬间抱着花凤邪脖颈的双手猛然收紧,薄唇离开了他的唇瓣,缓缓下移,贝齿轻咬着他的颈部2

          突然,花凤邪那强壮的身体覆上,双手提住乔汶的腰部紧贴自己,乔汶顿时感到了身体的异样,股渴望犹然而生。

          双腿紧紧的夹住花凤邪的强健的腰身。

          “可以吗?”

          花凤邪的声音此时沙哑的厉害,双眸间满是欲。

          乔汶满脸的红晕勾起嘴角,眼睛微眨。

          “我饿了。”

          ------题外话------

          哈哈偶回来啦!福利大大滴?

          邪帝不好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