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接的步尘烯坐在高头大马上,狭长的凤眼扫了眼如此良莠不齐的送亲队伍,嘴角只是扯起抹道不明的笑容,眼里的笑容又深了几分,越过众人头顶,远远的看着那顶大红花轿,眸底浮起抹极其隐晦的欲望。

          走走停停间,三日的时间,步尘烯终于将凤家大小姐迎回步家,步家表面看来仿佛极其重视这次的大婚,全庄上下片喜庆,而该到的宾客也早已前来,整个步家庄从表面看来的确喜气洋洋,虽然其他几大家族的重要人物个个眼神对视间猜测意味颇浓,但似乎并不影响步尘烯的心情。

          此时的步家庄家独大,没有人敢忤逆步家的意思,因而季家,项家虽然奇怪凤家与步家的婚事,但并不敢表露什么,只是表面安静恭顺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其他些小有名气的家族自然是不知道位于武道巅峰的几大家族之间发生的什么事情,只是单从凤家族长消失,下落不明来看,觉察到些端倪,凤家如论如何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办婚事,但是季家,项家这样的大家族都装作不知,他们自然是不敢多表露半分。

          因而喜气洋洋的步家庄整个儿个办喜事的喜庆,除了步家几个高层人物脸上的神情有些冷以外,就连步尘烯的脸上都带着些喜悦之色。

          他俊逸天成的脸庞虽然常年带着温润的浅笑,但此次不同以往,此次的笑容仿佛直达眼底,灿烂的炫目,让随父亲起前来的季兰馨只觉晃的眼睛生疼。

          自听闻二人即将举行大婚之时,季兰馨便觉心中的希望瞬间破灭,原本父亲是心疼她的,不准备带来参加二人大婚,但季兰馨忍不住,哭求着季向楠带着她前来看看,亲眼见,也好绝了心中的念想1

          喜气洋洋的步家,心中片冰冷的不止季兰馨人,身大红嫁衣的凤落霏顶着红盖头在喜娘的搀扶下缓缓走进步家大厅。

          众人转首看向大门外,只见个大红窈窕身影缓缓前行,看不清大红盖头下的脸面,但从她的举动,无端的让人生出几分端庄的感觉。

          而无人知她盖头下的清雅面庞上带着丝丝愁绪,凤落霏握着喜帕的素手微微泛白,显得有些心绪不宁,纵使她看不清厅中的情形,但她依旧能感受到两道灼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的确,在人群中,陈青身青色衣衫滚着道并不显眼的暗红边,应着这喜庆的景儿,但目光却带着些微焦虑的远远看着大厅正中那抹窈窕身影,目中有隐隐压抑的灼热。

          另边的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似乎是步家个下人的模样,穿着简单朴素,眼神中有不同于常人的复杂,他的目光同样紧紧盯着厅中的凤落霏,眼神中的复杂似乎还带着抹踌躇与痛苦。

          但他只看了很短的时间便迅速从凤落霏身上收回自己的眼神,低下头掩下自己的神色,只因他觉察到对面个暗青色的身影似乎时不时的向他投过来些目光。

          相貌普通的年轻人低着头等了小会儿,不着痕迹的慢慢退出了大厅,始终不再抬头看凤落霏眼,也不看对面眼,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而正是这个举动,让对面小心留意他的陈青双眸咻的眯,越发不敢轻视那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眼看着已经走出的身影,他转首看了凤落霏眼,轻叹声,掀衣摆追了出去。

          随着二人的离去,凤落霏已经觉察到方才的两道灼热目光完全感觉不到半丝气息,而此刻,她与步尘烯的堂已经拜完,低头从红盖头下看着握着自己素白小手的那双大手,苍劲有力,便直接排除了步尘烯的可能性2

          但平白出现了两个预料之外的人,凤落霏还不知两人的身份,她的心底不免出现了层忧虑,唯恐自己的计划会出现意外,事关爹和大哥的安危,此时她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七十九章大婚之夜

          ?

          二人拜完堂便被喜娘安排着进了洞房,始终无言的凤落霏静静的坐在红罗垂绕的床上,红盖头下的黛眉紧紧撅起,晶莹澄澈的双眸中涌起抹最后搏的凝重。

          整个洞房装饰的火红喜庆,却因此刻莫名的寂静,让人感觉寒意彻骨,步尘烯伟岸的身影走进房中,如精心雕刻出的俊逸脸庞上神色变幻,缓步走至凤落霏的身前,薄唇微启:“落霏,我千般安排万般算计都是为了得到你,不要恨我好吗?”

          “如果我的父兄安然无恙,切都有转机。”闻言,凤落霏心中阵冷笑,但言语上不不表露半分,轻轻叹息声,幽幽的说道。

          似乎是因为凤落霏幽幽的语气,步尘烯算计的眼神忽的愣,眸底出现了瞬的失神之色,转瞬,眼中浮起抹温柔,抬手轻柔的揭起凤落霏的盖头,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

          凤落霏的长相虽然不是极其魅惑的妖娆,但是自有股空灵的韵味,此刻精心装扮,略施脂粉下,空灵中带着几缕柔美,步尘烯狭长的双目中神色蓦地晃,长长的手指似乎不受自己控制般缓缓抚上凤落霏白瓷般的脸颊。

          “步尘烯,你是不是应该先让我看眼自己的父兄,以便安心?”凤落霏极力压抑着自己心中的反感,伸出素白的纤手推开步尘烯的手,眼神中带着几缕埋怨的低声说道。

          随着凤落霏的轻轻推,步尘烯眼中的些许失神立刻消失不见,眼中片清明,嘴角随即浮起那抹常年挂在嘴边的浅笑,缓缓后退,退至床前的桌边坐下。

          “行,落霏既然要看,我岂有让你失望的道理,只是如此良辰美景,不能洞房也罢,来日方长嘛,但是以后再喝的酒就不是洞房之夜的交杯酒了,落霏,我不想留下遗憾。”步尘烯脸上的表情可谓温润至极,以至这赤果果的要挟被他说得无比的温柔。

          凤落霏也不是傻子,她的视线转到桌上装酒的托盘上,看着玉质的酒杯在烛火下闪着温润的光泽,不用想也知道,那酒绝不是什么好东西1

          因而,她的脸上出现了丝犹豫的神情,但偏过头,看了眼步尘烯笃定的眼神,只得轻叹声,站起身走到桌边。

          步尘烯看着凤落霏还算配合,不由的展出抹道不明的笑容,伸手扶着凤落霏坐下,动作极其温柔的倒了两杯酒,递了杯过去。

          凤落霏接过酒杯,忍住心中的嫌恶,伸展手臂勾住步尘烯的手臂,缓缓将酒杯送至自己的唇边,她抬眼看着步尘烯扬首,口干了那杯酒,只得无奈的如步尘烯样,口干了。

          亲眼看着凤落霏喝完酒,步尘烯脸上的神色没有半分变化,放下酒杯,从怀里摸出块黑色的布条放到桌上,眼里依旧带着股温柔的看着凤落霏。

          见那块黑色布条,凤落霏看着步尘烯温柔的眼神,只觉阵恶心,但她只是略微犹豫还是拿起黑布条,蒙上自己的眼睛,将手伸了过去。

          看着伸过来的素白小手,步尘烯眼里的笑容更甚,此时他也不禁有些佩服这个凤家大小姐的聪明,还是与明白人相处省事啊,想到这里,步尘烯盯着凤落霏的眼神又变了变,似乎心中念头急转。

          族长大婚之夜,步家巡夜的族人便看到了这样番景象,族长桥新婚妻子的手,二人缓步行走在步家的些偏僻道路上。

          路上,步尘烯不多言,只是细细的摩挲着手中的柔荑,身姿挺拔的缓缓前行,凤落霏更是言不发,低着头跟在步尘烯的身后小半步。

          外人看起来好幅夫妻相携夜游的模样,虽然洞房花烛夜在外游荡颇引人好奇,但即使有人看到了,惮于二人身份也没人敢上前询问。

          约莫个时辰,随着步尘烯往上走了几次,往下走了几次,转了很多道弯,凤落霏觉察到,他的步子终于慢下来了,顿时,她的心跳的忽然快了起来2

          想想觉得可笑,早些时候,只要是爹到的地方,凤落霏便想方设法的逃得远远的,可如今,想尽切办法还见不到爹眼,此刻,终于可以相见,她的心不禁有些紧张。

          “族长!”就在凤落霏觉察到两道陌生气息靠近之时,两道整齐划的声音恭敬的传来。

          “你们好好在外面看着。”接着步尘烯平静不失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着两人的齐声应答,凤落霏已经被步尘烯带着走过两人所站之处。

          凤落霏也无法感觉走到了个什么地方,只是走了不多久便觉察到似乎有两道并不强盛的气息,她只觉心中忽的阵莫名的激动,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往那个方向摸索着走过去,但走了大步,被步尘烯握着的手阻了速度。

          凤落霏顿时冷静下来,咚咚咚直跳的心缓缓平静,这才想起,父兄的生死还掌握在人家手里,而自己此刻不是还蒙着眼睛吗!

          步尘烯看着凤落霏激动的模样,眼中的笑意更深了,握着凤落霏的手紧了紧,另只手扬,揭下了凤落霏眼睛上的黑布。

          突然的光亮传来,幸亏比较昏暗,凤落霏微眯了眼很快就适应了,只见二人站在个四方方的屋子内,幽暗的灯光下,看不清墙面的材质,二人身后有道门,显然就是两人走进来的地方,除此之外,空空如也的屋内还有眼前的另道门,凤落霏觉察到的两道气息也就是从里面传来。打量了眼,她转首看了眼身旁的步尘烯,轻叹声,眼神幽幽的看着他。

          似乎是极喜欢凤落霏这样的神情,步尘烯不由的再次抬手抚摸了下凤落霏的脸颊,但接触到她眼神中蓦地层冰冷,步尘烯浅笑着放下手,桥凤落霏大步走过去,走进那扇门,道弯转过去。

          只见不宽的屋内灯光依旧昏暗,看不清材质的墙壁上有两道锁链锁着两个人,虽然两人从外表看起来都完好无损,但精神却是说不出的萎顿3

          “爹,大哥!”看清二人木然的面孔,凤落霏再也忍不住的把甩开步尘烯的手,失声大喊着扑过去。

          “落霏,你怎么来了,你这身衣服,这”精神萎顿不堪的凤远山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凤落霏的声音,眼中的神色恢复了几丝清明,但抬头看凤落霏的身大红嫁衣,以及站在不远处的步尘烯,眼中迸出不可置信之色,连话语都断断续续。

          “落霏,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你这么做只会赔上你自己!”旁的凤子阳似乎已经看出了些门道,生性并不冲动的他此刻完全不控制的冲着凤落霏竭力嘶吼。

          “好了,落霏,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你看我还是细心在照顾我的岳父和大舅子,该放心了,我们走吧!”步尘烯仿佛不知道此时三人有多恨他般,他面色淡然,步履优雅的走上前去,伸手将凤落霏拉了过来。

          凤落霏抱住凤远山,眼里的泪水不住的落下来,仿佛没有听到步尘烯说话般,并不愿意走,步尘烯过来拉她的时候,她依旧狠狠的甩开他的手,但是忽的,凤落霏发现自己失了力,全身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能任由步尘烯拉开她,她的脸色蓦地变得苍白。

          步尘烯自然是知道凤落霏脸色剧变的原因,他将头凑到凤落霏的耳边,声音万年如温润的轻轻说道:“好了,我们该洞房了,还是不要让岳父大人担心了,我们走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八十章大结局

          ?【请牢记“”,或者在:三联文学网】“落霏!”“落霏!”看着步尘烯拉着凤落霏走出去,凤远山与凤子阳激动的大声喊道,但步尘烯仿若未闻般,步履依旧优雅,身形稳稳的拉着凤落霏走出去。

          走出了凤远山与凤子阳的屋子,步尘烯再次拿出那块黑色的布条,蒙住了凤落霏的眼睛,桥她原路返回。

          路上,凤落霏虽然脸色苍白,但她始终紧紧咬着嘴唇,没有声求饶,步尘烯偶尔的回头之间,心中不由暗叹,的确是聪明的女子,不做无用功。

          去的时候,步尘烯或许是怕凤落霏记住自己走的步子,绕了了些路,因而回来的时候快多了,步尘烯带着凤落霏,只用了刻钟便回到自己的房间。

          走进房间,步尘烯取下凤落霏眼睛上的黑布,甩袖子,房间的门‘啪’的声,被阵风带的关上,自进门开始,他的眼神就不曾离开过凤落霏的身子。

          凤落霏走进房间后便沉着脸坐在桌子旁,偏着脸不看步尘烯眼,但她的情绪似乎点也不影响步尘烯,他迈着步子走到凤落霏的眼前,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凤落霏没有抬头之时视线恰好平视步尘烯的腰部,看到他的动作,凤落霏的俏脸阵涨红,她猛地抬头怒目瞪视步尘烯,身子也霍的声站了起来。

          看着凤落霏涨红的俏脸在烛火下别有番风韵,步尘烯原本还算控制的好的情绪忽的有些不稳了,他的气息逐渐有几分急促,解衣服的动作不禁快了几分。

          看着他那番模样,凤落霏也忍不住有些焦急了,身子慌忙后退,步尘烯哪里肯让她退走,猿臂伸将没退几步的凤落霏把捞回,伸手甩,整个将她柔软的身子摔到红罗床上。

          被摔倒床上的凤落霏忍不住的声惊呼,右手条件反射般忽的紧紧握,但只在极短的时间,还是无奈的松开1

          没有注意到凤落霏的小动作,反而因着她的声惊呼,步尘烯的双眼迅速染上抹赤红,大步迈过来,只脚已经踏上了床沿。

          “族长不好了!族长”屋内正是关键时刻,洞房外的门板忽的被步家族人拍的震天响,惊呼声片。

          脚已经踏上床沿的步尘烯硬生生的将脚缩回来,眼中的赤红快速消去,脸上的神色立即变得深沉,看了眼似乎大大松了口气的凤落霏,他扬手抄起挂在旁的件紫色外衣,转身快步的走了出去。

          步尘烯的身影消失,凤落霏立即背靠着床头喘息起来,方才的情况让她现在还忍不住阵后怕,袖中的把匕首滑了出来,刀刃上海泛着抹蓝幽幽的光芒。

          “你记清楚了凤族长的位置没有?”凤落霏盯着手中的匕首出神之时,忽的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心中震惊之余,扬手便欲将手中的匕首掷出,但临出手的那刹那,她又硬生生的将匕首收回。

          凤落霏侧着脸,始终不看站在身旁的人,因为她不转头也知道站在身边的人是谁,只因那个声音早已在她的心中萦绕了几百几千回。

          “你到底记住了凤族长的位置没有,我们时间不多,要快!”见凤落霏低着头不回答,那人不禁急了,也坐到床上,双手掰过凤落霏的肩膀问道。

          凤落霏的视线接触那人的脸庞,眼中神色震,只因来人的声音是陈青,可那脸分明就是步尘烯,但聪明如她只瞬便通过他的问话,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顿时脸上的震惊转为喜色,连连点头的从床上跳下来。

          看着凤落霏从床上跳下来的轻盈身形,陈青疑惑的撅起眉头问道:“你没有中软筋散?”

          “他下毒也不问问对手是谁,我虽然武功不怎么拔尖,但论旁的,可少有人能超越!”许是因为陈青的帮忙,凤落霏所有的担心焦虑瞬便抛之不见,眉眼间又满是笑意与得意,笑着拉着陈青便往外走去2

          但陈青并不随着凤落霏走,反而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拉着凤落霏绕到后面的窗户,经过步尘烯的衣橱,顺手抄了件明紫色的衣衫套在身上,随即拉着凤落霏从后窗跃而出。

          二人跃出院墙,陈青便看着凤落霏等着她的动作,凤落霏却抬脚就往刚刚潜出的院子走过去,陈青不解的拉住她,投去个询问的眼神。

          “步尘烯直蒙着我的眼睛,带着我绕了许多路,我现在只能原路闭着眼睛走过去,我只能从那个院门口开始走。”看出陈青的疑问,凤落霏便小声的解释着说道。

          陈青闻言,不禁愕然,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凤落霏,凤落霏却顾不得多说,走到院门口便闭上眼,桥陈青的手开始步步的数着步子走。

          陈青也是自然的牵起凤落霏的手,握住她的柔荑,陈青如步尘烯般忍不住的细细摩挲,但此次凤落霏的心境不同,桥陈青温暖宽厚的手,她只觉心中的不安逐渐远去,切也有了笃定的自信。

          或许是陈青那张脸的关系,二人路走过去,相安无事,路上即使有人遇到,陈青只是随意的挥挥手,步家族人便知趣的退去。

          因而,还不到个时辰的时间,凤落霏便带着陈青走到了关押父兄的附近,她睁开眼轻声对陈青说道:“这里有两个守卫,似乎是步尘烯的亲信,你可以应付吗?”

          “说不准,但是要救走凤族长必须制住他们两个,所以不用欺瞒他们什么,大照面就制住他们,但是,落霏,我不希望步家死人,你不要杀他们好吗?”陈青犹豫着看着凤落霏说道。

          闻言凤落霏脸上原本的淡笑消失了,她认真的看了陈青眼,似乎是隐隐看到了他眸底的难色,随即她轻叹声低声说道:“罢了,从这刻开始,我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想,我只是相信你,相信你不会伤害我,不会伤害我的族人3”

          听了这话,陈青的眼里流露出几许激动,握着凤落霏的手不禁紧了几分,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但眼神里忽的流露出片坚定。

          凤落霏不想多说什么,继续闭眼往前走去,走了没几步,那两道气息便靠近,依旧是整齐划的声:“族长!”

          声音出,凤落霏明亮的双眼猛然睁开,随即没有与陈青交流眼神的情况下,直接出手袭向靠近自己的人,那人因着凤落霏忽的睁开双眼,原本没有回过神,凤落霏的速度又出奇的快,只招便被制住。

          另旁的陈青速度也不慢,他几乎与凤落霏同时制服了另人,二人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便被陈青点了睡岤扔到旁的杂草里。

          解决了这两人,凤落霏快步冲进他们身后的条道路,闭上眼睛默数着步子,很快便再次进了那间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屋子。

          “爹!大哥!”顾不上后面的陈青,凤落霏冲进关押凤远山与凤子阳的屋子便拔出匕首准备挑开捆住他们的锁链。

          “落霏,你怎么又来了,别管我们了,快跑”凤远山与凤子阳听到凤落霏的声音,先是惊,接下来便急切的催着她赶紧走,但话说到半,看到陈青明紫色的身影走进来。凤远山立即停了说到半的话,眼神冷冷的盯着他,凤子阳更是怒目圆瞪。

          凤落霏哪里注意到这些,先是往爹和大哥人嘴里扔了颗药丸,便埋头拨弄着爹手臂上的铁锁,但那锁不似凤落霏平日摆弄的那些普通锁具般,任由凤落霏万般拨动就是不见丝毫的松动,她急之下便用匕首直接砍过去,但那锁具似乎是玄铁制成,坚硬的连白痕都没有留下道。

          站在旁凝眉细看的陈青不由皱了皱眉头,脸上浮起抹犹豫的神色,但也只是瞬便消散了去,他大步走过去,拿出把墨黑色的匕首,轻轻推了推凤落霏。

          凤落霏看了眼,明白了陈青的意图,想也没想退开了步,陈青上前,拔出匕首砍向凤远山手臂上的锁链,让凤落霏脸上喜的是,虽然没有刀砍开,但也砍了道深深的口子出来。

          凤远山毕竟见多识广,他不止看看出了那把匕首的来历,而且也看出了女儿两次前来对步尘烯的态度有所不同,看着凤落霏脸上毫不防备的喜色,他双眼眯,紧紧的盯着眼前面色严肃的步尘烯。

          凤远山只觉这次来的步尘烯似乎与往日见到的有些不同,虽然脸色严肃,但少了许多虚伪,最不同的是他那双眼睛,眼里的目光始终镇定自若,虽然同样的深不见底,但多了几分坦荡与洒脱。

          在凤远山与凤子阳暗暗观察时,陈青三下五除二的砍开了两人身上的锁链,不由分说的握住凤远山的手腕,号了脉,极短的时间他放开凤远山抓起凤子阳的手腕,同样号完脉,他面色不善的叹了声。

          “怎么了?”凤落霏看陈青的模样,不禁问道。

          “近几日,凤族长与凤少主无法恢复功力,吃软筋散的时间太久了,看来今夜还要分出人来照顾他们,落霏,如果你信得过我,把他们交给我,我立即派人在步家之外将他们保护起来。”陈青的眉目间闪过丝犹疑,最后目光定定的看着凤落霏说道。

          闻言,凤落霏神色怔,目光中闪过缕犹豫,但极快便退了去,她转身看着凤远山和凤子阳说道:“爹,大哥,他不是步尘烯,他是步家的外家管事陈青,我在外的这些时日他帮过我很多回,我觉得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我现在必须去找林长老和昱长老,带着我们凤家的族人快速离开步家,你们决定和我起,还是跟着他的人离开,我们出去以后再会合?”

          凤远山与凤子阳早已看出陈青与凤落霏之间似乎不那么单纯,他们对视眼,只是极短的思考,凤子阳将视线投到凤远山身上,意思很明显,听爹的。

          “那就有劳陈管事了!”凤远山也是个行事果断的人,他很快拱手的冲着陈青说道,但眼眸中有着股淡不可查的思虑。

          “凤伯父不必客气!”或许是因着凤落霏的关系,陈青此时虽然对时间看的很紧,还是不敢出声催促凤远山,此刻他如此客套之下,陈青也不免有些慌乱。

          鲜少见到不镇静的陈青,此时,凤落霏心底那点点疑虑顷刻间烟消云散。

          几人说定,陈青带着几人走出去,吹了声口哨,片刻,四道黑色的身影从暗处显现,为首的人正是直跟在陈青身边的莫离。

          “主子!”几人从暗处显现,莫离上前步,看了凤落霏等人眼,眼里闪过抹极淡的惊讶,但转眼即逝,声音如既往的平静无波。

          “你们四人带凤族长,凤少主离开,在十里外的小镇上隐蔽起来,落霏你快去联络凤家其他人,起去那里集合,那里是我的个据点,有定的防守能力。”陈青吩咐了几句,便不再多看凤落霏,抬脚大步走了出去。

          凤落霏也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虽然很多事情没想明白,她也来不及多问了,冲着父兄点头从另个方向快速退去。

          原本来步家之前,凤落霏也没有带太多人来,凤家地位高崇的人个不来不免引人怀疑,来了都有可能有去无回,来之前,凤落霏已经说明了这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