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红旗车在外面停著,谭恋知就是不肯开门放人进。

          昨个儿他刚想叫手下接他走,没想到,刚到北京,就被人以破坏公物罪抓走了,听说得按老规矩关半个月才放人。

          破的公物罪,人刚开的飞机过来,有本事你给老子抓国安局去,不用关死,子弹就可以把人蹦了,罪名随便你挑个都够再蹦十来次。

          谭少愤愤想完,还是窝在张健的身边,手里拿著摇控动也不动。

          他把保齐系统全关死了,就算张健男人回来也进不来。

          没多久,电话就响了。

          张健被吵醒,暴脾气起来,对著人就字:“滚。”

          说完,电话线扯了,对著旁的谭恋知喝斥,“睡觉。”

          谭恋知喜,立马扔了摇控器爬过去睡下,这下直接把腿放张健身上,靠人怀里流著口水睡下了。

          房子外,陈东气得都快喷血了,张健个滚字完全把他的修养给毁了个干净,片甲不留。

          他对著红旗车里的人喷火,“你自己的人怎麽不管好,我才来北京两天他就敢跟我抢人。”

          偏生的,城郊外的这处私宅是张健交给谭少的人设计的,现在可好,保全密不透风得无缝可钻,除非里面给开门。

          自己被关在家门外,陈东的心难受得就快爆裂了,想到谭恋知会无耻地会对他家张健搂搂抱抱,更是点涵养也不想要,对著范宗明就是声嘶力竭:“我要弄死他。”

          范宗明脸色其实也没比他好看,可也没办法,他立场不比陈东好,只比陈东坏。

          陈东焦头烂额,知道范宗明也是个废物,深呼吸了几下,想著要叫什麽人过来破门而入。

          范宗明也在想,想著怎麽办才能尽快进去。

          他跟陈东样迅速打量著宅子,独立别墅,大拦门,周围全是树,保全做得很绝,二公里外立了跟野外浑身天成的绿色铁网,立了牌子中英文写著高危地区,确实是高危地区,网里处处埋著地雷。

          确实像谭少那边的人做的事,罔顾法律不算,关键是连遮掩也胆大的太符合国情,般要命的小老百姓,绝不愿塌进这种鬼地方半步。

          所以只能从拦门进入。

          可铁门过高,另外防范装置在那,你想爬过去,只能做好半途被电死的准备。

          切断电源?电源断了,爬是爬进了铁门,但房门是步也进不得的,玻璃装的是防弹的,质量好得范将军用的防弹车也及不上。

          想来想去,只能眼睁睁地等著人开门。

          张健睡好,睁眼看,天黑了。

          把灯开了,看了下周围,看了下被扯断的电话,皱了下眉。

          他把怀里的人扯开,从屏幕里看了下外边还停著几辆车,还有站著几个人,又皱了下眉,按了下摇控器,发现开不了,只好去拿了谭恋知的手按了下,再按自己的,才把门给开开了。

          谭恋知醒来,发现门开了,监视屏幕里红旗车还没走,他扑倒张健,吼:“我不要回去,我要和你在起。”

          他不愿意回去,范宗明越管越宽,倒像是管小时候的他样了,可他现在是老魔头了不是小魔头,禁不得那样管。

          因为管得火起了他就想拿枪崩了范宗明。

          没见过大把年纪了还被人管得要穿什麽内裤的谭恋知咬牙切齿地觉得范宗明很不上道,但又怕自己真失手把人给打死了,只好躲。

          躲时算时。

          张健被他扑到後退了两步,厌烦地说:“不回就不回。”

          这时陈东已冲进来,眼看就要过来跟谭恋知打架,被范宗明拉住了。

          “要打出去打。”张健不耐烦地说了句,陈东焉气,没跟范宗明干起来。

          起吃完饭,范宗明还不走。

          谭恋知赖张健身边,已然全不管陈东气得接近中风,也不管范宗明眼睛直盯他身上。

          老子不是你的兵崽子,现在想管我,没门!

          陈东最後都快哭出来,不能赶人,因为张健不允许;不能让人自己走,这无赖就是要赖著自家宝贝;更不能指望人家老的把大的弄走,那老的看起来没出息透了要不这麽久也没动静;所以几十岁的老男人小孩样扯著张健胳膊:“他在咱们家呆天了,你让他走。”

          说著,嫉妒得绿了的眼睛瞪著旁装死的谭恋知,企图用鄙视把人给轰走。

          可谭恋知瞅见了也当没瞅见,巴著张健,脸谁敢动我老子就昏给谁看的姿态就他现在这破身板,张健不说,可内里谁也不定他怎麽想的,光看他让谭恋知赖著但不赶的态度就知道了。

          谭恋知这下可是完全不管范宗明了,他觉得这段日子,他有张健就好。

          他就是不走了。

          张健不说,谁能奈他何?

          他哥瞪得他再狠也没用,不回就是不回。

          想著想著就觉得高兴起来,在另旁拉著张健的手笑嘻嘻地说,“你亲亲我”

          他这些年也难得高兴,这笑,张健看得眼睛里的冷光也像是柔和了起来,在他嘴角吻,“好好吃饭。”

          看得旁陈东这下眼睛可真全绿了,手指都掐进了掌心里。

          :堆废话。

          利剑,冬日之火扯蛋番外二

          谭恋知最终没有跟张健进了卧室。

          看陈东那样子是打算如果他再得寸进尺就决定把他给劳永逸了。

          可范宗明也实在过於强权,等著他眼睛睁不开半睡时,不知怎麽地把用电子指纹给锁了的门给开了,抱著他就回了家。

          车上谭恋知实在想说点什麽闹下,可半夜时分环境太静,连司机的呼吸声都听闻不清,莫明的他也安静下来,身体被漫无止境的倦怠袭卷,还是在范宗明的怀里睡了过去。

          车灯在前路照耀著,有俩双手直都在缠绕著安静地放在某个人的腿上。

          切都静止了。

          什麽也没动。

          好像时间也如是。

          谭恋知醒来时是第二天早上,他被范宗明弄醒,被抱去涮牙洗脸,喝了粥,范宗明又喂了他喝了杯鲜榨的苹果汁。

          等他又昏昏欲睡个多小时,是早上八点半。

          范宗明从安排在别墅後面不远的训练基地回来,看著他把药吃下,才问他今天想干点什麽。

          “我想个人出去下。”谭恋知特别注重了下“个人”,眼睛冷漠地看著眼前头发有几丝白了的伟岸男人。

          范宗明没被他的眼神打倒,只是在他前额吻了下,就去了置衣间那边去了。

          谭恋知愤然,只是他寨里的人也分作了两派,边是魏方这边的保守派,年之内有半年都不希望他插手山寨里的事;边是新上来的新三当家的谭三,希望在有些需要老大指示的地方谭恋知能出来下带出更大的利益。

          很明显,寨里有派跟范宗明不谋而合,谭恋知有几年想过把魏方弄出来,至少也得让这个细不要做得这麽太明目张胆,後期就差没在脸上贴上“我是范宗明的人”的标签了。

          范宗明把衣服拿过来时,谭恋知看都没看就跳了起来,“我不穿这个,我不喜欢,我不要。”

          叫完,发现自己精神挺好,就去拿电话打算通知自己在京的手下开车来送自己去张健那。

          只是这招昨天已经成功了,代表今天是没可能在范宗明手里再成功次。

          电话没打通,中途已经被切断。

          谭恋知吃饱喝足休息好了,鬼样的往门边溜,身手好得范宗明手下的几个特种部队的精英手下也及不上,只嗖的下,房子里就找不到他人了。

          范宗明偏头,旁边副官就知道作了手势,让人把出外的路全封锁了。

          “要不要去找人?”副官问。

          “让他先锻炼半小时,”范宗明把谭恋知的逃脱当训练,“让廖参谋来书房”

          “是。”副官敬了礼,去安排范将军接下来的工作行程。

          还没半小时,这次谭恋知先反应了过来,他爬窗跳楼都没找到出路,更是连下水道主意打了也没辄之後,推开书房门边吼边进,“我要去张健那。”

          瘳参谋看著身紫色蚕丝睡衣,同色系棉拖的身蜜色皮肤的削瘦男人带著风飘进来冲著范将军就是脚,然後就脸愤怒地坐到了范将军的腿上。

          姿势气呵气没有丝拖泥带水。

          “乖。”眼前,范将军用手抚了抚腿上那不耐烦的人脸几下。

          那人不耐烦,但也没再说话,只是盯著瘳参谋的样子有著过头了的戾气。

          “这次调职明天就会下达文件,你先去准备下吧,有什麽问题及时报告上来。”范将军对新任走马上任的兵团参谋说。

          “是。”参谋长知道谈话结束,起身正步往外走了。

          听到後面有人说,“这叫什麽参谋,连脸色都不看,妈的,下次再盯老子看,我把那眼珠子挖出来喂老鼠。”

          瘳参谋出门,副官对著他苦笑了声,带著他出门时衷告了声,“下次来时,跟将军谈话尽量简短点。”

          “你听没听到啊?”谭恋知看人走了,范宗明抱著他半躺在椅子上想事情已经非常不痛快了。

          “下午去妈那,她说让你带她出去逛逛。”范宗明说著冲门外喊,“老成,把正7团全部人的档案给我拿过来。”

          “妈说的?”谭恋知狐疑。

          范宗明点头。

          “你知道我腿不好”谭恋知找借口,不满范宗明又找他们妈拉他出去打发时间,这人,老谋深算得让老人家也跟著他们兜转,谭恋知看不惯。

          “是妈主动提的,”范宗明翻著下面送上来的档案,淡淡地说,“说是要找什麽东西让你陪著去。”

          “我不信。”谭恋知干脆不信,全怪罪到范宗明身上,反正看著怎麽样都与范宗明无关的事,最後总是还是与他有会有关。

          范宗明笑笑,不以为忤。

          “那我去了”谭恋知也没办法,要从他身上起来。

          “别急,等会我送你过去。”范宗明放在他身上的手没动,谭恋知动弹不得。

          “去之前我要去张健那,我有事要跟他谈。”谭恋知拿出自己放在桌上的超短电波笔,电了下范宗明的手,趁著人手短暂麻弊的几秒迅速落地从怀里逃了出来。

          电完,把笔插到笔筒里,好下次用的时候再顺手拿。

          “那你先去休息会,十点我送你到张健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