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意到了她那明显的不适,这才想到还没宣御医。

          “来人,去把太医院的李崇文太医给朕宣过来!”他话音刚落,狱室门口就是阵响动。

          萧昰祈回过头去,李崇文已经带着医药箱垂首站在狱室门口听候差遣,蓦然见到他,萧昰祈明显感到有些错愕。

          他浅瞥了下四周,夏尔靖果然也手执着拂尘垂头站在那里,原来夏尔靖在萧昰祈起身赶来狱室的时候就已经宣了太医。

          李崇文在十多年前自萧昰祈还是太子之时,就直负责东宫的医药防护,他的医术萧昰祈自然是信得过的。

          可夏尔靖又怕他贸然自作主张宣了太医会违背了帝君的心思,就想了个法子,只是让李崇文候在狱室门外,等着萧昰祈自己亲自开口。

          萧昰祈剑眉微的挑,将夏尔靖嘴角那隐隐的笑意尽收眼底,他也不说话,只是自顾地站起身来,好腾出地方给李崇文看诊。

          李崇文也不多言,踏入狱室走近了慕宸兮些,对着萧昰祈浅作揖就蹲下了身子,将药箱放在那堆茅草之上。

          只见他从中取出了块净白的手帕,隔着手帕轻握住慕宸兮的玉腕,然后另只手又从药箱中拿过了把细镊子,仔细的挑捡着她伤口里面的碎瓷片。

          慕宸兮原是用瓷片割伤的手,伤口处本不该会出现碎瓷片的,但地上散落着那么多的碎瓷,她的手难免不会压到那些以致受伤,李崇文为确保万无失,还是没有省掉这步骤1

          待碎片完全挑净了之后,他又取过消毒的药水,在她伤口周围轻轻的洒上了层。

          慕宸兮痛得紧吸了口气,萧昰祈看着她那痛苦的神情心生不忍,他随即单膝蹲在她跟前,伸出手掌紧握住她那瘦削的双肩,语气轻缓的安慰道。

          “阿宸,别怕!”慕宸兮闻声抬起眼眸看向他,萧昰祈的眼光是那么炙热,里面盛满了心疼。

          慕宸兮看着他曾经那么熟悉的目光,不禁有些心旌摇曳,她仿佛又想起了他们曾经的恩爱时光,想起了他曾经对她的温柔甜蜜。

          萧昰祈注意到她的注视也不闪躲,依旧眼眉不移的看着她,握住她的手也微微用力,像是在鼓励她勇敢

          李崇文趁着慕宸兮那发愣的空档,就已经把切都处理好,她手腕处被包上了层厚厚的棉布,显得有些笨拙。

          “皇上,娘娘这伤口刚包扎好,往后的这几天尤为关键,切不可碰水,不然怕是会留下疤痕的!”李崇文提着药箱站起身来,对着萧昰祈嘱咐道。

          他是宫中的老御医,又直跟了他十多年,萧昰祈对他自然也是十分恭敬,萧昰祈闻言也站起身来,对着他露出了个感激的微笑。

          “夏尔靖,你亲自送李太医回府!”夏尔靖得令,对李崇文做出了个“请”的手势,让他走在前头,李崇文也不拘泥,对着萧昰祈浅鞠了躬,就弯腰退了出去。

          “阿宸,往后再不可做这等傻事了!”萧昰祈转过身来轻执起她的手,言语中满是无奈,慕宸兮闻言征,不竟有些莫名其妙。

          “你快去禀告皇上,就说贵妃娘娘在狱中寻短见了!”她脑海中突然响起那天侍卫曾说过的话,原来他是真的以为:她受不住磨难自寻短见了!

          慕宸兮抬眸望着他,看着他下颚处隐隐长出的青色胡茬,微微的点了下头,她的幅度那样轻,可萧昰祈还是清晰的捕捉了2

          他心底瞬间划过丝惊喜,随即轻笑出声,剑眉微挑,凤目邪肆的眯起,嘴角尽是止不住的笑意,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般欢喜。

          慕宸兮见他笑得那么开心,唇瓣处也不自觉的染上了抹笑意,这刻她仿若已经丝毫不在意,她这些日子曾受过的苦难。

          萧昰祈原本就生得高挺非常,如今就算是躬着腰站在她身前,慕宸兮要看他自然也得挺直了腰脖,不会儿脖颈处就已经微微泛酸。

          萧昰祈像是看出了她的疲惫般,伸出双臂将她从地上把捞起,搂进了怀里,他轻笑声,完全不顾可能会被周围人偷看了去,抱起她就往外走去。

          慕宸兮白皙的脸上慢慢地渐染上了层粉色,显得娇媚异常,萧昰祈见状忍不住低头就在她额上印了个吻,慕宸兮觉得脸上的肌肤像是要烧起来了般,尽是火辣辣的感觉。

          她含羞笑,将小脑袋紧埋在了他的胸口处,不停的蹭动着。

          萧昰祈搂住她的手紧,呼吸突然有些急促,眼中迅速闪过丝情欲的神色,这磨人的小妖精,他果然还是对她毫无抵御能力啊!

          萧昰祈顿下脚步,调整了下呼吸,随即更加快了脚下的步子,他并未将慕宸兮送回她原来的寑宫,而是将她直接抱到了宸清宫的龙床之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二十四章温情

          ?

          慕宸兮的脑子直处于混乱状态,直到她的背部贴上了柔软的锦被。

          那冰凉的触感却让她仿似见得毒蝎般,身子不自禁突地打了个寒颤,大脑也随之清醒了许多。

          “皇上”她伸出双手试图欲撑开与他之间的距离,嗫嚅着开口道。

          萧昰祈高大的身形悬覆在她上方,外头的日光透过大开着的窗子照射进来,在床帷处投下片明显的阴影。

          慕宸兮的脸也隐匿在那片暗色之中,让人看不清神色,她下意识的伸出贝齿咬住了唇瓣,内心极度不安。

          萧昰祈从来都是个骄傲的人,更何况他还是九五至尊,如今她却这么明显的忤逆他的意思,只怕会是凶多吉少了!

          沉默了许久,那意料中的怒火并没有到来,反而听到了萧昰祈那略带无奈的嗓音,“这紧张就咬唇的习惯,都这么些年了还是没改掉!”

          慕宸兮诧异的抬起眼眸看向他,依旧还是那如往俊挺的眉眼,却带了丝明显的笑意,瞬时显得温柔了许多。

          “皇上”萧昰祈显然也看出了她的不自然,只得竭力忍住下腹炙灼的痛感,举旋身就离开了床榻,上方的压迫消失,慕宸兮也不自禁的松了口气,神情明显放松了许多。

          “阿宸如今可是学会了要守规矩?之前你从不这么唤朕的!”萧昰祈站在床前,长身玉立,他也没有吩咐要慕宸兮下床服侍,只是自己径自伸手,捋平了方才那被弄皱的衣衫,语气淡淡的说道。

          之前?之前她确实从不愿如此唤他的,因为她觉得那样过于生疏,因此她直固执的只愿意唤他“萧郎”,甚至在有朝臣在场时,她也从不曾改过。

          当时是宠妃,她也并未能意识到这是萧昰祈在娇惯着她,直到如今失宠被下置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慕宸兮只记得历史上的“萧郎”是个情意深重之人,却从不曾注意过,纵使是这样个重情之人,却最终还是辜负了自己心爱的女子,或许她也只希望看到萧昰祈的这面吧!

          “又走神!”萧昰祈不满的轻声呵斥着她,他显然是怕突然出声会吓到她,而刻意的压低了声线1

          他嗓音原本就动听深磁,如今这般听起来反倒有些宠溺的味道了,更像是情侣间夜间绵绵细碎的情语。

          慕宸兮错愕的抬起头来,却意外的没有见到他的正面,萧昰祈像是与她赌气般,事先就转过了身去,她也就只看到了他伟岸的背影上那张牙舞爪的盘龙刺绣。

          慕宸兮见得他这般孩子气的举动,不由得失笑出声,白皙的脸上也渐染上了层淡淡的红润,脱去了之前病态无神的苍白。

          “往后你就住在朕这里,那牢狱不必再回了!”

          “臣妾”慕宸兮听得这话刚要反驳,不料萧昰祈又出声打断了她,“记住,监狱不必回了,朕不舍得你受苦!折腾了这么些时候,你也早该饿了,午膳朕会让夏尔靖按时备好送过来的。”

          慕宸兮后面的话都没有听到,只有那句“朕不舍得你受苦”直不停的在她脑海中盘旋回放。

          她就像是魔怔了般,呆呆的看着他那英挺的身影,刚要出口的话语都被卡在了喉咙处,反倒有点无话可说的感觉了。

          萧昰祈整理好衣衫转过身来,见到慕宸兮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也只是淡淡的笑了声。

          他微低下身子,将头凑近她,在慕宸兮紧张得又开始要闭眼之时,伸出了右掌的拇指跟食指,紧捏住了她小巧秀气的鼻梁。

          “记得用过膳之后,去金殿后方的温泉池沐个浴,朕可不喜欢你如今身上这味道呢!”慕宸兮的脸瞬间就爆红如桃,也不知道是被他制住鼻子乱了呼吸才这样,还是因为他话语中那明显的调侃意味!

          不喜欢她身上的气味?有本事你自己也去那牢狱,跟那群老鼠耗子呆个十天半个月的啊,看你还能不能香喷喷的出来?

          萧昰祈看着她那粉嫩的脸颊,还是没忍住在她颊上印下了个吻2当他的薄唇贴上她细嫩的肌肤之时,她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了小女孩般娇羞的神情。

          “皇上,那你呢?”慕宸兮试探着问道,萧昰祈错愕之余还是忍不住大笑出声。

          “怎么?刚复宠就想管着朕的行踪了?”慕宸兮像是被他说中了心事般,心虚的低下了头,双手个劲的撕扯着锦被,那么用力,不知道的还以为那被子也跟她有仇呢!

          萧昰祈却显然更喜欢这般小女人性子的她,嘴角的笑意也随之更深了层,连带着剑眉也邪肆的挑起。

          他将唇从她脸颊处移开,凑近了她精致的耳畔处,吐气如兰:“朕只是去书房处理些公务,晚上会来看你的!”

          侍君侧倾城宠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