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五大死士四大护法(2/2)

加入书签

伤者,就交给你们了”

  金瑶说道“我自知武功一般,但我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他们的”

  随后,江池和皇甫青天相视一眼,便双双飞身而起,与此同时,皇甫青天也吹响了重逢小调,号令剩余的七大死士,一起冲向白之宜。

  龙泉手中的双剑挥舞的眼花缭乱,但在双掌妙手生花的七小蛮眼中,不过是飞絮彼此纠缠飘在半空中,越是正面交锋,越是胜败毫无悬念。

  田药一边暗自挥洒着药粉,一边拳脚助龙泉,而枕上笑则在七小蛮身后以暗器做偷袭,三人默契的配合,可七小蛮到底还是毫发无损。

  一番打斗下来,三人已是大汗淋漓,手段全无,倒是七小蛮,仍然云淡风轻,又透着一股软绵绵的杀意。

  她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远处带着七大死士加入对付白之宜队伍中的皇甫青天和江池,随即温润中带着丝丝邪气的目光看向三人,挽手一转,手中已有三颗佛珠正在把玩。

  下一瞬间,她已闪现在三人中间,先是一掌击飞田药,又鬼魅般现身在枕上笑面前,刚抬起手掌,便感觉到左后方龙泉的双剑闪烁着寒气而来,七小蛮收回三成功力击的枕上笑后退数步,随后弯下腰身,双手接刃再顺势一转,剑带着人惯性飞出,龙泉被迫后退数步。

  田药感觉到身体一震绞痛,但他还是奋力站起,这一次他在双掌洒满了药粉,方才交战的过程中,田药已经洒了很多在七小蛮身上,这将是装满瓷器的最后一碗水,等待溢出的那一刻,也就是七小蛮功力减半之时。

  就在田药想吸引七小蛮攻击自己的时候,枕上笑也已经甩出暗器,七小蛮手中仅剩的两颗佛珠瞬间甩出。

  看到一股若隐若现的黑雾时,田药暗叫不好,便知自己时日无多,随后不容半点犹豫,他以这一生最快的速度冲到枕上笑的面前,两颗佛珠抵住暗器原路折返,直奔田药而去。

  田药“惨叫”一声的同时,用力一挥,掌心泛着看不见的雾气飘向七小蛮,无色无味,无声无息,看到七小蛮毫无反应,田药便也心满意足的倒了下去。

  “田药”枕上笑大喊一声,已然将田药抱在怀中,看到自己射出的飞刀插中田药的心脏,顿时懊悔自责道,“都是我害的,我明知道暗器已经制不住七小蛮,却还自不量力”

  “傻瓜要我命的不是你的飞刀是五毒蛊七小蛮的佛珠有五毒蛊更何况还是三颗呵呵这毒我解不了的死前若是能救你一命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你该为我感到开心”

  “我们去找星大侠,他一定有办法救你”枕上笑想要抱起田药,却发现此时此刻,田药的身子沉的就像装满了玄铁砂石。

  七小蛮娇笑道“只怕星天战也解不了我的蛊毒,不过他已经很令我震惊了,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毒发身亡”

  龙泉红着眼眶,握紧双剑“你这妖尼,拿命来”说罢,便冲向七小蛮。

  田药的身子开始痉挛,他痛苦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不想闯荡江湖的我只想在江家堡安定一生但是我想陪着你我的朋友”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救你”枕上笑痛哭道。

  田药惨淡的笑了笑“闯荡出一个属于你的名号带上我的那份”

  “我会的,可我想你陪着我啊”

  田药的身体逐渐隆起,伤口处也流淌出了黑色的液体“别管我了这血也有毒答应我答应我”

  “我我我答应你”枕上笑放下田药的身子,痛苦的直不起腰身。

  黑血流淌一地,黑色的血液随即蔓延至全身,爆裂的瞬间,血肉四溅,惨不忍睹。

  “傻小子,若真是不向往江湖,却为何死不瞑目呢”枕上笑蹲下身子,想要将手覆在他那黑血充斥的双眼上,却又赫然停住了,好半晌,他才缓缓说道,“田药,我会记住我的命,是你给的”

  枕上笑缓缓站起身来,看向七小蛮的双眼,已是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伴随着无数暗器的攻击,他已近身而来,龙泉也在此时败下阵来,伤痕累累。

  七小蛮的嘴角挂起一抹恶作剧般的微笑,随即还未等枕上笑近身,七小蛮便故意抽身飞起,朝皇甫雷那边的战场飞身而去“我就是要让你有仇难报,这样比杀了你还有趣”

  枕上笑被曼陀罗宫和烈火宫的弟子阻拦,他不断厮杀,可谓是面目狰狞,不仅是枕上笑,龙泉也杀红了眼。

  原本东方闻思和皇甫雷正在彼此纠缠,然而七小蛮的介入,将要改写成一场厮杀。

  白狐同几个大弟子正对抗着昆仑子虚,华山胡遗、峨眉慧觉、武当贺逐飞等几个掌门,已是伤痕累累,濒临绝境,东方闻思左右为难,两面担忧,一个是对自己有恩的夫君,一个是对自己有情的爱人,她自然都要救。

  在这艰难抉择的时刻,东方闻思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蜕变成了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面兽心”妖女,眼中肃杀,口中獠牙,指尖寒光,脚卷黄沙,皇甫雷正被七小蛮击退,刚要起势,便有一道红色身影如同野兽般从自己身边凌空闪过,手脚在空中伸展的就像一匹要将人撕碎的野狼。

  阿市等几大护法正被各大派弟子绊住手脚,但是这两派人马看到东方闻思妖化的那一瞬间都惊呆住了,甚至忘记了彼此厮杀。

  白之宜和凌无眉背靠着背,虽然众人将他们围住,凌无眉也不是其中一些人的对手,但是这二人一时之间仍旧无敌,无敌在无论星印、皇甫风、江池和皇甫青天怎么变换位置,都是白之宜在过招,而凌无眉每次都巧妙的避开他们,对抗的便是皇甫云、常欢、金猛、云途和无燕。

  七大死士见缝插针,如同城墙上不断飞射的重弩,伤不得白之宜和凌无眉,但也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远处的花碧倾已经击散最后一批攻击他的曼陀罗宫弟子,随即她便飞身而至在皇甫青天的身边,低声道“我已经注意到了,白之宜强行使用万蛊无量的内力,现在她只守不攻,我猜测她定是在调息中,一旦内力恢复小成,我们便又如同方才联手一般,被她重伤,武功越高,承受的反力便越大,只怕到时不止你和江池江大哥,连星印大师也”

  “没法子了,现在白之宜的武功境界,已经不是我们所能相比”皇甫青天叹道。

  “不管如何,我们联手使用花针决,现在这些人中,只有我们和常欢还能一试”花碧倾说道。

  皇甫青天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常欢,常欢立即会意。

  只见众人如同约好一般,桃花碎心掌携带飞针携卷一阵幽蓝灼热的掌风,其中又夹杂着云神掌的掌风,七桃扇的暗器,神封刀的力量,玄机刀的刀风,毒气汇聚的冰刃,阳错九杀拳的威力,就像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卷起一股排山倒海的巨浪,七大死士更是如同对海中群鱼虎视眈眈的海鹰。

  白之宜和凌无眉脚下像是拴上了沉重的铁链,动弹不得,就在凌无眉抱着必败决心想要奋力一挡之时,原本排山倒海的巨大力量就像沙漠的一阵狂沙自身边呼啸而过,只留下一阵余痛,便再无其他。

  凌无眉回身一看,只见白之宜收回的掌心间,正有一股银色的光芒陷入掌心,很快就消失不见,便一时大惊她竟然还能用出万蛊无量的内力,她是何时恢复内力的明明一直在战斗中,根本没有时间用来调息啊

  众人就像被巨浪拍打在海滩上溅起的水花般,四分五散,均是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武功越高内力越深厚者此时伤势越重,因为虽然白之宜没有修炼成第六重银万蛊无量,但她已经熟记内功心法,仅仅只是使用一小成,威力便如此巨大,吸收四面八方攻击而来的力量,再还击回去,也就是说,花针决的威力打在了皇甫青天和花碧倾的身上,烈焰焚祭则打在了常欢自己身上,其他众人也均是中了自己的招式,又岂能好过zt0g

  “姐夫”花碧倾将濒临昏厥的皇甫青天抱在怀中,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姐夫,你怎么样”

  “我们败了,败的毫无悬念”皇甫青天费力的扭过头来,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有些悲伤,“工衣和舞歌也被毁掉了,江湖中充满传奇色彩的八大死士,只剩下五个了”

  花碧倾也顺着皇甫青天的目光望去,地面上的两具尸体,舞歌的红衣水袖破烂如褴褛,工衣本就娇小的身躯更是犹如枯骨,一时之间,八大死士有三个已经被白之宜毁掉,只剩下卞倾、樊戟、狼翊、影封护和冥姬了。

  再看向江池、星印、皇甫风几人,也都是油尽灯枯,无力再战了,而其他战场的同盟们,也似乎都要筋疲力尽了,她的眼中,不知不觉得,便已经笼上了一层绝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