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的指尖轻轻撩拨,黄光蒙蒙而发,道接着道黄光飘扬而出,不再带着凌厉的攻势,却像是在舞蹈的精灵,有种钟毓灵秀的美。

  当黄光冲出结界,与银芒融合在起时,道紫芒宛若流星飞越而来,眼看就要与黄光冲撞在起时,竟是突然转头,猛的撞在了那道颀长的身影上。

  “你——”北星沉只来

  得及惊呼声,整个人便倒飞而出,大口喷着鲜血。

  在冷夜心与洛寒胤的夹击之下,他受了重伤,匍匐在地,竟是站也站不起来。

  洛寒胤突然的举动惊呆了青鸾与冷夜心。他临风而立,站在结界之外,与冷夜心四目相对,眸中划过抹柔软。

  冷夜心怔怔的看着他,下意识道:“为什么?”

  “你不是想要灵窍么?”他应该是与北星沉道杀了她,取了灵窍才是!为何——

  她的心中不免又萌生了丝希望!难道他之前都是在演戏,为的是让北星沉放松警惕,他来此,是为了救她不成?

  就在冷夜心微微摇动之时,洛寒胤眼中的柔软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缓慢而轻柔的低语:“别误会,我只是不习惯与人合作而已。”

  “灵窍,我独自带回去复命便可。”

  宛若盆凉水从头浇灌而下,冷夜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洛寒胤,咬着唇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当真——要杀了我?”

  洛寒胤漠然的看着她,没有回答,却是用行动告诉了她答案。他双手抬起,重重的轰击在了结界之上,紫雾迷茫间,结界发出了嘎吱的声音。

  他竟是要用自己的力量撕裂结界!

  冷夜心喉头以甜,抹鲜血从嘴角缓缓滑落,她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深爱的男人,终究是要亲手取了她的性命!

  终究,他们之间,必须结束了!

  青鸾见到这幕,眉头却是突然蹙紧,他看着像是变了个人般的洛寒胤,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突然,他感觉到了股几不可察的压迫。

  下意识抬头朝天空望去,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黑暗的云层深处。

  那股压迫便是从那里传来!那气息掩饰的极好,若非极力去探寻,他必定无法发现!而这气息中还带着丝熟悉的味道!

  天帝!

  他忽然想明白了,洛寒胤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天帝直在默默关注着他们的举动!

  更新到,明日继续。

  第二百零章灵魂升华

  原来如此!

  青鸾收回视线,深深看了眼洛寒胤,收了要上前帮忙的念头。

  而洛寒胤双手间紫雾弥漫,散发的气息竟是带着浓浓的破坏感,即便站的老远,青鸾也能感觉到那强烈的危机感。他是真的打算撕裂结界!

  但是,芥颻留下的结界当真这般容易被突破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时间,场面陷入了僵持。

  北星沉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就像是破败的纸人。他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手捂住胸口,手颤抖着指向洛寒胤,寒声道:“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卑鄙小人!”

  洛寒胤听得此话,甚至没有转头看北星沉眼,冷冽的双眼始终和冷夜心对视,似乎只有这样的表现这样的眼神才能告诉冷夜心,他是真的已经断情绝爱!

  当真如此无情吗?

  冷夜心定定的看着他的眸,仿佛那刻,她的整个世界已经崩塌!她不敢相信,却不得不相信,摆在眼前的不是就是事实吗?

  曾几何时,他闯入云烟海阁,是为了救她出去,那时候的他,便是这样决绝的义无反顾!而如今,他仍旧是这样义无反顾,却不是为了救她,而是打算要了她的命!

  这——便是世事变迁吗?

  股苍凉感从冷夜心心头浮起,她的眸突然变的空洞起来,整个人就像是瞬间将年轻到年老的过程迅速演练了遍般。

  她整个人的气质也变的孑然不同!

  洛寒胤惊异的发现,冷夜心的气势竟然从凌厉渐渐转为柔和,而后竟有隐隐和整个云烟海阁融为体的征兆,要知道,这样的感觉,他只在芥颻的身上看到过。

  难道,她要突破了?

  眉头微微凝着,洛寒胤极力与结界反震的力量较量,心中却是思忖着背后那双冷漠的眼睛!天帝!他直在默默关注着他们所有人的举动。

  就在这时,完全被晾在边悲愤与懊恼到了极致的北星沉终于沉不住气了,他提起这短暂时间回复的点灵力,迅速冲了过来,右手银芒如电闪,宛若利爪迅速抓向洛寒胤的后背,正好是他的心脏的部位!

  这时候,洛寒胤正在与结界对抗,按理说是没办法防备背后的北星沉!这也是北星沉唯的机会,既然合作不成,便杀了洛寒胤,待得自己灵力恢复之后,再破开结界,杀了冷夜心,取了灵窍回天族复命,到时候,他便是太子,便是下任天帝!

  所有的切都是他的!切!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触到洛寒胤之时,直背对着他的洛寒胤忽然侧过身子,手按在结界之上,手猛然扼住了北星沉的咽喉,抹艳丽至极的紫芒迅速窜入了北星沉的身体,而后,北星沉便如同极为寒冷般不住颤抖。

  “你——不——不可能——”北星沉艰难的吐着气,不相信北星沉这个时候还能分出手来对付他。

  洛寒胤眸中闪烁着森然杀机,凝视着北星沉,字顿道:“我留你命,是念在你我尚有丝血缘关系,你应当有所觉悟,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种高高在上的带着几分蔑视的语气与眼神,如同脚狠狠的踏在了北星沉的尊严上。他是天族大皇子,是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他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是未来的天帝。

  他本该过着安乐无忧的生活,可是,洛寒胤的出现却打乱了他所有的切!洛寒胤的隐忍与深藏不漏,给了他深深的打击,如今,他丢了太子之位,甚至,还要丢掉性命吗?

  不,不可以——

  “父——父皇——救我——”终于,他放下了尊严,双手死死的掰着洛寒胤的手,脑袋奋力往后仰,看着压抑的阴沉的天空,费劲的呼喊。

  洛寒胤眸中划过抹精光,手中猛然用力,这下,便是要彻底要了北星沉的命。

  就在这时,道银芒从天际划过,洛寒胤手心疼,眉头蹙,便立时松开了北星沉的脖子。得到喘息,北星沉慌忙往后退,大口喘息。

  洛寒胤看了看自己左手掌心,个红点若隐若现,还有淡淡银芒萦绕其间,他体内的灵力正在自动与这银芒抗拒,只需片刻便能将之消弭干净。

  天帝出手了,是为了告诫洛寒胤不可杀害兄长!

  洛寒胤暗自冷笑番,看着北星沉狼狈的逃走,而天空中那冷漠的双眼注视了他片刻之后,也消散了。

  他深深看了天空眼,而后长舒口气。思忖番,他已然猜出了天帝的念头,他已然看到了自己的决心,同时,他也明白了其中的深意。

  天帝派他来取灵窍,不过是次试探,就连北星沉的出现也是试探无疑!

  若是他对冷夜心留情,只怕现在死的人便是他了!而现在天帝的离开,显然是告诉他,他已经彻底的合格了。至于灵窍,天帝今日似乎志不在此!

  微微思量番,他便松开了按在结界上的手。

  结束了!

  安全了,至少暂时冷夜心安全了。他转过身,正欲告知冷夜心这个消息,可是在看到冷夜心那双眸子时,却是不由得怔。

  他从未看过她这样的眼神,冰冷到极致,就像是受伤的野兽,全然没有半分人类的情绪在其中。

  “夜心——”他下意识出声低唤,却根本引不起冷夜心丁点的反应。

  她冷冷的看着他,用空洞而无神的双眼。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结界后,整个人的气质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有那么瞬间,洛寒胤甚至产生了种冷夜心即将化身为石雕的错觉。

  她在摈弃人类的情感吗?

  不——

  洛寒胤慌了,忙要解释,却见道黑影出现在自己身边,拉住自己的臂膀往后退了步。

  是青鸾。

  “殿下,眼下还不是时候,天帝——随时可能还在观察着您的举动。”青鸾低声劝说,同时也惊异的看了冷夜心眼。

  她的变化太大了,看着此刻散发着寒意的她,就仿佛看到的是有着模样容貌却全然不同的另个人。

  洛寒胤眉头锁的紧紧的,难道,是他做的太过了吗?

  可是,若不这样做,他如何能取得天帝的信任,如何能护得她周全?

  薄唇紧抿着,他心急如焚,不听青鸾的劝阻,只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

  说完,他不再逗留,与青鸾道离开了。

  而冷夜心根本没有听到他留下的那句话,甚至,根本没有看到他的离开。她的眸子始终冷冷的,整个人始终动不动,看着前方,脑海中却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看到的是自己的过往,幕幕段段。

  与黑凤在魔族艰难的闯荡,与北星沉那段虚假却伤她至深的情爱。那场自焚的火焰,将她化作灰烬,再次醒来,她已然重生。

  然后,

  便是遇到洛寒胤,那个让她爱的刻骨铭心的的男人,也将她伤到刻骨铭心的男人!他们之间发生的幕幕,不断的在眼前闪现,而她就像是个看客,看着切的发生,快乐的,伤心的,心痛至极的,每幕她都无法改变。

  这——便是她的两世!

  这——便是她付诸切的情爱!

  原来,切都是镜花水月,就算她爱入骨髓,到最后也不过是梦幻场,她得到的只有无尽的伤害。

  她还能做什么?

  她只能自强,只能自己保护自己!这个世界不会再有第二个芥颻,不会再有第二个为了她甘愿付出生命的男人!她最重要的,已经失去!

  她还剩什么?云烟海阁,还有——无忧!

  脑子里轰的声,她猛然清醒了过来,双目渐渐有了焦距。眼前只剩下带着几丝裂缝的结界,而结界外,已经是空无人。

  她仿佛还隐约可以闻到那熟悉的异香,从前觉得分外温暖与依恋的味道,此刻却觉得漠然至极,甚至还有些心寒。

  这,就是心死的感觉吧?

  忽然,她心头动,抬起右手,轻轻抚上了结界!

  只见她的灵力仿佛活了过来般,自动的攀附上了结界,化作了朵又朵紫色的忘忧花,很快就将那破损的地方修复完整,甚至还附带了她灵力中腐蚀的特性,芥颻留下的结界,也仿佛她般升华了。

  轻轻抚摸着那宛若实质的结界壁障,她心中能感觉到丝血脉相连的感觉。甚至,整个云烟海阁都似乎在她的掌控之中。

  她转身,看着明媚的空谷,缓缓抬起右手,道紫雾划过,许久没有云雾的山谷中竟然飘起了淡淡云雾,那如梦似幻的美似乎将她带到了芥颻还在的日子。

  原来!

  这便是领悟!

  她虽然没有突破素女经第九层,但是她的灵力已经得到了本质上的升华!她已经能够掌控结界与整个云烟海阁,从此,她不再被动了。

  更道,继续第二更,亲们的批评我都接受了,我知道说道歉也很苍白,这能用行动来回报大家。今晚先六千,明天万,先补上这两天欠的,然后再继续补之前欠的。

  第二百零二章爱与抉择

  夜色霜重,天宫内弥漫着剧烈的风雪。

  霜寒刺骨,宫婢宫人们个个行色匆匆,就连抬头看天的勇气都没有,天宫如此气候,即便不去想也知道,定然是天帝发了脾气。

  这时候,凌天殿内,天帝正襟硒于高座间,俯视着跪在地上脸痛苦的北星沉。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北星沉浑身的骨头都似断裂了般,咽喉处更是片青紫,适才若是洛寒胤再用份力,只怕已经捏断了他的气管。

  哪怕此时回想起来,他都觉得后背阵发寒。洛寒胤太狠了,竟敢当真想要他的命!他可是大皇子,是最纯正的天族皇族血脉。

  而洛寒胤,不过是个杂种而已!怎敢如此僭越!

  天帝直注视着北星沉的双眼,良久后,徐徐道:“你可知道,今日——你犯了什么错?”

  犯错?

  犯错的人分明是洛寒胤!

  北星沉心中这般想着,可哪敢所出口,只能硬着头皮道:“儿臣不知,还请父皇明鉴。”

  不知?

  天帝的面色冷厉了几分,突然加重了语气喝道:“愚蠢!你仗着蛮力妄图强攻结界,却将自己先耗了个干净,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最后还栽在了自己兄弟的手上!”

  “当真愚蠢至极!”说到最后,天帝愤怒的拍了扶手,时间殿外风雪大作,寒风呼啸而过,宛若鬼哭狼嚎。

  北星沉对天帝是从骨子里的惧怕,他眸光微敛,忙点头道:“父皇教训的是,是儿臣太过贪功冒进。可是,二弟他有心偏帮冷夜心,儿臣觉得,他并非诚心要为父皇取灵窍。”

  不管怎么样,他对洛寒胤的恨意已入骨髓,说什么也不肯放过他。

  天帝剑眉微挑,那与洛寒胤几乎十成相像的面容忽然露出丝诡异的笑容,那笑容中的意味深长,北星沉捉摸不透,只觉得心底发寒。

  “他做的很好,至少,朕看到了他真正的本事。”

  说到这里,天帝的眼中划过抹不易察觉的赞赏:“他的潜力,让朕吃惊。”

  北星沉嫉妒的几乎发狂,从小到大,他从未得到过父皇句这样的赞赏。而洛寒胤,非但没有完成任务,反而要杀害自己,竟然还能得到褒奖,这不公平。

  他紧紧攥着拳头,眼中闪现的是不甘。

  天帝冷哼了声,深深看了他眼,淡淡道:“朕,要的是真正能带领天族的领袖,朕希望那个人是你,因为只有你体内才流淌着真正纯正的皇族血脉,但如果——”

  话锋转,天帝的语气冷厉了几分:“你让朕而再再而三的失望的话,那么——最佳人选便不再是你。”

  北星沉凛,心头喜,当即沉声道:“儿臣定不复父皇厚爱。”

  天帝凉凉的看着他,并没有显露半分慈爱,虽带着笑,可是眼神却是清冷无情。他根本不在乎什么血缘,他要的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有潜力的接班人,洛寒胤,显然是个绝佳的人选。

  但是,他为情所困,便已是走上了歪路,就像是颗有菱角的石头,还需要打磨打磨。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只听得宫人通报:“天后娘娘驾到。”天帝微微扬眉,摆手,淡然道:“进来。”

  殿门打开,股淡淡的香气从殿外传来,而后便见个穿着银底绣暗金色牡丹花样华服的女子从屋外走入,她眉目如画,肌肤赛雪,看起来年约二八,但从眉宇间却能隐约瞧出几分沧桑来。

  再细看,便能看出她与跪在地上的北星沉有几分神似。

  北星沉听是天后来了,眼底喜,忙俯身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天后缓步上前,看着狼狈的北星沉,眉头微微蹙,抬手轻轻抚了抚他的面颊,柔声道:“怎的弄的这般狼狈,教母后好生心疼。”

  说来也奇怪,就这么轻轻抚摸,北星沉体内的伤竟好了半,面色也红润了许多,身上也不觉得疼了。他忙叩头道:“儿臣谢过母后。”

  天后微微笑,收回手,这才看向天帝,而她的身边跟着的不是婢女,而是她的内侄女莫}7。此刻的莫}7比之前冷夜心所见更要俏丽三分,整个人立在殿中便宛若明珠生辉,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论容貌,她甚至不比天后差,只是稍嫌少了些风韵而已。

  她巧笑倩兮,笑盈盈给天帝行礼道:“}7儿给姑父请安,愿姑父江山永固,福寿延绵。”莫}7笑的很甜,这番话说的更是甜,天后不由得满意的笑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