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条血线,洪森直接骂了出来,人家是本能开枪,弹道都偏天上去了,自己却因为冲的太快,硬是把手臂送到弹道上去了,看这霉倒的

  没有第二枪了,洪森全力爆发下,三四米的空间转瞬即过,哪有扣第二次扳机的时间。

  拳,借冲势自下而上重重砸在了那人的下巴上,论吨计算的巨大冲力让人高高的飞起,越过背后的机床,重重砸在那长桌的边,脆弱的颈骨当即折断,断骨切断了神经,人几乎在飞起的瞬间就死亡了。

  这下好了,篓子捅大了,长桌边上的人纷纷喝骂着掏出枪来。

  吵吵嚷嚷,纷纷扰扰,但洪森没时间管这些,把抓起地上的尸体,向自己的上方扔去,果不其然,钢珠雨当头罩下,空中监视的射手再怎么迟钝,也反应过来了。

  洪森迅速捡起双管猎枪和大黑星,抢在在空中的射手开第二枪之前,再次冲入了黑暗,这昏黄的灯光,实在是最好掩护,洪森很庆幸。

  反击开始!

  第十七章大乱战

  “珀先生,不好意思,请稍待,我处理下。”先前发话的人转过头,脸铁青,强压着愤怒低声道:“强子,多带几个人,去看下眼镜怎么办事的?这混蛋不知道今天很重要吗!”

  身后的个人,肌肉纠结,左脸有个刀疤,表情冷漠的应了声是,头摆带人就要走,却看到具尸体从天而降,瞬间冷场。

  尸体的死相异常凄惨,下颌骨粉碎,嘴巴就是个破布袋血窟窿,眼睛已经喷出眼眶之外耷拉着,整个头向背后百八十度扭着,脊椎骨刺破后颈穿了出来,白色的碎骨茬子煞是瘆人,就像被大象用力踢到了样,非人力能造成的场面。

  瞬间冷场,除了连续的枪声之外,片寂静,发话这人的极度愤怒瞬间平静了下来,就像从来没有发过火样,声音点不带情绪,冷静的像块冰。

  “珀先生,看来我们碰到了个高手,让您见笑了。”

  “没关系,乌老大客气了。华国大地,藏龙卧虎,没想到这么就能碰到个,看来果不虚传啊!不过,为免节外生枝,我建议合力吧。”珀先生的语调非常僵硬怪异,应该不是华国人。

  “这个就不劳贵属了,我们能处理。”

  “不不,乌老大,我没有看轻你的意思,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最好尽快解决,而且这个人我也很有兴趣,难得碰到高手,可以尽兴下,况且大家长久合作,都把实力展现下比较好,可以省掉很多不必要的想法,您说呢?”

  “好吧。”乌老大略微沉吟了下,说道,然后带着些试探性的语气建议:“久闻珀先生曾在军方任职,那这次就交由您指挥吧。”

  “好吧。”

  珀先生也没有客气,这里乌老大是主人,自己在别人的底盘上,彼此还不算信任的时候,手下肯定不可能随便交出来,但反过来乌老大却没这个顾虑,作为地头蛇总是有优势的。

  而且,面对个这样的对手,不统指挥的话,双方反而会互相牵制,对指挥不利,万造成了芥蒂,对日后的合作也可能造成麻烦,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都明白自己的位置,所以都明白应该如何选择。

  不得不说,洪森被高估了,看尸体的惨状,绝对不是般人能做到的,击碎下颌不是难事,但打成粉碎就不是般人了,更何况还把尸体直接打飞近十米的距离,按乌老大珀先生的想法,这绝对是个身手高超,心地冷酷的高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前面会示弱,可既然发难了,不管是谁都得付出代价。

  实际上,若非亲身碰到,谁又能想得到,这只是个超级幸运的菜鸟呢,这两个老大经验丰富,结果反而拐到沟里去了,错上加错的后果,就是最终走向了所有杯具的归属地——洗碗槽。

  按这俩人的想法,洪森肯定会想办法抽冷子先逃跑再说其他,因为自己这方人数占绝对优势,而且人人有枪,乱枪扫射,高不高手都得撂倒,这跟身手高不高没关系。

  既然洪森是高手,那肯定知道这个道理,否则早死了。而且洪森是误闯进来的,没有必须死拼的理由,所以最合理的选择就是先跑掉,然后再图其他。

  那么很好,这厂房没窗户,守住大门,守住几个制高点,然后拉网横扫,谁也跑不掉,露面就是靶子,几十把霰弹枪手枪的连射,除非是拿瓢泼弹雨当洗澡的主,否则肯定得载那。

  两人都是老油条,眼神对上,没什么商量,就知道该怎么办,由于这次的事情重大,双方带来的手下也都是好手,也不会拖后腿。

  说实在的,前面被洪森直接悲摧的几个也并不差,否则也不会被带出来,只不过是太倒霉而已,同他们的老大样,都没想到点——碰上妖孽了。

  “放鞭炮,掩盖枪声。”

  乌老大吩咐了声,代表战斗开始,虽然这里是工厂,零星的枪声不太会引人注意,可对付这样的高手,基本上不可能几枪解决,没点掩饰难道真当警察吃干饭的。

  这边都开始搜索了,那洪森干嘛呢?

  答案是蹲在个机床空洞下面,研究那把顺来的五四手枪来着,崩溃吧?轻重机枪米尼岗都能耍,手枪没玩过,因为罗德那家伙不喜欢短家伙。

  不过原理总是差不多的,洪森也不是机械白痴,赶鸭子上架的研究了分把钟,也知道怎么整了,表演十秒拆枪装枪不行,但用用没问题,长吐出口气,搞定。

  忽然间,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燃起,洪森当时就是惊,乌老大开头说的话,洪森可是没有忘记——等放鞭炮庆祝的时候再说——再说什么?鬼都知道,由此再联想下,现在为什么放鞭炮就目了然了。

  鞭炮,二踢脚,雷麻子,乱七八糟的爆竹声,差不多废掉了洪森的听力,这对洪森来说可是雪上加霜,旦有了爆竹声的掩护,对方就可以肆意开枪,那么,人数就是个绕不开的死结。

  “该死的,怎么办?”洪森急眼了,这么多的人,找出自己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自己可没有变异人的皮肤防御力,那么多长枪短炮,躲过发躲不过第二发。

  “我!&&!,老子和你们拼了!!!”

  事实证明,天生冷静适合战场的人很少,洪森急怒之下,开始出昏招,洪森决定,擒贼擒王,狗/日/的,老子把你们的头抓住,你们还敢猖狂?

  这是新兵的常态,没有真正经过几次战火洗礼的兵,再怎么刻苦训练也还是新兵,在第次进入战场的时候,很容易因为迟疑或者冲动而送掉性命。

  没有侦查,没有分析,没有计划,不考虑人家老大是不是有人守着,不考虑自己个人对上几十人的成功概率几何,无论从什么方向上分析,现在这种情况下,擒贼擒王都是个昏的不能再昏的昏招。

  可是,最让人恨不得撞墙的是,歪打正着的昏招居然成功了,没料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傻帽,在绝对劣势而且没有死拼必要时不逃跑,脱离包围圈,反而自己朝陷阱里踩,运气这种东西,对胜利和失败的影响,还真是没法估量。

  洪森眼睛泛红,左脚猛力蹬机床外壳,在机床不堪重负的吱嘎声中,咬着牙不管不顾的猛蹿出来,扑向记忆中那两个头目所在的地方。

  所幸还没有完全的昏头,在埃兰被依莲训的狗血喷头,到底还是留下了些东西,身体几乎平贴地面,全靠双腿的非人力量在两边廊柱,还有机器外壳上不断调节方向,快速转折,避免锁定,同时利用惯性保持平衡。

  十几米的空间,不过秒不到,根本没给人反映的时间,让洪森有了无损近身的机会。

  双方照面,人还在空中,两蓬猎枪钢珠雨就洒向了两人身边的护卫,打得他们人仰马翻,打空子弹成了废物的猎枪也被扔向乌老大那边,可惜点准头都没有。

  洪森合身撞上了珀先生,谁让这家伙最近,算他倒霉了,右手伸用力卡住珀先生的咽喉,个旋身,挡在身前,这时候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了,齐声发喊向这边冲了过来。

  洪森脚下再次发力,后跃到台机器旁,背靠着机器,面对乌老大,把珀先生挡在身前,左手的五四式手枪直指其太阳岤。

  “都不许动,退后,否则我杀了他。”洪森爆吼威胁道。

  所有人时间都停了下来,除了鞭炮声,片死寂,但是,结局跟洪森想的有点不样。

  “我r你妈啊!”

  场面瞬间冷了下,乌老大忽然眼睛充血,完全抛开了斯文的外貌,发出声声嘶力竭的大喊,抢过护卫手中的五连发,劈头盖脸的狂轰了过来。

  洪森拎在手上的珀先生被狂暴的弹雨冲击着,筛糠样的颤抖,虽然看不到前面,但鬼都能猜到珀先生正面的惨样了。

  洪森差点哭出来了,心里冰凉冰凉的,我特,你们脑袋里都装的吗,二话不说就开枪,这么硬气你到底是黑帮还是军队啊,电影里感情全是胡扯啊?!

  军队还是黑帮这个问题可以以后再说,有点现在必须做,否则没以后了,逃命啊!

  洪森看不对劲,用力把珀先生残破的尸体砸向乌老大,人同时向侧后跳去,手里的五四手枪也不断的向乌老大方向开火,迫使他们躲避,不求命中,只求迟滞,他们的距离太近,威胁最大。

  甩才明白,为什么乌老大气急败坏二话不说就开枪了,紧张之下自己没有控制好力量,手指深深的抓入了珀先生的喉结,自己却没注意。

  珀先生死了,被自己杀死了,在乌老大面前,在所有手下的面前,把他的合伙人干掉了,乌老大不发狂才怪。

  “连越南佬起干掉,我他妈的r你十八代祖宗!!!!”乌老大声嘶力竭的疯狂大吼着。

  乌老大连同周围的四个护卫,对着洪森,玩命的开枪,外围几十个负责搜索的乌老大的人,对着珀先生带来的十几个人,玩命的开枪,珀先生的人呢,都挨揍了当然还击,也是玩命的开枪。

  时间,枪声大作,连鞭炮声都压制下去了,钢珠子弹头漫天横飞,乱战开始!

  乌老大有苦说不出,他娘的我容易不,好不容易从金三角牵条线,第次交易就被人给搅合了,对方将军最得意的手下在自己眼皮子地下被杀了,还在所有人面前,就是头猪也会怀疑自己黑吃黑啊,虽然这种局面只要有些头脑就能想明白自己的为难,可自己敢赌边上那些越南佬头脑不会充血吗?

  以后要不得安宁了,乌老大那个恨啊,脸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向以严肃和稳若泰山示人的面孔严重扭曲变形,目眦欲裂,口沫横飞,疯度十足。

  “都他娘的开枪,都给我开枪,把这混蛋大卸八块,不,给我把它打成肉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乌老大的选择帮了洪森,借着混乱,用尸体和子弹逼开乌老大,洪森拼命的窜到了台高大机器的后面,背部紧贴着铸铁制作的外壳蹲下,听着枪子打到钢板上,爆豆般的声音。

  冲进来的时候挨了几下,但都不碍事,局面混乱,能对自己开枪的只有乌老大伙,但被怒火冲昏了脑袋,都下意识的瞄着胸口,子弹基本上都被珀先生的尸体挡住了,然后又被自己的枪弹逼迫,十枪九不中,看下来只在肩膀手臂等没挡住的地方受了些轻伤。剩下那些大面积乌青血斑,都是躲避时被反弹的钢珠所伤,看着狰狞碰着很疼但实际上没有危险,大多数甚至连皮肤都没有穿透。

  唯的大麻烦就是左上臂又被手枪击中了,这次子弹还留在里面,谁打的什么时候打的不知道,还好可能是流弹,入肉不深,但子弹卡在里面,左臂根本用不上力。

  必须弄出来!

  洪森咬牙,深吸口气,闭上眼睛,狠心两根手指硬生生插入伤口,将子弹硬是拔了出来,咝,牙根差点咬断,牙龈中渗出丝丝鲜血。

  见鬼的,是自制弹头,弹头变形,生拽出来比锯条拉刀还疼几倍,洪森满头大汗,抱着不断颤抖无法动掸的左臂,暗骂真太莽撞了。

  左臂暂时是用不上力了,缓了几秒之后,用牙咬着衬衫,撕开几条布条,匆匆的打个死结,结头垫着块布,用力压在弹孔上,这是罗德教的应急止血法,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做完这些,洪森全身虚脱般的背靠在机器的外客商,大喘了几口气,微微放松下。

  左臂疼到麻木,但似乎并非无法忍受,能做到这样,洪森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半个月还不过是个家里蹲的宅男呢。

  职场上走神要挨训,商场上走神要失利,战场上走神就送命,再笨的人也知道这点,所以洪森不过休息了几秒钟,稍微缓了口气,就马上又警觉起来。

  耳朵仔细聆听,洪森在脑海里判断着局势,有激烈的鞭炮声掩盖,可还是能够勉强分辨,枪声整齐了不少,看来那个什么乌老大要赢了,因为都是沉闷的猎枪声音,乌老大手下好像多数是拿着这个。

  不能这样待着,会他们缓过手来,来个包围就彻底完了,都是打片的猎枪,那时候速度再快也是个渣,必须尽快冲出去,是的,必须!!!!

  第十八章白痴啊

  洪森用力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旦渡过了开始的犹疑和冲动,新兵就会开始适应战场,日常的训练越充分,那么适应的速度就越快,新兵就会慢慢变成老兵。

  怎么说也是个经历过生死的人,渡过适应期,冷静就回归了头脑,看了下左手的五四式手枪,没子弹了,现在就是个废物,不过,当暗器还是可以的,虽然我没有了枪支,但我的体质能压倒所有人。

  是的,继力量之后,洪森又认清了体质超越常人两倍多是什么概念,乌老大几个人近距离直击也没造成什么致命伤害,有人肉盾牌的缘故,但肌肉皮肤的韧性也不是说笑的,普通人挨上这几下肯定跪了。

  洪森感觉,如果距离拉开到十四五米,就算没有遮挡,乌老大手里的猎枪,恐怕也对自己没有致命威胁了,顶多轻伤,拉开二十米,自己可以站着跟他们对轰。

  也就是说,只要有枪,自己绝对占优势好吧,这是扯淡,有枪没子弹,等于废物,洪森看看手上的五四,撇撇嘴暗想。

  等等,子弹,子个屁的弹啊,洪森忽然想到什么,兴奋起来了。

  他了个熊的,手枪能砸人,那满地的垃圾废料就不行?以自己的腕力,还要个屁的子弹啊。

  洪森眼睛亮了,现在就看自己手上准头如何了,抬头看,空气中透着昏黄的氤氲,那盏白炙灯还在啊,不知是没想到,还是因为黑暗不利于战斗,居然留存到了现在,厉害啊,不过现在吗

  短暂积蓄了下体力,双手握紧块大约米半见方的钢板脚料,忍着剧痛,腰腹猛用力,扯的立了起来,多好的盾牌啊,不过目的可不是这个。

  借助钢板暂时的阻挡,洪森箭般的窜了出去,目标废料筐,工厂用来存放生产时产生的垃圾,里边都是小块小块的下脚料,钢屑钢丝之类的东西,几乎每台机器附近都能找到个,分量十足。

  当弹药?不,这才是真正的盾牌啊~~~洪森双手抓住把手,青筋爆起,拼尽全力,用力把废料筐甩向半空中的白炙灯泡。

  时间沙尘四射,钢屑飞舞,哇哈哈哈哈,洪森大笑起来。

  猎枪是滑膛枪,猎弹是钢珠弹,广受赞誉的停滞力,巨大的伤害力,对应的是狗屎般的穿透力。

  弹头越小则越轻,越轻则越容易发飘,为什么步枪管要膛线,不就是为了让弹头旋转,增加稳定性,提高倾彻力吗,钢珠弹哪来的旋转。

  再加上霰弹发多弹珠,火药推力分散,除非使用独头弹,否则猎枪比跟手枪的射程也差不了多少,没款有效射程能超出五十米去,超出三十米都是好枪了。

  哈哈,飞舞的细小钢珠,遇到这下雨样的钢屑尘埃,我看你还能有何作为

  冲刺,换向,借助钢屑灰尘沙土形成的屏障,不断的把乱七八糟的杂物废料扔上半空,顺势接近,如果猎枪在开阔地十四五米内能伤到自己,那我就制造环境,制造混乱,让你在四五米内都伤不到我,洪森如是想。

  当然,这是玩笑,霰弹枪有效射程不远,但是十米内杀伤力绝对惊人,别说钢屑,就是薄钢板都没用,而且是面杀伤,枪打出,连躲都没法儿躲。

  对方都不是庸手,洪森跳出来就明白了,知道了自己速度惊人,都是四五人组,四方戒备,这种状况下,速度再快也难保不中枪,只要中上下,趁你停顿时,肯定被集火,那时铁人也成筛子了。

  事实上钢屑盾牌主要目的是扰乱,阻挠视线,压制霰弹枪的射程,减少命中概率,获得更大的活动空间,依靠暂时的混乱,寻找脱困的契机,尤其是寻找乌老大的方位,上次挟持失败是意外,再来次就不信没效果。

  不过,这么明显的问题,乌老大这种老油条怎么会考虑不到,前车之鉴还摆在那呢。

  洪森很快就发现了他,事实上乌老大根本没躲,就靠着门站着,那里的四周是马平川,十几米的空地,身边十几个人围着,拿着霰弹枪四面警戒,还支棱起了几块钢板做盾牌,点亮了几盏大灯,摆起了防御阵地。

  靠,至于这样吗!

  洪森晕了,这阵势摆明了谁去谁送死啊,洪森开始踅摸那里还有接近的空档,或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