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时,本打算考空军学院,结果看,雷达兵,导弹兵。。。唯个招飞行员的,打听,男的不要,因为人家招的空姐。

  “小兔崽子,来给老爹打下手吧,前天老子才刚刚给林业局那帮败家子维修的飞机,实在不行,给老林头塞几瓶酒,你去那修飞机吧,省的老麻烦我了。”

  所以,最后就报了个机械学院,和老爹个工种,老子不能飞,老子能修成不,毕业以后打算去林防队,那里有飞机。

  结果大二个噩耗,让切成空。。。。

  反手从枕头地下拿出了带回来的念环,无意识的来回把玩,目光呆滞并涣散完全没有焦点,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忽然抛起念环,又接住,目光充满了坚定。

  原来做个选择,这么简单啊!

  “嘁!”洪森低呲了声,无声的笑了起来,笑得浑身都在颤抖:“好吧,老爹,你赢了,但你肯定会生气的。”

  瞎琢磨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找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嘛,事实上,结论早在回来的时候不就定好了嘛,那么大的个游乐场,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做人哪,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你总得爱行,混吃等死,你说无聊不无聊!。。。。你太爷爷是个铁匠,辈子就想打出个神兵利器来,没成,叫你爷爷继承,你爷爷没兴趣,你太爷爷气个半死。你爷爷玩木匠,想恢复山柳木雕手艺,没成,叫我继承,我没兴趣,你爷爷气个半死。我这辈子就喜欢跟机器打交道,虽然你考机械学院,估计最后也得被你气个半死,这是传统。不过我想得开,等你被我孙子气个半死,我就可以乐回来了,当初我不学木匠,你太爷爷可是笑抽过去了,真可惜啊,你爷爷走的早,亏了。。。。你问我想做什么?不告诉你,哈哈,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你就郁闷去吧!。。。。实际上,成功要兴趣天赋机遇缺不可,喜欢的未必有天赋,有天赋了未必有机遇,人人都是毛太祖周先生,那还了得?!所以呢,你太爷爷,你爷爷,还有我,都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玩意,但成不成,那干我们屁事?!活的自在,乐得逍遥,才是真的成功。你太爷爷做到了最好,你爷爷也没浪费时间,你老爹我飞机都会修,厂里大拿,你小子可别败坏了家风。。。。什么,混吃等死当米虫?你个小兔崽子,看我不修理你。”

  爷爷培养了老爹,老爹培养了自己,没有耍阴谋玩心计的头脑,也不是走官路做生意的材料,自己所拥有的,也就是被硬生生敲打出来的对技术的追求了。

  而且,真细数起来,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大的牵挂。

  老妈躺在医院里,需要大量的护理费,考虑通胀,日后还会上涨。但当初的两百万,在跟着罗德合伙玩改造行当这些年,也跟着丫的做投资,这五六年下来,也不算缺钱了,至少医药费护理费不缺,否则哪来的闲心玩金属,玩机械。

  要说照顾小妹,呵呵,这搁在别人眼里,还不定是谁照顾谁呢,每年暑假寒假就是定时大扫除的时候,呵呵。

  而且,罗德这家伙直对小妹有意思,不过,两人以这俩人的性子,真说走到起,估计没戏,可如果自己有万,小妹有事丫会坐壁旁观?

  小妹还有年就毕业了,毕业后,老妈在医院也不怕没人照顾了,小妹学医的,比自己更适合。

  至于朋友,各有各的生活,需要自己顾虑?狗拿耗子也不带这么惹厌的。就是顾虑也应该顾虑怎么才能不把他们搅合进来,这不是般的危险。

  最后,最重要的点,埃兰那么大,要说没有能帮老妈恢复的东西,还真不信,超越地球几十万年的文明啊,就是能抠出那么星半点,也前途无量了。

  把念环顶在指尖上,轻轻的转着,也许,就这点,就够了,何况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具备呢!

  洪森慢慢的眯起了眼睛,紧紧盯着黑色念能石上那黑色的闪光,诡异的闪光。。。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第十四章黑枪

  上周末,打定了主意准备博把,洪森随后就直在准备器械行囊。可在仔细思考后才发现,除了武器,似乎没什么可以准备的。

  食物饮水不用多想,压缩饼干桶装水,总之以持久为准,这些超市都有,到时候去买就行,考虑下高热量高营养就行,没必要特别准备什么。

  药物很重要,可此去以外伤为主,按依莲的医疗手段,云南白药绷之类的东西带去似乎有些搞笑,细菌病毒之类的倒是大问题,可依莲说过,高浓度的念能对于免疫系统很有好处,而且听起来依莲似乎也有抵御手段,参考其对付外伤的能力,也满值得期待的。这么看来,抗生素之类的也可有可无了,毕竟这东西对埃兰的病菌是不是有效果也有待商榷,带几瓶防止拉肚子的吧,聊胜于无。

  防护类的东西,脑海里还清晰的记得,变异人势如破竹般的突破,那些怎么都掰不断的钢铁制货架,在变异人手里如纸板般脆弱。过于变态的力量,穿身西方中世纪的板甲怕也没用,难道穿个坦克过去?所以想来想去,紧身耐磨包裹全身的衣物就够了,防裸/奔,防蚊虫,还轻便。

  剩下的,唯也是必须考虑的就是武器了,如何对变异人造成足够致命的杀伤,这让洪森很头疼,直拿不定主意。

  近战的冷兵器直接无视,跟变异人短暂的交手,让洪森彻底明白了,玩近战,伤不起,那是真正的力降十会,压倒切力量,过大的差距,让什么技巧都成了扯淡。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远攻了,第枪支,第二弓弩,唯二的选择。

  枪支对自己不神秘,罗德是绝对的热武器发烧友,他家里的地下室,存了有半房间的军火,当然,是模型,其中99%都是自己友情赞助的,谁叫自己是机械迷呢。更何况现在网络发达,很多资料网上都能轻易找到。

  但是,华国是个严格禁枪国家,不像在外国,只要有购枪证,可以在枪店自由选购,哪怕是127的大口径狙击步枪都行,最好是这东西,小口径的杀伤力实在是让人怀疑。

  变异人皮肤之坚韧,洪森深有体会,取念环可是费了不少劲。更讨厌的是变异人只有第二脊管这个死岤,其他地方你碾碎了都没用,当然,打断四肢也行,不过,有那力气打断脊管不是更直接。

  回来后,洪森做了个试验,找了些凯夫拉防弹材料,还有些钢丝网,结果四层凯夫拉材料加四层钢丝网交叉堆叠,用普通水果刀轻易刺穿,跟普通布匹没有区别,八层有些滞手,十二层稍显困难,没再实验下去了,对比取念环时的艰难,让洪森明确知道了自己需要什么。

  首先要有足够的威力,打不穿切白搭,其次要相当的精准,这样才能击穿他们的皮肤,撕烂它们的肌肉,再打断它们的第二脊管。

  考虑这点,般枪械,洪森直接失去了兴趣,凯夫拉加金属网是制造防弹衣的标准材料,用这个做对比,警用手枪冲锋枪防暴枪之类的武器,要多少枪才能打烂肌肉,打到骨头上,算了吧!

  但知道归知道,在华国,军用步枪不是般人可以搞到的,更不用说大口径狙击枪,洪森就是般人,所以,也没有办法。

  弓弩对于洪森倒是好说,做着玩的那个要命的四层复合钢弩就能用,以前只能放着当摆设,不加固没人敢用,太危险,而加固了没人能用,太重,现在没事了,可着劲加固好了。

  实际上想到之后洪森就开始干了,效果还不错,配上特别制作的三菱穿甲箭头,50米内轻松穿透15钢板,虽然距离太近,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弄个床弩远是远了,威力也够大,可怎么用啊。

  效果虽然不错但问题也是多多,射速慢射程近也就罢了,机构强度不足,发射三次就必须得修整,否则容易散架,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个,是弩箭,特制而且易毁,整个消耗品,重量还不小。

  折腾几天,实在没办法,洪森也只好认了,反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把成熟的弩弓,不是随便就能成的,多备上几把换着用吧,于是又花了十来万再次订购了十套弩弓材料。

  不是不想多订,而是体力有限,传送体积也就那么大,改造后的弩弓有50多公斤重,十把就是500公斤,再加上特制的弩箭,根就是五百多克,起码得带上两三千根吧,这就是近两吨的分量,再加上食水,不论分量体积都不允许。

  最后,思来想去,洪森还是决定要想办法弄把大威力的手枪防身,杀不了变异人,杀杀普通小型野兽总可以吧。

  选了半天,选择了五四式手枪,虽然已经是快50年前的东西了,缺点堆,可单论侵彻力的话,不比现在军用手枪差,更重要的点,它是目前唯有希望搞到手的军用枪支。

  至于猎枪,像虎头双立之类的东西,洪森查阅资料后直接放弃,射程最大100米,威力还没穿甲箭大。

  “老周?周老?”

  “啊,是胖子啊!我说胖子,没事是老周,有事就是周老,这可不地道!还有,你俩小子这次坑我可坑不轻啊!”

  “啊?哪能呢,您这话可差了,德国的钢条,工本费49000,测试成本1200,机器能耗电耗800,手工时间太长,我就分没算,总工本折算51000,收您四万八千整,因为我昧下了四根钢条做弩玩了,所以少收你3000,要发票的话,明天寄给你。”

  “嘿,我说你小子诚心的是不,我是计较那玩意的人嘛得得得,跟你开玩笑真累,什么事快点说吧,你小子没事从来不打电话的。”

  “还是您老了解我,我就想问下,大王庄林三那群人,您知道现在怎么联系不?我电话打过去没人接了。”

  “嗯?知道啊,怎么,又打算买馒头特种钢了?这次做啥,我告诉你,这次搞的东西我也要份,罗德那小子要敢叫唤,你叫他找我。”

  “啊?!嗯,是啊,手上的用光了,想再搞点,你知道馒头特种钢量小买起来麻烦。”

  “电话号码会发你手机上,它们前几天改地方了,你自己问吧。喔,对了,多长个心眼,最近那帮家伙好像有点事,最好叫罗德陪你,盘子上他熟。”

  “知道了,谢谢,老周,回见。”

  老周也是个兵器发烧友,不过同罗德不同,他的兴趣很广,长枪短炮,斧钺刀枪,都喜欢收集,用罗德的话说就是个杂家。

  改革开放前老周靠做钢材倒卖生意起家,做人还算实诚,不过后来被人设计坑了笔,心灰意冷就把生意交给自己的儿子,自己退休在家专心玩收藏,因为喜欢心血来潮搞发明,自己又没什么动手能力,所以经常从洪森这里订东西,来二去,大家就熟了。

  虽然退了,不过往昔的人脉还在,老周对很多鸡鸣狗盗鼠路猫途的路子门清,大王庄不是大王庄,林三也只是个代号,指的是群地下钢材贩子的接头人,很多特种钢材型材,尤其是小批量的,正规渠道买不到,或者买起来很麻烦,就得找他们,就算是般钢材小批量找他们也比正规渠道要快要方便的多。当然,风险和价格也成正比,这个得自己衡量,就像这次做弩弓的钢条,洪森就没找这些人。

  不过这次不同,洪森的目的不是馒头特种钢,而是油条枪,这帮家伙暗地里也做仿制枪生意,这是从罗德那里知道的,以前不知道罗德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现在看来,不知道才奇怪。

  回家后,拿着电话号码,拨通了林三的电话,洪森跟这人打交道蛮长时间了,不过都是和罗德起,罗德那半房子收藏中,有半材料是来自这里。

  “三哥,好找啊,我是洪森。”

  “胖子,你怎么知道我这号码的,前几天有事,搬了地方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呢。”

  “老周那里,我有事找你。”

  “说吧,你这人没事不会上门。”

  “你真了解我,硬面馒头斤,面粉没要求,普通馒头二斤精粉的,能过秤不?“

  钨钢百公斤,普通通用型30,45号碳素结构钢二百公斤,有没有?

  “有啊,不过硬面馒头都是刀切的平板,普通馒头都是手搓的中等个头圆柱20直径,这样可以吗?”

  “没问题,多少钱?我来拿?”

  “六张大票六万,明天你去三里桥北边公路上就行,我那里有摊,还有要的吗?”

  “根短油条手枪,五斤四两那种的54式,可不要样子货仿制品。”

  “啊你等下,我换个地方打给你,你也找个安全的地儿。”阵沉默,林三撂下句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嘎,怎么回事?洪森看着手机,怎么急匆匆的就挂了,满心的忐忑,切口错了?有可能,不过认识好几年了,只合作的好好的,而且还叫我找安全地方说话,应该没关系吧。

  “叮~~~~”很快铃声响起。

  “胖子,安全吗?”

  “嗯,没外人,怎么回事?”

  “那套口子换了快年了,你还是直接说吧,都几年的交情了,你人我也清楚。不过先给我个准信,你是有什么事要跑路了,还是打算换行做枪了,牵扯大,咱们先小人后君子,后果重,谁也担待不起,你想好了,别忽悠我。”

  “没什么大事,我有个朋友要进深山,那里野牲口比较大,般的家伙怕没用,拜托我给弄件防身的家伙,市面上仿品咋样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所以要正装货色,子弹也是,我要钢芯那种。”

  “嗯好吧,我信你,具体我不多问了。正品54我这里有只,是我的收藏品,绝对新货色,10000块拿去,子弹你要好的,得另算,正规军厂的货色,50元发,180发,你要全买我连枪算你万五,80发子弹算我送的,怎么样?别说贵,我敢说这是最便宜的,你要不同意就算了,如果你不是罗德的朋友,不是老周介绍的,我绝对不会给你。”

  “可以,我要了,你这里长的有没有?”洪森临时起意打算问问看,毕竟自己要的是威力,手枪永远比不上步枪。

  “看你这样子,猎枪我就不说了,七成新的81杠,上个月换装刚淘汰的,30000全套,配800发子弹,五个弹夹,你看怎么样?”

  “弹鼓有没?弹夹弹量太少了。”

  “有,就两个,这东西少。”

  “行,都给我,哪里交易?什么时间?”

  “还是三里桥,明天上午9点,顺桥下小路向北走,河边有个旧厂房,看门的还是蒋老头,你认得的,说找我就行,我在那里等你。至于钢锭我叫人送到桥边公路上,你出来就直接带回去好了。最后再说句,钱带好,只要现钱,注意尾巴。”

  “好,明天见。”

  挂上电话,洪森用力挥拳头,忍不住跳了起来,自动步枪,81杠,太好了,哪怕是以穿透力闻名的五四手枪,威力上也差自动步枪好远。

  除了诸如沙鹰,500手炮之类的特殊大威力手枪,枪口动能基本都在500到800焦耳上下,而自动步枪,枪口动能基本在1500到2000焦耳上下,差距很明显,虽然倾彻力不是单单看枪口动能,还要受到弹头结构,距离存速等的诸多影响,但也能看出手枪和自动步枪的威力差距有多大了。

  81杠是华国最后款使用762毫米口径弹药的自动步枪,以后用的都是58毫米口径的步枪了,但这不是81式步枪落后威力小,而是小口径弹药重量轻携弹量大,现在是火力至上的年代。

  不过,虽然不确切,但在某种意义上,口径代表的就是威力,就是穿透力,洪森要的就是这个。

  而且,81杠它的设计目的就是满足前线,经过老山前线严酷实战考验的它,绝对是款优良的武器,虽然说是小口径前的过渡性武器,但对比很多未经考验的武器,洪森更愿意相信它。

  当然,如果有127的反器材狙击步枪,哪怕是比较糟糕的,洪森也肯定毫不犹豫的扔掉81杠,没办法,127毫米和762毫米,谁都知道那个更猛点,大狙的枪口动能,基本都是上万焦耳的。

  要是有大狙就好了!!

  可惜,这只是个妄想,洪森叹息道,这算不算贪心不足呢?

  第十五章意外

  清晨,虽然还没有到冬天,寒冷已经席卷了大地,已经不是袭单衣可以对付的了。

  “阿嚏!”

  洪森刚跳下三里桥车站,就大大的打了个喷嚏,当然,这不是感冒了,而是因为远去的汽车喷出的黑烟。

  “他了个熊的,迟早老子叫你喷不出烟。”

  这辆汽车的发动机大概有了些问题,喷出的烟雾黑且呛人,要在市区,这种车辆肯定要停顿检修,但郊区管制的却很宽泛,所以洪森就只好自认倒霉了。

  现在时间刚过七点半,洪森来的有点早了,本想着这里离市区路不近,第次来得多打点余量,可看起来有点过头了,离约定时间还有个半小时呢。

  不过人都到了,早就早吧,不是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

  略微辨了下方向,就走下桥墩,沿河边小路向北方行去,所料不错的话,北边那个烟囱下面就是要找的地方了,马平川的农田上,片高高低低的厂房,这地标倒是好认的很。

  心情有点小小兴奋,但出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