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事情,罗威的判断,都说了遍,然后说道。

  “那些家伙都是老狐狸,虽然我对老爸判断有信心,但还是上个保险好点,我打算去他们家里走趟。”

  “夜袭啊,你打算探听情报?”

  “没的事,电视剧看多了你。”罗德摇头,“去正好碰到开会,开会正好谈到重要事情,还正好给我们赶上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情报这么好得,那情报员都得吐血了。”

  “那你跑去干嘛?”洪森狐疑的看着罗德。

  “去找他们的黑材料,也就是账本,这么大家子,迎来送往,谁都得有记录,否则肯定乱套。机甲不是能隐形吗,过去悄悄把账本复制下来。嘿嘿,证据在手,看那些老狐狸怎么办,敢玩妖蛾子,大不了鱼死网破大家起完蛋。”

  “鱼死网破,我靠,你这思想太极端了。”

  “有备无患罢了。”说着罗德就开始催促,“快走快走,今天晚上就想法搞定,三天后就得打擂台了。”

  “等等。”洪森拉住罗德,说道:“就不准备准备,你知道他们的机密账本放哪儿?这么要命的玩意,谁不会藏好啊,还给你知道。再说就算拿到了,又能怎样,写几个字就是证据,那我们自己编都行,看谁不顺眼就写上去好了。”

  “你觉着现在还有多少人用纸质账本?叫你去是要借用念环破解电脑密码,否则我直接开机甲走遭不就得了,机甲的精确扫描连分子模型都能探测,复制个账本有什么难的,甚至都不需要拿到手。”

  “不是纸质?这种密账也敢用电脑存储。”洪森摇摇头,边收拾边说:“好吧,那地点呢,你知道他们藏哪儿?既然是电脑记账,个硬盘屁大点的东西,那放哪儿不是放,靠我们两个找,要找到什么时候去,何况还是连找五家。”

  “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是家族,不是个人,你觉着随便个保险柜就行了啊,都是建设的机密库房。各种探测反探测,监视反监视设备多如牛毛,更主要的是人员,都是极为可靠的,而且经过专门训练,根本不容外人接近。这种库房不是随意可建的,花费财力物力很大,不过这么多年的老对头了,谁不知道谁啊,这种机密的存放地点根本不是秘密,只不过外人进不去拿不到罢了。”

  “这样啊。那到可行,走趟就走趟。不过猴子,我们有必要这么折腾吗?就算让他们时得势又能怎样,凭我们的底蕴,到时候反攻回来轻而易举。”

  “故土难离呃,大概是这个意思,老辈子人奋斗了辈子,看自己的心血被破坏,肯定不想,我也不希望看叔叔伯伯们难过,好多人年纪都太大了,我怕有个好歹的。而且我们的事情又不能说明白,也就没法说服他们,只好尽力帮忙了。”

  罗德说完,就钻进机甲,隐没在空气中,句瓮声瓮气的话回荡,“世家子有世家子的麻烦,如果不想当纨绔,不想当恶少,做事就太多顾忌了。”

  王家府宅,这里最近,所以就选择这里做第个下手的地方了。

  站在机甲的肩膀上,立在半空,看着远方的灯火通明,洪森问罗德说道:“喂,怎么个章程?潜伏进去偷出来,还是强行突破?”

  “废话,当然潜伏,否则还打什么红花擂,直接宣战了都。”

  “那行,你说先断电还是怎么着?先说明,要我把监视器全瘫痪可以,短了他们的电路,我保证他们看不到东西,可要想弄个图像来蒙蔽我可没辙,没学过这些玩意。”

  “,你傻了,机甲能隐身,我直接隐身进去不就得了,否则我还拿机甲干什么,这么大块头,连进门都麻烦。你在外面等我,我找到了地方,然后你用念环破解,你不是说机甲可以模拟什么感应电流,可以远程入侵吗,正好试试。”

  “可以是可以,只要他们电脑开着,用磁波造成感应电流入侵根本不需要导线。”洪森面色平静,点头称是,不过

  洪森忽然青筋暴露,压低声音吼道:“那你丫的你叫我过来干嘛!香川屁大点的地方,几步路的距离,你开机甲进去不就得了,还叫老子过来,念环跟机甲通信隔着个地球都没问题,知不知道老子手上大堆东西要研究呢。”

  “嘻嘻,你自己来的。”

  “该死的,就知道你丫的是个事爹,快点搞定,早点走人。”

  洪森说着跳了下去,跃躲进了棵大树的树梢上。

  “喂喂,摩西摩西!”

  “摩你个头,快点干活别搞怪。”

  “不是啊,这玩意怎么连接的?我都把人电脑烧掉个了。”

  “靠,给我信号,我来操作,你丫的思感太粗糙了。”

  洪森点开个文件夹,忽然看到非常劲爆的玩意。

  “见鬼,这都什么玩意,步兵片也有。”

  “性/贿/赂不知道?行了行了,快点拷贝,你不看看上面什么人,丫的,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好人来着。”

  “呃,这什么人啊,还真不知道!”

  “区长,昨天才在电视上大放厥词来着,说房地产价格过热,要严肃执行房地产调控政策,哼,真他喵的扯淡,王家就是房地产起家的,被王家腐蚀成这样子,还严肃,严肃个屁。”

  “文明点,有机会铲了丫的,什么玩意啊!”

  “喂,就你这样,还叫我文明。”

  “不服气啊,憋着!呃复制好了,走吧,下家,今儿我算是开眼界了。”

  “有这些就有市场,这世上没圣人。”

  “行了,行了,我不是傻子,走吧!”

  刘家戴家李家

  “好了,万事大吉,只欠东风,看那帮老狐狸还怎么个道貌岸然法,‘。”

  “浪费宿,该死的!”

  第百六十四章红花擂上

  武术不好写,尤其是对个180公斤的人来说,谁写谁知道写了删,删了写,没个满意的,干脆春秋吧,先这样,以后多看看资料,研究研究高人笔记,争取写好!

  ——————————————————

  不提罗德拿回黑材料,罗家人是如何的震惊,不提洪森回到小工坊,是如何的昏天黑地做研究。

  三天后,红花擂台准时开场,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可以拿上场面的东西,所以简陋的可以。

  洪森也跟来开开眼界,旧香川,红花擂,可是市井中闻名已久的东西,少时常听说哪哪哪摆酒开擂了,却始终无缘得见,小孩子谁家大人会让你看这个,到中学后就再也不曾听闻了,如今岂能不见识见识。

  擂台设在个大仓库中,切从简,但毕竟是几大家的场面,也不会太简陋。

  起码这个台还是有的,个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拳击擂台摆在了正中,拆掉四周的安全绳,就是擂台了。

  几块红绸扎成大红花,高高吊在擂台上,这就是红花擂的得名由来。

  六把太师椅,面北朝南,两高四低,分放在正中主位上,这就是贤德椅,旧时都是开擂双方,各自请来的帮会中有名望的老人来坐,来镇场子,二来也是裁判。

  近十年没开红花擂了,不知道现在还有谁来坐,尤其是方还是商人,就更让洪森揣测了,不会是体育协会的吧。

  尚和武馆罗家,还有对面的商业联盟李王戴刘四家早已经到了,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言不合,如今分列东西两边,泾渭分明。

  魏槐没来,昨天就被沐佑仁抓了去南埠市了,毕竟作为个光伏套件名义上的发明人,始终不出现,也实在是说不过去,尤其是马上第个电厂就要落成的时候。

  嗯,第个电厂落成时间表又提前了,时间就是今天,让人不得不赞叹,政绩工程的伟大。

  “喂,你们谁出场,不会是你吧?”洪森揪了罗德下,问道。

  “看情况,如果对方太强,那我就出手,如果实力般就算了,我还有些控制不住,今天早上还把漱口杯捏扁了。”

  “这倒是,别巴掌把自己拍进研究院当小白鼠了,那就好玩了。”洪森点头,深以为然。

  “靠,什么话来着?”

  “人话。”洪森明是调侃,暗是告诫,“七倍的体质,巴掌就是吨多的力量。这可不是我上次跟乌老大交手,黑灯瞎火看不见,众目睽睽之下,懂行的堆,想瞒也瞒不过去。悠着点吧,不行我上,就算露了底,也比你这样冒冒然的出手好。”

  “嗯,我知道了。”

  邦邦邦,三声梆子响,个满身腱子肉,穿着无袖坎肩的司仪走上台,打手四方缉,团团躬,说道:“各位英雄,各位好汉”

  “我说猴子,这司仪你们哪里找的啊,健身教练?”

  “靠,你见过健身教练肌肉练成这副样子的,是武馆的个武术教练,练洪拳的,工作是司仪。”

  不提洪罗二人脑残对话,台上司仪声嘶力竭大喊道:“下面有请,北方,尚和武馆,翻子拳,林镇南师傅,南方,北派弹腿,林涟师傅,请上台来。好,听我数到三,二,三,开始!”

  “好了,胖子,看擂台吧!”

  洪森眼睛开始注视擂台,眨也不眨,洪森也想看看,普通人与普通人的交锋,到底跟自己有些什么不同,自跟郭教官练习以来,自己还从来没有真正与人搭过手来着。

  跟罗德对练不能算,罗德现在的身体素质也不能算得普通人了,而且也还不能好好把握自己的力量,得出的数据会离题万里。

  至于跟变异人,就更不能算了,那完全是怪物,所以,这是个不错的观摩机会。

  这看,却大失所望,整王八锤对窝心腿,进不疾,退不稳,攻不快,守不严,不由叹息。

  武术有“南拳北腿”之称,“北腿”则弹腿等为代表。传有歌云:“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弹腿四只手,人鬼见了都发愁。”

  弹腿架势刚劲有力,动作精悍,配合协调,多变而迅速,爆发力强。下盘发招讲究腿三寸不过膝,招式小速度快。上盘进击以劈砸招术最多,力度大,拳势猛。

  台上的看,快是快了,可沾即走,踢腿不如挥拳多,攻击不如转圈多,这是在干嘛?

  而翻子拳这位到还有些样子,可也就是如此了。翻子拳以直拳摆拳为主,以腰力贯穿身法,讲究“双拳密如雨,脆快挂鞭”,快如闪电,发力迅猛,架势俯伏闪动,动作气呵成,让人防不胜防。

  但翻子拳并非光重拳,其讲究手脚并重,但突出腿活,动作架势舒展,放长击远,要求腿功练的像胳膊样灵活多变,运用自如。技击攻防时要求手领脚出,手到脚到,手防上脚踢下,手脚并重,上下配合。

  台上这位呢,洪森说句恶心人的话,我回去吃顿饭再来架你的拳都没事。

  再看了两分钟,洪森实在是耐不住性子了,拍拍罗德的胳膊,说道:“我说,这水准,你看的下去?”

  “,我不想说谎”

  罗德也无语,身体素质大幅提升,令人的感官反应也日以敏锐,往日在眼中门户森严,法度自如的拳师,现在看根本是破绽百出。自强化后光跟洪森对练了,却没想过这个问题,自己眼中都是这样,想也明白,身体素质比自己还强出近倍的洪森,感觉会如何。

  经历过无数血雨腥风,习惯了悍勇果决的战斗方式,再回头看这以保命第的擂台赛,或者说体育竞技就像是太阳队的球迷去看骑士队的比赛样,急都急死了。

  “胖子,和平主流下,你以为作为杀人术的技击,能有多大发展,保持不失传就是很不错了。台上的两位,你觉着他们真经历过生死搏杀吗?那边压轴的那个倒有可能。”罗德指了下对方三人中,排在最后的那人。

  洪森闻言仔细看了下,塌鼻汉子,面色蜡黄,眼睛无神,站着就像个木桩,仿佛生无所恋,切都不再在意。但仔细感觉了下,却发现并非没有表情,而是极小,给人种阴冷狠厉,芒刺在背的感觉。

  “那个塌鼻梁?”洪森皱了下眉毛,“感觉不太好,不过我没见过经历过生死搏杀的人。”

  “我见过,有次我跟郭叔去军队里玩,看到个被抓回来的练家子重刑犯,就是这个样子,那种阴冷和狠厉,看过次就忘不了,据说那次死了三个才抓住人。”罗德用下巴挑了挑那人,说:“据三叔调查,这个人很可能是李家从监狱里捞出来的死刑犯,许了他打擂顶罪,是个劲敌。至于其它两个,是王家和戴家请来的武术名家,可惜,只是名家,而不是武术家。”

  “不是才好,你打算死人怎地。虽然我觉着不精彩,但也没打算看着出几条人命。”洪森撇撇嘴,问道:“最后这个人你们怎么对付,个不好,问题大了。”

  “我也这么担心,不过现在不急,如果前两战我们都胜了,第三战直接认输就是,如果有战败了,我就出手,控制着点,应该没问题。”罗德说到这里,有些迟疑,到不是怕失败,这没可能,而是自己的控制力实在令人不放心,平时没事,擂台上难说。

  “算了,到时候我来吧!”洪森想想,还是摇摇头,“你的控制力实在是问题,贴身搏杀的那种气氛,很容易让人失控。”

  “你?”罗德想想,“好吧,我跟老爸说说,反正你也加入尚和武馆了,不算外援。”

  “外援?呵呵。”洪森乐了,“起去吧,说老实话,我还只见过伯父面来着。”

  第百六十五章红花擂下

  很快,两战分了胜负,胜平。

  严格说,洪森罗德的眼光都高了点,就像是猴子说树懒太慢,老鹰嫌鸵鸟不能飞样,比常人高了数倍十数倍的体质,去看普通人的动作,自然是处处问题,处处漏洞,并不能说明人太差。

  不论是尚和武馆出的人,还是对方四个家族请的人,也许没有经历过势均力敌的殊死搏斗,但平时交手的经验并不少,尚和别名演武堂,黑路子出身,而四大的人,明知尚和武馆的嫡系,更是不可能去请套路冠军之类的人,徒取其辱。

  第三场快要开始,塌鼻汉子已经脱下罩衫,活动手脚,罗德带着洪森来到罗威面前。

  “老爸,最后战,换人吧。”罗德直截了当的说,听得洪森脑门子官司,有这么直白的嘛。

  “换谁?你嘛?如果你的控制力强些,我就派你上去。”罗威扫了眼罗德,说道。

  “啊,老爸,你都知道啦?”罗德很尴尬。

  “废话,想我不知道也行,刷完牙把杯子掰圆了。”罗威没好气的说,“虽然不知道你为啥力量大增,这是你的事,可也别把我们这些武人当瞎子看,行走坐卧的不协调,谁看不出。”

  周围人俱是大笑,就是有些板着脸的,也露出了些许笑容,在此的人,都是看着罗德长大的,或者陪着罗德长大的,欺负过罗德,或者被罗德欺负,此时看着罗德的窘迫样,岂有不笑的道理。

  “小德子,你也有今天呐!”

  “哈哈,就是就是,大快人心啊!”

  “洪叔,你当心我把你的茶偷出来喂鸟还有侯大哥,当心嫂子罚你跪搓板”

  洪森瞄几眼,明白了,感情不是家人,不进家门,老余叔如此,帕罕老头如此,这些位大叔也个样子,难不成还是家传的,世界真奇妙。

  这也解释了,罗家如何以家之力,扛着四五家的压力,生存至今,唯团结而已。

  “呵呵,罗叔。”洪森笑笑,上前步,抱拳说道:“小子洪森,毛遂自荐。”

  众人止笑,罗威眼神凝,也是抱拳道:“敝人罗威,字幼升,闻名多时,今始得见,名不虚传,真乃后生可畏啊!”

  “呃,老爹,胖子,你们能不能别这么说话,瘆得慌。”

  “哈哈哈哈。”洪森和罗威相视笑,仿佛多年好友,只是有些乱了辈分的嫌疑。

  “胖子,嗯,我也叫你胖子了。”罗威笑罢,凝重问道:“你打算上台?”

  “是的。”

  “这个人不好对付,阿德既然推荐你,那我相信你的实力。不过还是要问句,你有把握吗?要知道兵危战凶,上阵容易下阵难。”

  “没什么问题,他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洪森很有自信的说道。

  怎么可能没自信,要没自信也是怕自己到时候能不能留下手,别拳人就完蛋了,对方那位可不是罗德的体质,罗德挨下只是疼,对方估计就没命了。

  “放心吧,老爸,与其担心胖子,不如担心对面的。”

  “我不服!”这时候边上忽然有人大声说道,洪森看,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希翼,你”罗威眉毛挑,就要发话,被罗德制止了。

  “小希,为什么?”

  “阿德哥,罗叔,还有各位叔伯,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怕我出事情,对面那个家伙杀过人,我可能不是对手。”这个叫希翼的小伙子,面孔有些涨红,“可罗叔对我,对我家人恩重如山,我习武这么久,馆里除了叔伯们,没人是我对手,难得有这个机会”

  “小希,”罗德脸孔扳,“你”

  “猴子,让我来说吧。”洪森拍罗德的肩膀,走了出来,“你叫希翼?”

  “陈希翼。”陈希翼脖子梗,大声说道。

  “好吧,陈希翼,不过我还是叫你小希吧,你叫猴子阿德哥,那我也勉强算是你的哥们。不过”

  洪森猛凝神,横眉立目,与无数变异人,混乱机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