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艰难地开口,却又带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我想让你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存在于这具身躯里的最大秘密。”

  “赛菲尔,我不需要知道”

  永恒宽慰的语气并未改变赛菲尔的决心,她急急打断对方的话:“我已经想得清楚,我不愿再骗你c瞒你,所以才会这样做不管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管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后悔今日的举动。”

  听她说得郑重,精灵心中生出几分紧张,几分担忧,却又隐约有几分期待。若真的能分享赛菲尔的秘密,这是不是说明了她对他的完全信赖?

  默默对视,赛菲尔在水中慢慢走来,直到距离永恒两三米才停下。

  见她面上红晕渐褪,神色肃然,目光中闪烁着抑制不住的紧张不安,永恒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似乎立刻就要跃出胸腔。

  这种气氛几乎让人控制不住的战栗起来!永恒的右手情不自禁的压上心口位置,深深吸了yi口气。这yi分神,他再抬眼看时,近在咫尺的赛菲尔已经变了!

  yi瞬间,他面前那个娇俏灵动的白发少女,变成了身形修长c面目俊雅的银发男子!

  夜风中,男子裸露的上半身展现着完美的线条,匀称流畅c苗条矫健。那秀美温润的容貌,高雅清幽的风华,如水晶yi般透明无垢的蓝色双眸,yi切yi切都是那么熟悉。微风吹起他银亮的月华长发,宛如夜空里璀璨的星辉,扬起yi道梦幻般的弧线。

  这是比凌?!

  在这yi刻,永恒已是全然呆傻掉了。

  看到这几乎不可能发生的yi幕,他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能愣愣站在水中,yi动不动。

  第八章 第三十三节 即使你是男子

  “永恒”那银发男子低低唤着精灵的名字,声音清朗温柔。然而那语气语调,却和方才的白发少女毫无二致!隐约的,他的声音在颤抖,透出几分紧张,几分恐惶,还有几分不确定的害怕。

  可怜的精灵此时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四肢僵硬,眸中茫然,大脑yi片空白。怎么也想不到,赛菲尔yi直小心隐藏的,竟是这样匪夷所思的秘密!他就像身在yi个光怪陆离的梦里,眼前yi切虚幻,完全不似真实的存在。

  “我知道,这个秘密会让你震惊,但”比凌的话还没说完,只听“扑通”yi声,yi道人影从半空笔直的坠入水潭,比精灵方才落水的姿态更加突兀c更加狼狈。

  很快,水中钻出的蒙面男人,yi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在皎银月色下更显迷离。

  “哎呀哎呀,原来是这样,真是吓了我yi大跳涅!”他全不掩饰自己是因过度震惊才掉入水中的事实,妩媚的眼眸中神采涟涟,“赛菲尔就是比凌,比凌就是赛菲尔,两人本是yi体的!怪不得肥羊你会透明斗气叻!唔,让我猜yi下,你有yi个能够随时顶替自己的分身,方便你变男变女改变身份,对不对?”

  原来疑惑的yi切,现在都得到了答案。这么说来,当年他绑架肥羊失败,根本不是因为肥羊有飞天遁地的本领,而是屋外的比凌收回了自己地分身yiyiyi比凌才是真正的肥羊!他那次绑票行动不输才怪呢!

  看来今天来偷窥还真是来对了。桃花眼心中得意,唇边噙着笑。两眼弯得如月牙儿yi般,简直媚不可挡。

  “是,我有个灵宠,能变成和我yi样的模样,无论是赛菲尔还是比凌。”比凌并不否认,眼睛却是盯着呆愣不语的精灵,似乎是在向他作解释。

  轻轻yi合掌,桃花眼异常娇媚的轻笑yi声,问出了yi个很讨打的问题:“那么,我很想知道。在梵固的新年晚会上,我吻的那个赛菲尔yiyiyiyi是你,还是你的灵宠?”

  “喀吧”yi声捏紧拳,比凌霍然扭头望向桃花眼,微微眯起蓝眸,眼中透出极度危险的意味。

  面对那凌厉地目光,桃花眼不禁打了个寒颤。就见比凌竖起右手的三根指头,冷冷道:“第三个要求,你给我立刻滚到岸上去,脱光衣服在精灵的树屋下跑满整夜。不许停!现在就开始!”

  “脱光衣服?”桃花眼邪里邪气的yi歪头,目光朝比凌上下yi扫,暧昧的舔舔唇,咯咯娇笑道。“像你现在这样么?”

  “轰!”yi道螺旋状的冲击波从天而降,将猝不及防的桃花眼掀了个跟头。紧接着,魂渣闪电般扑了过去,yi把将桃花眼按到水里。

  “噗!”好不容易挣扎出水面的桃花眼喷出yi大口水,气得浑身哆嗦。“你又来这招!”

  “我打死你这个下流胚子!”魂渣愤怒大叫,紧缠着桃花眼拳打脚踢。两人打打跑跑,距离水潭越来越远。

  潭中终于恢复了寂静,比凌定定望着精灵,再次唤道:“永恒”

  被桃花眼这么yi闹,精灵终于从吓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抬起头,迎向对方地目光。

  有若皎洁月华的银发下,是yi双比蓝宝石还美的眼。他的眸光坦荡透彻。声音在夜风里轻轻飘荡:“对不起,永恒,我yi直在欺瞒你。正如你看到地,赛菲尔和比凌原本就是yi个人。”

  精灵死死盯着那双熟悉的湛蓝眼眸,面色渐渐冷静,心中却是百般滋味翻腾不休。

  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呢?他的蓝眸c他的眼神c他的狡猾c他地骄傲。统统和赛菲尔yi模yi样!

  他行事神秘c他爱隐藏实力c他善于伪装温柔c他有个神出鬼没的分身。这yi切的yi切,都有了解释!

  往事飞快的在脑中闪现。yi幅幅沉在记忆里的画面被发掘出来:

  梵固学院比试时,比凌对他毫不留情的训斥指责,和赛菲尔教训他时的口吻yi模yi样!那时他就生出异样的感觉,可为什么他没有继续想下去呢?

  北上兽人王国时,他看到了赛菲尔的翅膀,和比凌yi模yi样地透明翅膀。他还亲耳听到她说自己是“双面人”!这是多么明显的暗示,可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双面”的真意呢?

  比凌曾经说过,他永远不会喜欢赛菲尔。那时他以为对方是虚伪的人类c言而无信的人类,却没有考虑过这番话背后的其他可能性。

  赛菲尔几次遇险,即使身负重伤也要赶赴战场,可无论哪yi次,比凌都不在她身边。每次他都以为那银发人类另有要务,或是害怕暴露异术者身份,却从未想过他其实是无法与赛菲尔并肩战斗地。

  现在再回想,许多疑问都有了答案,赛菲尔和比凌曾经露出地破绽,被他yi次次忽视。尤其是,他已经发现了分身的存在,却将这最大地线索抛到脑后,同真相擦肩而过。

  他并未认真思考过yiyiyiyi既然赛菲尔和比凌都有分身,那当他和不打喷嚏的那个分身相处时,真正的比凌去哪里了?

  原来,他是去扮演赛菲尔了。多么辛苦的生活,多么分裂的人生,这就是属于逃亡者的命运吗?

  定定望着那双闪烁着不安的蓝眸,精灵陡然发觉,它和赛菲尔的眼是多么像啊!

  为什么没有察觉?只是因为,他从不曾认真端详这双眼,他从不曾真心关切过这个人。他只是yi味的轻视c讨厌c嫉妒c憎恶这银发人类。却从来没将对方放在心上。事实上,除了赛菲尔,他根本没注意过其他人类yiyiyiyi如今的yi幕,就是对他这高傲性格地惩罚吗?

  伴随着记忆与思考,精灵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漆黑的眸中翻腾着许多情绪,激烈的碰撞着。

  “降灵族有变身术,我因此拥有两个身份c两种样貌。为了逃避东大陆的仇敌,我不敢使用异术,也不敢将比凌的面孔轻易暴露。所以才我并不想欺骗别人,但我更害怕性命不保。永恒,你能原谅这样自私怯懦的我吗?”

  清亮的声音里隐着难以察觉的胆怯,面对精灵的患得患失在闪烁地眸光里yi览无遗。原以为说出来就不会后悔,没想到真的变身后,他却害怕得无以复加,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因为他知道,永恒很讨厌“比凌”,就像叉子习惯疏远“赛菲尔”yi样。yi旦知晓了真相,知道赛菲尔就是比凌。永恒会接受事实吗?会继续爱她吗?

  精灵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复杂的盯着比凌,面上忽红忽白,眸光变幻不定。

  原来。赛菲尔的真实身份就是比凌!自己爱上的是yi个男人!他痛苦的想着。怪不得先前赛菲尔那般郑重c那般肃然,偏又带着极度的不安,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秘密。

  脑中陡然响起她先前的话yiyiyi“不管你会有什么样地反应,不管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后悔今日的举动。”精灵暗暗叹了yi口气。他该做出怎样的决定呢?

  比凌哪里料到精灵已经把所谓地“秘密”误会到另yi个方向,见对方面色越来越难看,他心中的不安也是越积越多,渐渐的,他绝望起来。果然,永恒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他爱的只有赛菲尔,他无法接纳比凌

  精灵yi直望着两米外地那双蓝眸,距离很近。他能清晰看到对方的目光。他看到了对方微微颤抖的睫毛,轻盈而美丽;他看到了对方渐渐变暗的眸光,幽深而阴沉,直到那双蓝瞳里泛起几近绝望的哀伤,精灵蓦然浑身yi震!

  请不要再露出这样的眼神,无论你是赛菲尔还是比凌!因为只要看到这眼神。我就会想起火刑柱上那张惨白而毫无生气的脸!我就会记起弥漫在身体里的那种锥心刺骨c撕心裂肺的疼!

  “赛菲尔。呃,比凌”拗口地换了称呼。精灵终于说话了。他紧紧捏着拳,在那里,他曾经用指尖掐出鲜红的血痕,只因他爱的那个人面临着酷刑与死亡。

  叹息声在心底悄然响起,不管是赛菲尔还是比凌,只要仍然是面前这个人,这便够了。

  “是的,我原谅你,比凌。”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用尽全身力气说道,“即使你是男子,我,我也会尝试着去接受你因为,我爱的,是那个骄傲不屈地灵魂,而不是外在地皮相与身份。”

  似乎在向对方解释,又像在努力说服自己,他鼓足勇气,结结巴巴的继续说道:“精灵族地爱情里从来不在乎外在因素,种族c身份c外貌c性别统统不是问题。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只要真心相爱就会得到祝福。”

  漆黑夜空下,他的墨眸幽深纯澈,俊雅面容上带着些许奇特的红晕,微微颤动的透明尖耳在月色中折射出迷离的光华。但这些害羞与紧张的情绪影响不了他那似乎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度与雅致风情。这yi刻的永恒,带着动人心魄的魅力,简直完美得出奇。

  然而比凌yi愣之下,却绷不住笑了起来,而且笑声越来越响亮。他笑得那样开怀,那样激烈,连身体都弯了起来,连头都低了下去。

  笑意在洋溢着花香的夜空里荡开,清脆动听的声音回荡在洒满银霜月华的水面,连高处花丛中的夜蝶都被惊起,扇动漂亮的翅膀掠过水面,翩然飞走。

  真是好笑!原来精灵方才的挣扎与为难,只是因为他误会了,他以为比凌才是本体。yi想起精灵那结结巴巴的“同性之爱”论,比凌越发笑不可遏,乐不可支。

  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却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沿着白玉般的脸颊,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叮咚叮咚”落入水中,激起道道美丽的涟漪。

  边笑边哭,边哭边笑,止不住的笑声c止不住的眼泪。心中又是火热又是清凉,又是甜腻又是酸涩,酸甜苦辣齐齐涌上心头,搅得那颗心几乎要拧作yi团!

  永恒,我知道你不在乎我的身份样貌,可我万万没有料到,你居然连我的性别都能忽略,你居然愿意去尝试yi种最艰难的改变。

  最近我也常常想,赛菲尔与比凌,哪yi个是真正的我?yiyiyi赛菲尔和比凌,都是我啊!合在yi起,才是我啊!

  而你,是第yi次以这种方式接纳我的人,你是真正爱着这具躯体里的灵魂,爱着yiyiyiyi我!

  百感交集间,心内陡然涌起yi股遗憾与伤感:叉子,为什么你就无法这般呢?你给了我最初的温暖c最大的信任,可你只愿亲近比凌,却无法接纳赛菲尔。可是,比凌并不是完整的我啊!或许,按照原本的轨迹走下去,有yi天我也会鼓足勇气说出真相,让你面临这道永恒刚刚作出回答的选择题yiyiyiyi接受或者拒绝。或许,你也会原谅我的隐瞒与欺骗,你也会作出让我感动的抉择,就像此时的永恒yi样。

  但命运在小鱼死亡的那yi刻,便将我们永久的隔开,错过成为注定的结局。而此刻说出世间最动人话语的,是永恒,不是你。

  比凌笑着,笑容里多出几分凄然,滑过面颊的眼泪变得更凉更冰。哭哭笑笑间,似乎在悼念那段还未开始就结束的初恋,又像在庆幸此刻这份坚持面对的深情。

  永恒,这世间为什么会有你这样执着的男子?而你,又为什么会爱上我这样自私的女子?

  哪怕我yi次yi次将你推开,你也yi直不离不弃,选择与我并肩前行,直到,我也喜欢上你。

  是的,在混乱思绪的最后,用充满爱意的声音默默念出的名字,是永恒,只有永恒。

  第八章 第三十五节 我喜欢你

  面对弯腰大笑的比凌,却又看到他脸上淌满的泪水,精灵越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yi边大笑cyi边流泪。

  “我,我是女的,我保证。”过了许久,比凌终于直起身,擦干脸上的泪,收敛唇边的笑,郑重其事如同发誓yi般,“赛菲尔才是本尊,比凌的外表和身份只是掩饰。其实我好几次想告诉你真相,但又无法启齿。我总是隐隐害怕这yi天的到来,因为我知道,你很讨厌比凌,而我却变得越来越在意你的看法”

  慢慢解释着,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好不容易恢复常态的脸孔又开始泛起红晕。

  另yi方的精灵早就羞窘无比,头也无法抬起,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他自己也有点不敢相信,他刚刚竟然会说出那番话!同性之爱?这真是他的回答么?

  “我,我还是变回本来的样子吧。”比凌很不自在的轻咳yi声,低声说道。

  精灵赶紧点头,眼都不敢抬。他现在可不好意思面对“比凌”这个身份啊!可他等了许久,也没听到那方有任何动静。

  他终于忍不住抬头瞄了yi眼,却见比凌傻愣愣站在水中,yi张俊脸涨得通红:“永恒,你,你能再等等吗?”

  “怎么了?”精灵的声音恢复了清冽,却仍然带着yi丝难为情的干涩。

  “我,我忘记自己灵力不足了刚刚的变身术让我耗尽了好不容易积攒地灵力,想变回赛菲尔至少还要等几个小时”

  尽管变身术是消耗灵力最少的异术。但那也得他有灵力才行啊!比凌懊恼的垂下头,他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了?

  又羞又窘,脸上的红晕yi直蔓延到耳后与颈侧,他简直想将自己yi头埋入水中,再也不出来了!

  “那就等吧”精灵挪开目光,脸上同样红得很不自然。

  于是,这两位俊雅脱俗的银发男子再yi次红着脸c垂着头,yi言不发的浸在铺满花瓣的潭水里。就像几年前的那个秋夜,堪萨岛的那道幽潭里,赤身相对地那两道倔强身影。

  散发着淡淡花香的水潭里没有人说话。静默许久许久后,比凌终于缓缓开口,低声讲述起降灵族的灭门经过,赛菲尔的逃亡经历,这近十年来挣扎奋斗的过往,以及他立誓报仇的铭证yiyiyi那道永不消逝的伤痕

  等到他终于说完,体内的灵力也将将达到变身术的最低要求。在斜过树梢的银月照耀之下,白发少女再度出现在水潭里。

  精灵抬眼看看近在咫尺地娇俏少女,脑中忽然闪过yi个念头yiyiyiyi以前和比凌相处的种种,其实都是他和赛菲尔的共同经历?

  方才太过震惊。后来又纠结于如何选择,他没有多想其他。这会儿平静下来,他想起以前和比凌共处的情景,脸“唰”地yi声红了个透。

  当年在水潭里赤身捰体相对无言的。竟然是赛菲尔!

  当年在梵固学院同居yi室抢夺盥洗室的,竟然是赛菲尔!

  几次三番在洗澡时撞破c将他看了个精光的,竟然是赛菲尔!

  “永恒,你在想什么?”好奇于对方的突然脸红,赛菲尔轻声问道。

  “我我在想当初和比凌住在yi起。被他”

  精灵不自觉地滑出真实想法,却又及时住了嘴。但赛菲尔察言观色,猜中了令他羞恼不已的真正原因,不禁轻哼yi声:“还在介意那个吗?你现在不是全看回去了么?”

  “”听到这赌气般的回答,精灵不禁哑然失笑。随即,他的目光变得极端柔和,连他自己都未察觉。

  “赛菲尔”他轻声唤道,“谢谢你能告诉我,关于你的最大秘密。”

  yiyiyiyi谢谢你信任我c依赖我。此刻满溢心间的愉悦。终于教会了我,什么叫作幸福。

  不知不觉间,他上前两步,伸手拥住了这惦挂已久c爱恋已久c羁绊已久的少女。感受着怀里的温热身躯,他的呼吸陡然变得重了起来,吹在赛菲尔地颈侧耳根。引得她“咯咯”轻笑起来。抬头说道:“好痒”

  “别动。”精灵不安的叫了yi声,眸光越发深黑。有如不见底的深渊。

  “嗯?”赛菲尔猛然反应过来,她还光着身子呢!就这么yi丝不挂的被精灵拥在怀里,这也太羞人了吧?

  yi颗心突然跳得极快,几乎要跃出胸腔。脸上有如火烧yi般,热得惊人。yi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中滋生,如藤蔓yi般在体内肆无忌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