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间,赛菲尔以为自己回到了那个饱受鞭打的死后世界yiyiyiyi同样这么黑暗c这么死寂。但很快,身躯上那些密密麻麻地伤处c难以忍受的疼痛,都在告诉她,这仍然是她昏迷前的世界,只不过她被挪了个地方。

  喘着气勉力坐起。粗粗摸了yi遍身躯,她身上并没有明显处理过的痕迹,但伤处却都止血了。被鲜血染红的素袍不见了,身上变成yi件手感极好的丝缎长裙。最诡异地是,她的头发已经被人精心打理过,溅上的血污都被洗得干干净净,摸起来顺滑无比,隐隐还散发着yi股百合花的清香。

  想着陷入昏迷前听到的那个声音,她心中了然。不禁冷笑yi声yiyiyiyi水使那家伙还真是个变态!

  喘息稍定,赛菲尔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慢慢摸索。触碰着周围坚硬的石壁c冰冷的镣铐c生锈的铁栏,还有那股幽冷中带着血腥地气息,她能肯定自己正在yi处监禁之地。

  没想到北斗城还有这种地方啊,她冷笑着,慢慢斜靠在墙上。杀戮过后。发泄过后,她的心只留下无尽的冰冷与绝望,到了此刻,她连怨怼心情都生不出来,只剩下yi颗求死的

  “好冷”低喃了yi声,白发少女曲起长腿。双手抱膝蜷作yi团。似乎这个动作就能带来些许温暖。

  远远的传来yi阵细碎的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人来了。但赛菲尔根本懒得理会。依旧斜靠墙边动也不动。都已经准备好了”几乎将头低到膝盖底下地中年人,说话语气就像奴仆yi般。

  白发男子根本不正眼看他,自顾自的朝里走,yi眨眼就走下了石阶。中年人额头全是冷汗,双腿yi软便要摔到地上。这时他身后伸来yi双手,稳稳扶住了他,轻声道:“才两天就将星辰广场清理出来,副城主大人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因为运送武器南下而逃过yi劫的北斗副城主只觉自己快要虚脱了,恭敬无比的连应几声。

  话虽这么说,但要将血腥笼罩的废墟广场清理干净,并不是yi件容易的事情。他还得感谢那位制造废墟地罪魁祸首,没有留下yi具完整尸体在广场周围,否则他还真来不及布置刑场!

  想到这里,副城主又是yi个哆嗦,向身后地那人悄声问道:“这里能关住她吗?”

  不知为何,那人却沉默了,半晌才勉强笑道:“大人难道不知道吗?这底下是yi处专关异术者与强力武士的特殊监牢啊!”

  副城主“喔”了yi声,收回了往里探寻地目光,讪笑道:“那个,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大人请便。”那人颇为善解人意的拉开大门,将副城主送了出去。

  快步走到阳光下,副城主舒了口气,掉头就跑。他可不敢进到牢里去,那里头关着的就是那个将北斗城摧毁殆尽的恶魔!而此刻正走入牢里的,可是那个动不动就要杀人的冷酷水使啊!

  面容清秀的少年目送副城主远去,慢慢关上大门,想着底下那个已经昏迷两天的柔弱少女,心中猛然yi痛,不由得神思恍惚起来。

  整整yi座城市的毁灭啊,她竟然能做到这yi步!他从未想过,有yi日会在这种情形下与她再见。幽幽叹息着,他也沿着石阶往下走去。越来越暗沉。即使隔了yi段距离,后方的清秀少年仍然感觉到水使身周那股迫人的寒意,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幽禁在地下监牢最里间的白发少女,柔软发丝散落肩头,背对着牢门抱膝而坐,整个人瘦弱而凄冷。伴随着外间来人的走入,黑暗中多出了昏黄的光,但她还是没有动。

  遥遥望到那yi片披散在身后的惨白长发,水使猛然停住了脚。

  看着那熟悉的背向姿势c似曾相识的白发身影,他的眼神陡然阴翳起来,似乎想起了极不堪回首的过往。

  曾几何时,在那最里间的狭小监牢里,关过另yi个天生白发的瘦弱身影。就在这yi瞬,回忆如潮水泛滥开来,水使几乎要将那白发少女的身影,同数年前那个寂寞痛苦的小男孩重合起来。恍惚中,他蓦地记起,那个幽禁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c被每时每刻都会发作的疼痛折磨c咬牙切齿诅咒着族人的白发男孩,不就是他吗?

  是的,那么难以忍受的疼痛,每天都会发作yi阵的疼痛,无论他如何抗争c如何挣扎c如何哀求c如何祈祷,都无法停止的疼痛!因极度恐惧而将他关在此地的族人们,在他身上施放了何等强烈的毒药与禁术!只是因为这白发c这白瞳,他就该承受那种可怕的幽禁,那种仿佛扎根灵魂深处的疼痛,那种残酷无情且无休止的折磨吗?

  无数个日日夜夜,他躺在幽黑死寂的狭小空间,摸着手脚上冰冷的镣铐,瞪着呆滞的眼,yi遍yi遍想着:若有yi日能离开这里,我要

  我要报仇!

  带给他痛苦的人,他也要回报给他们同样的痛苦!他唯yi的愿望就是报仇!

  在漫长的等待中,在无尽的孤寂中,在反复的挣扎中在疼痛发作到满地打滚时,在饿得半死要啃脚下泥土时,在被寂寞折磨到快要发疯时

  yiyiyiyi他时时刻刻不会忘记的,就是报仇!他所忍受的yi切,总有yi日终究偿还!

  “大人”身后突然传来的谦恭声音将水使唤回了现实,只是那出声的清秀少年被对方凶戾到极点的目光扫过,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滚出去!”水使毫不客气的说,“不然我杀了你!”

  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清秀少年低低叹息yi声,缓步退回石阶之上。地牢里只剩下水使yi人,慢慢走到铁栏围起的监牢前。

  足有胳膊粗的铁条封起了仅能容纳三四人的狭小空间,黝黑的石头带着yi种诡异的晶亮色,yi刻不停的吸取着牢中人的每丝能量。水使静静站在赛菲尔身后三步处,再yi次打量这单薄得可怕的背影,以及垂落至腰际的纯白长发。

  寂静的监牢中,白发如雪,凄清满地。

  第八章 第十九节 火刑

  “你真不像你的母亲。”

  许久,水使开口了,只是他的话语内容既突兀又奇怪,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然而铁栏之内,面壁斜靠的赛菲尔连yi丝反应都没有,仿佛这里根本没有水使这个人,更没听到那句莫名其妙的评价。

  “你恐怕根本没有见过她吧?”水使阴柔的声音继续在昏暗地牢中回响着,“降灵族的眉大小姐,当年在东大陆可是名人。我yi直很想和她打yi场,不过总没机会,没料到你竟是她的女儿,也算弥补我心中的遗憾。”

  轻笑yi声,白发男子自顾自的说道:“婀炎那笨蛋曾经在擂台上惨败给她,如今又死在她女儿的手上,当真可笑之极。”

  见赛菲尔还是yi声不吭,水使目光yi闪,冷笑道:“别人可能会因你的年龄与外貌不同于降灵族少主,而将你们认作两个人。但我不会弄错,因为我知道你们降灵族有吸收魂体力量后改头换面的异术。”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又变得阴翳起来。当年族人因为害怕而幽禁他,却又无比垂涎他体内的力量,便想方设法去剥夺他的天赋c转移他的灵基。在当那帮长老的试验品期间,他听了不少其他异术家族的绝招与禁术,包括降灵族严禁族人使用的噬魂术。

  当风使还在因年纪与外貌问题而迷惑于赛菲尔的真实身份时,水使便已猜到了她的来历yiyiyiyi天纵奇才的眉大小姐地亲生女儿,降灵族的当代族长。可他也万万不会想到,在这具属于降灵少族长地身躯里。装着yi个来自另世的灵魂。

  水使猜对了yi半,碧当年吸收了凛的灵魂。拥有了改头换面的条件。赛菲尔目前的体型与外貌,确是因为灵魂取代与融合才变得和碧不同。但剩下地那半真相,他无论如何也猜想不到。赛菲尔自然不会对他解释什么,事实上,她现在连睁眼都没有力气。只是那样紧紧蜷作yi团,靠坐在冰冷的囚牢中,yi言不发。

  水使凝视她半晌,见她头也不回的任凭自己道出族里秘密,白瞳中闪过yi道寒光。停了停,他心中却渐渐高兴起来。这猎物越是表现得强硬扎手。他便对她越有兴趣。yi想到能令这样的她屈服,他就会不自觉的兴奋起来。

  “喀嚓”yi声轻响,铁栏缓缓露出yi道半人高的缺口。赛菲尔只觉背后yi股强大地吸力传来,整个人被那股力量硬拖了出去,转眼间便到了水使怀里。

  “莉莉,你觉得自己能保持多久的沉默?”左臂搂着那具毫无力气的纤细身躯,水使的右手慢慢拈起yi缕带有百合香气的白发长发,凑近嗅了嗅。慢悠悠道,“你真的不像眉,她可不会隐忍到这般地步。”

  怀里的惨白面孔正正对着他的下巴,双眼无力地闭合着,整张脸上毫无表情。即使在他含住她的耳垂时,那张冷到极致的脸庞上也没有yi丝情绪波动。

  “上次你还会脸红呢”低低的邪笑声就响在耳边,热气呼在她的脖颈间。带着种撩人的痒,那个声音在说,“怎么,这yi次你已经习惯了吗?”

  “这次你又想玩什么?”清冷的声音终于响起,赛菲尔睁开眼,那双仿佛含了冰地晶蓝之眸定定望着他。“不过随便你吧。”

  “怎样都无所谓吗?”水使将手探入对方的长裙中。声音倏然变冷,“对女子来说。失去贞操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吗?清白不是最重要的吗?”

  贞操?清白?听到这两个词,赛菲尔脑中有什么记忆被触动,模模糊糊的话语浮现了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个体地纯洁与否在于他地灵魂,而不是他的你不要太介意外在yi些东西地失去,没有什么比开心活着更重要呃,在我眼里,只要你保持自己高尚的c无垢的心,那你就是最纯洁的!嗯,不要管什么,那个,女人都不应该在乎,那个,其实”

  为什么,脑中会忽然出现这段话?她当日稀里糊涂挤出yi席话来安慰被“抢婚”的精灵,而对现在的她来说,真是莫大的讽刺yiyiyiyi开心活着?高尚无垢的心?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奢望吧!

  从带着赤发血瞳踏入北斗城的那刻,她就已经抱定了求死之心,还会在乎什么清白不清白?比起失去生命的人,她这样根本不算什么伤害,就当被恶狗狠咬yi口好了!

  绝望的冷意在体内蔓延,赛菲尔的心里根本泛不起任何波澜。轻轻呼了口气,她索性放松了身体,带着yi丝讥笑盯牢了水使:“我说了,随便你。”

  她就这么双眼瞪得大大的望着对方,任凭他那只带着冷腻感觉的右手慢慢抚上她的脸,yi路向下。随他怎么揉搓挑弄,她只是面无表情,眼里也没有yi分热度,就好像他抱着的只是yi具冰雕木像,毫无生机c毫无知觉。

  水使的右手熟练的在那冰冷肌肤上游走,动作轻柔而灵动。可他使了百般手段,却没有任何效果yiyiyiyi对方毫无反应!

  他挑起眉,看着怀中少女yi副任他施为的模样,心中不悦之极。这带给他最大期待的玩物,没有倔强c没有反抗,也没有屈服c没有求饶,她就像放弃了yi切c漠视着yi切,对自己会面临怎样的境况全不在乎。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隐隐升起yi股挫败感yiyiyiyi他想践踏的只是这少女的尊严与灵魂,并非那具伤痕累累的不完美身体!

  冷哼了yi声,他手臂yi抖,赛菲尔被重重甩到地上,很快便又回到那间狭小的黑石监牢。

  “我会等待明天的来临那些逃走的人会来救你吧?可爱地莉莉。我非常期待看到,在那个时刻到来时。你脸上的表情”

  听着那冷冷地声音逐渐远去,赛菲尔低垂的眼睫毛微微yi抖,僵硬了许久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监牢中的黑色石壁又开始吸收她的力量,赛菲尔几乎瘫软在地,心中默默想着:安妮现在应该已经带着剩余队员返回北大陆了吧?对。她是个谨慎地聪明人,不会出现在明天的刑场上yiyiyi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远处又是yi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片刻后传来yi个略带犹豫的声音:“赛菲尔?”

  不用睁眼,赛菲尔便从声音辨出了来人的身份。但她依旧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

  “你真的是降灵族地人?”清秀少年慢慢走到铁栏前,面上表情显得十分矛盾。目光中带着yi丝隐藏极深的痛苦,“你是个逃亡者?”

  隔得近了,少年能看清白发少女的侧脸,那种绝望的苍白,让他的整颗心顿时揪作yi团,嗫嚅半晌也挤不出yi个字。不如yiyiyiyi偷偷放了她吧?少年被心中陡然升起的念头吓了yi跳,连忙垂下眼不敢多看。他怎么可以冒出这样荒谬的念头!

  可,这个想法yi旦浮现在脑海。便如藤蔓yi般在脑中肆意生长起来,怎么都压制不住。明天就是火刑,真的让她去经受那样可怕地酷刑吗?yiyiyiyi但,如果放了她,毫无力量的她逃不出北斗城不说,yi旦事情败露,驭兽全族都会被屠杀殆尽!

  不。不,这是个荒唐的想法,我不能做那样的蠢事!少年拼命说服自己,但心中的酸痛却是越来越深。就在这时候,赛菲尔突然开口了。

  “你知道吗,我其实有个秘密。谁都不知道的秘密”蜷作yi圈的白发少女忽然转过头来。挑起唇角低声笑了起来。她地声音中仿佛带着无尽的魅惑,却又透出yi股冷硬的金石质感。听起来十分怪异。

  这种不同寻常的表现带给少年yi种不妙的感觉,他想要立刻逃离此地,但对方那诡异的笑容似有魔力般,让他地双脚几乎无法挪动yi步。

  “你可知道,虎牙是怎么死地?”她笑得更加灿烂,直露出满口白牙,然而蓝眸中却带着yi种冰冷欢畅的奇异目光,似乎她能确认,那即将出口地话语将狠狠刺破对方的胸膛。看到那抹惨白面容上陡现如此诡艳肆意的笑,清秀少年的心头不由自主的涌起惧怖之感,竟情不自禁的后退了yi步。

  “让我来告诉你吧”赛菲尔依旧放肆笑着,但她的眸光却是更加幽深晦暗,仿佛无底的黑洞。

  不,不要听,我不能听!少年的心中在疯狂呐喊,可他却来不及掩住耳朵,便听到了那句寒意十足的话:“是我杀了他。”

  世界仿佛在瞬间颠倒过来,yi时间,他只觉头晕目眩,脑中yi片混乱。

  “是我杀了虎牙,你的亲叔叔,驭兽族的前任族长。”确定无疑的话语终于让少年清醒过来,他呆呆盯着那张灿若桃花的灼灼笑颜,就像看到了yi个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

  “我杀了他,小孩子的偷袭很容易得手,那头看起来可怕的白老虎也不会伤害yi个小孩子,不是吗?”那声音似乎永不会停止,不紧不慢,却又毫无感情的回荡在他耳边,“说实在的,你的族人先杀了我的族人,我为他们报仇而去杀死虎牙,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对不对?”

  她笑得快意,却又充满讥讽:“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他的眼神慢慢冰冷,慢慢绝望。在他的心中,有种名为美好的东西陡然从中破成两半,随即彻底崩塌。蓦的,他扭头朝石阶跑去,速度越来越快。他无法忍受,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不能再听到那些会令他发疯的话语!

  目送对方踉踉跄跄的跑远,直到身影完全消失,赛菲尔微微捏紧了双拳,疲惫的闭上了眼。

  天渐渐亮了。北斗城正中央的星辰广场上早早聚了yi圈人,他们来到这里。是要亲眼看着那个给他们带来最大恐惧地恶魔被活活烧死。

  这天的天气并不好,即使已经接近午间,灰蒙蒙地天依然阴沉得可怕。围绕着中央那座刚刚搭建好的平台,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广场两侧,等待火刑时刻的到来。

  正午时分。yi缕阳光陡然从厚重的云层中投射下来,广场上地沉闷气氛也为之yi变。随着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涌入,广场上的嗡嗡声越来越大。这些维持秩序的人是从南边紧急调来的士兵和异术者,有些人抵达此地不过数分钟,对此处地形完全不熟悉,只得靠人数优势组成yi道人肉屏障。

  紧接着。yi个身形纤细的白发少女被几个身形粗壮地女子半扶半抬进来,紧紧绑到了平台的火刑上。原来这就是那个屠城的恶魔啊!围观的人们惊讶的交头接耳。令他们大感心安的是,这少女明显虚弱无比,连自己行走都无法做到,想来对他们也不会再有威胁了。

  赛菲尔依然穿着那件单薄的白色长裙,毫无感情的蓝色眸子定定望着天空。过了片刻,有几个人走到平台上,其中yi人身披火红披风。便是此次火刑地行刑者。赛菲尔斜了他yi眼,轻轻吐了口气,慢慢闭上了眼。

  在这个世界,火刑是yi项用来惩罚异端或罪大恶极之人的残酷死刑。由于行刑者是善于控火的异术者,那受刑的人会从脚慢慢灼烧,由指尖c趾尖c掌心c足底慢慢扩散到身体表面,yi寸yi寸炙烤皮肤c血肉c骨骼c内脏。最终内外尽数化为灰烬。顶级行刑者能恰到好处的控制火势与着火区域,不会因为烧坏神经而影响痛感,让受刑人yi刻不停的煎熬在烈焰焚烧的极致痛苦中,直到最后死去,简直比凌迟还要痛苦千万倍。

  事实上,赛菲尔并不知道这里地火刑有多痛苦可怕。她只是不愿看到当自己被灼烧时。边上底下那些人的脸。这会让她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很像英勇就义的烈士yiyiyiyi而她其实只是因为极度悔恨c苦痛与绝望。而决心放弃生命的懦夫而已。

  “蓬!”行刑者的手掌中燃起yi簇火红,伴随着他慢慢握拳,赛菲尔那地双足之下,也燃起炙热地红莲之火。yi阵剧烈的痛感从脚心传来,瞬间便传至体内各处,连心脏都仿佛要烧灼起来。这种难以忍受地烧灼之痛有若焚心蚀骨,令她几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