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报复。但没想到,那个欧姆感真的是被两个王子所杀!还有那个罗松。怎么在这个节骨眼里消失不见了?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大王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烦躁得犹如受伤地猛兽,“罗松竟敢阴老子!这下怎么办?父皇肯定会认为我就是凶手!即使他不杀我,那皇储的位子我也别想了!”

  旁边,几个心腹都愁眉苦脸,谁也不敢说话。大王子在国中握有部分军权,很得皇帝陛下地看重。但出了暗杀大臣这种事,陛下会严惩不说,军中不少将领都会离心,比如那个莫亚迪!

  他们哪里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大王子虽然作风强硬,性格冲动,对人毫不留情,但他的确不是个善于阴谋诡计的人。要说他命令罗松去杀欧姆感,其他人可能会信,但这些了解他的心腹打死也不信!现在的关键是,那个罗松到底在哪里?他就在欧姆感伯爵死后第二天失踪。现在想来真是万分可疑!

  “殿下!”门外突然传来低低的敲击声,这是卡西斯最信任的骑士在紧急时刻才会用的暗号。屋里人都是心中yi紧,急急打开了门。

  “殿下,这是我们在楼下花园里发现的!”几个机灵的骑士抬进来yi个布袋。打开yi看。里面那浑身是血c奄奄yi息地青年,正是罗松!

  “殿。殿下!”黑发青年艰难的睁开眼,“救救我有人抓我,要,要杀我”

  卡西斯大步上前,狠狠捏住罗松的肩头:“你说,你有没有杀欧姆感?”

  “没,没有,我没杀”眼见罗松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就快要不行了,旁边yi个心腹急急问道:“是谁抓你杀你?”

  “加,加德殿下”

  罗松拼命挤出这几个字,便头yi歪眼yi闭,没了呼吸!

  “!”卡西斯猛然站起身,勃然大怒,“加德你这杂种,敢阴到老子头上!我杀了你!”

  眼看大王子气得脖子上青筋爆起,立马就要冲出房间杀人的狰狞表情,心腹们赶紧yi拥而上,紧紧抱住了他:“冷静,殿下!yi定要冷静!现在去杀加德殿下也于事无补,还会让殿下处境更加糟糕殿下,别忘了,加德王子还没成年,不能动他!”

  “不行,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yi定要干掉那杂种!,老子从来没被人这样玩过,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卡西斯眼都红了,口中怒骂,“狗屁异兽,狗屁灵魂,狗屁凶手!那杂种设的好计,把我和老二yi网打尽,他下个月成年就能安安稳稳当皇储!我说他怎么突然跑到布优格来呢,哼。那杂种yi定在我和老二身边都埋伏了人!,我不管父皇地禁令了,我yi定要杀了那小杂种!王八羔子的,年纪小小就这么阴,”

  听他骂得难听,心腹们都露出苦笑yiyiyiyi大殿下啊,你这么骂他不等于在骂自己吗?不过还好,大王子怒骂yi场后,终于没有立刻奔去杀人,而是阴着脸说道:“你们,给我想个招儿,我要他明天就死!不然,我就直接带着属下骑士去砍了他!”

  见大王子心意坚定不容反对,心腹们聚到yi处,低声商议起来。房间里,无人注意到那具尸体的嘴角边,似乎带着yi缕似有若无的笑

  第六章 第三十九节 遇伏

  更新时间:2008yi12yi2 10:46:05 本章字数:3585

  布优格国都“美人之城”三面环山,只有往南是坦坦大路,平日里这条路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几乎所有进出“美人之城”的人都会选择坦途而非专挑山路去自虐yiyiyiyi尤其在几月前北边有座山头突然玩了次火山喷发以后。

  这天yi大早,天刚蒙蒙亮,几支装容整肃的车队便踏上这条南向大路,出城的必经之地。早起的樵夫和夜行的旅人诧异瞧着这些行色匆匆的车队,黑色盔甲包裹着的骑士泾渭分明的拱卫着数十辆马车,人人脸色凝重,气氛压抑。按车队的阵型看,这些马车和骑士间貌似是配合默契的攻守同盟,但互相之间又带着明显的提防意识,怎么看怎么怪异。

  加德静静坐在马车里,细长的双眼几乎眯成yi条缝,凝视着手里半满的酒杯,似乎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对面坐着个不停打呵欠的中年人和浑身裹在黑衣里的干瘦男子,前者满脸困倦,后者yi言不发。

  “最近三哥和五哥那边有动静吗?”沉默许久,加德终于开口,停了停,又补了yi句,“还有学院那边呢?”

  中年人此时刚打完yi个呵欠,连忙接口道:“自从四王子死后,那两位殿下就被吓破了胆,放弃皇储之争安安分分待在自己府里,yi直没有什么异常。至于学院那边殿下是说?“哼,当然是我那位贤婉温柔的好姐姐。”加德眼里寒光yi闪,“人人都把她夸得跟天使yi样,说她是皇室里难得的清泉洁葩,性情淡泊与世无争我却不信!在那座皇宫里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真的纯洁无瑕cyi尘不染?”

  中年人晃了晃头。明显不太赞同小王子的话。他知道加德是在说留在梵固学院地娜娜公主,那朵圣达加最眩目的鲜花,整个皇室最疼爱的宝贝。娜娜公主容貌出众c天资聪颖,从小就跟在皇帝陛下身边逗趣解闷,是yi朵难得的解语花。她性格温婉和顺,心地纯良善解人意,在圣达加拥有极佳的口碑。中年人心里奇怪,为什么加德殿下总觉得娜娜公主对他有威胁呢?她明明那么柔弱娇怯!

  加德不满的瞪了心腹yi眼:“我每次这样说你都不肯信!哼。老实讲,每次看到她轻声细语的对父皇说话。我就觉得心里头很不舒服!”

  心里头不舒服?殿下是在嫉妒娜娜公主深得皇帝陛下宠爱吧?中年人心中好笑,殿下还真像个小孩子啊!他这么想着,却不敢说出来,只是低声道:“娜娜公主从来就没什么出格举动,她现在人在梵固,又不可能插手皇储之争,殿下您也应该很清楚啊!”

  “是么,她没有动静?那就好”加德晃了晃高脚酒杯,眼中闪过yi丝烦躁,“哎。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昨晚那事太过顺利c太过巧合,弄得我老是疑神疑鬼c安不下心来!”

  羽稍yi歪头,心中感叹这小王子果然是戒心极重,对什么都不放心。他早知加德在其他哥哥身边都安插了密探,却不知他连娜娜公主的举动yi直关注着,真够谨慎地。圣达加强者为尊,不忌争斗。却从未有过女子执政,加德这份小心也太过头了吧?

  “殿下!”中年人轻声唤道,“我觉得现在要当心的反而是大王子和二王子呢!如果他们狗急跳墙咳,我说错了!如果他们临死拉个垫背地呃,咳咳,我再换个说法,如果”

  “行了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加德yi挥手,打断了中年人绞尽脑汁的措辞,“我可没他们想的那么弱!如果他们真敢对我下手,嘿嘿。那我可是求之不得!”

  见中年人仍然yi头雾水,他薄唇yi抿,低声道:“暗害重臣,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全看父皇心意。他们也许会被重罚。也可能只是得顿训斥,谁也说不准。但如果他们不顾父皇的禁令对我下手。那可是犯了父皇的大忌!父皇最恨的是什么?就是罔顾他的命令c侵犯他的无上权威!”

  说白了,对下心狠皇帝还可能饶恕,但逆上而行就绝不容忍!加德心想如果不是自己时不时顶撞yi下老头子,搞不好父皇早就属意他当皇储了。但相应的,他这皇室里最小地王子,只怕是活不到今天!在皇宫里要yi个毫无根基的小孩子死去,真是太容易了,所以他打小就懂得用桀骜的外表做掩护,宁让父皇不喜也要先保住小命,再小心翼翼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思绪飘远,加德突然直起身子,不满的问:“你们对米丽夫人的行动是不是又失败了?”

  中年人脸上讪讪,点了点头,颓然道:“安基岛那座城堡里好手太多,我们派去的人连进入大厅地机会都没有!上次雇佣黑暗世界的顶级杀手伪装潜入也失败了,还反被安基岛出了个悬赏令,再没人敢接我们发布的暗杀任务!”

  “哼,真没用!”加德冷哼yi声,目光随之投到黑衣人的身上:“等这边的事情告yi段落,你去负责”

  他的话还未说完,马车突然yi阵剧烈颠簸,震得他杯中酒汁乱洒,溅得长袍上全是淡红斑点。紧接着,在窗口空隙间,yi道银光有如霹雳闪过,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殿下小心!”中年人第yi反应就是敌袭。他倒是忠心无比,立刻就扑到加德身上,将他遮得严严实实。

  “让开!”加德大喝yi声,yi脚将中年人踢到座位下,“你这家伙战力不足,给我老实待着!”

  再起身时,他的身周已经多了无数只耀着猩红毒刺的深黑魔蜂!这些豌豆大小的魔蜂yi被他召唤出来,便密密麻麻围在他身边,就像给他披上了yi层黑色盔甲!当年他在安基岛比武时只召唤出yi只魔蜂就将羽阻碍了数十分钟,现在这yi大群该有多强的战力?魔蜂个头虽小,却能攻能守。敌人只要蜇上yi下就是剧毒毙命地结局!

  加德心中早就算计好了,两位兄长手下地黑甲骑士个个都是强力武者,但这些毒蜂却是对付他们最好的利器!它们能灵活的飞入盔甲缝隙里,瞬间攫取骑士地性命!嘴角扯开yi缕冷笑,加德不慌不忙地等待着敌人攻上车来!

  此时马车已经停住了,但原本yi直响在周围的骑士马蹄声陡然消失了,四周没有任何声音,处处寂静yi片加德疑惑地偏偏头yiyiyiyi竟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也太奇怪了吧?

  “是幻术!”羽挑开小窗望了yi眼。冷漠的脸上出现yi丝情绪波动,“我们被隔离了!”

  “你是说”加德yi脚踹翻了马车壁。抬眼yi看不禁大吃yi惊,“外边地人都到哪里去了?”yiyiyiyi从马车上yi眼望去,本该守卫在两侧的骑士们不见了,另两位王子地座驾不见了,连路边的林荫和山包竟也全不见了!除了他自己所在的这辆马车,其他都是空荡荡的yi片!

  “没错,就是幻术。其他人应该也和我们yi样,突然发现周围的景物全部消失了,只剩下自己yi个”羽的脸色倒是平静无比,“这种幻术是利用光线来制造假的场景。并不是什么高级幻术,只要我们自己别慌就行。”

  被他的镇静所感染,加德也很快收敛了惊讶表情:“我们现在在哪里?”

  “应该是城南的若汗峡谷,很适合伏击的地方。”羽微微抬头,“来了!”

  半空中破空之声飕飕响起,那么突兀那么强劲,似乎有成百上千支箭矢正铺天盖地而来,如乌云yi般黑压压地向加德罩去。但身处幻术中的人却看不到箭矢的方向!幻术加远程攻击?果然是个好点子!加德咬牙切齿的想。

  嗡嗡的魔蜂忽然飞了起来,去寻找那不知潜伏在何处的异术者。与此同时,几头壮硕的黑毛猩猩凭空出现在马车边,挥舞着巨大的石头yi般地拳头,迎向了空中的飕飕风声!“噗噗”之声顿时不绝于耳,空中疾飞而来的箭矢纷纷被打落在地

  加德的体周带着淡淡银光斗气,嘲讽道:“难得大哥二哥的脑子好使了yi次,那我就陪他们玩玩!几支箭就想取我性命?真是天真啊”他的话还没说完,羽突然yi侧头,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嗯?好像有什么东西夹在箭枝中”

  就在他们视线被幻术遮蔽的高空。yi道蓝色的光芒正越过漫天箭雨呼啸而来!它的速度那么快,似乎连清风也跟不上它的前进脚步!由于速度太快,完全看不清那箭枝原本地形状,只能从它和空气剧烈的摩擦中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杀气!

  “好快!殿下当心些!”羽瞄了yi眼有斗气和召唤兽双重保护的加德。悄悄往后挪了yi小步。

  疾飞而来地蓝色光芒眨眼便到。隐隐带着风雷之声,闪电般爆射而来!到了此刻。就是幻术也无法掩盖那凌厉之极地气势,比半空黑压压的箭雨更加可怖地万钧之势!

  数头防御力强悍的飞牛挡在蓝色光芒之前,但它们连减缓速度的作用都无法起到就被洞穿斗大的窟窿,颓然坠落于地!羽瞳孔微缩,终于认出了那道蓝色光芒的真面目yiyiyiyi那是yi支能触物即炸的灵力箭!

  “轰!”剧烈的爆炸声在峡谷口的大道上响起,尘土飞扬间数匹惨嘶着的马匹横飞了出来,全副武装的骑士纷纷倒地吐血。好不容易从幻术影响下脱离出来,圣达加的黑甲骑士们看到的就是这副惨景yiyiyiyi血肉模糊的同僚c黑糊糊的焦地c足有十米直径的深坑而那处于爆炸中心位置的三王子座驾,已经在猛烈爆炸中灰飞烟灭,连碎屑都没有剩下

  第六章 第四十节 借刀

  更新时间:2008yi12yi2 10:47:02 本章字数:3052

  “噗!”yi口鲜血喷出,黑发黑眸的青年抚了抚胸,在山石后慢慢直起身子,略白的脸上挂上yi丝微笑。他手搭凉棚朝山下望了过去,远远的,可以看到峡谷口的数个黑点,那是人仰马翻yi片慌乱的圣达加车队。

  “哎,大王子选的伏击地点真不错,就是手段差劲了点儿,弩箭和弓箭哪能对付那个双修的小王子啊?”那青年擦了擦嘴巴的血迹,笑呵呵的说,“大王子,你可得感谢我帮你解决仇人呀!这yi箭可是耗费我的全部灵力啊!唉,可惜,现在大家都以为我死了,不然我还能领个赏什么的”

  这青年正是前yi晚在大王子房间“死去”的罗松,也正是杀死欧姆感伯爵的真凶。yi个人就闹得三位王子反目成仇,还借刀杀人干掉小王子加德,他足以感到自豪。嘴里哼着小曲,罗松慢慢腾腾朝山脚挪去。刚刚那yi箭蓄劲十足,竟激得他吐了血,不过想到这yi次谋划取得的成果,他就高兴万分,连心口的隐痛都不在乎了。

  “喔,这么说,你现在连yi丝抵抗之力都没有了?”yi声阴冷的问话嘶嘶传入他的耳中,罗松脸上的笑容yi凝,浑身yi颤,陡然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yi个干尸般的瘦削男子正冷冷望着他,毫无感情的双眸里漾着浓重的杀机:“很好,我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我最恨有人毁掉我的衣服!”他的身上衣袍破烂,露出好几处干瘪的肌体。但罗松的视线全集中在他的肩头yiyiyiyi他扛着yi个浑身是血c昏迷不醒地少年,正是加德!

  “你,你竟然能逃过”罗松心头大震,yi股深深的恐惧感从心底泛了起来。这人到底是谁?他调查过加德的手下,没听说过有这样yi位实力强大的男子啊!而且看他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受伤!

  “你是谁?”瘦削男子目光中闪烁着yi种奇怪的光芒,“为什么你会灵力箭?你和幽血军是什么关系?”

  罗松身体微微yi抖,很快就恢复了原样:“什么幽血军,我不知道”他霍然抬头,目光直视对方,似乎要把对方看个通透。

  “哼,想对我使用精神异术?”瘦削男子满脸不屑,“就凭你那已经见底的灵力和干巴巴的精神力?别浪费时间。快点说,你是不是东大陆派来地暗谍!”

  罗松的施术完全落到空处。感受到对面那人强大地灵力,他意识到自己再无侥幸之机。咬咬牙,他手腕yi翻,衣袖中的毒针就直直扎下!

  但yiyiyiyi毒针还未触到肌肤,他脑中蓦然晕眩,整个身子就软了下来。就在彻底陷入昏迷之前,他隐约听到yi个冰冷的声音:“既为那人的走狗,想死可没那么容易!”银壁玉案c宝幔琼帐,处处都极尽华美精丽,却又不是那种毫无品味的富贵气象。房中物件无论品质c摆设。都是各有各的韵味,别有yi番清雅之气。

  “啪!”yi只白玉般的手掌突然拍在桌上,似乎带着yi丝怒气。

  “请玉主宽恕!属下,属下也是刚刚知道,罗松他觉得时机难得,所以没有经得玉主同意就策划了这次的嫁祸之计计谋非常成功,大王子和二王子都背上了残害重臣的嫌疑,小王子加德则被大王子误当作幕后阴谋家。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大王子攻击了!yi切都很顺利只是,只是属下不知道他会把比凌大人和约瑟皇储都卷入其中”跪伏于地地男子偷偷瞄了yi眼视线中那双精致华美的小马靴,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嗤!”yi声轻响过后,男子胸口突然多出个碗口大的血洞。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温柔悦耳的声音悠悠响起:“你真以为罗松是为我着想才策划的这出好戏吗?他的身份可疑,我yi直在怀疑他地真实目的,也叮嘱过你要时刻注意,但你现在还在帮他说话!这样愚蠢的手下,我不需要对不起了,请你走好”

  小马靴的主人在房间里轻轻绕了yi圈。低喃道:“如果加德在布优格遇袭,那么会发生什么呢?布优格将承担圣达加的怒火!它必须负起责任!如此yi来,格鲁国在前几月取得的外交成果就会被削弱不少。这时候如果布优格派使谴责,说不定能赢回不少主动权呢!这计策yi举数得。如果罗松不是身份可疑。那真是个好的手下啊”

  轻轻的叹息回荡在屋中,动人无比。苏迪走过院子,却发现银发少年正站在角落仰面望天,不知道在看什么。

  “喔,苏迪。”比凌回过头,温柔yi笑,“没什么,我在看天空的云”

  苏迪也抬起头来,今天天气不错,蔚蓝的天空中盛开着yi朵朵洁白地花朵。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看朝霞与夕阳!

  他不解的望了比凌yi眼。那张完美的侧脸因为光线地原因而仿佛散发着yi层白光,带着股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