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信誓旦旦的保证过后,小妖狐立刻跑得没影。

  苏迪坐到妖狐部落华美的帐篷里时,脑子里还在想着猴子们的热情招待。妖狐虽然看上去聪明漂亮,却远没有猴子的热忱率真,而且那副娇媚妖娆的模样总让他有点心神不宁。

  “远方的客人你好,我叫兰兰。”悦耳动听的声音如黄鹂在唱歌,令苏迪不自觉的抬头望去。

  yi道柔细曼妙的身姿映入眼帘,那是yi个可以称为绝色地少女,头发飘逸修长,面容俏美无双。因为年纪尚小,总显得有些稚气未脱,更增添了她的纯真可爱。初yi看去,倒有几分赛菲尔式的单纯天真。

  “你好,我叫苏迪。”他被少女灼灼目光盯得有点不好意思,只能板着脸低下头,抚胸行礼。

  “苏迪,嘻嘻,你为什么不抬头呀?是在害羞吗?”少女走到他身边,紧挨着他坐下,伸手为他倒满面前的水杯,态度极为亲昵。

  此时近在咫尺,苏迪这才看清,原来这兰兰上身只穿yi件敞口短袍,修长的颈部和白皙的肩头全都裸露在外。尤其是那圆润柔和的肩头,带着女性特有的细腻美感,让人情不自禁想要轻轻触摸。再往下看看,更加不得了,短袍下雪白yi片,浑圆地大腿c匀称的小腿c秀巧的玉足全暴露在空气中,夹杂着yi缕似有若无的淡香,于不经意间散发着yi股旖旎滛靡的气息。

  苏迪心中咯噔yi声,心想这是唱的哪yi出?是妖狐族天生媚骨以至于此,还是这女孩另有所图?

  “苏迪,我好看吗?”少女眸光迷离,娇腻的声音轻轻回荡在他耳边,带着几分挑逗,“你喜欢我吗?想要我吗?”

  “扑!”苏迪yi口水全喷到桌上,死板的神色被破坏殆尽,红晕从脸庞yi直蔓延到脖子上。他飞快的yi跃而起,以几乎超过瞬闪的速度冲出帐篷,那副模样,就像屋里全是毒蛇yi般。

  “?怎么不灵?”被独自撇下地妖狐少女懊恼的yi捶桌子,“我明明用了媚术啊!没弄错呀!怎么会呢?是我太着急了吗?他的反应好奇怪”

  嘀嘀咕咕半晌,她脸上突然现出恍然大悟的模样:“莫非他不喜欢女子?不然我地媚术怎么会失效呢?哎呀,早知道就用本来面目出现,不用我辛苦装女孩了!”

  “最基本地媚术都不到家,你还想当萨满?还装女孩呢,连胸都不记得弄yi个,真是笨到家了”门口传来讥诮的话语,兰兰抬头yi看,是自己地老对手,不服气的哼了yi声。

  “险些把事情搞砸,害得萨满大人亲自出马去招待那位矮人,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对手并不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讽刺道,“萨满大人真是不幸,摊上你这样的笨蛋弟弟!每次都要帮你收拾烂摊子,连我都看不下去”

  “你”兰兰气得鼻子冒火,却无法反驳什么。直到对手心满意足的离去,他才yi跺脚,咬牙道:“我就不信我迷不倒人!哼,我去骗那个人类丫头去,肯定能顺顺利利套到情报!”

  说干就干!趁着那丫头被哥哥下了异术陷入昏睡,我用控神术去挖出她脑中的情报!小妖狐兰兰精神yi振,偷偷朝赛菲尔所在的帐篷溜去。

  赛菲尔就躺在萨满的帐篷中,闭目假寐。察觉到有人进来,脚步声和萨满大不相同,她不禁奇怪起来。脚步声很快来到她身边,yi双温热的手覆上她的额头,接着便是yi阵嘀嘀咕咕的响动。

  这人要干吗?赛菲尔好奇的睁开眼,打量面前闭着双眼c念念有词的青涩美少年。她倒是比苏迪敏感多了,yi眼就看出这是男性妖狐yiyiyiyi虽然这家伙穿着件看起来妖气十足的露肩短袍。

  看这妖狐年纪,应该尚未成年。他有yi双和那妖孽萨满yi模yi样的丹凤媚眼,眼角上挑,妖娆无比。上眼皮和眼梢处都是粉色,颜色比那萨满还要艳丽不少,看起来就像阳春三月里的缤纷桃花。赛菲尔看着这双眼,不知怎的直觉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

  盯了许久,突见那小妖狐瞪圆了眼,也定定望着自己,赛菲尔不禁嫣然yi笑,说了句大废话:“呃,我刚醒”

  第六章 第六节 合作

  更新时间:2008yi12yi2 10:23:08 本章字数:3606

  “为什么你”小妖狐吃惊的往后猛退,却因重心不稳摔到地上,直疼得呲牙咧嘴。他想说的是yiyiyiyi为什么你没中我的控神术呢?我明明念了口诀的!难道她身上有祝福光环?

  所谓祝福光环,是除妖狐外其他兽人萨满都会的,能在yi定程度上减弱或免疫异术的辅助光环。在兽人王国,萨满和更高等级的祭祀,看家本事便是这些辅助光环。虽然不能直接在上打击对手,但辉煌光环能提升己方战力,祝福光环能防御免疫,邪恶光环能对敌人造成诅咒般的伤害。其中分支林林总总不yi而足。兽人萨满不同于yi般异术者,正是因为拥有这些辅助光环。

  妖狐萨满却是兽人萨满里的异类,因为他们是唯yi不会辅助光环的萨满。虽然也有其他兽人种族除了辅助光环外还有本族的天赋异能,但像妖狐这样yi个辅助光环都学不会的,真正独此yi家。所以在很长时间内妖狐族的“异术者”并不被王国承认,千百年来妖狐部落连yi个萨满都没有!直到现任先知成为领袖,妖狐萨满才被正式接纳。

  而事实上,在兽人王国里,妖狐这yi族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们完全脱离野兽形态,类人化程度最高,智慧水平比yi般人类都要高出不少。这样聪慧的族群在异术修习上更是有连人类强者都深深嫉妒的天赋yiyiyiyi他们虽不会辅助光环,却可以学会很多异术,资质出众的甚至能成为多修者,并不受灵基和体质所限!可惜这天资出色的yi族人在兽人国的地位并不高,不仅受到历任掌权者无情打压,还被兽人同胞嘲笑yiyiyi在yi般兽人眼里。强壮才是兽人本色,身体柔弱的妖狐武力几乎为零,根本不值yi提!以至于这样yi个智慧和天赋都顶尖地族群,从未涌现过英雄和大人物,国王和先知的位置更是和他们绝缘。现任先知继位以来妖狐部落的状况才大大改观,几百年间的萨满数量立刻超过其他任何部落,足以让妖狐们大感自豪。

  小妖狐兰兰尚未成年,却已经掌握好几种精神异术。从媚术到控神术。他在猴子兔子们身上屡试不爽,第yi次在人类身上使用却yi丝效果都没有。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他哪里知道对象也是同行,灵力和精神力都比他强大太多,岂会让他这个小妖狐随便放倒。

  赛菲尔笑嘻嘻的坐起来,丝毫不管面前这妖狐的呆瓜样。他方才是在施放异术吗?比起那妖孽,这小家伙真是生涩极了。

  “啊!”小妖狐突然大喊yi声,拼命揉起那张略带稚气的美脸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想不通啊!”

  “你真可爱啊,小弟弟。”赛菲尔好不容易遇上看起来比自己还天真纯幼的家伙,忍不住逗起这小妖狐来。“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弟弟?”

  美少年瞪圆了那双妖娆桃花眼,气愤地叫起来:“我是妖狐兰兰,以后会成为最伟大的兽人萨满!我可不是什么小弟弟!”

  “兰兰”赛菲尔突然想到这是地球上某些猥琐男喜欢挂在嘴边地名字,有人知道我说的是谁吧?纯洁的孩子就不要问了。想起这个名字代表的含义,她不由得又是yi阵深深的恶寒。这些妖狐美艳迷人,偏偏名字让人打心底发怵。

  “你这个家伙,让我的萨满哥哥辛辛苦苦背回来。结果连声道谢都不说!”小妖狐没好气的指责道,“还有,在问别人名字之前,记得先说自己的名字!”

  “我叫赛菲尔。”金发少女眸中陡然闪过诡异的光华,笑眯眯的模样像在诱拐小朋友,“兰兰,你地哥哥就是靡靡萨满?他很厉害吗?看起来好像很柔弱啊!”

  “我哥哥当然厉害!”小妖狐脑袋有点晕,又听对方语气里有质疑之意,便不服气的说,“他是天才中的天才。懂谋略c能制药,还会好多好多异术,连,连矮人的瞬闪和人类的斗气都会!”

  喔。那妖孽深藏不露啊!虽然他体力差劲无比。但若是会瞬闪和斗气赛菲尔目光yi闪,心想自己要重新评估那位娇滴滴美人的实力了。先前他的表现可没兰兰说得这么厉害。看来也是位喜欢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少胡说八道啦!”赛菲尔故作不信,“这世上哪有人能不分种族什么都会地!”

  “我们妖狐就是这种什么都能学会的天才种族!虽然我们最擅长的是精神异术,但其他无论是人类的斗气c矮人的瞬闪c精灵的花箭只要我们得到秘笈或口诀,就能学会!呃,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像哥哥那样强的”

  不知不觉中,前来套取情报的小妖狐不仅没有任务成功,反而在对方悄无声息的异术侵袭下将自家情报说了个透。当那妖孽正从苏迪口中知道宝器存在时,赛菲尔也知晓了苏迪到来的消息。

  在给客人准备地小帐篷里,苏迪昏昏沉沉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目光灼灼的妖艳美人,心里没来由的yi慌。他刚刚似乎说了些话,却又不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这样地感觉很不好。

  “呀!”yi道纤柔地身影像风yi样闪入帐内,扑向苏迪,“原来是你来了,大哥哥!”

  妖狐萨满秀眉yi蹙,有点不解为什么赛菲尔冲了进来。却见小丫头兴高采烈的晃着苏迪双肩,娇笑道:“兰兰刚刚说你来找我,我还不信呢!原来你真地来了!”

  苏迪yi阵恶寒,只觉浑身寒毛直立。这yi下倒是让他头脑完全清醒过来,见赛菲尔目光粲然,带着点异样的警告,他似乎有点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喔,原来赛菲尔见过我弟弟了。”妖狐在旁边温柔yi笑,“他yi向很淘气。若是做了什么不得体的事情,你可要多多担待呀!”

  “妖孽哥哥太客气了。”赛菲尔眨巴着眼睛,知道对方话中有话,“兰兰他可好了!还给我讲了不少妖孽哥哥和妖狐部落的故事呢!”

  妖狐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只是yi瞬,马上便恢复了妩媚妖邪的眼神。见赛菲尔依旧满脸天真无邪,他不禁甜笑起来:“亚姆小姐聪明过人,先前我真是小看了你。”yiyiyiyi他刚从苏迪口中问出各人身份。这才知道四人出身不凡。尤其那漂亮可爱地丫头竟然是yi岛之主c在人类社会能呼风唤雨的人物,绝不会像她表现得那般纯真幼稚。

  “靡靡大人天才绝顶。惊才绝艳!赛菲尔这点小聪明在你面前简直不值yi提。”yiyiyiyi既然对方换了交流方式,她也客随主便好了!那妖狐知道了自己身份,再装可爱就没效果了,不过他也休想再扮弱,大家算是平手好了。

  妖狐掩口轻笑,目光中流露着yi丝欣赏。小丫头果然不是常人,看起来自己虽然问出yi些情报,她却也没吃亏。这人类女孩,真的很有趣。既然如此,再装来装去也没意思了。他慢慢将胳膊支在桌上。悄声问道:“这么说,先知大人若是不在了,你们护送的宝器岂不是没有价值了?”

  苏迪悚然而惊yiyiyiyi刚才就那么yi会儿的功夫,自己到底说出了多少东西?

  赛菲尔却是脸色不变,淡淡应道:“这个我可不管。我们的任务是护送宝器,直到交给先知大人,绝不会让宝器误入他人之手。”

  妖狐慵懒抬眼,对她的警告仿佛置若罔闻。径自轻道:“看起来,先知真有可能已经不在了呢!否则那蛇人祭祀怎么敢随便假冒她的名头,向蛇人部落和我发号施令呢?”

  “先知大人可能处境不妙,可能被人胁迫,但她目前yi定还活着。”赛菲尔地语气很肯定yiyiyiyi若是先知死了,炎桦体内的封印肯定会有变化。现在炎桦既然没有任何感应,说明先知还是安全地。

  妖狐带点惊讶,娇嗔道:“哎呀,其实我也希望先知大人没事。怎么说,先知大人都是我们妖狐部落的大恩人哩!”

  “既然如此。靡靡大人就帮我们yi把,指点我们尽快找到先知吧!”赛菲尔顺杆而上,“此次东大陆的插手,可是关系着兽人命运的大事。靡靡大人不会坐视同胞被人利用c面临死局吧?也不会希望兽人王国被yi些狠毒j猾的人类统治吧?”

  妖狐微微yi笑。用温柔到近乎蛊惑的声音凑近她耳边。低语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赛菲尔侧过脸,和对方四目相接。嫣然yi笑后,同样温柔低语道:“我猜,你想成为先知或者国王吧!你想要妖狐族在兽人王国的无上地位吧!”

  “是的。”妖狐并不讳言自己的小野心,“我族既有异能力量又有足够智慧,难道不是最适合做领导者的吗?”

  “是地,妖狐族拥有令人羡慕的头脑和天赋,的确不该被排斥在王国上层之外。靡靡大人,你是聪明的兽人,yi定不愿看到属于自己的王国只有些老弱残孺的子民。就这点来说,其实我们的目标是yi致的呀。”

  “所以我才和你相谈甚欢嘛!”妖狐俏皮地眨眨眼,“其实,我也期盼着,我族能有yi次当英雄的机会呢!”

  “这么说,我们算是合作者了?”

  妖狐唇边挂起意味深长的笑:“是的。合作愉快!”

  “注意保密喔!”

  “你也是哩!”

  yi大yi小两狡猾狐狸对视yi眼,同时“咯咯”笑起来。只苦了yi边的苏迪,先前yi直被无视,现在又被妖狐异常妩媚的娇笑声和赛菲尔故作天真的脆笑声同时攻击,后背冷汗涔涔,寒毛直立,鸡皮疙瘩霎那间遍布全身。

  第六章 第七节 抢婚

  更新时间:2008yi12yi2 10:23:48 本章字数:4791

  “为了表达诚意”赛菲尔停止娇笑,悠悠道,“先送你yi个情报吧!”

  妖狐撩起赛菲尔脸边的yi缕碎发,轻轻把玩着,金色眸子满含兴味的望着对方,静静等待她开口。

  “那个蛇人祭祀很可能并不是真的蛇人,而是东大陆的人假扮。真的蛇人祭祀应该已经死了吧!”

  妖狐手上动作陡然yi停,眸中闪过yi丝利芒。虽然他也认定那家伙是东大陆yi伙,但他只以为是祭祀投靠了人类,并没想过赛菲尔所说的那种情况。

  “怎么可能?虽说外表可能扮到以假乱真,但祭祀的辅助光环是兽人独有,人类不可能学会!”

  “这世间有yi种异术,能够借用灵宠途径去融合别人的能力。”赛菲尔偏过头,定定望着窗口那方墨黑,似乎想在夜空里看出某个已逝多年的身影来。碧,你若是早早将我当作战宠去对待,用我去提升你的战力,会不会结局和现在不同呢?不,即使那样,我们俩也都无法逃脱死亡的来临,而你终究还是会那样选择

  她这yi刹那的失神妖狐没有在意,苏迪却正好看在眼里。又是那种凄苦怅然的眼神啊!就像第yi次看到她时那样

  赛菲尔定定心,悄声说了下去:“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不兜了。安基岛几年前曾举行过yi场武者大会,东大陆也派使者参加。他们能在战斗时变出狮虎般的利爪和疾狼般的速度,他们血腥残忍杀人如麻,在他们手下从无全尸。经过查探得知,他们这种能力来自同灵宠的合体异术,能完全将灵宠力量吸收为己用。使用这种力量时。他们的眼里布满血丝,脸上也会出现血红的纹路”

  听到这里,妖狐微微张嘴,怔怔道:“祭祀似乎也会红眼”

  “对,昨夜和蛇人战斗时,那祭祀地模样分明和武者大会上的东大陆异术者yi样!那时我就猜想,蛇人祭祀已经死了,成为那人的灵宠。被他完全吸收了包括辅助光环在内的所有能力!而在这个过程中,那祭祀估计也彻底消失了。”

  “兽人也能成为灵宠?”

  “或许吧!这是我的猜测。”

  妖狐垂下头。幽幽叹息yi声。赛菲尔知道这个说法对他的震撼yi定很大yiyiyiyi能吸收兽人力量的异术,这是天大的诱惑,也是天大地危机。

  说出这个猜测其实有点冒险,若这绝美妖狐投靠东大陆“那人”,赛菲尔的存在便会变得危险。但赛菲尔并不在乎这点可能地危险,反正她已经踏上同“那人”抗争的征程,从答应校长北上开始,她就明白自己会和东大陆势力直接对上了!

  而这个推断对妖狐却是个莫大的警示,不由得赛菲尔不说出来。像妖狐族这种天赋超常的族群,若被东大陆知晓他们的本事。可能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yiyiyiyi也许就像那蛇人祭祀yi样被人吞噬c融合了!身为萨满,带领部落前进的领头者,聪明绝顶的靡靡大人怎么考虑不到这种可能万劫不复的结局?因此,他会更加慎重的选择自己和部族地道路。

  赛菲尔明白妖狐不可能真的对她推心置腹,说到底两人的合作基础并不牢靠,谁知道最后谁会被谁玩yi把呢?就像她yi直相信,妖狐萨满其实在觊觎她的九尾狐灵宠yi样。但只要让妖狐对东大陆势力心怀忌惮,那就有同仇敌忾的可能。赛菲尔首先要保证的。就是尽力让天才的妖狐部落不会倒向“那人”yi方!

  过了片刻,妖狐抬起头,妩媚笑道:“谢谢你的情报,它真地很重要。那么,作为回礼,我也告诉你yi个刚刚得知的消息吧!”

  赛菲尔轻笑示意,那妖狐说道:“你们的精灵同伴,在离此半日路程的兔人部落,正做yi位兔人女子的新郎哩!”

  赛菲尔和苏迪对看yi眼,吃惊不已。妖狐吃吃笑道:“那兔人新娘托人来买药。顺便向周围部落公布自己的喜事。她倒是不怕羞,似乎要大张旗鼓的告诉所有人yiyiyiyi她结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