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管身上血痕斑斑,只顾yi边狂奔yi边哭嚎,精神上似乎受到了很大冲击。”

  哭嚎?这神气满满的家伙还有哭嚎的时候?他可不像那种受点伤就哭哭啼啼的人啊!赛菲尔眉头皱起,不知怎的就想起先前那场笛音演奏带给叶子的精神冲击来。她心中yi动,莫非这人也是受了笛音的刺激,才会表现得精神失常?

  “旭天老师,你是什么时候c在哪里发现他的?”

  “大概yi个多小时以前,就在离复赛场地不远的半山腰。”

  这时间。差不多就是爱猪少年演奏魔笛前后。赛菲尔正想着,旭天微微yi笑,补充道:“就是笛声停歇不久。”

  “旭天老师,你也听到那笛音了?”

  “当然。”金发男子点点头,“因为觉得那笛音不对劲,我才远远跑开,没想到会遇上他。”他指着耳坠男再度感概:“看来我果然是注定地善人命格,冥冥中能听到弱者的呼唤啊。”

  院中人全都鄙视的望着这个自恋的家伙,能把逃跑说得这么堂而皇之,他果然有够厚脸皮!

  “叉子。杰尼克,把他抬到屋里好好治疗。”旭天对周围不满的目光熟视无睹,径自指挥众人做这做那,连“比凌”没有yi同返回的情况都没有提及。

  娜娜公主终于忍耐不住。娇怯怯的低声说:“旭天老师。比凌被布优格国王请到王宫去了,我们要不要暗中潜入去支援他”

  “没必要。”旭天不以为意。淡淡应道,“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王宫里有约瑟和苏迪在,不用太担心,你也别小看了比凌地本事。”

  他望了眼冷冷站在房门处的精灵,笑吟吟的说:“连学院的结界都关不住他,我想他若真的想走,那布优格王宫也不会难倒他。”

  精灵原本悄悄注视着赛菲尔,对她安之若素的神色正感不解yiyiyiyi按理说,赛菲尔应该很担心比凌才对,除非她对他毫无感情,或者对他极有信心。这时候听到旭天这样说,他心中咯噔yi声,猛然想到那银发人类的神秘分身术,顿时恍然大悟。

  那银发人类之前爽快答应参加选美,肯定是早就打好了利用分身的主意!在其他人看来他是为了完成任务不惜牺牲自己的色相和脸面,但其实他根本不用自己去讨好和引诱那国王,只需派自己的分身就行了!精灵越想越觉得自己推测正确,银发人类也是个骄傲地家伙,怎么会单单为了件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事情,就把自己的尊严全都放弃呢?yiyiyiyi那美男计可不是说说而已,真正是要用美色去勾引人,还是勾引yi个男人!怎么想,精灵都不觉得银发人类能大大方方做到这种事情。

  而赛菲尔此时的表现,并不比叉子和娜娜公主更紧张比凌,搞不好她早就知道比凌地这项秘密了。精灵想到此处,心中微微yi痛。仔细回想yi下在学院时比凌和赛菲尔地yi些举动,再想想这yi路行来两人的相处情形。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不用言明地默契关系,很奇妙地,不像男女情爱的某种特殊关系

  真奇怪!精灵晃了晃头yiyiyi我为什么会这样想?我不是yi直将那银发人类视作最大的对手c最可恶的情敌吗?为什么在这yi刻,我会突然觉得,比凌和赛菲尔之间,并不存在爱情,他们的关系看上去更像某种分享秘密的朋友?同yi战线的伙伴?利益结合的同盟者?

  可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关系?yi时间,无数有关没关地片断在精灵脑中闪过。赛菲尔是被亚姆伯爵收养的孤女。却曾经被东大陆地水使强行掳夺,至今还被迫改变发色来躲避马蚤扰比凌是外表温柔和气的佣兵。却毫不手软的杀掉了东大陆的使者,那应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掉的唯yiyi人赛菲尔的养母被比凌所救,为此比凌险些赔上自己的小命,而他平日里完全不是这种舍己为人的性格赛菲尔在学院里百般维护比凌,比凌在得知赛菲尔负伤时既惊恐又担忧他们两人,当真没有情爱关系?那样紧密亲切的联系,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精灵是非常敏感细腻的种族,对他们在意地人和事,他们往往有超乎寻常的可怕直觉。以前在学院时,精灵高傲的性子令他不屑去关注周围的人。也很少有机会让他同时接触比凌和赛菲尔。但这次yi路北上,他已确定自己对赛菲尔的心意,又和比凌c赛菲尔同行同住,在受伤后更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冷眼注视发生的yi切,这些都让他能够发现许多以往毫不在意的细微之处。此时他脑中纷乱,心里又忧又喜,只想立刻从那些乱糟糟地细节中推导出最合理的答案来。

  赛菲尔不知道敏感的精灵霎那间就猜想出很多接近事实的东西。她只觉得精灵盯着她的目光太过灼热逼人,令她有点不知所措。此时其他人忙着抬耳坠男进屋救治。精灵慢慢走近她,突然轻声问道:“赛菲尔,你喜欢比凌吗?”

  啊?赛菲尔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望着精灵纯澈无比的眼,她也没有欺骗对方的勇气,只能直接说道:“不,我不喜欢他。”她慢慢抬起头,语气渐渐变得坚定:“事实上,我目前不喜欢任何男子,我是说男女情爱的那种喜欢”

  “谢谢你的坦诚,赛菲尔。”精灵静静望着她。声音清幽淡然。这样沉静的反应倒让赛菲尔吃了yi惊,她本以为高傲地精灵会因被她再度挫伤自尊心而愤然离去,最不济也会有点伤心的表现吧?但看他的模样,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样回答了。

  “不管你今后遇上什么困难。赛菲尔。请记得我会守护在你身边。只要我的爱意不变,那么你地请求我就永远不会拒绝。”精灵以手抚胸。膝盖稍弯,行了个精灵族地礼节,便转身离去了。只留下有点犯傻的金发少女,怔怔望着他地背影消失在房门处。

  哇!好多金子c好多宝石!到处都是金光灿灿的宝贝!

  “比凌”缓步行走在富丽堂皇的金色城堡,只觉自己的眼睛完全不够使。安基岛的伯爵府也许宝贝更多c财富更足,但赛菲尔yi向不喜那种四处显摆财宝的暴发户习气,府中最值钱的宝贝都被妥善收好,它要非常努力的工作才能去收藏室看上几眼。现在这里什么好东西都摆在显眼处,“比凌”看得直吞口水,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在蠢蠢欲动了。

  就在它快要抑制不住心中渴望的时候,门厅处传来yi阵脚步声。“比凌”赶紧规规矩矩坐好,侧脸望去,进门来的正是面色白皙c中年发福的布优格国王埃里克二世。这yi下,“比凌”那颗被满屋宝贝勾起来的滚烫之心刹那间变得冰凉冰凉,尤其是,当它看到那位国王眼中毫不掩饰的贪婪目光!

  天可怜见,叶子它虽然很享受做“比凌”时的无限风光与虚荣感,也很喜欢以这副样貌追泡美女混迹花丛,但这次它要面对的是yi个满眼色迷迷的老男人!而且是比那个给它下蝽药的范剑更猥琐下流的色中饿鬼!yi想到自己要从这老色鬼的口中套取情报,它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时分它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虚与委蛇,在这老色鬼的宫殿中保住自己的清白!

  “陛下”“比凌”起身行礼,脑中飞快想着什么样的脱身借口最快速有效。不料白白净净的国王大步走近,伸手便在它左肩轻轻yi按,顺势摸了摸它柔润的肩头。

  “比凌”浑身寒毛yi炸,紧接着就是yi个哆嗦。这老色鬼胆子真大,就这么明目张胆吃它豆腐?“比凌”可不是乐意吃亏的主儿,它嘴上不说,心里却在大骂狂骂,垂在身侧的右手更是使劲蹭了蹭椅托yiyiyiyi小小就盘在袖子里睡觉,偷偷放个小型异术教训yi下这老色鬼也好啊!

  它在心里恶毒诅咒着埃里克二世被小小用火烧c用水淹c用土埋c用金刺c用风卷c用石头砸,顺便被它用板砖狠狠敲个够本,那平日里动不动就咬它的小蚯蚓却是毫无动静,气得它差点七窍生烟。正在考虑要不要给那老色鬼来个阴招,门厅处又是yi阵脚步声,yi个娇媚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陛下,你怎么回来也不通知人家嘛!偷偷躲在这里干什么呢?”

  随着声音的接近,yi张妩媚娇艳的脸庞出现在门口。那是yi个媚态横生的年轻女子,含情脉脉的蓝眼c飘逸卷曲的栗发c款款行来的身姿,处处透出yi股撩人的风韵。尤其是那高耸的双峰傲然挺立,胸口yi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晃得人眼都花了。等她走到国王身边,展露出妩媚的笑颜,那勾魂夺魄般的媚人微笑,真真是能迷倒众生的极品尤物!

  “比凌”张大嘴说不出话来。它也算见过许多清美脱俗的漂亮女子了,但像这样妖娆成熟的美人儿,它还真是第yi次见到。

  埃里克二世的眼已经安在那女子的身上拔不出来了,嘴里哼哼笑着:“爱妃,你怎么反倒来问我?明明是你没去看复赛,我找不到你嘛!”

  “人家头疼嘛,在寝宫里多休息了yi会儿,你就不等等人家。哼,现在还来怪我?”女子眸中嗔色幽幽,嘴里娇嗲不休,国王被她稍稍几句话就迷得神魂颠倒,连“比凌”都顾不上搭理,被她轻轻yi拉就乖乖走了。

  那女子走到门厅处,yi边娇笑着推国王出门,yi边慢慢回过头来,冷冷望了“比凌”yi眼:“哼!”

  “比凌”浑身yi个激灵。那女子的目光里,不止有宣战般的高傲和独占欲,似乎还有某种奇怪的恨意

  第五章 第七十六节 身份暴露

  更新时间:2008yi12yi2 10:16:51 本章字数:3270

  大雨磅礴中,孤独的身影在泥地里滚爬前进,远方的鲜血刺痛他的眼,心头的沉痛感几乎令他不堪重负。那是先知曾描述过的王国历史吗?四分五裂的国家c势不两立的部落c尸横遍野的荒芜高原c浴血奋战的族人们崩溃的王国和敌对的同胞,这明明是数百年前的历史!为什么在他的眼前化为最真实的画面?就像悲剧活生生出现在他的身边,让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国家重蹈覆辙,再度上演数百年前的乱世yi幕。

  这到底是历史还是未来?这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自从yi声凄凉悲鸣的笛音入耳,他的脑中就始终被这样的画面占满,痛苦与绝望充斥心灵,残酷的血腥的场面让他窒息。蓦然,几具少年少女的尸体映入眼帘,他心头巨震,立时泛起yi阵撕心裂肺般的痛,整个人艰难到无法呼吸yiyiyi这不是他最疼爱的弟弟妹妹们么?

  “啊!”yi声惨叫,男子抱着头猛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那银蓝色的头发全被冷汗浸湿了,褐红色的双眼显得格外迷惘无神。

  “嗨!你在做恶梦吗?”yi声悦耳的招呼在他身侧响起,“我们又见面了!”

  男子茫然转过脸去,呆呆望着那俊朗温润的金发男子。这里没有尸体c没有鲜血c没有杀戮,那么刚刚真的只是yi个梦了?那就好,那就好!他那颗剧烈跳动的心终于平缓下来,低低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你不认识这里啦?”旭天温和笑着,“前几天你不是非要闯进来看看吗?现在你不用和人打架便进来了,还得好好感激yi下那吹笛子的家伙呢!”

  浓烈的药香飘入鼻中,男子凝视着自己满身的绑带,昨夜的情景在脑中yiyi呈现:半山腰地潜伏c魔力笛音的奏响c暗杀者的突然出现c浑浑噩噩中他失去了知觉看起来是这些人救了他。先前对他们的恶感顿时减了大半。

  “旭天老师!别在这个时候乱扯!”面容甜蜜纯真的金发少女挤了过来,笑靥如花,“我们还没正式认识呢!先自我介绍,我叫作赛菲尔亚姆。”

  “你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亚姆伯爵小姐?”男子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左耳的菱形坠子,口中喃喃道,“西大陆地人类把你传得神乎其神,不过是个小丫头嘛!”

  旭天在yi边偷笑,赛菲尔没好气的白了他yi眼。扭头道:“喂喂,互道姓名是基本礼节。不管你是不是人类都该说个名字吧?”

  “我,我地名字是夜琅。”男子抬起眼,“我来自北大陆的兽人王国,隶属狼人部落。”

  “夜琅,野狼还是夜狼?”赛菲尔嘻嘻笑道,“这次你为什么肯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我们呢?”

  “因为你们救了我,而兽人绝不会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隐瞒身份。”夜琅直接回答,“这是我们兽人yi贯秉承的。”

  “你真的是兽人吗?我从来没见过兽人呢!”赛菲尔亮晶晶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听说兽人能变身为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属狼人部落。那就是能变为狼?”

  就yi个贵族来说,她这种质疑不太礼貌,尤其对外族人来说有点过分。不过看她那副天真可爱的模样,又有谁会认真计较她的无礼呢?最多是将这问话当作小女孩地不懂事而已。旭天笑吟吟站在她的身后,心知肚明这位伯爵小姐又在假天真c装可爱了。

  面对那双纯净晶莹的碧蓝眼眸,夜琅果然没有生气,而是认真点点头:“对,我在月圆之夜就会自动变身为狼。平时战斗时也能变身,不过那样会耗费许多灵力,所以yi般我们不到紧要关头不会选择变身战斗。”

  “昨天就是月圆之夜”赛菲尔美目yi亮,呢喃道,“怪不得!你昨晚变身为狼,所以受到笛音刺激,痛苦万分,才会受伤严重的,对不对?”她轻轻击拍自己的手,笃定道:“那爱猪的家伙吹奏短笛。对兽类的影响极大。昨晚水阁附近的动物全被他操控,连老鼠都被他指挥着来攻击我们。”

  “那笛音对人类也有很大影响。”旭天在她身后说道,“摄人心魄,惑人神志。”

  “唔。笛音对人类也有影响。但效果远不如对兽类地影响。若人意志坚定,或是身怀异能。就能抵御那股笛音的刺激。昨晚笛音响起时,那女精灵就能完全免疫,我也没有丧失意识啊!但兽类是无法抵挡那笛音侵袭的,我相信这位夜琅哥哥意志坚韧,但还是败在笛音之下,就是因为种族不同c作用也不yi样。我想,若是夜琅哥哥yi直保持人形,未必会被笛音害得这么惨哩!”

  “你是说,那个爱猪的是特意挑了昨天月圆之夜演奏短笛,好让变身后的夜琅丧失神志?”

  “对!”赛菲尔扭过脸,笑道,“夜琅哥哥,你和那爱猪癖有什么过节,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们了吧?我们昨天也被他害得很惨呀!”

  听她yi口yi个“哥哥”亲热叫着,夜琅心中没来由升起yi股暖流来。看她的年纪,倒真的和自己的弟弟妹妹差不多,那活泼伶俐c古灵精怪的性子也和他们很像啊!

  “而且,我们也正在寻找兽人”旭天俯下身,轻笑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旭天海格斯,来自梵固学院。”

  “啊,你是梵固学院的那个旭天!那你来这里是为了”夜琅懊悔地捶捶床板,“我明白了!早知道是你们,我又何必多等这些日子!”他急急说道:“我就是先知派来给你们引路的”

  赛菲尔yi撅嘴,心想要不是这家伙次次只顾和那爱猪少年纠缠,还对他们这行人看不顺眼,两方早就接上头了!

  “都怪我!”夜琅脸上带了几分羞愧,“我和几名同伴yi出白令隘口就被人袭击,同伴们都战死了。对方也没讨到好去,都死得差不多了,最后只剩我和那个喜欢骑着猪战斗的家伙。我从白令隘口yi直追着他来到这里,心里只想着杀了他,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任务。”

  “那家伙是什么人?”

  “不知道。”夜琅似乎很困惑,“他既然有那么厉害地笛子,为什么前几次被我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上次在山洞里,我差yi点就杀掉他了。”

  “或许赛菲尔说得对,他地笛子只能在你变身后才有明显作用,平时战斗效果不佳吧。”旭天摸摸头,“说到那个山洞我好像救了不该救的人。”

  赛菲尔冷哼两声,嘲笑道:“旭天老师,你不是天生地善人命格吗?也会救错人?”

  金发男子微微yi笑:“我是人,又不是神,偶尔也会犯错的嘛!”

  “不过那家伙为什么yi定要在水阁演奏呢?若是单单想害夜琅哥哥,没必要去参加选美啊!”

  “他是为了不让比凌获胜吧!你看所有选手中只有比凌受影响最大。”旭天这次反应很快,“比凌在初赛时不就中了精神异术吗?笛音也算是yi种特殊的精神异术吧?可见有人不想让他胜出,十有设下圈套的人和爱猪的家伙是yi伙的。”

  “那样说来,比凌在王宫里不是很危险?”赛菲尔生怕旭天怀疑到“兽类”上去,忙说,“比凌已经中了两个精神异术,这其中搞不好有什么联系,只要再来yi曲笛声吹奏,他说不定就”

  旭天暧昧的眨眨眼:“喔,原来你还是很关心他的啊!”

  赛菲尔为之气结。都到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到底有没有身为老师和领队的自觉啊?

  “嘭!”叉子突然飞快的闯入屋来,语带不安,“旭天老师,佩兰来了,指明要见你”

  “唔?要见我?他又没有看到过我”

  “他说,奉了国王的命令,来请梵固学院的历练者们入宫做客!”叉子面色难看,“包括旭天老师c赛菲尔小姐c娜娜公主c永恒和淼涧!”

  “哎呀呀,被yi网打尽了?”旭天微微皱眉,叹了口气,“看起来,我们的身份暴露了。”

  “既然那爱猪的家伙是袭击兽人yi伙的,白令隘口的事情应该也是他们在捣鬼。那家伙在我们这里待了这么久,弄清了我们的身份也很正常。”赛菲尔无奈的耸耸肩,“谁叫我们好心救错了人呢?”

  “那我们该怎么办?”叉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