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迅速的偷人手法离姬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范剑你这个贱人!”

  如水夜色中,黑衣包裹着的范剑正灵猫似的在屋脊上跳跃潜行。yi想到自己成功骗走离姬,虎口夺食般偷走了她的猎物,他心中万分得意。再想到那已经服下蝽药的俊逸少年,他不由得抖了抖背上的那具躯体,哈哈yi笑。

  因为害怕被人发现行踪,他奔到近处yi家旅馆便停了下来。装作搀扶醉酒同伴的模样,他将比凌带入了预先订好的房间。

  离姬并未追来,范剑安心的插上门锁,走进里屋。大床上,比凌意识模糊,星眸微闭。范剑死死盯了他yi眼,见他面色潮红c呼吸急促,显是蝽药正在发挥效果,范剑眼中登时腾起无比的迷恋与占有欲。

  “哼,这种美少年万万不能便宜给离姬”他摸了yi把那张几近完美的俊脸,“喂,要不是我出手及时,你中了离姬的蝽药,早就给她了!我这是救了你呀,你要怎么感激我呢?”他露出白森森的牙,滛笑道:“不如以身相许”

  话还没说完,他突觉脑后风声袭到,yi股迫人寒意近在咫尺!他大惊,来不及作出抵抗,只能猛然向下缩头。

  但——身后那人似乎早就料到他的反应,寒意陡然下降,直逼他的后脑。风声激劲无比,叫人避无可避。

  “啪!”的yi声脆响

  范剑yi声未吭,向前扑倒。鲜血从他的脑后汩汩而出,显是挨了yi记狠的。

  “啪!啪!啪!”来人似不解恨般,手里那块无比坚硬的金质族印yi下yi下狠狠砸在已然昏迷的范剑头上,不知道拍了多少下。到来人终于住手后,那双冰寒的眼眸,仍掩不住高炽的怒火。

  “卑鄙无耻的色鬼,你去死吧!”严严实实的面罩下,赛菲尔怒不可遏的声音溢出嘴角。她望了yi眼大床上迷迷糊糊的灵宠,心中更加愤怒,脚下加力,对着已经失去意识的范剑下身要害,不停歇的连踢数下:“我叫你滛!我叫你荡!我叫你以身相许!”

  在精准狠辣的数踢之后,可以预见,范剑在今后的人生中,将没有机会再去祸害其他的女子或男子这是对yi个男人最严厉的惩罚!

  发泄完怒火,赛菲尔用血契收回灵宠,身影飞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伯爵府,赛菲尔小姐的卧室中,yi阵几不可闻的呻吟回荡在房中:“呃,好痒”

  “哗啦!”yi大盆冷水泼在“比凌”身上,轻响过后,yi只水淋淋的黄毛小鸡仔出现在地毯上。

  “痒!痒!好痒!”变回原形的变形兽像踩到火盆上yi般跳来跳去,急吼吼的扑闪着翅膀,拼命用嘴啄着自己。在赛菲尔惊异的目光注视下,它那身淡黄|色的绒毛渐渐消失了!肉红色的嫩皮展露出来,小鸡仔浑身上下光溜溜c肉乎乎c红通通c皱巴巴,难看极了。

  自此,给yi头没有性别的未成年变形兽喂吃蝽药,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数千年的谜题终于有了答案——它彻底脱毛了。

  望着光秃秃的没毛小鸡仔,赛菲尔终于忍耐不住,噗哧yi声笑起来。

  第二天yi大早,真正的比凌悄无声息的离开伯爵府,留下已经恢复神智的“赛菲尔”卧床休养。

  离姬竟对他使用蝽药!比凌握紧拳头,嘴角划过yi丝冷笑——果然是不值得他歉疚的魔女啊!如此也好,他的心中再也没有丝毫怜惜。

  在城里整整找寻yi夜却yi无所获的离姬,垂头丧气返回住处时,却惊喜的发现比凌就站在旅馆门前。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yi觉醒来就睡在大街上了?”他的面色平静,离姬心下稍安——看上去他并没有他是怎么逃脱的?自己又该怎么解释昨晚的事情呢?他会不会已经猜到

  不管了,索性全推到那贱人身上!离姬yi咬牙,仰头道:“昨天晚上我们yi直在闲聊后来范剑将我骗出房间,再回来时你就不见了我找了你yi晚上”

  “唔?我怎么都不记得”比凌叹息yi声,“难道那个范剑喜欢你?所以他对我有什么不满?”

  “呀,你怎么会这么想?”离姬粉脸微红,“我看,是那个范剑对你有什么想法吧。”

  比凌的俊脸沉了下来。离姬不敢再说,眼波流转,轻声道:“我现在就陪你去找范剑那小子算帐,好吗?”

  比凌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突然柔声道:“你奔波yi夜很累了吧?我们先吃点东西休息yi下,再去找范剑问个清楚吧。”

  他果真是不记得了!离姬心中狂喜,连连点头。只要看到那双温柔的湛蓝眸子,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深究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待两人在饭馆里坐定时,离姬心头浮现出哥哥说过的话,不禁柔肠百转。明天就是八强战斗之期,哥哥真的会杀了他的!

  “你在想什么?”比凌温和的声音响起,“担心明天的比试?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哥哥下杀手。”

  离姬心中又是yi颤!他的眼神那么坦然,那么真诚,她毫不怀疑他话语的真伪。但,哥哥那边她思来想去,心中矛盾万分。

  “这店里怎么连热茶都不给上?”比凌微微抬头,“我去催催。”

  见他走到柜台那方,离姬情不自禁的摸出怀里的药瓶,盯牢了桌上的碗杯器皿。还要尝试yi次吗?是按照哥哥的话,与比凌春风yi度,还是另想办法,阻止哥哥的杀招?她的内心激烈斗争着,委实难以决断。

  就在她发呆忡神的yi刹那,突然眼前yi花,手中顿时空空如也!药呢?眼见比凌正往回走,她慌乱的四下寻找,总算赶在他回座前发现了滚落脚边的小瓶。

  “你在找什么?要我帮忙吗?”比凌关切的笑意浮现在唇边,他的笑那么和煦,那么温柔离姬整颗心都酥软不已——他说过,不会伤害哥哥的。那么,只要哥哥那边

  她终于做出了选择,悄悄将拾起的药瓶塞回了衣兜。

  离姬的小动作和眼神的变化都没能瞒过比凌。他心中冷笑更甚,面上却越发暖软温柔。

  既然目的达到,那范剑也就不必去找了。吃完点心,比凌借故离开。离姬其实并不愿他当真找到范剑,便任他顺顺当当的离开。

  刚刚拐过街角,“呼”的yi声,yi个身影旋风般转到他面前。比凌定睛yi看,竟是苏迪。

  “要打探消息也不用色诱吧?”他面色不大好看,绿眸冷冷望过来,“凭你和叉子的身手,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打倒他们,何必使用这种不入流手段?”

  原来他发现自己和离姬近来的频繁接触了,也认定自己是在玩“美男计”。比凌无奈的挠挠头。矮人性子耿直,不喜耍心计玩手段,苏迪虽然有个狡猾似狐的老爹,性格却更像矮人yi些。他心里清楚,要不是先前的对战让苏迪生起惺惺相惜之心,他根本不会来“劝”这么yi句。

  “嘭!”有什么东西被扔在地上,粉碎成yi地瓷片,里面有些白白的粉末,不知何物。苏迪指指那堆粉末:“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蝽药!那女人对你不怀好意!”

  比凌瞬间明白了,苏迪竟动用“瞬闪”从离姬眼皮子底下换走了蝽药,不禁哑然失笑。看着苏迪脸上那副怒其不争的表情,他忍笑道:“呃,原来你偷了”

  苏迪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笑容,面色更冷,狠狠丢下yi句话:“你当心玩火!”说完转身就走。

  比凌敛了笑意。风声里,轻轻送去yi句低声的“谢谢”。

  他望着苏迪远去的背影,心中yi叹。若只是要打倒他们,他又何必如此辛苦c如此隐忍呢?他想着这半个月来和离姬的相处,想着叉子那张越来越黑的脸,想着苏迪眼中闪过的鄙夷之色,心底突然泛起yi丝深重的厌恶感——果然,这种黑暗中进行的阴谋诡计,还是由赛菲尔处理更适合呢!

  轻吁了口气,他仰头望着东方初升的红日——就快结束了,只剩yi天,过了明日,他就再不用装扮出含情脉脉c温柔似水的模样

  第四章 崭露头角的两人 第二十三节 蝽药无痕血色新

  更新时间:2008yi8yi20 18:32:12 本章字数:3712

  大清早,从四面八方赶来观看八强赛的人们潮水yi般涌向竞技场,沿途数条宽阔大道均被挤得水泄不通。

  那八位比试者还没到达,竞技场的观众席中已是人山人海:急于yi睹强手战斗的武技痴迷者c满心期望本国武者获胜的助威者c在赌场下了大笔赌注的富翁c还有根本不懂武技专看热闹的闲人c帅气逼人的矮人c漂亮高傲的精灵各色各样的观众汇聚yi处,场中嗡嗡大作,喧闹不休。更有几处由花痴少女组成的后援团,专为比凌加油而来,尖叫呱噪之声响彻云霄,吓得周边观众全部远远躲开。

  时间慢慢推移,为比试者特意准备的休息房间里,提前到达的几人神色漠然,内里却是各怀心思。

  比凌和叉子坐在yi处,面向竞技场的巨大落地窗就在他们面前。两人静静看着窗外,虽然没有言语,但默契流动在两人之间。他们很清楚,今日最险恶惨烈的战斗,应该发生在属于他们的那两场比试中。

  默然半晌,比凌微微偏头扫视房内,东大陆的几人还未到达。瞄了yi眼端端正正坐在房间正中的加蓝,他有些好笑的想:这古板少女运气不错,范剑今天即使来了,估计连十分之yi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想到这里,他悄悄倾近叉子,低声道:“你知道外头那些观众管你叫什么吗?——女性杀手!”他笑得眼睛都弯成月牙:“初赛时你有yi半对手是女性,正式赛中你的对手有三分之二是女性,八强赛你对上离姬,到四强赛时你的对手还会是女的!”

  叉子闻言,懒洋洋的瞥了yi眼加蓝:“你这么看好她?那范剑的剑术很厉害的!”

  “今天的比赛,加蓝必赢!”比凌意味深长的说,“今天过后,东大陆的代表只会剩下天青yi人。希望他识趣些,能保住性命回家去。”

  正说着,他突然感到有yi道如炬目光投射到他身上。他霍然抬头,恰瞥见加德小王子若无其事的挪开双眼。

  他笑笑,暗自猜想着——今天打败隼人后,下yi个对手会是谁?是加德,还是那神秘的黑衣人?他的目光掠过屋角,那始终像哑巴yi样的黑衣人正藏在最黑暗的角落,整个人毫无存在感般。

  “喂!”门口探进yi张容貌平凡的脸,那双无眼白的墨黑眸子散发着yi种诡异的光。她指指叉子,示意他出来。

  是安,那个麻烦的女人。叉子无奈的苦笑着,顶着比凌好笑的目光走出门去:“什么事?”

  安扁扁嘴,轻轻揉着那身英武骑马装的衣角,大声说:“你今天可别掉以轻心!哼,只会欺负女人和小孩的家伙,今天若是输了,我们安基岛的脸都会被你丢光!”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骂我?”叉子不可思议的望了她yi眼,“那你大可放心,我今天yi定会全力以赴。”

  安不说话了,叉子等了半晌,渐渐不耐烦起来。他懒洋洋的伸伸腰,回头就往屋里走:“你要是没事,我回屋去做准备了。”

  “喂!”安在他身后气恼的跺跺脚。今天她被赛菲尔小姐派去巡查外围,没法待在竞技场亲眼观看比试。于是,犹豫片刻后,她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小心点!”

  叉子胡乱应了yi声,拖拖沓沓的走回窗前。比凌的目光有些异样,看得他心里发毛:“怎,怎么了?”

  “安小姐很关心你啊!”比凌嘴角含笑,俊逸的面容中微露促狭之意,“特意来嘱咐你小心,她对你可真好啊”

  “喂,不要乱开玩笑!”叉子明白到对方言下之意,不禁急了,“我告诉过你,那个女人是大麻烦!我躲都来不及,还敢招惹她?”

  比凌只是笑,也不说话。看到他那副表情,叉子心里有点别扭,索性不理睬他,闭了眼屏息静气的休憩起来。

  谁料他刚刚进入调息状况,门口便传来yi阵喧哗之声。屋里各人都皱起眉头,看着迟到的东大陆三人愤愤然走进房间。

  范剑脸色惨白,盯着离姬的目光怨毒无比,离姬则是用愤怒痛恨的目光回击。看那模样,两人似乎并非同伴,而是结下深仇的敌对者。隼人yi声不吭,脸色阴沉,但维护妹妹的神情却十分坚决。看起来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大事,其余各人都这么猜想着。

  “啊,总算到齐了!”负责比试主持的司仪满头大汗的跑进,恭敬的请八人去竞技场中抽签,以决定比试的顺序。

  很快,八人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之内,场中了。抽签的结果是,范剑与加蓝第yi场,黑衣人与加德小王子第二场,叉子与离姬第三,比凌与隼人第四。

  眼见八强赛的第yi场马上就要开始,加德环顾场内,却惊异的发现——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安基岛的当家人亚姆小姐并未到场。

  此时,几乎占据了整间场地的巨大竞技台已准备完毕,几位评判各居yi角静候开始。台下,天青铁青着脸,皱眉打量着范剑:“这两天你去哪里了?怎么气色这么差?”

  范剑怎能告诉他实情,只能恨恨扭头。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对他下了毒手,还抢走了他的到口之食。他最怀疑离姬,但对方却毫不认帐,反而痛骂他yi顿。但此刻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只得忍气吞声先比试再说。

  踏上巨大的竞技台,神色冷漠的金发少女稳稳站在远处,那把巨大的斩剑已经从背上解下,重重斜靠在尘埃之上。

  范剑吁了口气,拔出yi把古意盎然的长剑,脸上再不见往日嬉皮笑脸的神气。他看了看自己的对手,蓝眸金发c容貌秀丽,虽然打扮装束古板得像个老太婆,却掩盖不住她线条优美的体态与蕴含其中的青春活力。仔细看看,是个美女呢!若在以前,他yi定会兴起调教的念头。但现在他心中突的yi揪,下身刀割般的灼热剧痛瞬间爆发,立即蔓延到全身,疼得他险些跪倒在地。

  是哪个该千刀万剐的家伙下这种狠手!范剑双目通红,对远处的古板美女突然升起无比的痛恨!

  就在他杀意蓬发之刻,yi片叶子,晃悠悠的飘荡在半空,恰恰就在他的头顶上方,轻轻的,摇曳着。没有人发觉,几丝细细的粉末自叶片上飘落,撒在范剑的头脸范围,有如淡淡的尘埃。

  “呼!”风声大起,叶子随着风高高飘起,慢慢消失在空中。评判宣布开始的声音回荡在竞技场中,两个同样持剑的身影已经呼啸着对撞到yi处!

  “轰!”气息狂飙!尘土飞扬!场间,yi道白色剑气与yi道淡蓝剑气纠缠着,于半空纵横交错。两把剑刃同时猛烈对撞,激起yi连串火星。

  观众席上爆发出震天的喝彩声,这才是真正的剑客对决啊!剑招剑术c剑刃剑气,两人都势均力敌!虽然范剑力气更大,但加蓝斩剑更巨,两人将将打成平手!

  “轰!”又yi次拼力的对冲后,两人的身影分了开来。范剑站稳身子,突然觉得头昏昏沉沉起来。yi股热流自小腹升腾而起,迅速流遍全身的每yi个毛孔,心中似乎有把火在燃烧,酥麻的感觉直直冲入他的脑中,令他只想好好放纵yi把!

  明明那受伤的下身又痛又胀,明明那最后yi丝清明的神智在告诫他——现在是比试中,但他的身体却渐渐不听使唤,迷迷糊糊之中,占据了大脑的所有角落,他只想找个女人或男人,狠狠发泄yi场!

  他慢慢的移动目光,色迷迷盯牢了自己的对手,那个金发蓝眸的少女成为最大的诱惑。他很想将她当众扒光,然后就像他对待以前那些身下猎物yi样——调戏她c把玩她cj滛她c尽情的蹂躏她!

  到了这时候,加蓝也明显感觉出对手的不对劲来——那滛荡的目光c充满的眼眸,色中饿鬼般的表情,甚至还摆出猥琐下流的姿势体态天,那混蛋竟明目张胆的在公开比试中猥亵和羞辱她!

  加蓝极怒极忿,感觉自己遭到了最大的侮辱!她突然双臂用力,猛的直竖起那把银白色的巨大斩剑,大喝道:“你这滛邪的家伙,在我加蓝的剑下湮灭吧!”

  这yi刻,古板少女的身躯里突然迸发出耀眼的白光,那仿佛是代表终极正义的圣洁之光,给淡蓝色的星辰剑气加入无穷力量般。剑气的光华陡然变得深重而夺目,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瞬间淹没了范剑。此时的加蓝,有如带着天地间最勇悍正义的凛凛净化之气,不愧是来自被称为“最后的圣骑士”的家族!

  正面观众台上,“赛菲尔”悄悄出现在自家的包席中。看着范剑的人生最后yi幕,她得意的笑了,带着几分解恨暗骂道:“活该!叫你给我下蝽药,叫你害我褪了毛!我让你也尝尝蝽药的滋味!”

  在贴身侍女递来手帕上擦净手,她无声无息的抹去了外人无法察觉的最后yi丝蝽药的痕迹。

  第四章 崭露头角的两人 第二十四节 史上第yi倒霉的召唤师

  更新时间:2008yi8yi20 18:32:12 本章字数:4182

  铺天盖地的耀眼蓝光持续了十秒便消失了,连同被包裹在光华之中的范剑yi起。被强烈的光线晃得闭上双眼的观众们再睁眼时,加蓝已经重新背好了自己的巨大斩剑,脸上也恢复冷漠的神态,在数万人的惊叹与乍舌中离开竞技台。

  台下的比凌和叉子细细打量着她,随即交换了yi个眼色——少女的脸颊边沿带着不正常的灰白,双手难以察觉的轻轻颤抖着,显然方才那股深蓝浓重的剑气几乎耗尽了她体内的斗气,是个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