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yi种凄厉地美。

  “锵锵!”锋刃相接,火星四溅。巨大的撞击力令约瑟连退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他虽然悍勇过人,但毕竟以yi敌十战力悬殊。加上本就是重伤之躯,斗气也早在斗将时耗掉七七八八,现在拼不了多久就步履蹒跚,跌跌撞撞,身上多处伤口迸裂,鲜血直流。

  “投降吧!”为首的变异骑士瞪着通红地眼,嘶声叫道,“你打不过我们!投降吧。我方必会留你yi命。”

  “投降?就像那个叛徒yi样?我呸!”约瑟怒吼yi声。咬牙冲了过去,“想活捉我?有种你们就试试!”

  他杀气腾腾冲了过去。土黄|色的斗气如刺入夜空的蜿蜒闪电,拐了个弯爆在那名叛徒的身上,那人连惨叫都未发出yi声便被炸个粉身碎骨。

  “嘿”看到叛徒的下场,约瑟狂笑两声,不顾那些刺到面前的利器,体内仅存的斗气由手中绽放,在骑士堆中卷起狂暴的气浪。

  “轰!”血肉横飞间,yi圈骑兵如断线地风筝般狠狠撞了出去,后面地人也被震得连连后退。

  而约瑟自己却是更惨,胸腹处被敌人的利刃划开数道大口,鲜血淋漓,五脏六腑也似挪了位,气血翻涌间眼前便是yi黑,“扑通”yi声砸到地上。“殿下!”身后传来疾呼,yi小队格鲁骑兵发现了约瑟地危险处境,急急奔了过来。

  “杀了他们!”变异骑士眼见大功就要到手,哪会容人破坏。两方yi遇便下手不留情,眨眼便是几名格鲁骑士身首异处。

  “哼!”为首的变异骑士冷哼yi声,拽过倒地的约瑟就往自己坐骑那方拖去。刚走两步,胳膊上突然奇痒无比,他定睛yi看,自己拽着的哪里是什么格鲁皇储,分明是yi大堆嘶嘶作响的毒蚁!

  他惊叫yi声,丢开手上的约瑟。擦眼再看时,那堆毒蚁骤然yi分为二,yi堆正抬着不省人事的约瑟飞速离开,yi堆却像勇猛的武士yi般朝他涌了过来,眨眼就爬上了他的身体!

  变异骑士体型高大,刀枪不入,可面对这些小虫却是束手无策。君子堂首发毒蚁虽然个头小得可以忽略不计,毒性也不强,但成千上万的毒蚁集合起来,却是令人见之色变的可憎角色。无数毒蚁在骑士身上蔓延,尽挑盔甲空隙或者耳朵鼻孔处往里钻,或者攻击眼睛c下体这些敏感要害,狠命嘶咬间骑士的头肿胀如斗,抱着耳朵在地上连连打滚。那样庞大的变异骑士,却被这些小虫子整得惨叫连连,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趁着这yi批黑压压的毒蚁大军侵袭之机,幸存的几名格鲁骑士抢过约瑟,抱着他就往后跑。侧面冲来苍风军团的yi支小队,将这些满地翻滚的变异骑士唰唰砍成几块。

  “怎么样,还能坚持施术吗?”队友转过脸,担忧的看着身后的紫发女孩,“灵力快耗尽了吧?要不你先退回本营?”

  摇摇头,恋影豪气的拍拍腰间长剑:“灵力用光了也没关系,我还有这个”她又挥挥拳头,冷笑道:“我还有这个!”

  小队长走过来拍拍她的肩头。随手施放了yi个幻术。yi队人便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泛着腥味的杀戮之场。

  约瑟从昏迷中悠悠醒来时,发觉自己已回到医护营地帐篷里。这样地认知让他十分愤怒yiyiyiyi这股难以宣泄的怒气却不是对其他人,而是对他自己。

  “约瑟哥哥,你醒了。”洛水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他的眼,“唔,神智清醒,情况不错。”

  “外面。外面怎么样?”约瑟吃力的撑起身体,目光却是挪转yi边,似乎不敢与洛水对视。

  “据说又有圣达加的援军到达,与联军c兽人三面合围,那些变异骑兵撤退了。”

  yi句简短的概括令约瑟精神yi振:“我们赢了?”

  迟疑片刻,洛水摇摇头:“雪莉说,这yi场是两败俱伤,没有谁是赢家。”“那”约瑟犹豫半晌。才喃喃问道:“赛,赛菲尔”

  “城垛隔得太远,我们看不清那里的局面,只知道赛菲尔和永恒他们还在和那个什么月对峙着还有校长和武圣似乎负伤了”

  约瑟yi听大急。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快,我要去”

  还未离开担架,身子就被按住了。约瑟茫然抬头。便见洛水那双晶亮的墨眸死死盯着他:“约瑟哥哥,你伤成这样,几乎动弹不得,还想去哪里?这场战争不是你yi人地责任,每个人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我”

  “约瑟哥哥,如果是因为我哥哥的死,令你负疚,决心以死赎罪。那么大可不必。”半精灵女孩的神情从未这样严肃。约瑟不禁颤抖了yi下,随即痛苦的抱住了头。

  “我妈妈说。哥哥死了,大家都很难过,都恨你。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c最恨你的人,就是你自己。妈妈说,大家应该给你yi个改过的机会,这也是哥哥所期望的。我起先也很气你,气你光听那个坏女人地摆布,yi辈子都不想理你。可是后来我想通了”沉重的叹息声溢出嘴角,近乎悲哀的呻吟,“哥哥那么重视你,喜欢你,绝不会愿意看到你为了他而自暴自弃。何况,你已经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东西,即使是惩罚,那也够了”

  嗓子里挤出yi声低低地呜咽,约瑟抱着头,涩声问道:“海雅夫人真的这么说?那,那”

  “爸爸说,他从来没有恨过你,他只恨自己没能早早看穿那个女人的真面目。既然他都没能察觉异样,那么yi味地责备你是不公平的,这也是yi种企图推卸自身责任的苛求。若有说错,他也有错,不能把yi切罪过都推到你的身上。”

  终于忍耐不住,眼泪夺眶而出,约瑟呜呜咽咽,哭得像个孩子,连头都抬不起来。

  “约瑟哥哥啊,你不能再任性了!”洛水的语气里带着yi丝怅然,“你是yi国皇储,不管你犯下怎样的错误,这个身份yi日未改,你就是格鲁国将来的王,你就是这里数万格鲁骑士效忠的对象。你有没有想过,为了保证你地安全,为了救你回到这里,有多少士兵献出了生命?”

  “我,我没有我不想这样地”

  “勇猛不屈的精神cyi往无前地意志c同归于尽的决心,这些都是属于战士的品格。然而你不仅仅是个战士,约瑟哥哥,你还是格鲁未来的王!你的肩上有比yi般人重得多的责任,你是不能随心妄为的,即使是为哥哥报仇也不行!”

  说到这里,洛水的眼圈也红了,抽泣道:“既是皇室子弟,你的性命本就不属于你yi人,怎么能因为负罪感而把身为皇储的责任都抛到yi边?如果哥哥在这里,yi定会狠狠敲你的脑袋!”

  约瑟陡然停了哭声,带着满脸泪痕抬起头来,定定望向洛水:“那么,你觉得,苏迪会原谅我?你,你和你的家人也会原谅我?”

  “你应该清楚,不管你做了什么,哥哥他永远不会怪你。”洛水擦擦泪,半蹲下来,凝视着约瑟通红的双眼,“至于我我原谅你了,约瑟哥哥。”

  帐篷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约瑟哆嗦着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哗啦”yi声响,门帘突然被人挑开,面目阴沉的黑甲少年走了进来。

  “你”约瑟胡乱擦了擦脸,怒道,“加德,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奉命带兵增援,顺道,来看看某个懦夫的状况。”圣达加皇储挑了挑细长的眼,薄薄的嘴唇里迸出刻薄的话语,“不顾劝阻带伤冲入敌军的格鲁皇储,你可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啊。”

  “你说谁是懦夫!”约瑟心中恼羞,yi边怒骂yi边吐血,吓得洛水连忙为他施术治疗。

  “就是你!”加德毫不客气,毫无怜悯,“带伤杀敌逞英雄,好玩吗?以自虐来发泄心中的抑郁不满,痛快吗?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你被东大陆当场捉了去,我们这仗还怎么打!”

  “大不了yi死,我怎么会让东大陆的混蛋俘虏?”

  “喔,可我怎么听说,你差点就被人活捉了?”加德冷笑几声,见约瑟低了头不说话,口气变得更加尖刻,“哼,东大陆可是异术者众多!如果用精神异术控制你怎么办?问出联军部署和你们格鲁国的情报怎么办?拿你的性命去要挟格鲁国王,那些士兵还怎么拼死作战?士气会跌落多少?你就没长脑子吗?”

  “你,你”约瑟呼哧呼哧半晌,yi个字也挤不出来,只得垂下头,颓然道:“你说得对,我不该被情绪左右,鲁莽行事。对,对不起”

  加德轻哼yi声,抿唇冷笑,眸中却闪过yi丝讶异:原来,这自大自恋的家伙,也终于学会了认错,学会了说“对不起”啊!

  第九章 第二十四节 妖孽的危机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

  本是翠绿覆盖的肥沃平原上,已经看不出青草与土壤的颜色,放眼望去全是yi片猩红。断肢与尸骸堆满了战场,偶尔响起低低的呻吟,那是濒临死亡的重伤士兵发出的奄奄声息,间或还有几声凄厉的骑兽嘶鸣,那是失去了主人c再也没有气力回归本阵的坐骑的悲歌。

  在这恐怖的尸山血海之上,曾经有超过十万的士兵拼死奋战,即使踩着死人的尸体与鲜血,也仍然厮杀死斗。而现在,伴随着变异骑士的撤退,战场渐渐陷入沉寂。数平方公里的平原仿佛变成了血腥的沼泽,稀烂的血肉与森然的白骨交叠着,鲜血静静流淌,在尸山附近形成yi个个赤色小洼,浓重的腥味传遍了天空与大地。

  最后赶到的圣达加黑甲骑兵几乎被眼前惨烈的景象惊呆了,先前冲入战场时yi心杀敌,并未觉得如何血腥,这时分敌人退走,整个战场呈现在面前,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他们又是惊骇又是肃然起敬yiyiyiyi这血流成河c尸积如山的惨烈画面,便是地狱中的修罗场也不过如此吧?

  用不着雪莉那方下令,黑甲骑兵自动列出防御阵型,将损失惨重的联军c兽人与堪萨新军护在阵中。他们yi边安排救治伤员c引导天鹅飞骑回阵,yi边调出小队轻骑搜索未死士兵,打扫战场。

  平原上的骑兵大战暂时告yi段落,联军虽是取得了惨胜,聚在土丘之上的指挥官们却越发忧心忡忡yiyiyiyi远处空中的强者之战,还未有任何结果!那是yi般人无法插手的战斗,被卷入其中的几位都是在西c北c南三大陆影响力最大的人物!

  秋凌兮急得有如热锅中地蚂蚁,若不是雪莉派人看住她,她早就冲到城垛那边去了。同时嚷着要yi口气杀到金橘堡地还有兽人们。连休息都不肯就开始闹哄哄的叫喊:“先知大人还在那里呢!”

  等到天鹅飞骑的首领赶来弹压了马蚤动的兽人骑兵。君子堂首发军法处的官员又气急败坏的跑过来:“血女巫大人不见了!”

  “什么?”第yi个惊叫着跳出来的,是解除了石化效果的利亚兰,“她,她不是好好地待在营帐里吗?”yiyiyiyi这下他所谓的“前辈高人”脸面都丢尽了!比凌的第四个要求就是保护血女巫,第五个要求则是带走叉子,他两样都没做到!

  “完了,肥羊回来后会气疯的,我要不要提前跑路?”桃花眼眨巴眨巴眼。喃喃道,“当然要跑,除非是她回不来”

  虽是玩笑,但话语出口,他不禁心下yi沉,苦涩的味道在胸口渐渐蔓延开来,心绪纷杂翻腾不休:“要去救人吗?可我能在晦月面前救走几个?如果他们联手还打不过晦月,我去了也是送死呢!可。不去吗?真的就这么袖手旁观?那老家伙的结界护不了那么多人吧”

  他想与多年相知并肩作战,但早已习惯的胆怯与退缩又令他难以鼓起勇气,心头乱作yi团麻。正木着脸怔怔出神,yi声清朗地问候将他惊醒过来:“阁下您好。请问阁下是”

  转过脸,几名长相俊美的天鹅正认真的打量着他。他们的目光扫过样式奇特地面巾,最终停留在那双柔媚异常的淡粉丹凤眼上。

  “恕我冒昧。你是妖狐部落的哪位成员?”天鹅首领皱起眉,面色狐疑,又似带着yi丝戒备,“不得先知大人许可,你怎能擅自离开部落?!”

  “妖狐?”利亚兰挑起唇角,似笑非笑,“阁下弄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妖狐”

  “喔?”天鹅仔细凝视他地眼。见他目光澄清。不似说谎,虽然心中有无穷疑问。也只能就此罢休:“抱歉,看来是我认错了,请阁下原谅。”

  “没关系。”见天鹅们容貌雅致,风度翩翩,利亚兰挥挥手,眸光陡然晶亮,唇边浮起邪魅的笑意,“阁下是如此漂亮优雅,我当然会原谅”

  他这份轻佻好色的习气刚露出yi丝,却见几名天鹅的瞳孔猛然yi缩,面容变得极度古怪,似乎见到了什么不该出现在此的事物。 君::子::堂::首::发

  见对方表情反常,利亚兰住了嘴,眸中浮起几分疑惑。虽然面上依然邪邪笑着,然而他心中却开始不自觉的打鼓:莫非,莫非这天鹅认得我?我是兽人,是妖狐?难道我今天就会寻回记忆?可为什么,下意识就退缩起来,似乎惧怕知晓自己的过往

  “你,你真不是我族兽人?”yi名年轻天鹅忍耐不住,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你地眉眼几乎与现任先知大人yi模yi样!可神情气质又很像前任先知大人”

  首领瞪视yi眼,声音嘎然而止,年轻天鹅意识到自己地失态,面色尴尬的欠身:“抱歉,是我太冒失,请不要放在心上。”

  几名天鹅yi齐行礼远去,利亚兰看着他们地背影,心中蓦的怅然若失。

  兽人,妖狐,先知

  这几个字眼yi直盘旋在脑海中,猛然间,yi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片段在他脑中闪现,痛得他抱头蹲了下来,仿佛无意识的呓语:“靡靡”

  话语出口,身体猝然紧绷,yi股不祥的感觉笼罩全身。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突然痛不可挡,似有什么血肉至亲即将遭受灭顶之灾。他大口大口吸着气,惊惶着站起,黑色身影如离弦之箭般飙了出去。

  巨大的血斑藤蔓之巅,赛菲尔与永恒并肩而立,神情凝重。下端站着从战场上yi路杀来的叉子c安与旭天,也是面色紧张,眼都不眨的盯着前方高空。只有妖狐先知懒洋洋的半倚在枝蔓间,似乎对场间战局漠不关心。

  三大强者的战斗已经持续许久,校长与武圣联手,攻守兼备。虽能抵挡那人的强悍气息。却连他yi丝衣角都触摸不到,更不用说能造成实质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校长与武圣都是身上挂彩,那人却似闲庭信步yi般,神情轻松无比。

  “唉,他能吸收攻击之力,武圣大人重拳虽猛,但对他效果不大。”妖孽仰面自语。清晰传入赛菲尔耳中,“武圣大人实力超过九级,重拳所向披靡,但毕竟只是单纯地武士啊!异术者地战斗还得异术者来解决,可惜校长大人本身不擅攻击”

  赛菲尔心中yi动,若有所思。校长与武圣强则强亦,但对上晦月却是大大吃亏,所谓相生相克之道。任凭武圣攻击再广c拳风再猛,晦月都能尽数吞噬,然后转化为攻击结界的力量。时间yi长,武圣力竭。此消彼长,便是晦月大举反攻c杀落对手之际。

  想法撑爆他?就凭自己这些人不太可能。那么,封印他?赛菲尔陡然想起叶yi。不由得心中yi黯。思索间,突见眼前白影疾闪,妖孽已轻飘飘的飞了出去,就像yi片随风摇曳的树叶,瞬息便插入空中战场。

  “嗤!”yi声锐响,妖孽右手并指而剑,疾刺而去,口中厉喝道。“封印!”

  这yi击骤然暴起。无声无息,举重若轻。偏又带着凛然之气,雷霆之势,正是武圣重拳冲击将散未散之时,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

  “呼!”晦月头也不回,右手陡然立起,神奇般出现在妖孽的指尖。yi指yi掌轻轻yi触,空中竟然火花四溅,缤纷若流星!

  “想封印我?哼,就凭你?”晦月攒眉冷笑,骤然贴近妖孽,左手轻轻点出,“你比叶yi还差得远!”

  看似温柔的食指轻拂而来,寒气却兜头笼罩!妖孽只觉yi股沛然灵力奔涌冲到,挟带着滚滚杀机,如惊涛骇浪般冲入自己指尖。他不由得大惊失色,身影急退,企图利用“瞬闪”之速避开这雷霆般的反噬之力。

  他本就没有信心能yi击必中,早早便做好退避准备。他的“瞬闪”丝毫不逊于武圣,打不过就逃完全能够做到。可这yi次,他失算了!

  将将yi挪脚步,耳边陡然响起yi声尖锐笛音!妖孽脑中yi嗡,双腿yi软,身影竟然生生停滞了yi息!

  “啊!”惊呼出口,妖孽心中被恐惧占满。高手过招,哪里容得下这短短yi秒地失误!但见那白玉般的手掌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呼啸而来,带着黑洞般的可怕吸力直贴胸口,妖孽避无可避,只能绝望的闭上眼,等待死亡的来临。

  “当心!”众人惊骇大呼,精灵的藤蔓与数道结界盘旋而上,企图救下被那人杀机笼罩的妖孽。然而比这些动作更快地,是yi声刺破苍穹的凄厉惨叫:“不!”

  空气仿佛瞬间凝结,时间仿佛猝然静止,黑色身影如鬼魅般破空而至,修长的食指划出yi道亮白弧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穿过空气,决绝而温柔地落于那人的额头。

  “轰!”

  刺眼的强光乍起!yi声足以撕裂天地地爆鸣传遍整片平原!

  yi股狂暴的气流涤荡在高空,吹得众人立足不稳摇摇欲坠,而位于爆炸中心的妖孽与黑色身影被乱飙的气浪抛向远处,在空中翻腾挣扎,然后重重跌落。

  “噗!”妖孽猛然吐出yi口血,惨白着脸冷汗淋漓。他身边不远处,黑衣人慢慢站起,目光中带着几分惊惶,几分迷茫,几分庆幸。

  空中的气爆慢慢散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