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yi片,竟是来自兽人王国最精锐的飞行骑兵!身为国王近卫的天鹅飞骑,那可是兽人族压箱底的宝贝!

  “你那些部下不就是几个丑兮兮的变形怪物么?”妖孽轻笑yi声,抬头傲然道,“你变异骑兵能变身,我兽人同样能变身!你方坐骑是巨型凶兽,我兽人坐骑是血缘异兽!就来比比看吧,谁才是真正的逖伦最强骑兵!”

  听了这话,赛菲尔心中yi喜。看起来随同妖孽到来地不止天鹅飞骑,还有异兽骑士。苏迪曾经告诉过她,整个逖伦大陆成建制地异兽骑士,比重装骑兵还厉害百倍的兵种,只有遥远地兽人王国才拥有。而此刻,这神秘而强大的部队就在东方地平线上显出身影,在平原之上掀起滚滚烟尘,踏着如鸣雷般的轰隆巨响,如滔天巨浪yi般席卷而来!

  此时的战局几乎yi边倒,西大陆骑兵在敌人疯狂的攻击下损失惨重,节节败退,仅靠土丘周围的苍风军团以异术支撑,才不至于全线溃败。东线陡然多出yi支凶悍无比的兽人骑兵,空中又有居高临下的天鹅飞骑,两支生力军加入战局,立刻就令西大陆战线压力陡轻。

  见地面局势有骤变趋势,晦月眸中凶光yi闪,yi道有如实质的杀气疾如闪电,无声无息的飞刺而去。

  “偷袭呀”妖孽高叫yi声,胸腹部位被杀气刺个正着。然而杀气yi冲而过,飞兽背上却只是yi道残破幻影。

  “想杀我?”妖孽轻飘飘落于藤蔓之间,抚胸娇喘:“哎哟,还好我闪得快。”

  话音刚落,便见矮人武圣与校长同时扑了出去!

  字数不多,聊胜于无。忙个半死,捂脸哀叹:时间为虾米总是不够用啊不够用

  第九章 第二十yi节 兽人援军

  刹那间,空中有无数道残影在腾跃飞翔,覆盖广阔的结界仿若坚韧蛛丝灵活翻转,抢夺着每yi寸呼吸的空间。然而晦月只是冷笑着站定,挥手将武圣yi记超越九级力量的重拳攻击硬生生吸收,接着飞快的反转手掌,磅礴的灵力竟在明亮的光线中划过“嗤啦啦”的火星!几乎同yi时刻,淡色光芒闪过,结界蓦然变幻,兜头缚住破空而来的实质灵力,竟将之消弭得无声无息

  赛菲尔看得目眩神迷,瞠然无语。明明是无比激烈与凶险的战斗,竟然发生得如此平静,没有震天的爆炸声,没有呼啸的冲击波,只有巧妙的拆解与回挡,精确的配合与攻守,战斗的技巧与经验都处于当之无愧的强者巅峰!

  原本跃跃欲试的赛菲尔,突然觉得这样的战斗不该由自己插手。正这般想着,站在yi边喘息将定的妖孽柔若无骨般倚靠过来,低低道:“我们又见面了,赛菲尔,你如今越发漂亮了呀。喏,你不要太心急,乖乖待在这里喔。”

  他似乎看不见精灵冰冷的目光,娇滴滴的解释道:“矮人武圣与梵固校长yi攻yi守,合作默契,现在若是其他人加入战团,搞不好会打乱他们的战斗节奏呢。我们暂时观战,等有机会再出手。”

  赛菲尔扫了他yi眼,淡淡道:“说完了?说完了就关注战局吧!临阵分心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哎哟,你可真冷淡”妖孽媚眼如丝,娇嗔道,“yi点儿也不可爱了。”

  他刚说完,便见赛菲尔往外挪了两步,紧贴精灵身边站好,仿佛离妖孽太近会沾染不良因子似的。娇哼yi声。妖孽嘟起嘴。挑了处藤蔓繁茂的平坦处,懒洋洋靠了过去。

  眼皮蓦的yi跳,赛菲尔突然觉得,妖孽这副慵懒轻佻的模样很像某位蒙面男

  比起高空中几位强者高超玄妙的战斗,地面上的战场显得更加激烈与残酷。

  炙热地午后时光,惠尼顿平原之上弥漫着浓重地血腥味,几乎将太阳的光芒都染成殷红。翠绿的青草早已被践踏碾碎,和着战士的骨渣血肉yi同葬入泥土。浇筑出血红阴森的大地。

  虽然斗将之时,魔女小队的七人已经将变异骑士的最大弱点寻找出来,但普通士兵并没有他们那般轻灵高超的身手,要想带着沉重地盔甲跃上敌人肩头,快速精准的刺穿敌人的眼瞳与头颅,谈何容易!yiyiyiyi毕竟,那些变异骑兵的身高是人类的两三倍!坐骑又比战马要庞大许多!

  而除了那些状若疯癫的强悍骑兵,后方异术者的攻击更是不分敌我yi气倾泻。加上那种仿佛会瓦解斗志的微弱乐声,联军地战况大大不妙。在东大陆军队不要命般的攻击之下,联军四万骑兵损失过半,节节败退。被驱赶到距离土丘不足千米的地方。

  虽然在更近的范围与射程下,驻扎在土丘周围地苍风军团与镰刀军团能对敌人造成更有效的打击,可yi旦联军崩溃。变异骑士疾冲而来,身为步兵的苍风与轻骑装备地镰刀军团,连同土丘之上的指挥所与医护营,就会在千军万马的滚滚洪流中被践踏为肉泥,如同那些毫无反抗被碾碎的青草yi般。君子堂首发

  这yi点,伤亡惨重的联军骑士们也非常清楚,所以尽管处于yi边倒的绝对劣势,他们仍然在咬牙死顶。企图抗下怒涛骇浪yi般冲击而来的可怕对手。就在双方拼死缠斗的时刻。东面突然传来剧烈地大地震颤!

  土丘之上地指挥所率先发觉了从东面来袭的军队,来自联军本部地紧急通讯说明了他们的身份yiyiyiyi兽人族的援兵。这些兽人由海路到达。连夜长途奔袭,赶在联军全线崩溃之前抵达金橘堡。

  而东大陆yi方也几乎在同yi时刻发现了异样,不过,第yi批迎接这些不速之客到来的,不是平原上喊杀震天的变异骑兵,而是yi直在对交战骑兵进行无差别覆盖打击的东大陆异术者们yiyiyi伴随着兽人援兵的到来,这些布阵在骑兵后方的军团遇上了真正的麻烦。

  因为飞行速度快,天鹅飞骑紧随妖狐先知之后抵达战区。但他们并未落地战斗,而是直接飞至幽血军与异术者的军阵之上,居高临下的从半空展开攻击!

  他们的坐骑能飞,他们自己也能飞。天鹅们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军阵之上呼啸而过,灵活迅疾的转移令敌人的攻击全数落了空。

  当精致完美的面容上浮现杀气,天鹅们的攻击可不会像他们的长相那样优雅温柔。居高临下发出的攻击具有可怕的破坏力,如疾电yi般凛冽的光辉层层耀起,yi密集的爆炸激起血肉横飞,随之而来的气浪更将大批异术者掀翻在地,强悍而连贯的冲击效果令得军阵中惨叫四起。

  “快给我把他们从天上拖下来!”有军官在大喊,语气慌乱。

  “重力术!”

  “散风术!”

  异术者队伍里,纷杂的口诀声断断续续响起。然而比这些参差不齐的诵念更整齐而快速的声音,来自于飞翔天际的优雅天鹅。

  “驱散光环!”清脆的女子声音仿佛在回应嗡嗡作响的异术口诀,几十名女天鹅萨满纤细白皙的手指中播洒下yi片灿灿金光,来自下方异术者的攻击效果顿时大打折扣。

  兽人萨满的看家本事,便是这些辅助光环。提升战力的辉煌光环c防御免疫的祝福光环c诅咒敌方的邪恶光环,被漂亮的女天鹅们yiyi释放出来,天空顿时泛起层层梦幻般的彩色涟漪。

  见异术者的攻击难以奏效,yi队幽血军立刻改变目标,将箭头对准了那些金发飘飘的天鹅。但未等他们的灵力箭呼啸升空,空中陡然亮起煌煌金光。成千上万地金鞭有如腾跃龙影,精准而无情地击打到他们的手臂之上。立刻激起大片惨叫。不少人捂着手臂痛苦的滚倒在地。

  yi名人类男子从飞马背上探出头来,同样是金发飘飘俊逸潇洒,竟是旭天。

  幽血军的将领见势不妙,只能命令部下暂时放弃打击联军骑兵,转而对身在空中的天鹅们展开猛烈攻击。

  半空中的战斗刚刚进入白热化,东边大地传来的震颤感越发强烈。君子堂首发在骑兵们视线可及的范围内,yi支近万人地兽人骑兵由远及近疾奔而来,沉重的铁蹄带来轰隆隆的震天之声。仿佛怒雷翻滚,来势汹汹。

  “啊啊啊,冲啊!”颇为野蛮的挥舞着手中石锤,兽人骑兵的首领是yi头看起来极其凶悍的黑熊。他坐在yi头棕色的山地巨熊背上,身上只着粗糙皮甲,裸露在外的皮肤看起来有如坚固地花岗岩。那巨熊正动作协调的疾速奔跑,庞大的身躯足有十米高,像座小山包般杀气腾腾而来。脚掌如锤仿佛要将地面都震碎。

  “全军注意,准备战斗!”发完号令,黑熊陡然提高嗓门,用尽全力的嘶吼声刹那传遍平原。“光荣属于兽人!伟大属于先知!”

  在命令下达以后,无数疾驰地庞大异兽背上,半人化的骑士瞬间转化为全副野兽形态。yi时间只见狮虎豹熊狼牛蛇鳄无数高大而壮硕的躯体在兴奋地颤抖。骑士们全身肌肉贲张,发出高亢入云的疯狂嗥叫。

  如同轰然出闸的千军万马,蹄声如雷般轰隆震响,大地被锤击般剧烈的颤抖。近万兽人骑兵如钢铁洪流yi般疾冲而来,齐齐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光荣属于兽人!伟大属于先知!”

  光荣属于兽人,伟大属于先知yiyiyiyi叶yi大人的灵魂在注视我们!怀揣着这般的念志,按捺不住汹涌战意的兽人骑兵暴风骇浪yi般疾驰,队列黑压压似乎望不到尽头。如雪崩yi般滚涌而下。惊人地威势在广袤地平原上满溢开来。

  勇猛健壮是兽人的代名词,而更可怕地是拥有信念c悍不畏死的兽人。他们有锋利的爪牙和强横的身体。还有嗜血般的斗志与坚定无比的信念!

  yiyiyiyi没有见过百万兽人伏地大哭情景的人,无法体会兽人对于猫女先知那待若神明般的崇敬与挚爱。

  虽然叶yi并非死在东大陆人手中,而是生命力耗尽而亡,但在她死前,东大陆那些可恶人类的阴谋毒害令她身心俱损,对虔诚的兽人来说,这是比杀害他们的家人c侵占他们的国土更加不可饶恕的罪行!何况那些人类还抢夺国器c杀害祭祀c阻扰新王诞生c企图接管兽人王国,这yi笔笔血仇便要从今日开始偿还!

  高亢而已凄厉的狼嗥声中,速度最快的狼骑兵前军率先抵达鲜血淋漓的战场。在yi道道快速漾开的光环辉芒之中,他们的灰黑色皮毛折射出金属般的冷光,手中的长刀闪烁着咄咄逼人的寒芒!

  “唰唰唰!”刀光乍然划过变异骑士健壮的身躯,在那些膨胀的身躯上留下深深的血痕yiyiyi然而这些刀痕并不致命!

  眼见yi击不得手,狼骑兵便迅速改变攻击目标,手中刀光盘旋而上,向着对方的面门与双眼袭去。

  兽人崇尚硬碰硬的战斗方式,并不等于他们没有脑子,正相反,他们对近身战斗有发自本能的敏锐直觉,立刻就找到了对方强力防御下最薄弱的那yi点!

  “嗥呜yiyiyiyi”伴随着骑士们的战斗,巨大的野兽咆哮声也此起彼落,双目血红的凶兽与来势汹汹的巨狼迎头撞上,张着血盆大口互相撕咬,毫不留情的在对方身上咬出血淋淋的伤口。

  在震天的嚎叫与惨哼声中,瞬息间的首度接触便无声无息的收割了数百生命。而在狼骑兵身后,比重装骑兵还要庞大彪悍的异兽骑士正源源不断的奔涌而来!这样体型上势均力敌的抗衡与碰撞,足以激起战场上最绚丽的火花!

  “该死的兽人!”东翼变异骑兵被奔袭而来地狼骑兵冲破了阵型,yi名小队长骂咧咧组织部下快速转向,凶猛地朝着新的敌人扑去。

  剧烈的正面冲撞中,面目狰狞的小队长恰好撞上yi队容貌丑陋的牛骑士。当先yi头蛮牛连件简陋的皮甲都没有,露出大块大块灰扑扑皱巴巴的牛皮。小队长想也不想。手中重枪疾刺而出。目标点正是没有盔甲遮盖的胸腹部位。

  “石肤光环!”伴随着哞地yi声大吼,光芒耀起,那头牛骑士的身体唰的变了颜色。

  小队长愕然看着对方变出刀枪不入的坚石肌肤,将他的攻击尽数挡下,瞳孔不由得猛yi收缩yiyiyiyi这头灰不拉叽的丑牛竟然是个萨满?

  “哼,死吧!”牛头人萨满手中大锤全力砸去,将对方那张惊诧的脸彻底轰成肉酱,yi边嘎嘎怪笑道:“我们兽人萨满可不像你们那些惧怕近身战斗的异术者!我们是萨满。也是战士!”

  从来,兽人萨满都是出现在血战勇士地身边,绝不会独自躲藏在安全的后方!这样看似鲁莽不值的作战方式,却是兽人萨满代代相传的精神所在。

  “狂化光环!”

  “增力光环!”

  “加速光环!”

  “吸血光环!”

  yi层层五颜六色地光华在不同的兽人骑兵群中徐徐漾开,美丽而炫目的颜色却代表着杀戮地开始。

  这yi刻,来自遥远蛮荒高原之上的兽人,仿佛成为了战场的主宰!

  “他妈的!”yi个战至脱力的格鲁指挥官自战马背上艰难的直起腰来,恶狠狠吐出嘴里的血水。冲着周围散乱疲惫伤痕累累的部下破口大骂,“你们这帮软蛋,难道就甘心让那帮野蛮地兽人来救!”

  他望了望身边浑身浴血却满面不甘地骑兵们,猛的握紧手中被鲜血染红地长剑。奋然大呼道:“跟我冲!”

  轰然声中,染血的军旗再次飘扬起来,刀剑在腥风中锵锵作响!耳边回荡着人与兽的嘶鸣惨叫。骑士们再度持剑冲锋yiyiyi杀!凭着胸中yi股不屈的信念,悍不畏死cyi往无前!军团!”土丘之上,代替赛菲尔指挥堪萨新军的雪莉面容苍白,眉眼间却是透出无可置疑的坚毅与决心,“全军yiyiyiyi出击!”

  旁边的几名参谋大吃yi惊:“现在出击?我们可全是步兵与轻骑,怎么对抗那种人高马大c刀枪不入的变异骑兵?”

  雪莉冷冷瞥了他们yi眼:“亚姆伯爵已将指挥权交给了我,你们是不是不服军令?”

  “”咬咬牙,参谋们迅速将命令传达下去。很快。土丘周围的队列起来!

  “啊。要开始攻击了!”被桃花眼扯在后方营地不得参战的叉子正死命挣扎着,真恨不能yi拳扁死面前轻佻微笑的家伙。“我要参加战斗!你给我放手,不然我真打了!”

  “你的透明斗气是我教的,你该知道打不倒我。”桃花眼邪邪笑着,“我答应了赛菲尔要带你离开,你若是中途又跑回去,我的心里头会有点歉疚乜”

  “那你和我yi起去战斗!”叉子黑沉着脸,肃然无比,“你也是西大陆的人吧?难道就能眼睁睁看着国土被占领c同胞被屠杀?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好像没心没肺,yi点儿不在乎cyi点儿不担心!”

  “哎呀哎呀,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总有人会做的嘛,比如”桃花眼撇撇嘴,“喏,你看,武圣那个老家伙来了,还有你们那个校长”

  “其他人在做什么,我管不着!”叉子恶狠狠打断他的话,“我想要战斗,想要抵抗东大陆的侵略!这是我身为西大陆人的责任与使命,怎样都无法逃脱!”

  “都是些热血的家伙呀,真是”桃花眼突然yi个飞踹将叉子踢倒,接着将他整个人压倒在地,嘴里嘟囔着,“真是让人家不省心叻!”

  话刚说完,他便见眼前亮光陡闪,接着便觉手脚无法动弹了!

  “哼,滚yi边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安双瞳闪烁着奇异的光华,飞起yi脚便将桃花眼踹歪了。

  “喂,你也太差劲了吧?竟然被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轻易打倒?”安气愤的拉起叉子,开口就是yi顿好骂,“前面的战场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你怎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叉子紧紧抿唇,什么也没说,撒腿就朝前营跑去。安恨恨跺脚,跟在他身后yi路飞奔:“喂,你等等我!我也要去战斗!”

  可怜的桃花眼四肢僵硬,yi小时内是无法动弹身体了。他不禁恨得直咬牙yiyiyiyiyi个不当心,竟然被那野蛮女的瞳术给石化了!

  “咳咳”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病营中浑身绷带的男子站起身,摸索着往外走去,“现在,战局怎么样?”

  “殿下!”yi边的医生急急拉住了他,“你刚刚接受完治疗,现在最好多休息!”

  “这里有盔甲和长剑吗?”约瑟眼尖的在帐篷外发现了yi堆阵亡士兵的衣物盔甲,急急往自己身上套。医生见劝不住他,只能叹息着任他去了。

  “咦,约瑟哥哥,你去哪里?”清脆的声音从后边传来,“你别跑呀!”

  翠绿色的长发在风中乱舞,洛水追得气喘吁吁,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熟悉背影越跑越远。

  “约瑟哥哥!”娇俏的半精灵少女在营区边缘立定脚步,含泪高叫,“请你不要死!”

  背影微微yi颤,随即头也不回的疾奔而去。

  嗯,本节字数凑合,勉强算是弥补yi点点吧。现在沦为二天yi更党了,掩面奔走

  第九章 第二十二节 英雄

  每个人都有梦想,内心深处的美好祈愿,即使虚幻也难以放弃的渴望,谁也不例外。

  与许多格鲁年轻人yi样,黑瞳最大的梦想是成为yi名勇敢的战士,当个真正的英雄!

  他曾经无数次想像自己沙场杀敌的场景,直到激动得浑身颤抖,热血。然而当他真正踏上战场,亲眼目睹惨烈血腥的厮杀,嗅闻着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他才明白,以前的自己是多么幼稚可笑。

  就在前天,他还在庆幸自己被抽调入镰刀军团,跟随四万联军骑兵同赴战场。就在早晨,他还在意气风发的打磨长剑,期待能痛扁那些该死的东大陆人,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然而现在,他的心中只有恐惧。

  那些可怕的非人类骑士,血红着双眼,疯狂的驱使比他的头顶还要高的凶兽,杀气腾腾yi路践踏而来。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