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十一章,陌生。(作者不后妈。)(1/2)

加入书签

  “就算我哭了,你又会在乎吗?”叶云淡笑,笑的云淡风轻,眼神如此的空洞,犹如他的名字,一叶浮云。

  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碎裂,心痛到无以复加。

  纳兰芮雪紧紧抱着他,却感觉不到他任何温度。

  叶云抬了抬手,却在摸向她的头发的时候,又一寸寸缓缓放下。

  栗色的瞳孔只有无边无际的空洞,淡淡的气息若有似无眭。

  “五年……,抵不过五天。是我来的太早?还是我去的太迟……。”

  他碎裂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

  她只能抱着他一遍遍的痛哭:“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债”

  “对不起?呵~,是啊,只剩下对不起了。纳兰芮雪,你的心里至始至终都没有我的位置,现在更是一分都不剩下了……。”

  叶云抬头,望着无边无际的天际,牵出清冷的苦笑,眼角渐渐氤氲,却没有泪珠滚下。

  哭太多,眼泪便不值钱了,没人在乎,又哭给谁看……。

  一寸寸扳开她的肩膀,缓缓退后,抽离出她的世界,黯然转身。

  纳兰芮雪感觉自己心间像被挖空一块,似乎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叶云。”她泣不成声。

  他顿了顿脚步,背对着她缓缓道。“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来主动找你。需要我帮忙了老规矩喊我,从今以后,我只是你的影子。你看不见,也不必看见的……影子……,原谅我的痴心妄想,闯进了你的世界,扰乱了你的心扉。”

  说完,便继续朝前走去。

  莫久,她只听到风中传来他隐隐的哽咽。

  “叶云的名字是给你的,我没有家,也不想有家,天大地大,我只想要一个你,可惜连你也弄丢了,一叶浮云,不弱三千云烟,明溪皓泪,凝华痴语涟涟。黯然漠守,断魂寒心背望,风吟芮雪,岁岁念念梦千……。”

  纳兰芮雪无力跪倒在湖边,失声痛哭。

  她知道,这一刻,叶云将会彻底从她生命中淡出。他们是如此相像,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更改。

  天大地大,我只想要一个你,可惜连你也弄丢了。

  这话让她心如刀割,他爱的如此卑微,卑微到让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狠心到无以复加。

  是该有多绝望才能忍痛跟她说离开?

  他们相识五年,相知五年,相守五年,他都不曾动摇过半步,从来都是默默相守,有求必应。

  贴心到让她舒适,在他面前,她从来不担心什么,他替她挡酒,替她疗伤,陪她训练,陪她撒狂。

  叶云说他在等,是的,一直在等,而她也在等,等他坦诚心扉的那一天。

  就因为她的不勇敢,就因为她心中那淡淡的隔阂,竟将他们推至至此,等到幡然醒悟之时,才知道,原来有些东西不是那么重要。

  人不在,什么都没了……。

  不爱吗?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或许他们之间只是少了一次契机,一步错,步步错。

  有些感情种在骨髓深处,只有腕骨时才会感到疼痛。

  她觉察的太浅,明白的太晚,悔恨的太迟……。

  不知坐了多久,只觉得身上森凉入骨,湖边潮湿的水汽让她有些抖瑟,耳边传来脚步声,她不想抬头,她知道来人是谁。

  心中的悔恨似乎找到了宣泄口,她愤怒的攥紧了拳头。

  若不是他,她的生活也不会被搅的一团乱。

  若不是他,叶云也不会被逼到只能离开。

  若不是他,她也不会失去这个对她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感觉到一个衣物搭在自己肩上,她一把挥开,含泪抬头大吼道:“北宫晟!你滚远点行不行?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你滚——”

  话愣住,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叶云,她哑了嘴,红唇半抖了抖,失了声。

  “我送你回去。”叶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黯然的神色连他自己都不懂。

  纳兰芮雪心中一暖,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她吧。

  一头埋进他的怀中,嘤嘤而泣。好像回到了五年前那些痛苦的夜晚,他都安静的陪在一旁,静静守候。

  那时候她只是个小女孩,他也只是一个不愿开口说话的小男孩。

  她被流言蜚语逼的无路可走,他缄言默语静静相守。

  叶云微叹一口气,将她扶起:“走吧,先回去。”

  “不……。”她挣了身子,一旦回去就要再次面对北宫晟,她不想见他,一点儿也不想。

  她不想让叶云再次离开她,她欠不起,也伤不起。

  叶云对她太重要,如果两人之间一定要选一个,她还是会义不容辞站在叶云这边。

  一瞬间的喜欢又怎样?不可能抵得过五年的相守。

  “要走也是他走,那是你的家。”叶云淡淡道,声色平淡的几乎不带任何感情。

  她听不出来是落寞,还是强硬。但她似乎听出来了,他不会再离开。

  点点头。“好。”

  叶云将她扶上马,别有深意的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的树林,踏马离开。

  树林中,一处转弯不易被人发觉的峡口内,宁静的湖面飘过一颗小石子,一二三四……弹了九下才落入湖里。

  月白色身影拍了拍手上的灰,负手凝望着湖心那一圈圈的涟漪。

  他的身侧有两堆石子,很明显刚才有人来过,两人呆了不少时间。

  他静静望着湖面终归于平静,深邃如墨的黑眸让人无法揣摩心思,只有那眼底 一丝丝落寞无法遮掩。

  滚……吗?

  缠绵悱恻的风依旧送来她悲切的回音,他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这个清晨似乎透着别样的诡异,以前对小姐目光寸步不离的叶云竟然坐在走廊的扶手处望着天际的云发呆。

  小姐跟他说什么,他都只是淡淡的点个头。

  而一向对叶云不怎么在意的小姐居然破天荒的坐在他身侧静静呆着。

  一向叽叽喳喳的青芙也安静的对着一盆花不停的浇水,整个院子都像被水洗过,几乎无法下脚,小姐不管不问,听之任之。

  青萝微叹一口气,认命的从青芙手中夺过水壶,然后开始扫水。

  瞧了眼各怀心事的三人,她无奈摇了摇头,越来越弄不懂小姐心里在想什么了。

  要知道一觉醒来,发现叶云从小姐屋子里出来,而晟王爷没了踪影。这大变活人,青萝到现在都觉得无法接受。

  良久,纳兰芮雪才淡淡道:“陪我去睢阳走一趟吧。”

  “好。”叶云淡淡点头,目光依然没有焦距。

  “你们呢?”她转头问向其余两人。

  青芙冷笑一声。“昨日小姐说让青芙一人在家,青芙没忘。”说罢便扭身进了阁房。

  青萝扫了眼青芙的背影,又望了眼小姐,轻咬嘴唇,轻轻道:“我……家里太乱了,我还是收拾家里吧。”

  说罢,不敢抬头看小姐错愕的表情,埋头继续干活。

  “那我们走吧。”纳兰芮雪心间一黯,努力扬起淡笑,扯了扯叶云的衣袖。

  叶云从发呆中回神,点点头,一个翻身下去,自顾先朝外走去。

  纳兰芮雪看着指尖溜走的衣衫,不由苦笑,她招谁惹谁了?

  想起那个消失一夜的人,不由嘴角牵出更深的自讽。

  本都做好了回来怎么说,怎么赶他走,可……当回来面对漆黑一片空屋子的时候,她的心竟不比在湖边好受多少。

  说好的等她回来呢?

  还没等她让他滚,他怎么就自己先滚了呢?

  北宫晟……他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从她生活中进进出出吗?

  没有字字片语,便这样消失不见,可明明再一次是她希望的状况,但她的心揪的难受,感觉沉压压的透不过气来。

  叶云的异常冷漠让她感觉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不说,她也问不出来。

  生活好乱,她无力揉揉额心,起身朝外走去。

  两人骑着马慢悠悠的走在官道上,叶云已经二个时辰没有开口说过话了,虽然她也话不多,但这样下去,她感觉能疯掉。

  身后传来一片矫健的马蹄声,声声如鼓乐击打,铿锵有力。

  好似一群人疾奔而来,带着好奇,她回头望去。

  一匹雪白的骏马出现在眼前,四蹄均黑,如熏染的墨笔,肌理健壮优美。很明显是北方的良驹,顺着良驹往上往,一个一身墨袍的男子渐渐映入眼帘。

  熟悉的面容让她瞬间屏了呼吸,想到昨夜的事情,她几乎是下意识的驭马朝叶云身边靠了靠,叶云回头淡瞟,继续默不作声的神游。

  墨袍男子身侧跟着三五个人,皆是一身墨色劲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