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九章,如果。(叫声夫君就教你)(1/2)

加入书签

  吉祥快步追上前方红色妖娆的身影。冷笑道:“走吧,一起去纳兰将军府。”

  如意凤眸半眯,闪出一分杀气。“各走各的,大小姐可不比二小姐容易对付,你别坏了我的事。”

  说罢,红色的身影几个腾空便从王府的院墙上翻了出去,吉祥转动尾指的金指环,露出不屑的笑容。

  痴心妄想的贱皮子!就你这幅德行还想入王爷的眼?

  想到那个纳兰二小姐,吉祥心头更是不爽,虽然王爷必须要娶纳兰家的小姐,但这二小姐感觉并不比大小姐好拿捏,要她说,枫王爷什么都好,就是太多情,又太小瞧女人眇。

  可皇室人从来都是高高在上,难以仰望,他们向来瞧不起女人,就连她跟如意,也仅仅只是为了好跟踪纳兰芮雪特意培养的,否则断不会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眼眸有些深邃的朝枫王府回看了一眼,转头向将军府走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顶软轿停在了枫王府门口,吉祥伸出手,扶着纳兰如秋下了轿疗。

  纳兰如秋接到消息后,迅速整理了行装,她只有这一次机会!

  赢南枫对她的在意,否则,“昌嫔”未来的日子会很难过。

  苏尚宫走了后,她第一时间便找回了那个丫鬟,得知跟纳兰芮雪圆房的人另有其人,恨的能把自己牙咬落,要不是昨天自己心情不好,不想见人,怎么会生生漏掉这么关键的信息!

  可此刻说什么都晚了,她已然是昌嫔。

  她此刻一身淡青色宫裙,绾成流云髻的发端带着一支红珊瑚的发簪,簪子上垂下三颗金光华饰的东珠。腰间一根素白绣灵羽的银丝腰带,整个人活脱脱如宫廷中走出的贵妃般高贵美艳,但面颊上带着一方素纱。

  “可知王爷找我何事?”纳兰如秋此刻心中忐忑不安,刚才当着那么多人面,她大言不惭的说纳兰芮雪跟南枫彻夜未归,先是败坏了南枫最看重的名声。

  又知道了那个男人不是南枫,这对向来心高气傲的南枫来说,只怕是更不能容忍的。

  明明春光灿烂,纳兰如秋却感觉心凉也不过如此了。

  吉祥心中冷笑,嘴上却万分恭敬。“回纳兰小姐的话,奴婢不知。”

  纳兰如秋何等聪慧,只瞧眉色便知吉祥在虚与委蛇,但王爷身边女人虽多,如意与吉祥却是两个特殊的存在。

  南枫?是否也有她不知晓的一面?

  带着疑问她倩影聘婷的走进了南枫的书房,此刻他正半卧在软榻之上,瞧着面色不是很好。

  “臣女纳兰如秋见过王爷。”此刻她还尚未过门,自不会逾越了规矩,今日出了那等子事后,她已经隐隐感觉到皇后似乎不太满意她,看来以后她要多加小心。

  纳兰如秋的装扮让南枫眼前一亮,她恰到好处的娇柔与妩媚让南枫心中不由点亮了邪火。

  “秋儿过来。”南枫拍了拍身前的位置。

  纳兰如秋见状缓缓朝南枫走去,快到跟前之时,南枫似乎等不及,一把拽过了她,让她跌落在他的怀中。

  瞧着软香在怀的触感,南枫心头升起一种征服的满足感。这几年,每当他在纳兰芮雪那里碰壁后,他都会找一个女子,以检查他的魅力是否一如既往。

  纳兰芮雪就如同一带刺的玫瑰,诱使人明知有刺还偏偏想去一亲芳泽,而这一次,他被扎的太痛,痛到他不得不记住这个教训。

  北宫晟救走她后,两人发生的事情,如同扇了他一巴掌,抽的生疼。

  可他更想去征服这个女人,如果说以前他是对得不到的偏要得到的征服欲,这一次,便是男人尊严的维护!如果最终他还得不到她,他会————毁掉她!

  南枫凝视着如秋的面颊,将素纱取下,长眸闪过诧异:“你脸怎么了?”

  “无事。”如秋黯然的神色,娇怜的声色让南枫心头一软。

  “她打的?”

  如秋轻轻颔首,断线的眼泪如珍珠般滚落。

  南枫摸着纳兰如秋粉嫩的细颊笑道:“无事,你今日那么说她,她打你也实属正常,此刻找你来,本王想问你个问题。”

  阴鸷的眼一直盯着她的表情,满意的看到她渐渐发抖,极力隐忍的身躯。

  南枫心中冷笑,女人永远逃不过嫉妒心,当着这个女人的面维护另外一个女人,足够让这个女人神智毁灭,只要分寸拿捏好,一切便都在股掌之中。

  如秋狠咬下唇,强压住心头的怨恨,尽量平声道:“王爷尽管问就是。”

  “我想知道你姐姐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忙些什么?”南枫轻扣着纳兰如秋的腰身,狭长的细眸闪过一丝慵懒的玩味。

  她心中顿凉,又是为了纳兰芮雪!

  葱指掐进手心,忍着心头的阴霾,淡淡道:“我俩的关系,想必王爷清楚,她做什么又怎么会让我知道,王爷许是问错人了吧。”

  “当真一点儿都不知道吗?”他摸向她光滑的脖颈,口气含着丝丝凉薄,如等待捕食的豹子,带着阴狠。

  这动作无疑让如秋绷紧了全身的神经,他想做什么?

  对上南枫不达眼底的杀气,她只感后背冷汗瞬间爬遍全身。

  脑海飞速旋转,他想知道些什么?

  先前的不满瞬间丢开,只剩下脖子间那只游走的手异样清晰。她牙关打颤:“秋,秋儿没太听懂王爷的意思,不如王爷指明点?”

  他红唇沁出冷笑,幽幽道:“你姐姐……有没有一些很奇怪的地方?比如,经常从你的视线里,消失!”

  纳兰如秋心头一震,南枫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此番是在考察她是否衷心?

  见她有些怔愣,南枫笑道:“秋儿,昌嫔的身份会很不好过的……。”

  这话无疑让沉思的纳兰如秋微顿,眼眸缓缓对视向南枫。

  他如愿的看到她的红唇微启,带着坚定的声音缓缓道:“没有!”

  什么?没有?南枫不置信的望向如秋。

  如秋自嘲一笑:“姐姐那等身手,王爷是觉得我的视线能够到,还是觉得姐姐会将我放在眼里让我够到?”

  她的自嘲让南枫既满意,又不满意。

  满意的是,如秋的确没太多心机,只稍微恐吓便说了实话,她的落寞不是装的,要知道作为皇室的人,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有,但是唯独聪明的女人,不能要!

  已经有了一个纳兰芮雪,不需要第二纳兰如秋。

  不满意的是,连如秋这样心思细腻的女人都发觉不了异常,他要通过什么方式才能得知纳兰芮雪的情况?

  而看似一脸落寞的纳兰如秋,此刻心中已然是滔天巨浪。

  在刚才那一瞬间,她差点就脱口而出,告诉南枫苏墨可能有问题,平时见到的苏墨可能是有人所扮。

  她本来以为纳兰芮雪是一人两角,但自从小丫头连番通报后,她现在深刻怀疑,纳兰芮雪有替身!

  但在南枫说了最后一句话后,理智占了上风,这个男人靠不住!她现在开始怀疑,“昌”这个称号是否南枫所拟。

  这个男人太危险,所以殃及纳兰九族的事情,她必须留一道防线!

  但也不能这么便宜了纳兰芮雪,想了想,她悠悠道:“不过今日儿我还见着了姐姐的丫鬟青萝青芙,这两丫头姐姐向来随身不离的,估摸着这两丫头知道不少吧。”

  丫鬟?南枫瞬间明白了什么,笑着抬起纳兰如秋的下巴,不错,这女人虽然不够聪明,但嫉妒心下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开始有点儿喜欢她的狠辣跟无脑。

  轻啄了口她的红唇,满意道:“秋儿今日可留下?”

  说话的同时,一只手已顺着纳兰如秋的腰身摸向腰带,意图十分明显。

  纳兰如秋心中冷笑,这便是奖励了?还真把她当女昌妇看了!她巧笑嫣然的推开南枫的手,不着痕迹的起了身。

  “王爷,你我的婚期是六月初六,若没其他事,秋儿便回去了。”

  说罢俯身对着南枫俊秀的面颊亲吻一口,不待南枫抓住她,她便如灵巧的蝴蝶,一个转身便掠到三尺之外,俯身躹礼后,缓缓退了出去。

  南枫黑眸半眯,饶有兴趣的望着她俏倩的身影,纳兰家的姑娘,果然个个是极品,以前只当她是柔弱令人疼爱的小主,不想如此有风情。还懂得欲迎还拒。

  对于女人,他向来有耐心。不过,纳兰如秋,他好像选对了人!

  想了想,将吉祥唤了进来。“去将纳兰芮雪的丫鬟给本王绑过来!还有,通知各部的人,计划提前!”

  “是!”

  纳兰如秋出门后,只觉得身子微微颤抖,寒气从脚心窜到头顶。纳兰芮雪,纳兰芮雪!好似她的生命中不论什么事情都抹不掉这个名字,父亲的格外关爱,母亲的无边愤恨,南枫的心心念念。

  “秋儿,为父对你们几个都寄予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