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一百四十五章,男神赫连长恭。(北宫晟脸绿了。)(1/2)

加入书签

  好清美的女子!

  宛如夏季百里无垠,毫无瑕疵的白莲,没有丝毫忸怩作态,有的只有一股从内而外散发的清冷,让人心沁舒服。瞙苤璨午

  眉宇间透出的澈透之光完全不同于他以前见到的任何一名女子,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就是隐隐让人觉得很特别的气质铄。

  而且……,非常好的身手与反应力瑚!

  他从二楼茶楼里看到这一幕冲过来的时候,没想到她居然也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到,但马蹄踏至更快,所以他便一把抄起这个有些瘦弱的身影。

  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骨子里不会柔弱!

  果然,只顿一瞬,纳兰芮雪就从怔神中回神,紧蹙青黛扫了眼腰际他还没撤去胳膊,淡淡道:“公子自重!”

  简单四个字,不卑不吭,不怒不喜。

  淡淡叙事的口吻丝毫没有感谢救命之恩的意思,这让他起了一丝更大兴趣。

  一般女子这个时候不都该娇滴滴的说声谢谢公子救命之恩,激动点的不该以身相许才对吗?而且不但不感谢,还将他看成登徒子,这让他实在觉得好笑。

  最主要,她只清淡的看了他一眼,直至现在都没正眼看过他。

  微微颔首,他松开了胳膊,她弯腰将孩子放下,满头乌黑的青丝随着这个动作沿着肩头缓缓滑落,金阳的光芒在她肩头镀上一层浮锦之光,美轮美奂。

  这个美景也惊诧了在场所有人的眸光,不自觉有小声议论而起。

  “那是谁家姑娘?好美。”

  “是啊,跟天仙儿似的。”

  纳兰芮雪并没听人的议论,也没空去注意他出众到让现场女子都倾慕的容貌,而是低垂的眸光中泛出一丝心颤的狐疑。

  他是谁?武功居然如此之高!

  只在分秒间,她就准确判断,完全胜过自己,而且只怕——不亚于北宫晟!

  先前微微暗浮动一瞬的气流与那光影的速度,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对于她本身就属于绝顶高手的人来说,分辨一个人武功修为如何已足够。

  孩子的母亲急切的冲过来,一把抱住孩童连连对两人道谢。“谢谢,谢谢!”

  “先看看孩子有没有事。”

  “先看看孩子有没有事。”

  纳兰芮雪与那名男子异口同声道。

  接而两人微微一怔,对视一眼别开头。

  这时,她才注意到他身高和北宫晟差不多,有一双漂亮的墨蓝色眼眸,峰刻般的面容,锐利的眸光透露着丝丝野性,但唇角上扬的弧度,周身柔和的线条又透出一股谦谦君子般的优雅。

  与叶云明若皎月般的气质不同,也与北宫晟烈阳般的笑容也有异,或许是那双异于常人的眸色,犹如繁星璀璨,星河密布。

  北昌往东北方向,那边更贴近极寒,人都肤色更凝白,眸色迥异一些。那些少数民族的种群甚多,只是不知道他是什么部落的。

  又侧眼扫了眼他的装扮,不像寻常的男人身着长袍,而是精键的短装,脚蹬暗纹鹿皮短靴,袖口都是精绣金纹的护腕,腰间挂着一枚成色甚好的月白色图腾玉佩,长长的穗络显得修长的身形更加飘逸。

  衣衫是上好的苏绣浮光锦所制,想必身份不低吧?她暗自揣测着。

  殊不知瞟到玉佩上的这一眼让他瞧到后,唇角浮出淡笑。

  正在这时。

  马车门帘被掀开,一声清丽的女声娇怒道:“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敢拦本小姐的路!”

  纳兰芮雪抬眸,慢慢紧蹙的眉头。

  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长的极其倾美,但是那五分似宁羽然的模样让她心中慢慢升起一抹不祥的狐疑。

  想了想,慢慢拉上了风帽,遮低了容貌。

  身侧男子诧异的瞟了眼已无法看到的凝雪般的容颜,有微微失落。

  北昌这边不同于南通那边的婉约,女子大都可以抛头露面,出门也不用丝巾遮脸,所以这名少女肆无忌惮的就冲了出来,一脚将刚才急驭马,害的她打了个踉跄的小厮踢了下去。

  “找死吗!信不信本小姐将你杖毙了!”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下人急忙跪地叩头。

  少女厌烦的怒横一记,发觉在场所有人都用眼神或敬畏或指责的看着她,转头一扫,正想发飙让他们都滚开,便看到了那名夺人灼目,从未见过的俊男。

  不,用俊男形容似乎还不够,她好似看到了一名星华满身的仙君。

  男子见少女目光直直看过来,勾起一抹礼貌的笑容,淡笑着颔了首,继而别开眼。

  虽然笑意不达眼底,但那不妨碍少女砰然一动的心。

  顿时,一切怒火都化成了一江春水,整个人线条都柔和下来,眉眼更是止不住的含起了娇羞。

  纳兰芮雪看到这一记,不屑的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男子感觉到她的那份不屑,眉眼微挑,墨蓝色的眸光不由随着她的身影转动。

  少女这才顺着男子的眸光发现一个披着青碧色披风的女子,在自己倾城的容貌下,心仪男子居然眸光在她人之处,这让少女感到了丝丝自尊的受创。

  秋眸半转,轻喝道:“那名离开的夫人!你惊了本小姐的马车,不该道个歉吗?”

  她只需要那个女人回头道歉,想必那名男子就能更加注意到她脱俗的容貌跟身段了吧?而且道个歉就原谅那名女人,怎么看都是心底善良,贤惠安然的女子。

  她故意说夫人,显得客气,但实则是在突出自己的青春貌美。

  夫人?男子凝视着披风下没有丝毫颤动过的身影,眼底浮起一阵莫名失落。

  她为何没反应?莫不是真嫁人了?可看那肤质模样,应该也就十六吧?而且她并没有绾发,那满头笔直的青丝又点燃了他心中砰然一动的奇怪感觉。

  或许没有也说不准……,他脑海中迸出这个想法后,顿了一瞬又暗沉下来,淡笑着自顾摇了摇头。

  他这是怎么了?

  纳兰芮雪的确没有反应,虽然知道喊得是她,但她没心思跟小女孩寒蝉。

  尤其还是那样跟宁羽然相似的脸,简直……多看一眼就忍不住有想打人的冲动。

  便没搭理她,而是继续朝前走去。

  这个动作生生刺痛了少女高傲的自尊心,当下声音拔高了几个分贝:“夫人!你就这点素养吗?”

  素养?纳兰芮雪顿住了步子,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淡笑。

  她正愁对宁羽然的气没处撒呢,既然跟宁羽然容貌相似的女子这么挑衅,她也就懒得客气了。

  锐冷转头,一步步走到少女面前立定。

  少女站在高高的车架上倩笑,等着这个女人道歉,也等着展现自己宽宏大度的一面。

  “不知小姐怎么称呼?”她淡淡开口,清洌如山泉,不带一丝扭捏做作。

  男子心念一动,她嗓音也如此好听?刚才说话注意完全不在这上面,此刻听来,感觉跟她的长相一样,给人一种心沁舒服的感觉。

  “本小姐……,”少女高傲的扬着下巴,刚想得意,瞟了眼那名公子,声音又温软了下来。“小女子乃宁语霜,家父宁太师,家中嫡女排行第二。”

  还真是宁家的?嫡女?看起来是宁羽然的胞妹了?

  冷笑划过嘴角,纳兰芮雪低垂的风帽遮住了大半容颜,宁语霜压根看不见她的表情。

  下一瞬,她抬起就朝马车的车帮子踹了一脚,“砰!”地一声,马车连人带马俱烈的晃动,宁语霜一个踉跄还没站稳,就感觉脚下一空,整个马车散架,朝她砸下。

  “啊!!!!”

  七零八落的木架“听听框框”的将她砸了个满头包。

  正想抬头怒吼,就看到额头上悬着一柄木头,一只清瘦的手握着木头抵着她额头。顺着手臂往上看,隐在阴影下的脸不甚清楚,但唇角那抹冰冷嗜血的冷笑让她看了个明明白白。

  满场一片惊呼,没想到这个看似单薄的女子就这么随便一踹,就能将一辆马车踹的四分五裂?

  男子墨蓝色眼眸一抬,迸出了一抹欣喜。

  好个深藏不露的女高手!居然能运气行流!可先前空气中淡淡浮动过的一缕不同于太阳金芒照射的银金色的光芒,应该是金属性的气流,金属戾,含弑杀之意。

  这名女子……。他不禁泛起了思索。

  “修养?不好意思,我还真没有。宁大小姐修养好,不如去给差点被撞的孩子道个歉?”纳兰芮雪冰冷而笑,既然宁语霜能装,就给她装个够!

  宁语霜闻言立刻暴怒,尖叫道:“你可知我是谁!”

  莫不是这混账女人没听到她是宁太师的千金?

  “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你在市贸繁华的大街横冲直撞还有理了?如果我看的没错,长曦街应该是不允许通马车的,而且你差点撞倒小孩也是事实,宁太师若真当淮海城是他家的,就当我多管闲事。”

  围观的众人纷纷点头,对宁语霜指指点点。长曦街世贸繁华,人流密集,又是五湖四海广交的胜地,人过着都挤,更别说车了!

  这么字驾车来这种地方横冲直闯,的确是目无法纪。

  “你!”宁语霜想要争辩,可想到这女人话中有话,哑了口。

  什么叫宁太师真当淮海城是自己家的,这不是摆明了宁家反了吗?而且她的言下之意,若宁太师没反,自己就得老老实实去给下贱的人道歉。

  当下气的脸涨得通红,却吐不出半句争辩的话。

  男子看向披风身影的眸光微微弯成一道向下的弧度,好个聪明的女子!一句话就将嚣张跋扈的艳俗千金逼的哑口无言不说,还必须得惺惺作态了。

  眼见议论声越来越大,宁语霜实在扛不住众人对家父的指责,而且额头那根威胁的木棍极度嚣张,想到自己全身被砸的疼痛,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含泪朝那对母女走去。

  “对不起,是本小姐莽撞了。”

  话虽道歉,却一口一句本小姐。

  宁语霜不想道歉,但想到男子如今静望的目光,只得心狠咬牙的照做,最起码这样能显得她知书达理,晓通人情。

  “哪里的话,宁二小姐如此贤德有理,怎么会有错,错的是我孩子站错了地方,还望二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那名妇人见宁二小姐亲自道歉,吓得早就肝胆俱裂,一个劲的给鞠躬,差点就跪了下来。

  宁语霜满意的看着妇人的行径,心中窃笑。

  算你识相,否则等会儿人散了就让你知道是怎么死的!

  围观的人见此,都纷纷暗自摇头,或暗垂的眸光。

  宁太师……,位高权重,谁敢惹啊。先前那么美人儿也真够胆大的!

  见宁语霜的眸光四下扫来,众人一怔,纷纷道:“宁二小姐能如此道歉,真乃名媛风范。”

  “是啊!宁二小姐真是菩萨心肠。”

  众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宁语霜颇不得意,急忙朝心仪的男子看去。

  谁料先前的地方竟然空空如也,再回头看去,连那名披风女子也不见了!

  这下,宁语霜是彻底气不可解,她堂堂宁氏二千金,就这么当街被打了?可最让她生气的是,那名男子是谁!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长曦街的另一条人际鲜少的胡同里,男子疾步追了几步,顿住脚步凝视着面前的三条岔路口,顿足无奈淡笑,但墨蓝色的眸光中却暗含着一缕别样的兴奋。

  还真是个特别的女子呢!

  行动真快,只朝那个什么宁语霜瞟了一眼,就不见了她的踪迹。

  不一会儿,身边窜来两名同样劲装打扮的少年。

  其中一个抬手叩胸行礼道:“世子!”

  男子回头,唇角浮出一抹淡笑。“嗯。”

  “世子可是对刚才那名姑娘感兴趣?”另外一个瞧出了他的心思,巧笑打趣道。

  “没有,只是有些欣赏而已,有几分我北漠边塞女子的豪爽!”他淡笑,想起她不受欺负的性子,不由笑意更深。

  说是没有,却惹得两名下属都纷纷低笑。

  “世子可从不夸人,尤其不夸女人!”其中一个低笑。

  “那世子可要抓紧,察合呼烈亲王可说了,此次来给摄政王贺喜,顺道世子可得尽快选定世子妃。”另一个附和。

  提及着,他儒雅的笑容暗淡了几许,回头扫了眼再也看不到人影的巷子。

  不由心道,也不知是谁家姑娘……。

  “走吧!别净胡说!”他笑着摇了摇头离开,两名侍从跟上。

  顿了许久,待巷子再也传不出声响后,纳兰芮雪从一家高门的石柱后缓缓走了出来。

  紧皱眉头思索着:“世子?察合呼烈亲王?”

  突然,她秋瞳一怔,迸出明了的精光。

  赫连长恭!

  另一侧,北宫晟出门没多久就遇到了匆匆赶回来的暗卫,看着他们焦灼的神色,便知道雪儿耍脾气甩开他的人了。

  半叹口气,他也没责备他们,毕竟雪儿若想甩开人,只怕全天下没几个人能追的上。他女人除了武功颇好,还跟千面狐狸似的善变。

  一时间,他不知是该庆幸她女人如此厉害,还是该悲哀他这夫君又要伤脑筋了。

  “在哪里跟丢的?”他问道。

  “西城老庙跟前。”暗卫见王爷没有责备,松了口气,如实交代。

  西城老庙?他微微思索后,唇角勾出一抹了然的淡笑。“行了!你们下去吧!”

  末了,他食指与拇指交合放在唇边,吹了声口哨,很快,一只半大的鹰鹫展翅飞来,稳稳落在他手臂上。

  接而,接到他的指示后,鹰鹫再次飞远。

  他喊人牵来了马匹,翻身而上的瞬间,想到西城的遥远,不由心底又深叹了口气。

  这么远,她走去的吗?

  心疼划过,他御马而奔。

  几名暗卫面面相觑。

  王爷……,这么多年第一次吧。

  宝安堂内,纳兰芮雪看着对她礼貌浅笑的赫连长恭,愣了愣,淡笑一瞬侧开头。

  她对北昌真的很陌生,这偌大的集市让她找了好半天,没想到刚过来就发觉赫连长恭居然也是来抓药的,而且早她一步先到。

  其实先前她一直没忽略那名男子尾随的目光,这让她如芒在刺,本不该出手显示水平的她,想了想用了这种暴躁的办法展现给他看。

  看到那么野蛮的她,想必就不会有什么想法了吧?

  她可不希望被人当成猎物,也不希望那男子有什么英雄救美的意思。

  她不是美,她的英雄也不是他!

  可在巷子内听到他那句有漠北女子的豪爽,听到那句只是欣赏,没其他意思后,突然觉得她似乎有些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现在他的礼貌淡笑,她看着倒有了几分不好意思。

  她不再生疏的笑容让赫连长恭的心莫名一跳,虽不知她为何不再有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不过能再靠近她一步总是件愉悦的事情。

  末了淡笑道:“一天见姑娘两次,倒是有缘。”

  “算是吧。”她淡笑一瞬,将袖子里的药单递给了掌柜。“掌柜,麻烦帮我抓几幅这药。”

  掌柜接过看了看,皱眉一瞬,疑惑道:“姑娘,你确定抓这个吗?如果是解毒药效不甚好啊。”

  “我不知家人中的何种毒药,只能用温补的先试试了。”她抱歉笑道。

  “哦~,不知毒性,的确不好对症下药,那老朽先抓几副,不过姑娘还是尽快请医救治是正事。”掌柜热心道。

  纳兰芮雪听到又有人喊她姑娘,觉得有些好笑。

  她长的很小吗?只是头发散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子怎么看也不是当姑娘的年纪了啊。

  想起她散掉的头发,不由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