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一百二十九章,名门闺秀1。(绣花乃人生大业也!)(1/2)

加入书签

  四唇相偎,北宫晟黑瞳微微收缩,眼底晕染出一道道光晕,她满满霸道的宣告与不舍透过唇间肆意表达。瞙苤璨午

  下一瞬间,他就反客为主,见她紧拥在怀中,一手穿过青丝,紧扣后脑勺,以更亲密的姿态深索探入,沿着她的唇线临摹,在她的檀口中描绘。

  犹如冰雪融化,亦如兰花忽绽瑚。

  将他弥漫的担心与在乎尽数传递。

  两人忘情的拥吻,完全忽视了三界生灵铄。

  直到她大脑缺氧,如沉浸在水中的浮篙一样不得实质的时候,他终于松口,恋恋不舍的在唇间一啄。“回去吧,听话,别让我担心。”

  “嗯!”尽管无畏亲吻,可还是羞红的脸颊。

  虽然她没有再道歉,他也没有说原谅她,可只在昨夜拥抱的那一刻,一切都烟硝云湮。

  不需要再多的解释,她已心安。

  也透过他黑瞳里没有言说的话,读出他的心语。

  如今的她已不同以前,她怀着他的孩子,该好好安分下来。

  依依不舍的又看了他一眼,一步三回头的走向马车。

  直到车轮小转,渐行渐远。

  北宫晟在目送马车彻底淡出视线后,锐棱沉眸,吩咐道:“三军火速开往萍百关!”

  “是!”

  军声嘹亮,万呐齐喝。

  ————————————我是妇女之友苏子安————————————

  车上,苏子安嘎巴嘎巴啃着果子,看着静默不语的三个女人不由好笑,他还真有女人缘!跟三个女人共处一车啊!

  呃……,虽然没一个是他的。

  不过!这没关系好吗?重点是,三个女人啊,一个比一个漂亮有没有!

  良久,当三个各自忧伤的女人终于扛不住苏子安那神经病人一样的傻笑,纳兰芮雪皱眉道:“吃撑了?”

  “哪有!几个果子就能将我吃撑?”苏子安抗议。

  看到初夏眼神更加黯淡,他抓过初夏的手,想宽慰宽慰,却发觉她手腕之处划破的伤痕累累。“呀!丫头你受伤了!”

  纳兰芮雪与青芙双双看去,一个皱眉,一个好奇。

  初夏急忙抽回手,藏在身后。半红着眼眶吼道:“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是大夫!”苏子安扔掉口袋,半躹着身子靠近一些,抓着她胳膊就往出来拽。“来,给我看看!”

  “不要!”初夏感觉此刻自己羞于见人,一切都显得她好像是个笑话。

  所以挣扎的力气很大。

  两人揉推不止,纳兰芮雪终于看不下去,轻声道:“夏儿,让子安给你瞧瞧吧。”

  先前叶云的话弄的她好尴尬,不知道怎么跟初夏解释……。叶云虽然清冷,但对在乎的人都向来体贴,能入叶云的眼是件极其困难的事,她以为五年时光的师徒情分能让叶云对夏儿另眼相看些。

  谁料……,叶云竟还有如此冷漠的一面。

  今天的事……,她也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叶云为了叫板她,因为她算计了他,所以他报复她,让她在初夏跟北宫晟面前吃蔫,还是他的真心话。

  或许两者参半吧……。

  可这一切……,她该怎么跟夏儿说?只会越说越错吧。

  初夏听到她的声音,慢慢沉静下来,苏子安抓过她的手开始察看伤势。

  青芙好奇的眨巴着眼睛,凑上前道:“四小姐,这是摘果子划的?”

  初夏身子一怔,扫了眼被苏子安扔在一边的口袋,眼泪终于簌簌而流。

  “你哭什么!叶大哥还是很在乎你的嘛!”青芙不解。

  嗯?一句话将在场三人都愣住。

  青芙挠了挠头继续道:“他要不在乎你,干嘛这么决绝的拒绝你呀,他是不想伤害你,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喽。要我看,叶大哥是真的善良,自己受够了追人的苦,不想让你再受而已。”

  这……死丫头!纳兰芮雪气的肝颤。敢不敢不要明嘲暗讽她!

  “我知道。”初夏苦笑一瞬,她比谁都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可就是因为他的这份独特的在乎,她才会弥足深陷,越来越沉沦,一次次的抱着这一股伤害中若有似无的在乎,犹如飞蛾扑火,万劫不复。

  “你……,作何打算?”纳兰芮雪半叹一口气。

  “我不会放弃的!”她绝决道。

  “嗯,要没人要了哥哥我娶你。”苏子安一边拿着随身携带的止血粉处理伤口,一边打趣道。

  “谁要!你太老!”初夏被死不正经的苏子安逗乐,哧笑出声。

  “哪有!我只是不太年轻而已!”苏子安抗议,扫了眼场中的女人,嘿嘿一笑。“你们要没人要了,都来找我,哥哥我全盘全收!要是有孩子就更省事了!直接过户到我名下,到时候芮雪生的叫苏大毛,青芙生的叫苏二蛋,初夏生的叫苏狗娃。”

  找死!

  没一会儿,车内就传来拳打脚踢的声响,驾车的两名士兵对视一眼,汗颜不已。

  “驾!”

  阿弥陀佛,但愿苏公子能撑到救治的城镇。

  苏子安哀嚎不已。“哎呀!贱名好养!你们这是不懂!信哥哥我没错的!”

  “砰!”

  “哎呀呀!你们这群野蛮的女人!!!”

  —————————————不得不吐槽的分割线——————————————

  苏子安:“擦!这叫信子安得永生!这帮女人过的悲惨是因为没有坚定的信仰!”

  北宫晟、叶云、景辰嘿嘿阴笑:“子安兄,麻将三缺一!快来!”

  苏子安吞了口口水。“我不去!”

  —————————————————————————————————————

  五日后,当马车回到将军府门前时,焦急等候在府内一行人看到下车的身影,终于长嘘一口气。

  天!姑奶奶终于回来了!这次不知道王爷会不会跟他们再记一笔账。

  每个人想想都后襟发凉,毛骨悚然。

  纳兰兴德更是黑着脸,鹰眼锐利,恨不得将他的宝贝闺女身上射出千万个洞来。

  可下一瞬间,等初夏跟青芙下车的时候,众人脸上溢出几分欢愉。

  “小丫头!快过来!”

  景南招招手,青芙一瞧喜上眉梢,一个踉箭就扑到了他怀里。

  “南哥哥!”她笑着偎偎脑袋。

  看的纳兰芮雪跟纳兰初夏风中凌乱,这丫头不是前几天还吆喝着说嫁景辰吗?怎么?还想大小通吃,哥弟通嫁不成?

  景南揉揉她脑袋,满眼笑意。

  漠北轻咳两声。“咳咳,就南哥哥一个哥哥吗?”

  “漠北哥哥,袭夜哥哥,斩雷哥哥,江风哥哥!”青芙喜滋滋的一个个抱过,打了招呼。每个人都忍不住掐掐她的脸,揉揉脑袋。

  纳兰芮雪看着眼神没有半丝不悦,一直笑望的景南终于明白,原来景南一直把青芙当妹妹看。

  到最后,青芙疑惑转头。“江淮呢?”

  四下扫了圈,还是没有。

  众人暗沉了神色,景南倒是一脸无畏,抓起她的小手,笑道:“走!带你去见江淮。”

  “好呀好呀!”青芙一蹦三跳的跟着景南转向后院。

  日子就这么安稳下来,她跑掉的这八天时间,以前上阵杀敌打天下的青龙部与伏虎营如今都做起了挑夫的活计,将将军府以飞速般的大换样。

  什么叫人多力量大?

  慕容俊出钱,琢玉楼出设计图纸,几万驻留的士兵出力。

  普通人家修个院墙,几十人同时做活,和泥、垒柸,浇筑,怎么也得个七八天。

  可几万人来做活是什么速度?经过琢玉楼的人精心调配,流水线式做工,修院墙半日就好!

  砌瓦,铺砖,那更是不在话下!短短八天,已她院落为首的北苑一方已经完全修葺好,开始修葺南苑。

  纳兰芮雪走进院落的时候,差点惊晕。

  她的院落扩大了三倍有余,奢华的程度堪比皇宫。

  琉璃青瓦勾角飞檐,地面原先的青石砖全部被拆掉,换上了白玉石地砖,以前普通梨木的门窗全部被拆换成精雕花样的黄花梨。

  流苏锦,青纱帐。

  几乎所有市面上能见到的最贵最好的东西都搬到了她院落,但无一例外都是清雅色调,没有半点金糜之气。

  扩大的院子内,一端全部种上了稀有的石斛蝶兰,连她院落的银杏树也被精心修剪了枝桠,颇有美感。

  但这些都不是让她最震惊的,最震撼的还是院落里已经垒如山高的“聘礼!”漆红的喜箱一个垒一个,连绵不绝,放眼看去,一片红霞。

  整个场面宏大的跟不花钱似的!

  纳兰芮雪愣了半晌还是没反应过来,直到身边兴奋的丫鬟一句。“小姐,聘礼一共一千三百一十四抬,慕容公子说取一生一世的好兆头,这只是三分之一,剩下堆不下的都在后院!”

  什么!纳兰芮雪这才算是真正被雷劈到。

  正在此刻,青萝与慕容俊从屋子内有说有笑走出来。

  “小姐看了必定喜欢!”

  一转头,看到愣在门口的小姐,激动的跑了过来。“小姐,快去房内看看,慕容公子弄了好多许轼的画。”

  嗯?纳兰芮雪是真的懵了,直到被拽进屋子,看到框表在墙上的数张兰花图,才反应过来。身侧的初夏也怔愣,喃喃不置信道:“天!这得花多少钱才能弄到这么多副?”

  每一副都是惊世之作,许轼的画一直是有价无市,千金难求。像这样水准的就更是万金水准了。

  一般人家若能寻到,谁也不会舍得出手卖的!

  集齐这么多副,还不带重样儿的兰花,这得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

  天呐!姐夫疼姐姐,真是疼到骨子里了。

  慕容俊双手抱怀靠在门框上,颇是好笑的看着,苏子安跟随进来后,惊呼一声,凑到慕容俊耳边小声咬牙道:“你疯了么!你居然……。”

  “嘘!”慕容俊比了个手势,唇角弯笑。

  苏子安瞪了他一记。“晟回来看到了会扣你月银的!”

  “不会,她喜欢,晟就会高兴。”慕容俊低笑,眸光转到苏子安脸上后,挑了挑眉毛。“你怎么又受伤了?”

  “命苦行不行!”苏子安没好气横一句,扫了一圈,疑惑道:“夕楠呢?”

  “还在赈灾!”

  “你这次如此大放血,就这么饶过他?”苏子安眼眸微转,带出一抹恶魔的算计。

  “你不也一毛不拔吗!”慕容俊冷哼,对上苏子安不屑的目光后,随即明白。“哟,莫不是已经大放血过了?”

  “晟最想要的都放出去了,你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