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一百二十八章,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1/2)

加入书签

  生孩子?景辰瞬间被雷的里焦外嫩。瞙苤璨午

  青芙不觉,背过身兴奋的开始盘着指头算起来。“我们一年生两,两年生四,等生七个八个的时候,说不准小姐就同意啦!或者我们私奔好了,天涯海角你去哪我去哪!”

  她越说越兴奋,高兴回头,却发现背后哪里还有景辰的身影。只有漆黑黑的帐篷,看不到远方铩。

  亦如那个昏暗的地牢,日日梦魇,让她惊恐钡。

  “影……。别丢下我,我害怕。”怯怯低喃,面前的黑暗如猛兽般几乎要将她吞噬,暗淡的眸光里慢慢充斥上水光,乏力蹲下,将头埋进膝盖。

  突然,一缕光芒闪亮,景辰端着刚点燃的油灯走回她身边。

  看着地上那个小小的身影,他微叹一口气,半蹲在她身侧抚上她的头发,轻轻揉捋。“我没走,不会走。”

  青芙抬头,秋瞳中水光潋滟,一下子扑到了他怀中,紧紧搂着他脖子,抽泣不已。

  景辰默默的抱着她,如同回到那个四面贴墙冰冷的地牢中。

  那个天使般的女孩抱着他哭泣着。“毁容了嫁不出去怎么办?”

  那一刻,清冷十年,从不与人交谈的他为了她的笑颜,鬼使神差承诺道:“我娶你。”

  哭了许久,她的心渐渐安定下来,缓缓抬头,凝视着面前的人。“我这样子是不是好丑。”

  他眸光清和,带着如兰草般的清新淡笑,缓缓摇头。“没有,你笑的样子很漂亮。”

  她闻言破涕为笑。

  他淡笑,凑上前在她俏皮的鼻头浅浅一啄。“给我看看伤。”

  她怔愣,沉浸在他那轻柔的浅啄中,麻麻的感觉让她莫名羞红了脸,景辰凝视着她脸上只能显现半边的飞霞,眸光渐渐深邃。抬手在她脸上抚摸了半晌,右边花颊上渐渐一块逼真的人皮被揭开。

  俏红的脸蛋上一道狰狞的疤痕赫然如眼。虽然淡去了凹凸,但那恐怖的色泽依然存在。

  抬手轻轻抚摸,眼神流转,慢慢充斥上懊悔与自责。

  青芙盯着他的眸光,小声道:“不疼了,没事的,神仙哥哥也给瞧过了,说虽然消不了疤,但不影响生孩子。”

  “噗嗤!”他被逗乐,抬手刮了刮她鼻头。“整天都想生孩子!”

  她跟着抿嘴低笑,顿了一瞬,景辰将她脸上的人皮重新弄好。“等回北昌了,找个机会让苏子安再给你看看。”

  青芙闻言暗淡了神色。“要治不好,你还娶我么。”可不等他回话,她立刻补充道:“不过你说了负责的!就算治不好也得娶!”

  景辰淡笑颔首。“好!”

  昏黄的烛火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途径的叶云淡瞟了眼,继续默不作声朝前走去。

  天边孤寂的圆月映着他有些落寞的身影,身后,一个俏丽的女孩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他。

  终于,他顿了脚步,皱眉回头道:“深更半夜的,你跟着我干嘛?”

  初夏轻咬下唇,不敢吭声。

  本来跟长姐睡的,现在姐夫去了,她也没地可去。

  意识到她的意图,叶云负手继续朝前走,等带她到自己先前住的大帐后,又转身出去。

  “自己休息,明天雪儿会被送回去,你到时候跟着你姐姐一路,好好照顾她。”

  “师父!”她唤住了他的脚步。“你还是忘不了姐姐吗?”

  叶云褐眸微微一收,袖袍中拳头紧握。“忘不了,永远也不会忘掉,只要北宫晟哪天负了她,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带她离开。所以,你不用想了。”

  决绝离开,一袭紫袍消失在她秋水剪瞳的水光里,暗淡远去。

  ——————————我是小女人纳兰芮雪的分割线————————————

  清晨的阳光刚投入这个山涧,军帐外,数十万士兵整装待发,纳兰芮雪睡眼朦胧的抱着一个精键的腰身,半挂着继续浅寐。

  北宫晟无奈的单手扶着她,一只手指挥着士兵将马车驾过来。

  众人都已起来,慢慢走向他们。

  苏子安看到她这幅模样后,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自从这丫头怀孕后,哪里还有半点以往的凶悍?看起来孩子必定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