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一百二十章,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腹黑到死。)(1/2)

加入书签

  昨夜……很疯狂吗?天呐!她孩子还在不在!

  急忙抬手摸去,但只摸到他精键的腰身,腰间的伤疤手感显得很突兀。瞙苤璨午

  北宫晟邪魅一笑,轻咬她红唇。“你还真迫不及待呢?锱”

  眼看他越来越不安分,她冷汗直流,差点喊出来,小心孩子旺!

  可最终对上他深邃的让人心颤的眼眸,直觉带来的危险让她紧闭了双眼。

  他火热的唇已经咬着耳珠,让她全身都开始酥麻到极致,连后颈都如过电般产生战栗。

  这死男人要玩死她,弄死孩子吗!她紧咬着下唇,心里不停画圈圈诅咒着,可又实在不敢吱声。

  北宫晟黑眸幽幽的扫视着她的反应,见她不反抗后,眼眸半眯,危险越来越浓。

  他试探的很慢,终于,在就要进入的那一刻,她一把推开了他身子。“不要!”

  “怎么了?”他周身生冷的线条微微柔和一点,淡问道。

  如果她此刻仔细看,应该能看到他暗藏眼底的期翼,可她脑袋都大了,压根也不敢正视他的眼,那双只要对上就感觉所有心湖被洞察的眼,心跳如鼓的侧头道:“那个……,昨夜折腾的我好累,改天吧。”

  改天?听到她的回答,北宫晟黑瞳闪过一丝寞落,混杂着隐忍的怒火,但很快隐去,支在一侧的手心渐渐攥紧,顿了顿,他噙笑道:“好。”

  没有强求,而是利落起身,不带一丝眷恋的穿衣。

  背对着她的身影洒下一片阴影,照的她心底暗沉无比。

  看着他风行的速度,她心骇更深,紧抓着被子连呼吸都忘了,见他离开后顿了半晌,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掀开被子找痕迹。

  这一看不得了,全身密布!

  我的老天!昨夜真的很激烈吗!

  忐忑的摸着小腹,心底骇浪一遍遍拍打。

  头还是有些痛,甩了甩,却不太记不得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依稀间,似乎她喝醉了,然后被抱到榻上,当时她热的难受,酒精的作用令她神智模糊又兴奋,似乎抱着他撒娇,而他眼底笑意满满,随着自己的放荡唇落下她周身每一寸地方。

  而她不但扒了自己的衣服,也将他扒了个干净,可到最后……,她就彻底断片了。

  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

  连一点零星的记忆都没有,不过看着模样,又是一夜纵情声色。

  天,她这娘是不是当的太不合格了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北宫晟现在还不知道,如果知道怎么会跟自己一晌贪欢,而且刚才还……。

  懊恼起身,没一会儿,两丫鬟推门进来,见她慌乱抓着被子后,眉眼满是笑意,垂着头上前行礼道:“王妃娘娘万福金安。”

  纳兰芮雪瞬间脸黑,这些丫头改口倒快!

  洗漱完,她感觉者肚子挠心挠肺的饿,不由转头问道:“早膳做好没?”

  早膳?丫鬟愣了愣,低笑道:“都快开午膳了。”

  噗!纳兰芮雪差点从梳妆台凳上摔下去。

  她……睡到这个时辰?而且,北宫晟居然陪她睡到这个时辰?

  天呐!为什么她眼皮跳的越来越厉害?

  只要想到肚子里随时会引爆的炸弹,她满脑子剩下的就只有无数乌鸦徘徊。

  淡定!淡定!纳兰芮雪,他还不知道,你不该先自乱了阵脚,会被发现的!你要装的若无其事点,然后找个合适时候再告诉他。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正在这时,阁外响起脚步声。

  “摄政王,伏虎营跟纳兰军的十九万人名单信息已经全部拟好,还有军备战绩,分排分连。您什么时候过个目?”

  “一夜拟好?够效率的?”某人声音幽淡,听不出喜怒,但感觉含着一缕若有似无的嘲讽。

  “那得看给谁办事呀,嘿嘿,嘿嘿嘿嘿。”

  北宫晟负手步入回来,后面跟着笑的极其谄媚的陈凡,他闻言冷笑一瞬,不再搭话,看她已收拾妥当,但有些吃惊的面容,眉峰半挑。“怎么了?”

  “你……。”纳兰芮雪讶异的看着陈凡,谁料陈凡对视一眼,立刻怂怂的将头垂下,摸了把额头的冷汗。

  她紧皱眉头,心理不爽,什么叫看给谁办事?自己以前接手伏虎营,也想要这些卷案,他们一周才给弄好,谁料跟了北宫晟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