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一百一十七章,你才到碗里去。(龙凤戏世,高歌凯进7)(1/2)

加入书签

  有种忍不住想将其扑倒的冲动,不过……,想到自己的身子,还是碎碎作罢!

  微叹一口气,自从有了身子,那次又放纵过后,她开始愈发想念他的身体……,即便什么也不做,也想抱着光溜溜的他睡觉,那是种不可多得的享受,但仅存不多的妇德告诉她,这是有违三纲五常的!有的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色女转世?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从她卸下一切心里负担,渐渐安心做女人的时候,北宫晟男人的形象在她眸光中越来越鲜明钡。瞙苤璨午

  她开始关注男女之间的不同,也享受这种不同,继而迷恋上这种不同。

  当手随心动摸上他胸口的时候,他放书的动作令她回神,想要收回手已经来不及,他噙笑的拽着她的手,一把拉回怀中铩。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翻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心头一跳,正想喊“不要!”

  他有些坚硬的身躯与宽阔的肩膀带来的压迫感却让她从心底迅速滋生出一股莫名的渴望,说不上是什么,就是痒痒的,想让他压的更紧些。

  本想推开的动作在触及到胸肌后转而顺着那细腻的肌肤隐隐滑动,指尖更是不听使唤的将他本松散的衣物从肩头剥落。

  半遮半褪的衣衫内,精键的腹肌在烛火下忽明忽暗,带着一股独特的野性感觉,跟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特别是他此刻两手肘撑在她身侧,将她牢牢禁锢在他的世界,这种无声的霸道让她有种莫名被征服的快感。

  心底跳动的小火苗点燃更甚,虽然理智告诉她,不要!可感性又告诉她,想!

  北宫晟不动,黑眸悠悠的凝视着她有些纠结,又想探索的模样,唇角抿出炫目的梨涡。

  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沿着他周身游走的时候,给掠过的地方都带出一片火灼的燥热,眼看她的手朝裤子边缘滑去,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嗯?她不解,秋瞳中莹莹水光,带着几分懵懂,她或许不知道自己这眼神是有多么的勾人与蛊惑。

  北宫晟凝视着她的眼,忍不住喉结暗滚了下,微顿一瞬,凑上前在红唇上轻啄一口。“行了,再下去我真要忍不住了。这几天累着了,晚上好好休息吧。”

  说罢,将上衣彻底褪掉,扔在榻下,吹了烛火将她搂进怀中,盖上薄被。

  她心底一阵骇浪,其实她也知道这几日自己的身子是有多疲倦,每天很累不说,还动不动就犯困,路途上,她已经时不时的窝在他怀中睡了不少觉了。

  不讶异于他的心细,却震撼于他的隐忍。

  北宫晟虽然不知道她为何如此疲倦,不过看着她这模样总是于心不忍。

  这两个多月车途劳顿,四处奔波,累坏她了吧?

  在她额心浅啄一口,淡淡道:“明日你回将军府看看爹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她疑惑抬眸,刚想拒绝,可想到爹后神色又暗淡下来,识趣的点点头。

  两个多月没回家了,事情还没完全解决,他们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可能上京只能匆匆待一日,是该回家看看。

  可……。

  微叹一口气,那个地方,还能被她称作为家吗?

  感受到她的失落,他笑道:“怎么这么低迷?以摄政王妃的身份回家探亲很丢人吗?”

  “你还没娶我呢!”没名没分的,她自称王妃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哟,帝陵你将我吃摸干净的事这么快就不认账了!”

  “你……。”她哑了哑嘴,没好气的锤他一拳,惹来他嗤嗤低笑。“放心回去就好了,我说你是摄政王妃,你就是摄政王妃。”

  她秋瞳悠悠一转,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好笑道:“你这是打算以权压人了?”

  “权?一个破摄政王有什么权?什么时候等我把整个天下打下来给你,任你跟孩子想压谁压谁。”

  狂妄的话带着满满的宠溺让她心颤,不由想到那次他说让女儿当皇帝的话,悄悄身子凑近了些,搂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