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一百一十一章,谍影。(龙凤戏世,高歌凯进1)(1/2)

加入书签

  “不要!”江风怒吼,挣扎着身子奋力朝北宫晟冲去。

  听到江风凄烈的声音,江淮手指颤抖,紧闭双眸,长剑如含着厉风的索命符,更迅速逼近。

  电光火石间,不等江风冲来,“噹!”一道脆响,银光闪过,强大的力道将长剑击飞。

  更快的,两道鬼魅的身影已窜至他身后,弯钩的双戟泛着冷光稳稳架在了江淮脖颈铄。

  喜欢奇门遁甲的何林老者轻盈的翻身上崖,不屑的瞟了眼江淮,冷笑道:“还真让小姐说上了!”

  薛桦收起击打江淮利剑的银钩,迅速缠在腰际,正想伸手扶北宫晟起来,谁料清影一闪,他已经径直起身,肩膀微动,一声“咯嘣”声脆响,胳膊稳稳接回,轻拍了拍身上的灰,一切自然又从容,深邃的黑眸哪里还有先前的慌乱。

  周身沉稳的气势亦如千年不老山松,令人一看,就莫名屏气凝神,不敢造次。凌霸的气势不用做任何动作,只是单单负手静站那,就是一副让人信服的神像。

  江淮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当然,吃惊的不止他一人,众人哗然。

  当斩雷翻身上崖的时候,江淮彻底讶异的张嘴久久未合。

  而更多的一身青衣劲装的男女老少都身轻如燕的从崖底跃上,所有人彻底目瞪口呆,这可是万丈悬崖!山谷深邃,他们在这里扎营多日,崖面成刀锋切割状,根本没有空间容纳这么多人!这些人从哪来的?

  青萝扫了眼已经哭成花猫又一脸痴呆模样的江风,紧皱眉头,厌恶的别开头。

  三十多人全部上来后,整齐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摄政王!”

  北宫晟清淡颔首。“嗯。”

  江淮终于明白了什么,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原来,原来也不过如此,还真当你对纳兰芮雪如此深情,没想到只是做戏!”

  北宫晟回眸,黑瞳不含喜怒的幽幽瞟了他一眼,并不搭理他。

  而斩雷却忍不住大骂道:“演你奶奶个腿!要不是王爷看到山崖下有人,才放心松手,今天老子就被你害死了!”说罢就想上前去揍人,被北宫晟横着胳膊拦了下来。

  对于那边的事情,稍后再解决,他现在心底满腹狐疑,偏头问薛桦道:“她什么时候安排你们的?”

  对于摄政王压根不好奇他们身份,薛桦眼底滑过一缕经赞,淡笑道:“今日之事国宴之前已经安排了,至于……”他拉长声调,扫了眼江淮,淡笑道:“江大少的事,九日前,小姐拔营退往萍百关前,安排青萝带话,才有此一出。”

  国宴前?这下北宫晟心中也惊了一瞬,三个多月前?眸光半眯。

  这混蛋女人!一直以为她去了北昌伤心才会远离他,没想到她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演戏了!所以那夜,她接受叶云的亲吻也是故意演给他看的了?

  就是为了断了他的心思,不在他的逼婚下,情不自禁的点头?她为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光逼他,还逼她自己?

  天!北宫晟突然后脑筋都在发凉,他到底娶了个什么女人?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叶云肯定到现在还是一无所知!

  她给他的地图上所有地方都绘制的极其详细,偏偏只有落水崖四周一片混沌,虽然不仔细看并不明显,但如此独特的地势,她为什么不画在地图里?

  唯一一种解释,就是她以后要在这里做事情。

  他将主营安札在这里,那夜她偷溜过来,没有半分异色,更加让他酌定,她打算在落水崖搞些名堂!

  刚才听到消息后,的确慌神了,因为她没有任何动作,这让他开始担心她是否已经出事,却在斩雷落崖的时候,看到了对他比划手势的薛桦,那一刻他心终于澄净下来。

  如果她连江淮的事都能算到的话,就不可能死!一个跟狐狸一样狡猾的女人,怎么可能死!

  青萝继续补充道:“小姐临走前说得到消息萧赫回国了,说你这边可能要出事,本来今日来了就该行事的,小姐说奸细要不出来,就不让我们动手。”

  北宫晟这一刻真开始哭笑不得,一方面被她的聪慧震撼,能猜到他打算做什么,猜到奸细会做什么,一方面被她的忍功气的无语。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为了目的使劲忍就算了,手下一个个都这么能忍。她是属王八的吗?

  这话要让纳兰芮雪听见,肯定不屑皱眉,得了吧,不知道能忍,想想她那次惨无人道,惨不忍睹频频失败的勾引计划,就说明谁比较能忍了。

  想着刚才琢玉楼都在崖下看着他发疯,就额头虚汗直冒……,这要传到她耳朵里,她该笑话他一辈子了?

  啊!!!他又想吃人了!

  但不得不说,她又帮了他一个大忙,这女人居然连回家的路都盘算好了。

  也罢,既然她都帮到了这一步,他微叹一口气,对着景南挥挥手。“都压起来吧!”

  景南转了转眸子,会然。高声道:“将刚才煽动闹事的人都抓起来!”

  很快,几百号人都被揉推出来,众人跟着王爷打天下这么多年,早都心悦诚服了,岂是江淮几句话动摇的,虽然平时嘴上牢几句,但是站队的时候绝对不会站错位置,开始都还在纳闷,怎么会有人不服王爷?此刻看这情节推出去就是了!

  所以很快,萧赫安插进北军的大大小小的探子被一网打尽,也怪他们先前嗓门太响,此刻面对周边无数毫不徇私的士兵,一点挣扎的办法都没有。

  袭夜等人努力脑补,猜到前因后果后,讶异的嘴巴久久未合。

  纳兰芮雪让琢玉楼忍这么久才露面,就是为了将北军里的奸细一次性逼出来?

  她算准了在危机关头,这些奸细看到摄政王已经墙倒,还不众人推?

  但在王爷眼皮子低下插奸细,那得是多难的事情?几百人,想必萧赫也费了些人力跟精神,只一瞬间,全部暴露……。

  江淮看着先前一个个重伤到不能动弹的袭夜等人都晃晃身子,慢悠悠站了起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置信的看向北宫晟。“你是故意的?”

  北宫晟黑眸半阖,唇角浮起一抹淡笑。“不这样你怎么出来?”

  这些年,他们每个人在他面前都如同亲人般,而他们每个人都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隐藏与反隐藏能力都很强。虽然他们在猜景南,但是他并不那么觉得。特别是经过蛇窟之事后……。

  那一日,他被青蛇缠紧之时,是景南滑着青藤舍命相救。

  事后他笑问景南,不是很想杀了他吗?为什么还来救他。

  景南怒横他一眼,不爽回答:“后悔了行不行?再废话把你丢回去喂大蛇!”

  后来两人相视淡笑。

  雪儿说得对,有些人或许平时对你恶语相向,但危急关头却会拉你一把。有些人或许往日对你关怀备至,却难保什么时候背后捅一刀。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酌定,可能在他身边沉寂十几年的人,又岂是等闲之辈?他不想因为主观判断冤枉了任何一个人,所以干脆放任他们去争吵,只看谁会自乱阵脚。

  以前江淮的确藏得很好,可怪只怪萧赫太贪心,竟然妄图夺其军权?江淮在他身上始终找不到青鳞兽戒指,所以妄图有这种方式让军队归顺。

  可事实是,即便众人知道他是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不愿背叛。

  没有原因,就是信服,这种信服可以超越一切世俗的观念。对错在这些人心中从来不是问题,因为他在那就是一股向心力,从十六岁不需要任何军符就能调动三军时开始,一切军符对他来说,都只是摆设。

  对于众人来说,一切军符还没他这张脸好用。

  偏偏萧赫从来认不清这一点,使了多种方式想要弄到军符。

  勾起淡笑,北宫晟对江风伸手。“拿来。”

  江风颔首,迎着江淮的诧异将青鳞兽戒指从袖中掏出来放到王爷手中。

  江淮讶异的久久未能闭口。“风……,你……。”这怎么可能?他不断的近北宫晟的身,就是想搜到青鳞兽戒指,可每次都无功而返,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在他亲弟弟身上?北宫晟为什么会给他最不沉稳弟弟保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