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九十五章,错乱的缘。(我守着你。)(1/2)

加入书签

  两人静静对望……。

  纷纷厌恶皱眉。

  “哟,死丫头舍得醒来了?铍”

  “苏子安!你又皮痒了?枇”

  “哼”苏子安不屑轻哼。“晟那么善良个孩子怎么会找你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好歹哥哥我照顾你也一宿未睡,你就不能说个好?”

  一宿未睡吗?纳兰芮雪看着他眼窝的淡青,不屑蹙眉。“谁稀罕!”

  心底淡淡失落如潮汐弥漫……。

  一看她那眼色,苏子安幸灾乐祸笑道:“啧啧,晟就是不在,只有我苏子安。”侧身落座在榻边,示威性的晃了晃药碗。“还有药,喝不喝?”

  怒瞪他一记,她撑起身子,不管什么时候,生病总得好好治疗,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也许是凉寒未完全退却,身体还是僵直无力,苏子安幽眸半瞟,右臂不由分说的横揽过她的腰抱坐直。

  温暖宽阔的怀抱,与坚实的臂力让她一颤,陌生男子的气息微微窜进鼻息,她秋瞳纤长睫毛半眨,末了紧蹙眉黛:“苏子安!你是不是找死?”

  居然敢越来越对她肆无忌惮的动手动脚?

  苏子安抿唇一笑,说不出来是调戏还是无奈。“我们命运息息相关,我要死了你也活不久,当然,你要死了我也活不下去。哎,你生我生,你亡我亡呐……,喝药吧。”

  想起晟的霸道,他觉得小命时刻被掐着,他现在只能安慰自己,这到底是他妹妹,多照顾照顾就当祖上积德了。

  收起调笑,他搅了搅浓黑的汤汁,舀起一勺轻吹了吹,递了过去。

  你生我生,你亡我亡?纳兰芮雪凝望着眼前的男人,想起梦中睿儿的浅语,心中如骇浪拍打,愣愣怔神,当汤勺递到嘴边时,瞟着眉色清远的男人,默默启唇吞咽。

  她的配合让苏子安小怔,不过也没多想,只心道这姑奶奶肯配合就算谢天谢地了,哪顾得上什么原因。

  汤勺轻晃,他耐心的一勺勺喂她喝下,末了见唇角有药汁,指腹轻拭,温暖的触感贴着她的面颊划过,带出一道席暖的春风。

  看着退却野蛮后凝华如水的女人,苏子安也收起往日的挑衅,放下药碗,扶着肩让她躺好,将锦被与虎皮盖上,轻拍了拍,犹如框哄孩童一般。“行了,再睡会儿吧,我守着你。”

  末了拾起一侧看了一半的书继续翻阅。

  我守着你,简单的四个字在她脆弱的心防上挖出一道豁口,梦中,睿儿牵着她一起长大的情形越来越清晰。

  阳光镀下,纳兰芮雪第一次发觉苏子安长的很俊俏通透,似乎跟梦中冰雪般清澈的睿儿感觉很像,瞟到脸上有一些淡淡未退却的伤痕,想了想,伸手朝他脸上摸去。

  苏子安下意识往后飞速一仰,紧张道:“你想干嘛!”

  她哭笑不得,无力放下手。“只是想看看你脸上的伤。”

  他终于发觉这个女人似乎哪里不太对劲,蹙眉疑惑:“喝药喝撑着了?”

  纳兰芮雪瞬间冷脸,真是……这男人一说话,就有掐死的冲动。

  看着她微蜷的手指,苏子安后襟发凉,冷汗滑过。“不用看,你以后少动手就当看我了。”

  良久,两人僵持着一个姿势相互看着对方,她愤怒又无奈,他疑惑又紧张。

  “你到底怎么了?”许久,他心底开始不安,探手摸了摸她光洁的额头,暗自嘟囔。“不烧啊。”温暖的手心贴着她肌肤,纳兰芮雪心头一颤。

  “没事……。”她想了想,问道:“你……是今年何岁数?”

  “二十六。”苏子安回答的极快,几乎脱口而出,虽不知道这女人怎么了,不过彻底安分下来的母老虎让他诧异过后心底浮出更多窃喜。

  “你……娘亲是谁?”

  “不知道,生下我就走了。”对于这点,苏子安费解,但父亲从不愿提,他也就懒得问了,他跟晟不一样,晟这么多年一直陷在母亲的阴影里走不出来,但他觉得各人有各人的人生,若那个女人真觉得离开他们父子过的好,就去吧。

  洪门庄其实每个人都很怪,苏子安是最没心没肺的一个。未婚妻出嫁半路他敢逃婚,母亲是谁他也从不好奇,庄内每一个人都觉得,苏子安应该是七窍只开了六窍,唯独心窍没开。

  他无所谓的口气让纳兰芮雪皱眉。“你不好奇吗?”

  “不好奇,就算她再嫁人,再给我生个妹妹我都不好奇,反正女人都那样,没男人靠谱。”

  “砰!”下一瞬,当他被踹到榻下的时候,才意识到似乎又说错话了。怒气起身,使劲拍土,扬的空气中尽是烟灰。“一个人呆着去!我不管你了。”

  说罢转身离开。

  睿儿?她看着他的背影,唇角浮出一抹淡笑。

  吃午膳时,她瞟了眼胳膊上的针孔对着那个闷闷不乐的男人笑道:“看不出你还有这手艺。”

  纳兰初夏半夜频频漏针也没好意思开口说是三人合力,主要靠姐夫的,见长姐恢复精神只心里高兴,以为苏子安跟长姐说过姐夫来过了,也就没太在意。

  “哼!”苏子安夹起一块鸡腿就要往嘴里塞,想了想迎着众人的错愕夹进她碗中,没好气命令道:“多吃点,长胖点。免得将来生不出孩子又赖我医术不行。”

  纳兰芮雪低笑,接过轻咬。

  初夏跟青萝都当她是因为苏子安说到生孩子了害羞,所以没发飙。

  午膳过后,她戴上面具走出军帐,户外青山翠隐,军旗迎展。杨衡等人见她出来,相互对视一眼后,都咽住欲言又止,禀报道:“苏校尉,昨夜北军前锋营前进三十里,直逼我大军户外,这……。”

  “走!巡视一圈。”利落上马,如箭虹而射,四副将紧随其后。

  半天后,她沉着脸回营,死男人在搞什么?按捺不住了吗?相逼如此近,是暗示她出手?

  傍晚,皇宫加急快旨也随其而到,众人听着皇上的盛怒心中胆颤,杨衡等人隐隐意识到最近有些不平常,摄政王的出现让他们更是心头升起不祥的预感。

  见苏校尉许久不开口,陈凡道:“苏校尉,皇上已发怒,这等罪名……。”

  几名副将面面相觑,面露迟疑。

  皇家山庄内,南枫坐在镜湖边披着蓑衣钓鱼,绵绵细雨沿着纹路流淌,在四周印出一圈水印,身侧飞影禀报:“皇上已经发怒,连催三道急令,此刻应该到达前营了,属下觉得……,似乎高飞龙将军的事情有些蹊跷。”

  南枫稳而不动,玉肌上薄唇噙出渗人的弧度。“蹊跷又怎样?皇家军副将八名,六名都指正高飞龙与北宫晟两人闲情垂钓,北方瓦解如此之快,于情于理都不会再留他。”

  垂钓?哼,心里泛出一许轻蔑,虽然不知晓北宫晟如何做到的,但他一点儿也不相信那样一个贪财好色的将军北宫晟会看得上合作,定是被陷害了,只是六名副将都能改口,这样的手段……。

  “王爷是预测到南通将亡,所以估计激怒皇上,以求保身吗?”

  “不然呢?北宫晟放走,南通祸事必起,苏墨的事情父皇瞒我如此之久,军权又怎会让我沾惹半分?与其送死再去激怒北宫晟,倒不如退而求其安。”

  “可倾巢之下,安有完卵?若南通真亡了……。”

  “你以为父皇傻?哼。”南枫唇角勾出噙薄的冷笑。“他做事从来都有后手,而且南通会有祸,但北宫晟想吞掉也是痴心妄想,到现在北宫晟都不敢进城,怕的就是民变,一旦产生民变,不管他出师的理由多么充分,都是毁他国的乱贼。”

  国内舆论如今都在骂南氏又能怎样?终有倒戈之日。

  自负的轻笑让飞影会然颔首。“也是,有苏墨,摄政王想打进来也不容易。”

  提及这,南枫眉峰紧皱,悠悠的看着被雨珠砸的涟漪起伏的湖泊,心底阴鸷的种子不断发芽。

  纳兰芮雪……,你可真够狠的,居然将我们都玩了一道!苦肉计用的好啊?

  这些日子的静住让南枫想通了很多,高飞龙的事情让他彻底明白,纳兰芮雪这个女人早已叛国,最近的按兵不动,单将出战明显是过家家,练兵来了。好在父皇把握住了最后一条,虎符牢牢在手,纳兰芮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