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七十六章,龙争虎斗。(为爱痴狂,一世情深1。)(1/2)

加入书签

  时间好似凝滞,整个世界如慢动作回放般,一点点看着纳兰芮雪红色水袖挥出,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裂痕,叶云琥珀色眼帘充斥着不置信的淡光。

  苏子安深吸一口气,差点冲出去凳。

  南枫捂着脸,眼底掠过阴狠的冷笑,半垂的眼帘渐渐看不到仁白,化成一团漆黑。

  下一瞬,想象中的耳光声音没有响出来,碧影飞旋,迎着世人诧异的尖叫,一把精短的碧色短刀稳稳抵着他脖颈的大动脉。

  北宫晟一怔,漆黑的瞳仁诧异凝望上她娲。

  她冷锐抬眸,露出倾世清冷的淡笑:“摄政王这是拿我寻开心来了?”

  盈盈的笑语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得是多快的出手速度?而纳兰嫡小姐居然对摄政王出手这么狠!看样子是打算要摄政王的命了?

  这可比扇耳光狠多了!当下,一片唏嘘与口哨响起。但南枫与南世君纷纷皱眉,多好的一个让北宫晟贻笑天下的机会!顿了一瞬,两人面面相觑,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意。

  北宫晟静默的看着她,凝视着她暗藏眼底盈动的泪光,心头不忍滑过。

  知道她是不忍他名声受损,可事到如今,他们都没了退路,她——居然退缩了?

  密音低传,他低怒道:‘纳兰芮雪!你傻了吗!多好的机会!”

  只要这一巴掌下去,在世人面前,他们俩之间就会干干净净,他失去的只是一个浮华的光环而已,他只是个单相思的苦追求者而已,但她可以拥有一切,而且可以彻底换取到南氏的信任,她居然退缩了?

  她心如刀割,闻言差点泪水夺眶而出。

  运气密回。“北宫晟!你疯了吗!你居然如此逼我!我做不到,做不到!”

  虽然这个计划是她想出来的!虽然她知道他的方式可以最快最简洁达到目的,但她就是做不到!

  这让她怎么下得去手?一巴掌下去,他就会真变成天下笑柄!!!

  虽然不知道他这些年经历过什么,但从他身上的伤口就知道,这些年,他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她无法毁了他……。

  心被抽的生疼生疼的,连呼吸都是种困难。

  晟,不要怪我的心软,只有这样,才能护住你男人的尊严……。

  你的不在乎,恰恰是我最在乎的地方。

  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北宫晟凝视着她眼底的哀伤,心痛难抑,无力的缓缓闭目,袖袍中,手拳紧攥,伤口迸裂开来,再睁开时,黑眸恢复先前的深邃无痕。

  他气传低音,冷冷道:“这就是苏墨?”

  苏墨?短暂的两个字,带着几许嘲讽的口吻,她心头一颤,泪水瞬间收回,看着他眼底的失望,牙关紧合,手开始颤抖。

  刀尖已经沁出一颗鲜红的血珠,他无视危险,冷笑着上前一步,开始放声笑道:“寻开心?若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这一动,刀锋蹭破皮,峰尖上渗出更深的血红色。

  他对脖颈间利刃的无畏引得场上一片尖叫,什么情况!摄政王这是打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她惊恐,退后一步,再次拉开距离,低吼道:“站住!”

  看着她再次的退缩,他眉峰紧皱,黑眸深邃的凝望她一眼,顿住脚步,一把豁开她的刀锋,瞥向叶云冷笑道:“行,那你今天给我个理由,为什么他行,我却不可以?”

  叶云心中咯噔一跳,低咒一句,你大爷!沉了沉气,冷笑开口道:“还不清楚?因为你姓北宫!”

  “没问你!”北宫晟冷瞥他一记,重新正视向她,惹的叶云气愠难耐,差点真骂出来。

  他眼底的凌厉不容她拒绝,她睫毛轻颤,不知该如何。

  他还在逼她……。

  见她依旧迟疑,他再次密声怒道:“纳兰芮雪!想想爹!想想你的使命,你的守候……。”

  守候?她心头一颤,他是怎么知道的?

  深吸一口气,他再次大声怒吼道:“纳兰芮雪!告诉我,为什么他行,我却不可以!”

  这下,全场人都能

  tang听到他有些心痛的呐喊,澎湃的怒气犹如立地而起的海啸,翻涌着,呼啸着,霎时,一道青流乍迸,撕裂翻转成一只凌威的蛟龙模样,在海啸中翻滚,游转,直扑她而去,那股澎湃的怒气好似要将她吞没般。

  看着他眼底的决绝,她秋瞳微眨一瞬,噙着倔强的冷光,亦怒吼道:“因为你姓北宫!从你踏进南通那一刻起,就该明白有你没我!”

  决绝的愤然,点燃的怒气犹如肆意奔涌的龙卷风,一道白光怒射,虎啸怒喊,气光萧化成一只厉虎模样,在狂风中张牙舞爪,跃跃欲试,稳稳抵住青龙的肆虐,曲脖高仰,风霄的煞气似乎要将他反噬!

  众人惊呼尖叫,都看着眼前这旷古奇观,什么情况!两人都是气流派高手?而且居然能凝气成影?天,这得是多高的武学造诣?摄政王就不说了,纳兰嫡小姐……怎么能如此厉害?

  南世君,南枫双双惊愕抬眸,一面震惊她的话,一面更是震惊现在眼前看到的景象。

  空气中,淡淡的浮光,青龙与白虎立拔互啸,利爪向抵,似乎再有一瞬,龙虎斗就会惊天而起。

  南世君眼眸泛过几许不置信,瞟了眼苏墨,又瞟了眼纳兰芮雪,眼光急速流转,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这样被动的感觉让他很难受,这是不祥的预兆,一定有什么关键的地方他漏掉了!

  而南枫则是被纳兰芮雪的武功彻底震惊,她……居然打通了任督二脉?她可是个女人!女人怎么可能做到!

  北宫晟瞟了眼她浮身乍迸的气流,有一丝惊讶,随即转为会然的淡笑。气运密音,他清浅而笑,带着几许宠溺。“你突破了?”

  她睫毛半眨算是回应,顿了一瞬,她冷眸锐抬,冰冰的看着他,传音冷问道:“青龙六将呢!”

  她刚扫遍全场,所有类型的杀手都瞧了个遍,唯独没见到一丝对他透露出关心的眼神。

  心底的不安越来越盛,一个不好的猜测呼之欲出!

  此刻,既然他逼她做苏墨,那么,她就好好做!

  北宫晟身躯微微一怔,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快发觉,看着她眼底骤冷的凌厉,他黑眸微转,传音淡笑道。“你猜!”

  他的微怔没躲过她精锐的眼帘,冷眸半眯。

  北宫晟!你是不是找死来的!

  他蹙了蹙鼻息,有些不屑的浅笑。

  笨女人,管好你自己!少让我分心即可!

  看着他眼底毫无愧疚,还含着几许挑衅,她的怒火彻底被点燃。

  她幽幽冷笑道:“看来摄政王对我的答案很满意,那现在可否算账了?”

  什么!算账?不等众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见纳兰嫡小姐袖剑凌烈飞出,直袭摄政王面容而去。

  山海之力,不容拒绝!

  北宫晟身影急速飞掠向后退去,众人惊呼,眼见锋利的白光即将到达他的鼻尖处,他邪魅一笑,顺手折过身侧一支树枝。

  “噹!”稳稳接住一刺。

  挑衅的目光朝她一瞥,淡笑道:“你打不赢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