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七十四章,掀盖头。(爱她,就给她全世界。)(1/2)

加入书签

  长碎的风卷着粉色的樱花漫天飞舞,美轮美奂。亦如纳兰芮雪的心,暖霞满天。

  从小到大她都独立惯了,生活中所有的事,她都会自己解决,最多叶云帮忙而已,但从未有个男人,不言只字片语,就默默的替她解决一切。

  不是往日呵护与体贴,而是只要她在意的事情,他都会去保护。

  他就犹如一个天,用肩膀替她扛起了一切重担,只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纵然现在他们无法相拥,可她却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他怀抱的温度。

  这种呵护,犹如在她心头种下了一株罂粟,抽枝,发芽,开出美丽妖娆的一片袭红色钶。

  她湿了眼眶,红了鼻头。

  北宫晟!你个死男人,知不知道被宠会上瘾的!你若将我惯坏了可怎么办?

  风扬起北宫晟耳际的碎发,柔柔的吹拂在脸上,他悠悠的抬头望了眼天际的浮云,黑眸轻轻一眨,深邃又悠远闽。

  他很安静,他很想侧头看一眼,即便她已红霞盖头……,可顿了再三后,还是选择淡淡垂眸,掩住无边空洞的落寞。

  纳兰芮雪,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我无法看着你入狱,哪怕只是一天……。

  南枫诧异的看着始终不侧头的北宫晟,扫了眼喧闹中对南氏指指点点的人群,唇角浮笑,凑深到南世君耳际嘀咕了几句,南世君灰淡的眼眸渐渐亮起阴毒的亮光。

  末了,南枫退回银座上,南世君冷冷一笑。“摄政王威风也耍够了,是否可以观看苏校尉大婚了?”

  纳兰芮雪与叶云双双一怔,心瞬间坠入冰窟,升不起一丝温度。

  北宫晟闻言,黑瞳微微收缩,唇角勾出一抹极浅极浅的冷笑,但幽深的黑瞳让人猜不到他真实的情绪是什么。

  睫毛微眨,他淡淡笑吐。“好!”

  一个单字音落,一个飞旋,稳稳落座在龙椅上,一撂衣袍,从容至极。

  南枫看着他如此从容,眼底微微划过一缕诧异,末了,急速隐去,反而幽幽瞟了眼他腰间的红色同心扣,眼底泛出几许渗人的冷意。

  “不知摄政王今日吃谁的醋来着?非拉着本王一起作难,可酸死本王了。”南枫盈盈淡笑,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云淡风轻。

  南世君也落座到另一侧的龙椅上。

  一时间,似乎除了北宫晟坐下来了后,一切都与最开始没什么两样。

  风还是那样的和煦,阳光依旧那么灿烂。

  南枫的声音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的确,虽然南氏父子今日似乎有什么目的,但是摄政王是否也有什么目的?毕竟事先准备那么多壶醋,太奇怪了,不是吗?

  北宫晟浅浅一笑,黑眸悠悠看向红色身影的方向,深邃又悠远,他淡淡道。“本王本打算自己喝的,是你非要扯本王下来,既然如此,那便独乐了不如众乐乐了。”

  见他避开主要问题,南枫锐眼冷眯半瞬,笑道:“哟,不知道摄政王为了谁如此心肝寸断,居然一人寂寥的躲屋顶上喝醋?”

  纳兰芮雪心头一颤。

  晟,不要,不要……。

  北宫晟黑眸幽幽瞟了眼那个红色身影,唇角开出两璇恬静的梨涡。“为了……纳兰芮雪。”

  什么!他的话犹如在所有人的耳际炸响惊雷,连叶云清冷的眼帘都泛出几许讶异。

  他真敢?叶云颤了颤唇角,心头震撼如海啸席卷。

  所有人都知道他很狂妄,但……这种在别人婚礼上狂妄到对天下人肆无忌惮表白他对一个女人毫不遮掩的爱意,这样的狂,让叶云感觉,似乎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阻碍他追逐她的步伐了。

  可正因为如此,更觉得悲凉……,叶云听到这简单的六个字后,感觉鼻头一酸。

  为了纳兰芮雪吗?吃醋是为了她,保纳兰家为了她,连接下来的……都是为了她吧……,叶云明白,北宫晟今日每一个行为都是为了她……。

  这样的爱太深邃,也会太让人叹服。

  叶云能明白北宫晟想做什么,也更能想象,在北宫晟心里,只怕只有一句话。

  爱她,就给她全世界。

  现场一片惊呼与混乱,什么情况!难道摄政王钟情纳兰嫡小姐的事是真的?天!这么一位举世瞩目的男人,居然真的喜欢那个天下笑柄?

  这下所有人都对这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纳兰嫡小姐好奇不已,恨不得一掀盖头,看看到底是什么模样。

  纳兰芮雪心头一颤,秋瞳中泪珠滚落,意识到他想做什么,才更觉得不忍……。

  晟,你是个摄政王,你是个王爷,不要……,不值得。

  南枫狭长的眸子半眯,冷淡的扫了眼那个一身鲜红,玲珑身段的身影,眼底的阴鸷与冷笑越来越浓。

  “看不出摄政王居然有这种嗜好,喜欢人妻。”

  北宫晟唇角浮起一丝冷笑,突然转头,锐利的眸光直射向南枫,惊得南枫心头哆嗦一跳。

  “枫王爷居然如此关心本王?莫不是喜欢本王?”

  迷人的唇角挂着倾世的淡笑,看的南枫刹那间有些晃神,顿时,场上一片唏嘘之声。

  南枫这才发觉,他居然盯着北宫晟看了太久,当下气的脸涨的通红。

  北宫晟抿嘴一笑。“哟,还害羞了呢。”当下,场上一片恍然大悟。

  “你胡扯什么!”南枫狭眸半掩,泛出几许阴狠的怒火。

  “你又在胡扯什么?”北宫晟这才冷脸,慵懒的窝在龙椅上,这才悠悠道:“我只喜欢纳兰芮雪,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呼!”更直白的表白让在场人的热火被点燃,当下就有好事者吆喝起来。一时间,场上起哄的口哨声接连不断。而更多的人是嗤之以鼻。

  南枫这才诧异,没想到北宫晟竟然真敢认,难道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名声吗?

  似乎为了证实想法,紧接着,他磁性中透着黯哑的嗓音又淡淡响起:“不管她在你们南通人眼中是什么存在,在我心里,她只是我北宫晟这一生所追逐的女人而已,不管她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不管她嫁给了谁,只要她愿意,我都会等着她,哪怕沧海桑田。”

  “呼!”一片哗然,摄政王疯了吗?

  居然连“本王”都不用了,用的“我”?他想说什么?他为了这个女人愿意等?天!他到底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王爷?居然如此低三下四的去祈求一个女人的垂眸?

  这个女人……还是南通的笑柄?

  而在场的女子皆心中一颤,有些热泪盈眶。

  红盖头下,纳兰芮雪已泪如断线……。

  叶云褐色的眼帘与北宫晟对视一瞬,纤长的睫毛微眨,末了,唇角勾笑。“那你似乎想多了,有我在,此生只怕你都没有机会,我会守候她一生一世,直至地老天荒。”

  “啊!”什么情况,苏校尉难道也深情这个女人不成?一个人是疯了,两个人都如此痴情表白,这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到底魅力有多大?

  天仙?圣女?

  是不是多年的传闻有假?

  南世君心头一颤,终于明白先前不祥的预感来自哪里,但似乎场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南枫诧异的看着北宫晟。

  此刻南枫已经没空去计较又被北宫晟利用了,而是脑海中震撼的波浪在一遍遍将他拍倒。

  他们居然想给纳兰芮雪在天下人面前正名?彻底洗脱笑柄的身份?而北宫晟甚至不惜卸下摄政王的光环,用自己的脸面去成全一个女人那可笑的……名声?

  南枫不能理解,曾经他想过娶了纳兰芮雪后,自然而然就替她正名了,而北宫晟是想做什么?替一个女人正名后,再将捧得高高如天仙般的女人娶回去吗?

  甚至,不惜放弃皇室的威仪?

  北宫晟看着叶云淡然一笑:“时日还长,苏校尉此话或许为时过早。”

  叶云不置可否淡笑,口吻冷冽。“你救了她一命,我还了你一命,似乎你想再用这个方式缠着拙荆,只怕不太合适吧?”

  北宫晟抬手摸摸鼻头,颇是无意的戏谑道:“在本王这里从没什么合不合适,若不是想等她愿意,你认为你此刻能娶到她?”

  狂妄的话毫不遮掩着他志在必得的征服。

  叶云褐眸闪出几分凌烈,轻蔑冷笑。“可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