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候,又真觉得你傻得可爱。我和你所受的教育不同,在我的人生在中,没有等死这个词,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但我宁愿死在通往成功的路上。”

  我时哑然,小黄狗气势惊人,但他说的没错,如果按照这个情势发展下去,即便我们什么也不做,总有天,样会招来恶果,与其如此,倒不如拼把,和他们对抗。

  但鬼魂陈也说了,赵家树大根深,连陈家这样的手段,也要为他们卖命,我算什么?个开药铺的小市民,我拿什么跟人家斗?

  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小黄狗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他们确实很强大,但你要记住,事在人为,他们的强大,是步步积累出来的,而要想毁灭他们,也只有步步来。”

  我没吭声,静静的思考了很久之后,我发现小黄狗是对的,他比我有勇气,置之死地而后生,但大概真的是我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不同,虽然因为爷爷的死,因为大伯的事情而愤怒,但只要想到老实巴交的父母,我就难以产生对抗的勇气。

  小黄狗看了看手表,说:“时间很晚了,你们就先留在北京,等检查结果出来,不过陈默”他看向鬼魂陈,语气显得很真诚:“我刚才的提议,你最好考虑下,这关系到我们的生死,我知道你最近打算回陈家祖宅趟,说实话,在不知道你的名字以前,我根本没有将你和那个陈家联系在起,真让我感到意外。”

  我知道,小黄狗是要让鬼魂陈拿出那个铁球,则,那是上面所要寻找的东西,二则,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或许跟那个铁球有很大的关系。当年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藏的人,不可能不考虑到怪石的辐射原因,他们既然是为了引导子孙去遗兑的所在地,那么肯定会留下解决的办法。

  或许,就在那个铁球上。

  事实上,那东西究竟是不是铁球,我自己也无从判断,它的外形和质感都很像,只是和铁的重量很不相称,或许里面是空的,但我并没有实际接触过,切都只是推断。

  鬼魂陈来我这里是,是空手来的,也带了个旅行箱,我亲手看着他将旅行箱里的东西挂出来,有衣物和私人用品,但没有那个铁球。

  他定是已经将东西放在个他认为安全的地方。

  难道是那栋陈家鬼宅?

  传说中的陈家老宅,曾经究竟有着怎样的家世?

  话题没有再继续下去,我们离开了小黄狗的房间各自回房,临别时,鬼魂陈突然递给我个锦囊,淡淡道:“这个不收费。”我发现那上面绣的是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儿,不是之前的狐狸,忍不住道:“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我用不着这些东西。”

  鬼魂陈摇了摇头,道:“你会用的着的,它能帮你很多忙,每天早上炷香,逢初十五往里面滴滴精血,你真正需要它时它就会出来,阳气太盛时不行。”

  说完便走了,袋子上那小孩儿扎着羊角辫,面目男女不辨,看起来挺可爱,没有什么惊悚感,我便只能收下了,姓陈的虽然心机深沉,但还没到故意害人的地步。

  回房时已经是三点钟,大约是今晚解开了很多疑惑,因此睡意也上来了,睡着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进入了个黑暗的空间,里面有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子在哇哇大哭,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饿了。

  就这样个场景,醒来,居然已经到了白天,我想起梦中的红肚兜小孩子,再看就放在床头的葫芦仙,赶紧上了柱香,正常情况下,香烟都是往上飘的,但奇怪的是,这烟却围绕在锦囊周围,仿佛被吸收了样,很快消失的无隐无踪。

  生死雪域第十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

  我在乡下时曾经听说,这种小孩子葫芦仙,对供奉者的伤害最小,而且是最忠心的种,大多是那些夭折的小孩子所变,小孩子过早夭折,来不及享受人世间的切,对于人间的情感十分留恋,大部分被宿主供奉后,会以宿主为家,视供奉着为家人,忠诚度非常高,般情况下,基本不会伤害供奉者。

  但也有个坏处,那就是这样的葫芦仙由于对宿主依耐性强,因此更不好送走,要么就直养着,要么就只能灭了它,是真正的请神容易送神难。

  葫芦仙需要贴身佩戴,我梳洗过后,发现香已经燃尽,便将锦囊挂在脖子上,这几天要等鬼魂陈的检测结果,在加上我现在身边不安全,指不定哪里就有人监视,去哪儿都样,到不如留在北京,三人也好有个照应。

  由于小黄狗身体气味儿太重,香水已经无法掩盖,根本不能出门,我便带着鬼魂陈出去溜达,他演技还不错,出了黄家大门,那身生人勿近的冷漠表情顿时收了起来,平凡的脸上挂着可以称为腼腆的笑容,仿佛真的很好欺负似的,看的我想抽他巴掌。

  外面下起了小雪,寒风呼呼的刮,冻的人鼻腔发干,腿脚都不利索,我和鬼魂陈裹上了羽绒服,融入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每个人的打扮都差不多,努力朝着汤圆的方向发展。

  闲来无事,我用手机百度了下北京的旅游指南,上面写着冬天到北京,必不可少的活动就是吃老北京涮羊肉,上面推荐了几家百年老字号,但离我们现在的地方都比较远,我们便随意挑了个涮羊肉馆子吃火锅,想着顺便给小黄狗打包。

  说实话,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天会和鬼魂陈起吃火锅,这可真是个新奇的体验,在我的印象中,他似乎永远是在吃烤肉或者压缩食品。

  事实上,我带他来吃火锅,主要还有另个想法,我想确定下那些跟踪我的人还在不在。

  他们跟踪我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找样东西,而我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他们要找的那样东西,事实上应该是在鬼魂陈的身上,只不过鬼魂陈出于某种原因,使了个障眼法,将他们的目光引到了我身上,让我做了替罪羔羊。

  只不过现在谁也别怪谁,小黄狗说的没错,不反抗,早晚是个死,最坏的结局也不过如此了,也不怕多背个黑锅,只不过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找出那个跟踪我们的人,随时提防着才是最要紧的,否则所有的行动都没人监视着,那我们往后的行动,就将要受到很大的限制。

  我之所以会挑选这家并不大的火锅店,是因为它有个特点,三面都是围墙,只有空调换气,没有窗户,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继续监视我们,那个人就必须要走进这家火锅店。

  我也不愁他不进来,因为大凡吃火锅,没有两三个小时是出不来的,吃火锅的乐趣,就在于边涮边侃,向来是商量事情的好地方,我们在这里坐两个小时,外面的人肯定稳不住,怕错过什么消息,铁定会进来。

  坐下之后,我边翻菜单,边注意门口的动静,直到点完餐,火锅起来,菜也上齐了,也不见有新客人进来,我心说:难不成是失算了?

  我没有将自己这个计划跟鬼魂陈说,他完全进入了李靖的角色状态,叼着筷子,眼睛望着锅里的水,显得有些呆头呆脑,我道:“吃吧吃吧,别愣着,我可是难得请客。”我说完,鬼魂陈这才开始吃起来。

  我看的出来,鬼魂陈和我样,十分小心谨慎,即使明知道这里没有人监视,他的伪装也滴水不漏。我心里记挂着那个监视的人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因此吃的心不在焉,在我们旁边桌上坐着家三口,那小孩儿才三四岁左右大,在椅子上上蹿下跳,急的他妈直叫:“山仔,再不坐下妈妈就打你屁股了。”

  “霍兰,对孩子这么凶干什么。”

  “都是你惯的,三岁看到老,得从小就教。”那个叫霍兰的女人边说着,边把上蹿下跳的山仔按到了凳子上。切都很正常,那小孩儿虎头虎脑,穿的圆滚滚着实可爱,不禁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估计比他还调皮。

  正想着,终于来客人的,走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穿着黑鞋子黑裤子,外加件黑色的风衣,浑身都散发着股:我不正常的信息。

  他走进来时根本没有注意我们,直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开始叫服务员。他这个动作看似随便,但我发现,他的视线,恰好可以将我们这里发生的情况看的目了然,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人就是跟踪我们的人。

  哪有个人会跑来吃火锅的,就算真有这样的人,那他出现的时间地点也太巧合了。

  鬼魂陈不知有没有留意到,只个劲儿吃吃吃,我想了想,便故意扬高声音和鬼魂陈唠家常,专门挑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边说边用眼角观察,发现那人果然在偷看我们,这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于是我忽然朝鬼魂陈凑近,做出商量什么隐秘事情的姿态。

  那人离我们稍有段距离,难以听到我们的说话,果然,就这时,他起身端了个空杯子往我们这边走,我们这里靠近服务台,他端着空杯子往服务台的方位而来,大概是想借故换水之类的偷听,我早就等着他露出马脚,待他走进,便手挥,假装不小心,桌边的瓶啤酒顿时倒,酒水将他裤子完全弄湿了。

  “抱歉抱歉。”我立刻站起来,并且递出纸巾。

  他看起来很反感,但又不好意思发作,便皱着没有擦裤子,事实上这正是我想要的,于是我借机道:“这位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我太粗心大意,您别往心里去,唉,我看你是个人来吃火锅的,怎么不带媳妇儿起来?”

  他这才抬起眼看我,带着些打量,说:“光棍儿个,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我道:“那敢情好,你好像还没有下单,那就甭麻烦了,相逢就是有缘,起坐下吃。”他似乎打算拒绝,我不等他开口,便将他肩膀压,压到了凳子上,让服务员加碗筷,这连串的动作,让他根本措手不及。

  事实上,我这样做自然有自己的想法,这人是上面派来监视我们的,而且根据他之前所作所为,身手也必定很不错,要想解决他,有鬼魂陈和小黄狗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他死,人突然消失了,上面肯定就瞒不住了,所以,即便知道他就是那个跟踪我们的人,我们也不能对他下手,只能装作毫无所觉。

  虽然不能下手,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干,这样和他‘认识’是最好不过的,我们互相认识之后,至少短期内,他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们附近的;其次,鬼魂陈曾经是他们的人,必然知道该怎么联络他们,我们也可以采取第二种方法,移花接木。

  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立刻自来熟的给那人倒酒,他也始料未及,但我忽悠起人来,还是有几分功底,这都是跟贱嘴学的,没会儿,就开始和他称兄道弟,算是彻底‘熟识’起来,紧接着,我便道:“兄弟,要不到我家里玩玩,我家请的是五星级酒店的厨师,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俩因为杯酒相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在这破火锅馆子里,太没有格调,晚上我让厨师摆宴席招待你。”

  那人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不对劲儿,拒绝的意思开始明显起来,道:“不行,我喝多了,得回去了。”我哪里肯给他机会,冲鬼魂陈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也热情的说道:“走吧,别客气,我们老板就是好客。”我俩拉拉扯扯,不由分说将那人架上了车。

  上车后,那人沉默下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鬼魂陈,突然道:“别装了,我知道你们看出来了。”我惊了下,到没有呢想到他会突然来这招,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便装糊涂道:“你什么意思?喝多了吧?”

  他冷冷的看了我眼,从衣兜里掏出了张名片给我,说:“认识下吧。”

  我接过来看,上面名称写着:何亮。至于职业,竟然是家国外注册的医药品研发公司。

  我顿时愣住了,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我弄错人了?我看向鬼魂陈,他显然也没有料到,冲我摇了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是不认识这个人,还是说不认识这家研发公司?

  "今天依旧三更,第三更时间为中午两点钟左右,现码,大家可以多刷新看下

  生死雪域第十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

  这个叫何亮的人递出名片后,便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找个地方借步聊。”紧接着,他对出租车司机说了个地址,是家酒店的地址,刚好就在这附近,我到也不怕他玩什么花样,便路到了酒店,须臾,他将我们引上楼,打开了房门。

  另我感到意外的是,房门里面竟然还有几个人,是两难女,正围坐在茶几旁,似乎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那女的是短头发,身材火辣,大冬天的穿的不多,也不嫌冻的慌,她皱了皱眉,说:“阿亮,你怎么把他们带回来了?”

  何亮摊了摊手,说:“没办法,被他们发现了。”

  女人道:“你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接着,何亮关闭了房门,女人对我们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们几人在沙发里落座,女人自我介绍道:“叫我海姐就可以了,孙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我打量着房间里的四个人,除了何亮和这个叫海姐的,剩下两个都是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年轻人,看起来和时下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很普通,我道:“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海姐道:“我们在调查你,所以对于你的切,当然知道的很清楚。”

  “哦,那你们可真够诚实的。”我冷冷道:“谁给你们的权利让你们调查我?”事实上,我不确定这伙人是不是上头派来的,鬼魂陈之前的暗示很清楚,这波人里他个也不认识,而且鬼魂陈所在的组织,有严密的套训练,是不是那个组织的人,他们内部的人很容易分辨出来,鬼魂陈既然说不认识,那就说明这几个人很可疑了。

  不是上面的人,那又会是谁?

  我并不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为了不被他们看出我的疑惑,便只能绷着脸。海姐上下打量着我,道:“您应该知道,我们是以医药研究为主的公司,和国内的很多医院以及科研人员都有来往,在半个月前,直和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孙国民先生,忽然发来了份传真,里面的内容让我们很惊讶,所以公司组织我们过来调查。”

  “等等。”我紧绷的脸色挂不住了,道:“孙国民?半个月前?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过合作的事情。”大伯怎么会与国外的研究公司合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半个月前半个月前我们才刚从西藏回来不久,大伯难道他难道也出来了?

  既然大伯从那个地方出来了,那他为什么直不露面?

  跟这个公司的合作又是怎么回事?传真又是什么东西?我的大脑片混乱,半晌才压下心中的激动,说道:“那么,你们知不知道我大伯在什么地方?”

  海姐道:“抱歉,我们收到传真以后,试着用各种方式联系他,但都没有结果,但是根据号码,我们查出他最后次发送消息,是在四川省境内发过来的,而且用的是非注册机,无法查到具体号码,所以不能确定他的位置。”

  四川?

  大伯跑去四川做什么?

  我意识到,大伯肯定是又有什么新计划,于是说道:“他发给你们的传真在哪里?给我看看。”

  何亮等人面面相觑,最后海姐道:“里面有些东西非常的匪夷所思,其中有些不太方便给你看。”事关大伯,我哪里肯听她这套说辞,立刻道:“这是我亲人留下的东西,难道我没有权利看吗?”

  海姐却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笑道:“如果孙国民先生愿意给你看,那么这份传真就不是发到我们公司,而是发给你了。”别看这女人看起来彬彬有礼,却不是个好糊弄的,句话将我堵得哑口无言。

  紧接着,海姐又道:“但还有两份东西,我们都无法解开其中的秘密,这也正是我们这几天会调查你的原因,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那么还希望吴先生能帮这个忙。”她打了个手势,其中个年轻人,便取出了份文件,确切的说是两张纸,纸上面是机打出来的图画。

  共两张,而且十分凑巧,这两张画都都见过。

  其中幅是描绘的座云烟雾绕,白雪皑皑的山峰,山峰的中间形似张怪物的大嘴,里面还有很多人,似乎在动工样,这正是我和鬼魂陈在西藏藏宝洞的石门两侧所见到的那座山峰。

  紧接着另张却更为奇特,那是个方形面具。

  在石门的另侧,我曾经也见过上面的人带着种方形面具,只是因为当时比较赶时间,因此对于当时面具的具体模样,没有什么印象。

  眼前的图纸上,面具的纹路十分精细,甚至眼珠子上的两个细小的孔洞都画了出来,方形的面具,造型奇特,纹路也是我前所未见,不知是因为我孤陋寡闻,还是因为它确实少见。

  就在这时,海姐说道:“孙国民先生共给我们发来三张资料,第份资料里的数据,在没有查明之前我们很难公开,但这两份资料我们认为就是解开第份资料的关键线索。”

  我想不通大伯为什么会特意记下这两幅图画,而且传给这家外国公司,这幅图又有什么意义?

  看海姐的意思,他们所获得的第份资料,似乎是有什么天大的隐情,正是这个隐情,让她们想要解开这两幅图所隐藏的秘密,所以才会找到我。

  现在看来,她们是失算了,别说我不知道,即便真的知道,也不可能告诉她们?我下意识的看了下鬼魂陈,想征求他的意见,但他依旧是处于李靖的角色状态,仿佛对着两份图并没有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