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个假货其实是你原本的上司?你连自己的上司都不认识?我不信。”

  他这句话,事实上也是我心中的个疑点,只是鬼魂陈路上对我怎么样,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没有他的屡屡相救,我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因此这个问题,我直压在心底没有问。

  他替上头办事,总该见过上头的人,又怎么会直认不出假货?又或者,我们假设,那个假货的地位,和他的地位是样的,是上面新派出来,负责宝藏事宜的人选,那岂不是说,早在庞夏古城的时候,鬼魂陈就已经不受到信任了?

  再者,在庞夏古城的似乎,鬼魂陈曾经看到的黑衣神秘人,也就是现在的假货,他当时曾经追过假货,却追丢了,换句话讲,假货的身手,只怕和鬼魂陈不相上下,是什么组织,可以不断培养出这么多身手不凡的人?

  小黄狗的话问完,鬼魂陈冷冷的盯着他,却没有开口的打算,小黄狗显得有些恼怒,道:“姓陈的,我不吃你这套,说句不好听的,你现在也不过是只无爪猫,你也别怪虎落平阳被犬欺,虽然你今天救了我和我的弟兄们,但你身上的疑点太多了,我不允许还有任何的威胁存在,如果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他这话出,三名忠心的手下已经提枪,黑洞洞的枪口从三个方向对准鬼魂陈,鬼魂陈背靠石壁,却是无路可退了。

  我心知不好,连忙出来打圆场,对小黄狗道:“现在就咱们这些人,都是生生死死过来的,走到这步,何必伤了和气,大家有话好好说,都把枪放下。”

  蛮子对我露出个抱歉的表情,说:“孙兄弟,当家的都发话了,我要是放下枪,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我为之气结,对几人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内讧,想想咱们死去的弟兄们,我们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里,是,这个人是有很多疑点,但你们扪心自问,这路上,有没有少受他照应,咱们没下洞之前,他是不是直打头阵,出了事儿从来没有退缩过,现在拿枪指着自己人,算什么本事。”

  蛮子三人脸上现出迟疑的神色,这几人都是重义气的,也不算泯灭良心,显然都想起了鬼魂陈之前的所作所为,但端枪的手却依然很坚定,小黄狗闻言,气的鼻子都歪了,道:“你小子,这是在挑拨离间啊,既然你这么信任他,行,你们两个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咱们各不相干。”

  我的火气蹭的也上来了,道:“,少了你老子还活不了?走就走,小黄毛我告诉你,咱们的交情从今儿个起算是到头了!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爷我不伺候了。”

  小黄狗被我噎的半晌说不出话来,须臾,他道:“姓孙的,别他妈不识抬举,我直以来没有动你,完全是看在孙国民的面子上,既然今天你话说到这份儿上,成,两位走,不送。”

  我看他们满满的装备,心里就开始发虚,火气归火气,要真这么走了之,我吃什么,喝什么?吃喝都没了,我怎么从这鬼地方出去?

  我这边和小黄狗吵翻了天,鬼魂陈却是极为镇定,这时候,便听他慢吞吞的说道:“时间不多,他很可能已经找到东西了。”先前还脸怒火的小黄狗,猛的拍额头,伸脚就想来踹我,被我躲开了,他道:“都是你,差点儿连正事都耽搁了。”他目光转动了几下,似乎是在权衡利弊,须臾,他扔了个装备包给鬼魂陈,说道:“那个人不能出去,他出去,咱们可都完了,暂时合作。”

  鬼魂陈吭都没吭声,拿起装备包,直接掉头往石门的方向走去。

  第六十九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无底石

  这这就和好了?

  我突然发现自己挺幼稚的,妄图用情义劝这两人合作,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我瞎操心,人的心中有杆利益秤,当两人的利益致时,他们自然走到起了。

  我呢?我是个2b。

  小黄狗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刚才都是气话,大老爷们,吵架多没意思,师父已经去了,放心,只要你不明目张胆的杀人放火,以后出了什么事儿,我都给你兜着。”

  我道:“你能出什么事儿,你这不是变相的诅咒我吗?”其实我觉得挺奇怪,于是不等他回话,指了指走在前面的鬼魂陈,道:“你们两个可以结盟。我没身手,二没权势,你丫的现在跟我浪费什么时间,我有自知之名,能弄死那个假货,把我活着带出去,我就谢谢你了。”

  小黄狗微微沉默,随后笑道:“你又变聪明了,看来以后想骗你,可不太容易了。”

  我道:“别,我所有的利用价值都已经被榨干了,出了这个地方,拜托以后咱们别再有交集。”小黄狗耸耸肩,显得无所谓。很快,我们又走回了石门前,所有人都开始有意识的运动自己,门后那堆石头还让人心有余悸,我们都知道,里面包裹着的,是人的尸体。

  进入石门的大殿后,我们保持着原地跑的姿势,慢慢靠近那些石阁,商议怎么找出暗阁。

  小黄狗说,既然那个假货是趁乱溜走的,那么当时人也并不是很多,他能很快溜走,说明那个机关可以启动的很快。我补充说,要想不被人发现,只有混迹在人堆里,才最保险,你们之前争斗的位置是哪里?

  小黄狗指了指大殿正前方,说是在那块诡异的石头旁边,当时中了假货的计,退到了侧面,无依无靠,只能狼狈奔逃,而假货等人则躲在石头后面,当做依靠物,着实躲过了不少子弹。

  这样来,机关出现的位置,很有可能与那块石头有关,只是,那石头的两侧和正前方,都被我和鬼魂陈仔仔细细的查看过,出了缺了大块以外,便实在没有其它不寻常的地方,机关会在那里吗?

  想也没用,实践出真理,我所有人聚集到了石头前方,保持原地踏步跑的姿势,从石头露出来的三个面交替查看,依旧无所获,就在这时,那个叫袁大志的光头,指着石头缺失的块儿,说道:“不对劲儿,咱们打枪的时候,必然会留下弹痕,这上面怎么没有?”

  我道:“大概是石头比较坚硬吧?”

  袁大志鄙夷的看着我,道:“子弹的冲击力有多强,你清楚吗?就是金刚石也能留下点儿,怎么可能不留下痕迹,如果它真的这么硬,那缺失的这块,当初是怎么挖掘出去的?你们看,挖掘的就像个鸡蛋,这么精细的手法,根本不可能用在如此坚固的石头的,这个说法太矛盾了。”

  别看袁大志看起来光头光脑,五大三粗,心却灵活,被他提醒,我顿时觉得不对劲,没错,这是个驳论。

  如果鬼化石的硬度,达到了弹不留痕的程度,那么这么精细的鸡蛋形状,以古代的工艺来说,是很难掏出来的,根据记忆,这个洞口,恰好和我们之前遇到的鸡蛋石大小差不多,甚至是毫无差别,这种精细程度,是无法掏出来的,更像是直接被移动出来的。

  而如果鬼化石的硬度没有达到那个程度,那么弹痕去哪里了?难道这块石头,还能够自我修复?

  想到此处,我掏出匕首,朝着石头上发力很戳了刀,移开匕首时,发现上面果然连个点都没有留下,这么说来,鬼化石的硬度真的很惊人,这样的硬度下,这么精细的鸡蛋型,是怎么分毫不差的被移出来的?

  我瞬间想到了两种可能,第:我们之前所见到的鬼化石,本身就和这块石头不是体的,这块石头,原本或许只是那颗鸡蛋石的托体,就像放东西的木匣子样,人们按照东西的形状,可以制作出最合适的木匣子。

  第二:那是外星人掏出来的。

  这个想法有点儿可笑,但就古代的工艺水平来说,确实无法做到这点,我脑海里霎时间冒出个长耳朵外星人,用武器给石头掏洞的画面,但怎么想,也觉得有点儿不靠谱,当即便蹲下身,准备探探这个鸡蛋洞,然而,我摸就惊呆了。

  鸡蛋洞,从肉眼来看,深度大约在四十厘米左右,而我的手臂,从手臂到指尖,怎么也有七十厘米,但诡异的是,我整个手臂都探进去后,却没有摸到头。

  明明只有四十厘米,我的七十厘米的手臂,居然摸不到底。

  这个异状所有人都发现了,我退出自己的手,看了看,没有任何变化,行人面面相觑,皆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

  我的手多出来的地方,刚才究竟伸进了个什么样的地方?

  光是想到这儿,我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袁大志却被勾起了兴趣,他道:“这石头挺古怪的啊,我看看。”鸡蛋洞的肉眼深度大约四十厘米,肉眼长度约五十厘米,刚好可以容人爬进去,袁大志不等我们开口,便探着头往里面爬。

  如果真的只有四十厘米,那么他的身体,前进到大约背中部的位置就该到头了,但离奇的是,在我们惊愕的视线下,他的身体竟然不断前进,慢慢到达腰部,又到达臀部,到达大腿,我猛的感觉到阵寒意,仿佛袁大志被这块怪石给吞了似的,下意识的拽住他的脚,道:“可以了,现出来。”

  显然,有这种不祥预感的,不仅只有我人,鬼魂陈也几乎在同时抓住了袁大志的脚,随着我们的动作,袁大志终于不再往前爬了,他的腿部开始扭动起来,似乎准备后退,鬼魂陈淡淡道:“拉他把。”

  我向后使力,却猛地觉得不对劲,他哪里是在后退,扭动着的身躯,分明还在前进。

  小黄狗也变了脸色,下命令道:“立刻出来。”但向听从命令的手下,竟然无动于衷,依然往前爬,小黄狗立刻冲我使眼色,道:“快,往外拔,里头情况有变。”

  我生怕袁大志出事,立刻将他往后拽,大概是由于里面狭窄,因此拽的不太顺利,越往外拽,袁大志扭动的越厉害,似乎不愿意出来,他究竟是遇到了危险,还是里面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

  看这情况,那个假货肯定也是顺着这个鸡蛋洞爬进去了,这洞看起来不过四十厘米,眼望到底,没想到却这么诡异。我想起了种视觉欺骗,就跟画画样,利用颜色和光感的变化,造成层次感的混论,将原本深的东西看成浅的,又或者将原本浅的东西,刻画成深的,这不过这似乎是西方油画的技法,在古时候,应该没有这种理论才对。

  小黄狗见我个人应付不了,说道:“你力气怎么比娘们儿还小。”我怒了,实在不是我力气小,而是里面的袁大志不知出了什么状况,突然变得很重,似乎是抓住了什么东西,根本就不配合,小黄狗这么说我不乐意了,道:“那你来。”他自己上,结果也愣了,说道:“是我误会了,,力气怎么这么大,姓袁的,出了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声,”说罢,小黄狗猛的使力,袁大志终于被拖了出来,然而,拖出来的瞬间,我们所有人都感到了阵寒意。

  他的头不见了。

  脖子上空空荡荡,经肉参差不齐,就好像好像他的头,是被活活拔下来的样。

  血从断裂处往下流,遇到石头,瞬间被吸的干干净净。又是块吸血石。

  周围静寂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仿佛被胶水黏住了样,死死的盯着脖子的部位,小黄狗整个人跌了跤,须臾,他猛的拳锤到了地上。

  “老袁!”蛮子摇晃着袁大志的尸身,这个直很坚强的汉子,此刻泪流满面,道:“弟兄们都死了,就剩咱们三个,咱们说好出去喝酒找姑娘的,你小子,你小子”

  虎头哽咽着,咬牙也狠狠的锤着地面,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好好的!当家的,他”

  小黄狗闭上眼,道:“是我害了他。”

  那脖颈的位置,分明是被活活扯断的,当然,小黄狗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道,但当时肯定发生了什么状况,以至于里面的袁大志无法后退,只能前进,然而,这种诡异的情况刺激了外面的我们,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我这两天,死在眼前的人太多了,眼前几乎全是呈现出不同死相的人,摔死的大伯淹死的王哥被蛊虫要死的那两个人被吸干脑髓的大胸石门后面负枪而死的几人,再加上现在的袁大志

  我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死亡而来的啊!

  紧接着,小黄狗猛的起身,道:“我进去,不论发生什么事,你们不准拉我。”

  我立刻道:“不行,这太危险了!”

  小黄狗道:“他们不是我的手下,是和我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是为了给我效力才来的!”

  第七十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消失

  “当家的。”蛮子把拦住了小黄狗,沉声道:“养兵千日,用在时,让你去冒险,养我们这帮人还干什么,我进去探探。”

  团人争执不下,鬼魂陈双手环胸在边看着,似乎我们这边的争执根本无法影响到他,他的目光,直在尸体和那个鸡蛋洞口来来回回,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我打断三人,说道:“大志之前已经去过次,结果大家也看到了,这里面显然有危险,在没有弄清楚这个危险是什么之前,大家进去岂不是找死吗?”

  我们依然没有停止运动,虽然只是慢运动,但持续的久了,也感觉有些吃不消。

  我的话显然也影响到了小黄狗三人,小黄狗冷静了下来,他问我:“你有什么看法?”

  “这块大石头不仅来历古怪,所蕴含的能量也很古怪,不出意外,那个假货应该是顺着这个鸡蛋洞爬进去了,你们想,假货手里有地图,如果这个鸡蛋洞真的那么危险,他会傻兮兮的爬进去吗?”

  小黄狗冷静了许多,他道:“即便是那个假货,手里的地图也并不完整,或许他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这个怪石的内部是什么,没准儿他已经被困在里面了。”

  我道:“既然你知道他可能已经被困住了,那你还准备去送死?”

  小黄狗揉了揉太阳|岤,显然也明白自己刚才太过于冲动了,他舒了口气,突然问蛮子:“我们还有多少炸药?”

  蛮子显然明白了小黄狗的意思,他比划了下石块的大小,道:“从大小来看,我们的炸药雷管可以对它进行爆破,只是这石头材质很奇怪,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小黄狗眼神闪动了几下,说出了个计划,不用雷管,而是用点燃的炸药,从鸡蛋洞里扔进去。我们现在对这块石头的内部无所知,又不敢冒险,用炸药炸炸,看看情况,到不失为个好办法。

  蛮子立刻按照小黄狗的计划行动,个炸药包被他点燃,我们其余人退到几十米外,他迅速将炸药包扔进去,转身就跑,我们都在等待着轰隆声爆炸的场景,结果炸药包扔进去,便如石沉大海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刻,我们已经因为长时间保持运动状态,体力跟不上,即便人人都只有破破烂烂的单衣,在这十月份的西藏大峡谷里,却是汗淋淋的。

  炸药显然并没有发生作用,我们等了足足有四五分钟,都没有听到计划中的爆破声,几人面面相觑,不得不重新回到了石块前,这次,没等我开口,鬼魂陈便冷冷道:“没时间了,我进去。”

  我急了,道:“什么没时间了,咱们还有大把的时间。”

  鬼魂陈反问:“你还能在这个地方支持多久?”他的话把我问倒了,不错,确实没时间了,我们的体力撑不了多久,更何况,运动只是可以减缓僵化的趋势,并不能完全阻止僵化,我确实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迟钝,其余人也大抵如此。

  如果再耽搁下去,我们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变成石像,要么离开这里走回头路,切功亏篑,而离开这里后,如果假货也安然无恙,那我们未来的生活,将会时刻充满危机。

  当然,如果假货也死在这个地方,那我就安全了,只不过对于鬼魂陈来说,他的威胁不止来源于假货,还来源于背后更大的势力,他该怎么摆脱这种局面?

  我想不通鬼魂陈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很显然,这次,他是不希望假货活着出去的,以鬼魂陈的性格,必然是会继续追踪下去,而对于我来说,也有些骑虎难下,就这样走回头路,出去之后会怎么样,就很嫩预料了。

  鬼魂陈说完,我看向小黄狗,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黄狗和我的处境是样的,我们都曾经因为转魂镜而惹祸上身,不得已卷入这场争端中来。

  他显然明白我的想法,摇头道:“我不能放弃。”

  我觉得不解,道:“为什么?藏宝地就在这里,你看看周围,金银古物秘方,你要什么都有了,难道你还想跟上面的人争东西?”

  自古以来,民不与富斗,富不同官争,鬼魂陈的做法我可以理解,但小黄狗至今还不放弃,又是为了什么?

  我说完,小黄狗道:“原因与你无关,这些事情,师父既然没有告诉你,肯定有他的用意,我不想违背他的心愿。”我心里顿时吃了惊,难道大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以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大伯都已经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了,而听小黄狗现在的意思,大伯显然对我隐瞒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我时间有些无法接受,正打算开口,鬼魂陈已经开始收拾装备,他在做充分的装备,绑好匕首,弄了只手枪,做好准备,他又用根绳子拴住自己的腰。

  他不愧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很快用绳子总结出了套暗号,比如当他将绳子联系往前拽三下的话,就说明没有危险;又比如,将绳子左右摇摆时,就是无法往后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