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周围散布着石块,很显然,这扇石门是被人在炸开的。

  吴病看着眼前巨大的石门,惊讶道:“没想到这里还有扇门,看这架势,里面肯定藏了什么宝贝,是金银珠宝还是武功秘籍?”

  事实上,将军洞里会有暗道,完全是在大伯的意料之中,因为跟据他和阿莉后来所找到的线索,切都表明,那支退入山东的士兵,曾经携带过大量的东西进入伏牛山将军洞,这完全是藏宝的征兆,至于这个宝究竟是什么东西,和转魂镜又有多大联系,则无法断定,只能看到东西之后才做打算了。

  四人立刻支着手电筒进入了隧道,原本,大伯以为会在隧道里遇见机关或者别的什么,但另所有人都意外的是,这路过去,居然极为顺畅,最后在隧道的尽头,豁然出现了天光。

  这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隧道尽头,所有人都哑口无言,他们已经做好了应对危险抗战的准备,但眼前的情况算是怎么回事?此刻,他们正处于个不规则的圆形洞口,洞口是位于整面平直的山壁上,山壁光秃秃的,几乎猿猴难攀,在山壁的对面,大约隔了几十多米的虚空外,则是另面山壁,同样陡峭笔直,布满了绿色的藤蔓植物。

  但站在大伯等人所处的位置,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对岸山壁处有个和己方持平的洞口,很显然,眼前的万丈悬崖,是守卫宝藏的其中道屏障。

  恐怕谁也无法想象,在将军洞的另端,竟然是这样个离奇的所在。

  阿莉站在洞口,眺望对面的石洞,道:“看来真东西在对面,国民,咱们该怎么过去?”

  这样的情况,除非长了翅膀,否则谁能过去?

  或许可以这样

  大伯看了看悬崖底部,道:“下到悬崖底部,然后穿过峡谷,走到对岸去。”

  这是个比较耽误时间,而且也有定风险的做法,但不这样做,众人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阿莉朝着悬崖底下张望,道:“看不到底,下面雾气很重,目测应该在四十米以上,大牛,我们携带的登山绳有多长?”

  “差不多刚好四十多米左右。”

  阿莉点了点头,随即有些担忧,道:“国民,你不觉得有些奇怪?这地方根本没有办法到达对岸,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和咱们样,下到谷底穿过去,设计这里的人,难道就想不到吗?”

  大伯沉吟道:“你认为下面有陷阱?”

  阿莉道:“这种可能性很大,咱们需要做完全的准备。”

  吴病跃跃欲试,毕竟还是年轻人,对于探险有种天然的冲动,几年风平浪静的保镖生涯,实在让他觉得身体生锈了,于是他自告奋勇,道:“大小姐,我先下去,甭管什么陷阱,只要有枪,我就让它玩完儿。”

  阿莉笑道:“在没有当保镖之前,吴病可是市登山队的,那好,你下,记住,切以安全为主。”

  几人商定好,当即将根铁凿子打进石头里,准备作为固定绳索的支撑物,然而,就在他们寻找定点时,阿莉突然道:“你们看这里。”她手指的地方,是山洞的边壁处,很不起眼,然而那里,却赫然有根铁凿。

  显然,这是上批人打进去的,他们用了和大伯同样的方法。

  看到这根铁凿,大伯反而觉得有些不放心,因为陈炎的十个部下,后来都死在这次行动中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下面很危险?

  赵天保和三黑已经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死,眼前的三人,事实上都是局外人,如果他们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出现什么危险

  大伯心中沉,于是道:“吴病你们留下,我下去。”此时,大牛已经固定好了绳子,不等阿莉反驳,大伯提上枪,带上匕首,将绳子系在腰间,做好了切准备工作,阿莉这时候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让大伯去冒险。

  虽说大伯也经常去山里采药,但这么陡峭的悬崖,还是第次下去,在往下的过程中,大伯甚至在悬崖上发现了株灵芝,他忍住想采摘灵芝的冲动,小心翼翼的往下滑,身体逐渐靠近下方的片云雾,穿过这层蒙蒙的烟云,悬崖下方的景色览无余。

  翠绿直扎人的眼球,下方是片典型的峡谷地貌,杂草密布,树木繁茂,还有条溪流,或许就是从将军洞里流出来的地下水。脚踏实地后,周围鸟叫虫鸣,切并无异常,大伯扯了三下绳子,示意安全,于是在悬崖底部等待着三人下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大伯警惕的在附近溜达了圈,切并无任何异常,但他不敢走远,待到其余三人都下来时,才认准了道路,横穿而去。

  接下来的幕,是大伯永远也无法忘怀的。

  三十步,绝对不超过三十步的距离。

  当时,吴病是兴冲冲的走在最前面的,所有人都提高警惕,但即便是这样,变故还是发生了,几乎是在眨眼间,从地底下瞬间冒起个黑影,黑影闪就消失了,随即,伴随着吴病刺破云霄般的凄厉惨叫,大量的灼热鲜血,呈现出种扇形,噗的喷出来,紧接着砰的声,吴病倒在了地上。

  大量的血液,直接溅到了其余三人的脸上,在阵错愕后,阿莉尖叫声,朝吴病扑了过去,叫道:“小吴!”她猛的将吴病翻过来,紧接着,整个人脸色僵,猛的晕厥过去。

  从某种意义上讲,阿莉是个比大多数女人都要沉稳镇定并且有智慧的人,是什么让她受如此刺激?

  大伯把扶住阿莉,只见眼前的吴病,从胸口到肚子的地方,被划开了道血淋淋的口子,里面流出了花花绿绿的肠道,恶臭扑鼻,但离奇的是,他的心肝却不见了。

  刚才那个黑影,在瞬间将吴病开膛破肚,并且取走了他的内脏。

  眼前的场景,何止是个惨烈了得,大伯脸色白,扶着晕倒的阿莉,几乎说不出话来,戌时,他猛的提起枪朝周围扫射,大叫道:“什么东西,滚出来!”接连有人因他而死,大伯的心里承受能力也到极限了,那时候他还年轻,远没有现在这么淡然,能平静的面对生死,当时,他心里只有个念头,因为自己的私事,已经害死两个人了!

  不,不能再这样下去!

  当时闪现在他脑海里的,只有两个念头,是找出刚才的东西为吴病报仇,二是离开这个地方,不再前进了。不错,大伯已经放弃了,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他不能再让剩下的人因为自己而涉险。

  第四十七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坟|岤

  阵狂扫后,周围全是被打烂的衰草和树枝,枪声惊起了无数飞鸟,但就是没有找出刚才那个黑影。比大伯更为疯狂的却是大牛,他和吴病虽说时常不对盘,经常斗嘴,但两人是合作了五六年的兄弟,感情不比般,吴病的突然惨死,让他几乎发狂,双眼通红,嘴里嗷嗷大叫着,宣泄这心里的愤怒和悲伤,随后端起枪往前冲,叫:“老子要杀了你,去死,去死!”

  他端着枪不断扫射往前冲,峡谷底部草木茂盛,几乎眨眼睛就只能听见枪声,却看不到人影,大伯心中惊,叫道:“回来!不要再往前走!”

  然而,枪声掩盖了大伯的声音,阿莉几近崩溃,依靠着大伯的肩膀站立,流泪道:“不能再死人了,国民,快让他回来。”此刻,枪声越来越远,显然大牛已经跑出了很长段距离,大伯准备去将大牛追回来,但想到刚才那个速度奇快的黑影,根本不放心将阿莉个人留在这里,于是大伯背起装备包,捏了捏阿莉的脸颊,道:“不要哭,咱们必须要活下去,我们要找回大牛,阿莉,你行的。”

  阿莉抽噎了下,深深吸了口气,压回眼泪,声音嘶哑道:“不错,现在哭没有任何用处,走。”说着,和大伯开始沿着大牛离去的方向追逐,越往前,周围的杂草越深,而不知怎么回事,大牛突然停止了放枪,不知是没有子弹了,还是因为情绪已经平静下来。

  此时,杂草已经曼过人头,行走其间,时不时便会被草叶割伤,视线也十分狭窄,大伯不知道之前那个黑影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还在附近,有了吴病得前车之鉴,大伯将阿莉护在身后,两人边走,边喊大牛的名字。

  戌时,终于钻出了这片杂草去,草丛的外围,是条溪流,溪水并不深,干净剔透,周围的石头上布满了青苔,然而,这条小溪的对岸,则是片古怪的景象。

  对岸有很多坟丘,想馒头样堆成片,土质十分潮湿,在潮湿的泥土上,清晰的留下了串人的脚印,不出意外,肯定是大牛的脚印,他进入坟丘里了。

  但是,在这样个峡谷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馒头荒坟?

  这些坟是谁的?

  眼望去,坟丘绵延无际,根本望不到边,似乎是延伸到了对面的山壁处,阿莉乍看到这么多坟堆,难免害怕,下意识的躲在大伯后面,紧张道:“大牛进去了?怎么看不到个人影?”

  大伯心里也没底,相比起吴病,五大三粗的大牛,实际上要更为谨慎,按理说,他不可能这么莽莽撞撞的冲入这样片诡异的坟地里啊?

  但此时也无路可走了,大伯只好硬着头皮,带着阿莉淌水而过,两人身上的衣服原本就半干半湿,经历这样番狂奔,更是热汗夹杂着湿冷,令人浑身难受,大伯下意识的看了阿莉眼,发现她脸色潮红,有些不对劲,而且手心也发热,大伯在牵着阿莉淌水的过程中,下意识的为她号脉,发现阿莉是风寒侵体,而且属于邪风,比较严重,要是不吃药,恐怕耽误个天,只怕要烧糊涂了。

  但阿莉性格坚毅,为了不耽误行程,居然直没说出来,想到这里,大伯又恨又悔,当即边带着阿莉顺脚印前行,边试图寻找些草药,这次出来,身边虽然有带药品,但多是抗感染类的外伤用药,谁也没有料到会生病,因此没有准备西药。

  在这些土馒头坟丘间绕行,大伯转了圈忽然发现不对劲,这些坟的土质十分松软,似乎是有人经常在帮忙翻土样,难不成这个地方,还居住着其它人?

  坟里面埋的又是谁?

  大伯对墓葬还是懂下,但死人下葬,即便是最不讲究的,也不会将死人葬在水土潮湿的地方,那样的地方土里虫蚁横行,尸体腐烂加快,会令死者不安,但这些坟,却都埋在溪流边上,实在很不对劲。

  往前又行了阵,脚印突然戛然而止。

  此刻,两人依旧没有走出坟堆,但离奇的是,大牛的脚印,居然在坟地的中央位置消失了。

  难道大牛走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天使,所以飞走了?

  不知何时,日光黯淡下来,估计离太阳下山已经不远,坟地里渐渐升起了阴惨惨的薄雾,这样的氛围更是骇人,大伯和阿莉站在脚印消失的地方叫着大牛的名字,嗓子都嘶哑了,也不见有人回应,阿莉声音颤抖道:“难道他也出事了”

  话音刚落,从坟地的尽头,突然传来声惨叫,紧接着还伴随着求救声:“大小姐救命”

  “大牛!”阿莉激动,顿时从大伯身后窜出来开始往前跑,大伯连忙追了上去,两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然而,跑了没多久,面笔直的石壁竖在了两人眼前。

  正是他们之前准备到达的地方,原本已经准备放弃这次行动,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竟然会来到这里。

  但大牛呢?

  声音明明是从这里传来的,大牛的人却去哪里了?

  “大牛!”大伯两人在石壁周围来回巡查,就在这时,阿莉嘶了声,指着地面,道:“你看,这个脚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地面的位置,有个很大的脚印,足足比正常人大出了倍,而且从脚印的形状来看,那人是没有穿鞋子的。

  难道难道是野人?

  这地方有野人?

  在伏牛山带,自古就流传着野人的传说,据说他们居住在深山里,最可怕的是,这些野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人’,因此,人类也是它们的猎物之。

  大伯以前只以为是扯淡,但现在看这巨大的脚印,顿时懵了,再联想大牛刚才的求救声,不由心悸,难道大牛是被野人给活捉了?

  想到野人吃人的传说,大伯顿时头皮发麻,也顾不得那么多,立刻顺着脚印找下去,然而,脚印到山壁处就消失了,阿莉分析道:“这东西是不是住在山壁里?”

  “如果住在山壁里,它是怎么爬上去的?”

  阿莉道:“有这些藤蔓,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咱们下来的那道悬崖上,草木全无,但这边的悬崖上,却布满了藤蔓。”

  大伯道:“你是说,这些藤蔓,是人种植的?”

  阿莉点了点头。忧心忡忡道:“很有可能,但这些现在都不重要,救人要紧。”

  大伯立刻道:“你在下面等着,我上。”说着,大伯用手扯了扯那些蔓藤,发现十分柔韧坚固,当即便顺着,蔓藤往上攀登。

  他边攀登,边搜索有没有其它的洞|岤,大约爬了十多米高时,大伯下意识的往下看,想看看阿莉的情况,结果这看,大伯顿时惊的寒毛倒竖,大叫道:“小心身后!”

  为时已晚。

  阿莉直专心致志的盯着大伯攀岩的动作,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身后的个坟堆里,突然窜出来个黑影。那东西长的像人,皮肤粗糙的如同树皮,脚掌硕大,双手指甲极为尖锐,它如同僵尸样,无声无息的从松软的坟堆里爬出来,紧接着站到了阿莉的身后。

  袭击吴病和大牛的就是这东西!

  它是从坟里爬出来的,天呐,难道坟堆里全是这些东西吗?

  大伯句吼出,为时已晚,那东西仿佛通人性似的,手臂钩,猛的揽住阿莉的腰身,随后往坟洞里钻,大伯呲目欲裂,几乎是瞬间松手往下滑,手掌心都被藤蔓磨掉了层皮,但当他落在地上,举着枪去打那个坟洞时,坟里松软的土已经自动下滑,将洞口掩埋,于此同时,从土堆深处,传来了声大叫。

  “啊——!”

  是阿莉的声音。

  大伯的理智完全崩溃了,他从装备包里迅速抽出折叠铲开始挖坟,坟堆并不大,很快就被大伯挖开了,露出下面个黑乎乎的圆形洞口,大伯打开手电光往里面看,顿时惊呆了。

  洞中,阿莉上半身的衣服几乎被扒光,那个野人样的东西,正如同野兽样在她的身体上抚摸,尖锐的指甲在她身上留下道道血痕,嘴里不停的发出种嗷嗷的怪叫声。

  阿莉已经被吓傻了,双眼发直,上半身几乎全是野人留下的口水。

  大伯只觉得股血往脑门上冲,举枪瞄准,啪的枪直射那野人的后脑勺。

  这东西原本速度极快,但大概是美色误人,它这次没能逃脱,被大伯枪打的脑浆崩裂,紧接着大伯跳下洞,也顾不得查看周围的情况,二话不说脱了衣服将阿莉裹上,准备将她抱出坟洞,然而,他才刚把衣服给阿莉披上,坟洞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无数血红的眼睛。

  每双眼睛,就是个野人。

  大伯手里的枪抖,但这时候,保护阿莉的心让他忘记了恐惧,他将阿莉护在背后,猛的朝周围射击,剧烈的枪声使得坟周围的松土不断往下滚,枪的威力暂时震慑了野人,他们停留在远处不敢靠近,这时大伯才发现,原本这些坟堆下是被野人挖出来的相连的地|岤。

  第四十八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野人

  状况便这样僵持下来,大伯举着枪,左右两边的通道都有野人围攻,目测有七八只左右,有些稍大,有些稍小,而且它们速度奇快,时之间大伯完全处于被动局面,根本无法有任何动作,此刻,大伯只有个念头,希望阿莉快点儿好起来,自己从洞口爬出去,这样,自己可以为她争取逃亡的时间。

  但如果阿莉直是现在这样懵了的状态,大伯根本无法在对付野人的同时将她从洞里弄出去。仿佛是大伯的祈祷起了作用,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阿莉极其细微的说话声:“你左,我右,扫射。”

  大伯心中喜,不动声色的抠了下阿莉的手臂,示意明白,紧接着,两人几乎同时动作,猛然呈现出背靠背的姿势,开始了突然扫射。

  他们的枪支,都是军用装备,威力自然不容小觑,翻扫射让野人措手不及,几乎瞬间就全部倒在地上,见此机会,大伯立刻牵着阿莉的手准备往洞口爬,然而,就在这时,从左边的洞口深处,突然传来了呻吟声。

  声音有些远,模模糊糊的,但通过音色判断,应该是大牛的,而不是野人的。

  难道大牛在前面?

  阿莉立刻道:“等等。”两人个对视,立刻明白了彼此心中的想法,阿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道:“这些东西只不过擅长偷袭,并没有什么可怕,我们能对付。”

  大伯道:“我会保护你。”两人默默对视,随即不再多言,踩着那些野人的尸体,顺着左边的通道而去。

  洞里十分漆黑,手电筒的光芒也难以穿透,前方的切都显的隐隐绰绰,就在这时,那种呻吟声逐渐变大了,而去大伯听着有些不对劲儿听声音,这不像是痛苦之下的声音,反而像是

  他看向阿莉,发现阿莉也脸茫然,猜测道:“难道是”

  大伯道:“大牛被野人强?”

  阿莉道:“我觉得,会不会是大牛在在强野人?”

  这个两个猜测,无论哪个都极其不靠谱,但前方传来的声音,却让人不得不那些想,大伯和阿莉为了救大牛,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了段路后,前方果然出现了人影。

  “啊!”阿莉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