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后,目光朝着远方巡视了圈,忽然盯着个方向不动了。

  我艰难的挤进鸟巢,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眼前是片苍茫而没有尽头的原始雨林,无论看向哪个方向都是郁郁沉沉的绿色,逼人的雄浑和浓重的生命气息映入眼帘,让人心潮澎湃,我内心激荡了会儿,便问道:“陈老大,你在看什么?”

  他照样不鸟我。

  难道是有什么东西我没有发现?

  于是我继续盯着他视线所及的位置看,依旧看不出任何变化,我急了,摇了他肩膀下,道:“装逼遭雷劈啊,老子千难万险爬上来,不是陪你看树的,再这样我把你踹下去了。”

  鬼魂陈终于挪开目光,慢吞吞的说道:“用望远镜。”其实我已经掌握了些规律,鬼魂陈这个人也不是完全不能冒犯,他的底线是目标,只要你的冒犯对于他的目标没有影响,他般都不会计较,确切的来说,是不愿意浪费精力计较,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人是个懒货。

  我听他的吩咐,将望远镜的倍数调到最大,朝着他之前所看的方位眺望,瞬间就震惊了,惊的差点儿脚滑从鸟窝里栽下去。

  只见望远镜的尽头,片浓厚的绿色中,出现了条白色的,蜿蜒向上的路,它弯弯曲曲特别古怪,乍看,就像是张古怪的鬼脸,非常大,如果不是我们现在从高空俯瞰,即便是走到那条路上,也无法窥知它的真容。

  亚马逊雨林里,怎么会有张脸?

  这条像脸样的路,是谁修建的?

  这让我想起了纳斯卡地画,是在地面上用石头或土壤堆积而成,或在地上刻划的古代地画。

  它们散布在秘鲁南部的些沙漠,是由个美国人在秘鲁南部发现的,散布在几百平方公里的干燥沙质地表上。

  众多深几十厘米长几百米到几公里不等的巨大线条以笔直的直线和箭头型为主,也有几何图型和动物图案,如蜂鸟卷尾猴鱼花卉等,再次之前,当地民众都没有发现,直到次高空拍摄,人们在直升机上俯览,才发现这秘密。

  有人认为这是古代人的艺术作品,也有人认为是某种动物崇拜,更离奇的是认为是外星人的杰作。

  我以前不相信外星人,但当我看到镜头中那张脸时,我只想说句话:外星人你好,请不要在地球乱写乱画,爱护宇宙环境,创造和谐未来。

  紧接着,我放下望远镜,那张古怪的脸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它的线条比较细,大部分被树木遮蔽,再加上距离关系,肉眼很难发现。

  鬼魂陈看了会儿,不知在琢磨什么,片刻后就开始往下爬,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先下去再作打算,站在这鸟窝里实在有些悬。

  第二十六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厄尼尔之脸

  鬼魂陈动作比较敏捷,率先往下爬,我低头往下看,杨博士等人的身影只有杯子大小,再加上身上没有保险措施,心底发虚,看眼便觉得双腿发软,也不敢耽搁,只想着赶紧下去为妙。

  谁知我还没动,已经爬在岩石上的鬼魂陈忽然道:“快,下来!”他的眼神看向我身后,瞳孔收缩,似乎发现了什么。我看他这神情就知道不对劲,赶紧转头,顿时发现在我身后的天空,竟然盘旋着两只硕大的黑色大鸟。

  那鸟应该是鹰,只是和咱们国内的品种似乎不样,体型更加硕大,两只大鹰在我身后盘旋,就我这回头的功夫,两只大鸟竟然左右朝我冲了过来,四只布满坚硬钩爪的爪子朝我抓过来,我身上没有衣服,躲闪不及,大鸟抓,便是数道血痕,疼的我倒抽凉气,整个人身形不稳。

  大鸟抓后又飞离,我才站稳身形,它们又冲了过来,这速度太快,在加上我寄身的位置十分狭小,根本无法躲避,后退就差点儿踩空,那爪子直朝我面门抓来,这要是被砰上,对眼珠子都得被抓下来,我吓的立刻蹲下身护住头部。

  大型猛禽都有护巢的习惯,我实在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眼见就要离开巢|岤,竟然被飞回来的大鸟给发现了,就在我蹲下身护住头部的瞬间,我发现鬼魂陈抬起枪,紧接着,在大鸟还没有抓上我的时候,我耳里便听到了砰砰两声紧凑的枪响,随后便是两声鹰唳,在抬头,却见那两只大鸟已经飞到了远处。

  子弹似乎没有打中要害,大鸟依旧在飞,但却不敢再朝我攻击。

  鬼魂陈虽然只穿着藤编的小短裙,但警惕性很高的他,贴身的装备件没有落下,这里的土石极为松软,鬼魂陈腾出只手开枪,整个人就顺着山石往下滑,我看见他的手不断的想找个固定物,但由于他下滑的冲击力,每抓住个,脆弱的土石就跟着往下滚,眼见身体逐渐往后仰,就要腾空。

  我惊的头皮发麻,手边却没有任何装备,杨博士等人在下方看的心惊胆战,爆发出阵尖叫,我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危险,反身就顺着山势往下滑,身上串起来的树叶子被搓的稀巴烂,被大鸟抓出的伤,刚刚结痂的箭伤,在下滑的摩擦中,沙石陷进去,那种疼痛的滋味就别提了,千钧发关头,我拽住了把草,而鬼魂陈则十分默契,立刻抓住了我的脚。

  我松了口气,还来不及高兴,手里这把草就因为两个人的重量,草根慢慢从松软的山石里往外奔,我吓的赶紧寻找新的固定物,鬼魂陈也趁着这喘息之机寻找到了新的固定物,我俩总算脱险。

  这切都在瞬间,刚才还好好的眺望风景,转眼我们就差点儿摔个粉身碎骨,这心里刺激实在是太大,我对鬼魂陈说道:“哥们儿,你要怎么感谢我?”

  鬼魂陈冷冷的看了我眼,慢吞吞的说道:“它们又来了。”我侧头看,吓了个半死,那两只大鸟显然受伤了,但不但不害怕,反而激发了凶性,也不回自己的巢|岤,发出尖锐的鸣叫,爪子和尖锐的大嘴直朝着我和鬼魂陈的位置。

  我立刻道:“陈老大,刚才的话我收回,是我感谢你才对,你可得留神,千万别让它们冲下来。”

  另头,下方的杨博士等人也对着上空的鸟开枪,但距离太高,他们哪有那准头,全都放空了,那大鸟原来是畏惧枪声的,但发现枪声对它们不会造成威胁后,竟然又开始朝着我们冲过来,这次鬼魂陈早有准备,砰砰又是两枪在,只是那大鸟速度很快,这两枪放空了,它们显然看我比较不爽,当先就来抓我,爪子又朝着我的脸盖过来。

  我此刻趴在山石上,哪里能躲,只能腾出只手遮挡,谁知那大鸟竟然双脚抓住我的手腕往外拔,我被它这大力扯,上半截身子都悬空了,如果不是抓住固定物的手,恐怕就要直接摔出去,鬼魂陈忽然笑了笑,我吼道:“笑你妹啊,快救命!”原来这大鸟距离近就很好瞄准了,鬼魂陈笑容几乎只有瞬间,立刻又放了枪,打中那玩意的翅膀,那东西顿时松开双爪,哀叫的腾飞,飞的摇摇晃晃,几乎要坠落下去,最后缩回了巢|岤里。

  另只大鸟不敢再靠近,只围着我们飞,鬼魂陈也不管它,开始往下爬,鹰是比较钟情的猛禽,伴侣受伤害,另只大鸟很快也回了巢|岤,我和鬼魂陈下到底时,两人身上全是擦伤,杨博士赶紧拿出水袋给我清洗伤口,鬼魂陈则自己处理,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的待遇还不错。

  孙二看了看我和杨博士,最后屁颠颠的跑到鬼魂陈身边毛遂自荐,说帮他处理伤口,鬼魂陈侧头,慢吞吞的说道:“你没有执照。”

  孙二脸受打击的模样,苦着脸坐回我旁边,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太不争气了,当初怎么不弄个执照,看到没有,我身医术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杨博士顿了顿,很正经的说道:“陈先生的精神很正常,我想,他并不需要你的帮助。”

  孙二呛了下,摸了摸鼻子,讪讪结束这个话题,问我:“哥,你们俩在上面有没有什么发现?”我想起那张脸,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将在上面所见的讲给众人听,当我说起那脸的形状时,大龅牙忽然道:“厄尼尔之脸。”

  “什么?”我道:“什么脸?”

  大龅牙抹了抹嘴皮子,脸激动的说道:“厄尼尔之脸,说了你也不知道,这是个关于古印加文明的传说。”

  在印加文明的古老神话中,恶魔厄尼尔来到人间,看中了个漂亮的姑娘,他就要娶这个姑娘当小妾。

  姑娘肯定不敢嫁给恶魔,家人就对着太阳神祈祷,神啊神啊,你快点儿把这个恶魔收拾了吧。太阳神听到了乞求,就派了自己的另个儿子科多吉吉萨出面,结果科多吉吉萨看到那姑娘,顿时惊为天人:这个妹子太漂亮了,我定要追上她!

  于是吉吉萨和厄尼尔展开了场争夺美女的大战,结果双方势均力敌,谁也不能战胜谁。

  太阳神看不下去了,当然要站在自己儿子这边,两个打个,厄尼尔没有胜算,便怒道:“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姑娘是全世界的,凭什么我不能追,不公平,我要向创世神投诉你!”

  太阳神当然不愿意将事情闹大,于是立刻站回了公平公正的位置上,对二人说道:“不错,要公平竞争,这样吧,我给你们出个任务,谁任务完成的好,经验值高,姑娘就归谁。”

  太阳神那个老巨猾的家伙出了什么任务呢,他让两人各自修建座城池,只能自己建,每颗草木都要自己动手,山石要自己打磨,谁建的又快又漂亮,谁就赢了。

  恶魔虽然是恶魔,但他傻的可爱,规规矩矩的按照比赛规则修建城池,吉吉萨表面上是神祗,背地里却玩起了阴谋诡计,请来其余神祗帮忙,因此他的城池很快就修建的又大又漂亮,厄尼尔还在码石头,吉吉萨的城池已经完工了,太阳神宣布:“本次大赛的获胜者是科多吉吉萨,恭喜他获得出品生产的美女个,祝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头,吉吉萨将姑娘接回了天界举行婚礼,而厄尼尔则坐在自己辛辛苦苦修建了半的城池上,盯着天空,心爱的女人被抢走了,被高富帅横刀夺爱,他气的肝肠寸断,厄尼尔是个老实的恶魔,于是坐在自己的城池直郁闷,直郁闷,整日盯着天看。

  有个大神见他可怜,就告诉他真相,但这时已经晚了,那姑娘和吉吉萨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厄尼尔听,顿时气死了,他充满怨恨的脸和城池融为体,直盯着天上看。

  凡是靠近这座荒城的人,都会受到厄尼尔的诅咒,因此厄尼尔之脸,也被称为恶魔之城。

  这是个典型的高富帅横刀夺爱,弱势丝含恨而终,化为厉鬼的故事。

  孙二听完,感叹道:“太阳神真阴险啊。”

  大龅牙咧嘴笑,道:“这世界上多的是太阳神,都披着神圣正义的光环,背后干了些什么,只有自己才知道。”我听到这儿,忽然觉得不对劲,说道:“厄尼尔之脸的位置,可是咱们的必经之路啊,我说,不会真的有诅咒什么的吧?”

  第二十七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脑电压芯片

  根据我在上方的观察,它位于雨林的东面,也就是我们原计划准备深入的地区,真不知是不是该说流年不利。

  大龅牙喷着口水道:“传说只是传说,谁知道那里是什么样子,而且恶魔这些东西你还真信,秀逗了吧?”

  他这么说我也淡定下来,虽然我现在对鬼神坚信不疑,但我信的是东方鬼神,至于太阳神类的,我表示很怀疑。

  处理完伤口,我们便顺着来时的路返回营地,虽然我不清楚鬼魂陈和那具尸体的纠葛,也不知道他在尸体身上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但有些我还是可以猜出来。

  比如这个部落,他们之所以会使用控尸术类的秘法,肯定和那具尸体脱不了干系,或许在二十多年前,这具尸体到达此处时,曾经遭遇过什么特别的事情,使得他进入了这个部落,并且传授些秘术给这些土著,只可惜这些土著没有善加利用,而是用来做些极其残忍的勾当。

  由于有了鬼魂陈,这些土著已经完全将我们当成神样膜拜了,回到部落,便主动奉上吃喝,这种恭敬至极的待遇,就是皇帝恐怕也享受不到,吃喝完毕,天色将暗,我们决定今晚就在部落过夜,而剩下那些被抓来的人不太好办,将他们解放之后,他们会如何?

  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外面的人,然后会不会对这个部落进行围剿?

  又或者说各自分散,他们没有装备,又该怎么出去?

  商议番,杨博士建议道:“这些人虽然被捕,但能来到这儿的,都不是普通人,基本的丛林求生能力还是有的,他们有二十多人,携带些枪支或者冷兵器走出雨林并不困难,重要的是这个部落的人该怎么处理。”

  这帮人出去后会不会对这个部落的人进行报复?又或者这个部落会不会继续进行活人狩猎?

  原本我对这帮土著是有些畏惧的,但被他们毕恭毕敬的伺候了天,看着他们敬畏又小心翼翼的神情,就很难产生厌恶的感觉,番商议后,我们决定先不解除操控术,等到第二天,将那帮人带离部落的范围,在解开操控术,届时,他们就算想报复这里的人,恐怕也已经找不到路了。

  至于这个部落今后会不会再继续用活人当诱饵,这是个不太好解决的问题,我们严重缺乏个沟通的翻译,但鬼魂陈对此并没有发表看法,他似乎认为土著人会不会再用活人狩猎,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天,我们按照预订的计划出发,临走时,鬼魂陈忽然冲那个老神棍打了连串手势,那种手势不像我们平时交流用的,更像是某种奇特的象征,在鬼魂陈做完串手势之后,老神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立刻下跪叩拜,嘴里叽里呱啦长串,也不知说什么。

  但当我们离开部落,顺着唯条路走向高地时,再回身望去,那个原本用来关人的棚子,不知何时,已经成了兵器库,里面摆满了石制武器,似乎不打算再用来关人了。

  霎时间,我心里冒出个猜测,莫非和鬼魂陈临走前的手势有关?

  我好奇心起,缠着他问,却问不出个所以然,最后也不了了之。将那批人带离后,我们留下装备,抹去他们脸上的颜料,眼见他们目光渐渐有了焦距,行人便立刻撤退,接下来的切,他们是死是活,能不能团结致走出去,就与我们无关了。

  如果说这两年来我有什么收获,大概就是明白了个道理,人生在世,只能靠自己,只有自己不放弃,危急关头才会有希望。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继续赶路,有孙二在,我也多了个可以信任的对象,在这个队伍中,大龅牙绝对是不可信的,而那五个土著人,完全属于无辜,至于杨博士,我对她的感觉很复杂,她是个令人心动的女人,但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我实在无法完全信任她。

  接下来是鬼魂陈,我绝对信任他,因为我这条命都是他救回来的,但我无法确定,如果有天,我也成了阻挡他道路的人,那么我们之间现在这种同伴关系,还能不能维持就很难说了。

  相比之下,我只能相信另个自己。

  由于雨林的范围很大,我们接下来没能发现查理老头等人的踪迹,不过我很怀疑,查理老头这么大年纪,究竟能不能经得起折腾,他能冒险进入雨林,这份勇气实在令人敬佩。

  夜晚露营时,我们计算了下距离,估计在明天中午1点左右,就会进入魔鬼城的范围,根据我们之前俯览地形时所观察到的大小来看,魔鬼城占地面积很广阔,要想绕过去几乎不可能,我们只能从中间穿过去,这样来,关于魔鬼城恐怖的传说,难免在我们心里挥之不去。

  篝火虽然燃烧的很旺,但依旧无法驱散雨林里的寒气,我们没有帐篷,只能找些树洞,撒上驱虫粉,铺垫些干净的芭蕉叶,挤成团互相取暖,熊熊的火光透进树洞里,温暖的橘黄|色光芒驱散了寒冷。

  鬼魂陈和波粒儿守上半夜,四个土著为第二班,孙二和大龅牙守下半夜,我由于伤势较多因此免除了守夜的活儿,心里没有什么负担,睡的安安稳稳,下子就深眠了。

  也不知多久,大约是天将破晓时,我被冷醒了,醒来时旁边的鬼魂陈和杨博士以及那五个土著都还在睡,树洞外面的篝火已经快要燃烧殆尽,孙二打着瞌睡幅没有睡醒的样子,我被冷风激,睡意醒了大半,便越过杨博士等人,轻手轻脚的到了外面,天色雾蒙蒙的,就快亮了,树洞里的人大约还能睡个小时左右,他们都太累了,能多休息就多休息会儿,我没有看见大龅牙,于是压低声音问孙二:“人呢?”

  不需多说,我俩心意相通,孙二也压低声音道:“摘果子去了,给咱们当早饭,算这小子有良心。”

  果子?

  大龅牙平时跟我样懒,他今天居然会想到摘果子?正想着,大龅牙回来了,用叶子包了堆果子,颜色艳丽,在我印象中,越是艳丽的果子越要谨慎,我甚至怀疑大龅牙是不是想谋杀我们。

  “吃。”我没动,大龅牙切了声,自己抓了个紫色的野果咀嚼起来,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我刚睡醒没什么胃口,便有搭没搭的和孙二闲扯,我将大伯看圣经的事情和他商量,孙二摸着下巴道:“老狐狸什么时候开始信上帝了?”

  “什么老狐狸,别瞎取外号。”

  “得了吧,你在心里不直这么叫,咱两谁跟谁啊,不用装了。”顿了顿,孙二道:“我看八成是你多想了,老狐狸这次是真傻了,我以自己的专业做担保,他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这种时候,更不可能给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