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筑,但我知道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拿地铁来说,现在天津市各个地方都在修地铁,个地铁口,入口只有个,但由于空间很大,往往会从不同的几个点同时挖,这就使得在未完工的时候,会形成好几个出入口,这些出入口在完工后都会连成气被封闭,但问题是,我们脚下的,是个没有完成的工程。

  虽然千百年来,人们的建筑方式改变了很多,但在些大的实干上,是没有发生太多改变的。

  我立刻明白了鬼魂陈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逗留,他肯定是在试着寻找有没有其它未完工的出入口。如果水温泉湖泊里的是正门,那么在未完工时,肯定还有某些地方是有‘偏门’的。

  经过这年的经历,我对宋氏修建工程的习惯也有了些了解,他们对要守护的这个东西十分重视,因此修建出来的藏宝地,规格都很大,而且布满密道,机关重重,除非持有地图的后人,外人但进入,都是九死生,从我们这年来死亡的人手就可以判断出来了。

  我们眼前的这条裂谷,如果真的是雪崩时候产生的,那么,它所处的位置,会不会就在当时修建的工程上?

  我们如果沿着这个裂谷下去,会不会刚好到达工程内部的某个地方?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不用钓王八了!

  当然,这切只是猜想,鬼魂陈在这里蹲了这么久,显然也是想证明这点,我激动道:“咱们回去通知他们,先去拿装备,然后下去探探。”

  鬼魂陈没搭理我,转而顺着裂谷往上走,朝着我们之前特意避开的左边走,那里的积雪更厚,而且雪下面很可能有柄壳子,鬼魂陈去那边干嘛?

  生死雪域第四十七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兄弟

  我立刻跟了上去,没几步,鬼魂陈忽然转过头,冷冷道:“为什么总是跟着我。”

  我愣了下,道:“我想来帮忙。”

  “帮忙?”鬼魂陈嘴角微微勾起,显得有些嘲讽,慢吞吞的说道:“帮倒忙?我没有义务救你,所以离我远些。”

  难道他还在因为杨博士的事情生气?人都死了,还计较这个干吗?我道:“上次不是说过吗,咱们是兄弟。”

  鬼魂陈冷冷道:“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兄弟如果我不能救你,不能为你带来好处,那我还是你兄弟吗?”他冷淡的语气里带着十足的讽刺,我想反驳,但我突然发现,他说的没错。

  我为什么对他这么在意。

  我为什么那么想跟他做兄弟。

  因为他很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救我的命,跟这样的人做兄弟,就相当于给自己买了份保险,而且还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如果有天,他依旧是鬼魂陈,依旧是冷冰冰的,平时不说话,说话舌头就比蛇还毒,而且总是鄙夷的看着我的那个鬼魂陈,但身手却比女人还弱,时时刻刻需要人照顾,时时刻刻拖队伍的后腿,那个时候,我还愿意跟这样的人做兄弟吗?

  我忽然发现,鬼魂陈不说话则已,说话就针见血,洞悉人心,甚至这些东西,我自己以前都没有深入思考过。

  他说的没错,正是因为他的强大,所以即便对我冷嘲热讽,我也会继续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这和拍领导马屁是个道理,但如果领导有天不在是领导了呢?

  寒风刮过,我觉得自己的心沉甸甸的,鬼魂陈目光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淡道:“不用跟过来。”

  我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忽然觉得心底有些发冷,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是抱有目的的吗?如果有天,大伯忽然发现我是捡来的,即便我还是原来的我,但大伯对我还会像以前样吗?

  虽然这个想法很不靠谱,但我却清晰的认识到,这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我觉得很憋屈,但随后我换了个角度,我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别人会怎么对我,但鬼魂陈救了我很多次,我也真将他当成过命的兄弟,如果有天,他真的身受重伤,变成所有人的拖累,至少我不会放弃他,就当还他条命了。

  于是我重新跟了上去,说道:“不要用你狭小的心胸来度量我,既然已经说了是兄弟,就不会丢下你不管,就算有天你变成残废,断手断脚,耳瞎眼聋,我背也会把你背出雪山去,再说了,难道你忘了,为了救你,我可是被雪人压成了内伤,我说什么了吗?你这人怎么点儿记性也没有。”

  鬼魂陈脚步顿,没搭理我,但也没赶我走,我跟着他直往左,沿着裂缝往上,走到顶时,旁边有个缓坡,形成了个雪沟,我不明白鬼魂陈为什么要走进这个雪沟里,但我知道他这个人心思深不可测,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有外星人的血统,否则他的大脑怎么能那么敏锐呢?

  进入雪沟后,我们沿着活雪沟向上,里面弯弯绕绕,我最后也不知究竟绕到了那个方位,好几次都踩到了冰壳子,这玩意儿没办法用眼睛判断,只能靠运气,所以鬼魂陈也中招过几次,好在冰壳子都不深,都能爬出来,但我还是觉得这样走下去太危险了,好几次想开口问他究竟想干嘛,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段路并不长,雪沟很快到了头,尽头处是个弯道,我们绕过那个弯的瞬间,我和我裤子里的小兄弟都惊呆了,我们眼前,竟然是片宁静的湖泊,雪峰倒映在湖泊里,显得

  庄严而肃穆,湖泊面积特别大,右前方就是尽头,上面还扎着几顶帐篷,还可以看见小黄狗和王哥两人正在吃东西。

  我们怎么会饶到这儿来?

  鬼魂陈目光沉了下,指了指去我们前方不远处的水域,淡淡道:“她就是在这个位置失踪的。”

  我反应过来,他指的是杨博士。

  他所指的位置,离我们现在的拐口处很近,我忽然想到种可能,由于这里是个拐口,而且又很隐秘,如果杨博士当时在水里关闭探照灯,游到这个方位,当时站在岸上的我们,是根本不可能看到她的情况的。

  鬼魂陈的意思难道是

  杨博士没有死!

  她如果爬入这个拐口,就可以顺着这个地方,悄无声息的到达我们之前所处的冰缝的位置。

  但不可能,她身上只有内衣而已,什么装备也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单独行动呢?即便真的要单独行动,也该事先准备份装备以及衣服才对。

  鬼魂陈难道是想证明他自己没有杀杨博士的清白?但他这个人,向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那么,他就是真的怀疑杨博士是自己‘失踪’的。

  可是这样来,在装备上又显得不太可能,穿着内衣在雪山里窜?杨博士可不是那么傻的人。

  显然,鬼魂陈自己也想不通这点,但这个拐口处的巧合,又让切顺利成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这其中,是不是我们都忽略了什么?

  须臾,眼见小黄狗和王哥吃的欢,我估计再不回去,他们俩就要把牛肉选光了,便示意鬼魂陈回程,他也没反对,我们按原路返回,重新绕回扎营地时,锅饼干糊都被解决半了,里面的牛肉果然粒粒可数,我相信王哥不会干这么无耻的事情,于是瞪了小黄狗眼。

  小黄狗说道:“瞪我干嘛,就许你们俩手拉着手去兜风,我在这里辛辛苦苦的戒备,随时提防那娘们儿的人窜出来,劳心又劳力,多吃点怎么了。”

  我道:“兄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出去很丢人的。”

  小黄狗显然因为潜水装备的事情被打击的不轻,破罐子破摔的唱道:“无所谓”

  我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打断他道:“行了,别嚎了,我有事情要说。”

  接着,便将鬼魂陈的发现给二人说了,小黄狗立刻来了精神,如同霜打的茄子突然灌了回春剂样,顿时精神起来,示意我和鬼魂陈先吃,立刻蹦跶到边收拾东西。

  我们四人吃饱喝足,略作休整,收拾了装备便重新回到了峡谷边,在冰面上打进去截铁凿,将绳子系在铁凿子上,滑着绳索慢慢往下。

  为了增加进度,我们共下了三根绳子,三个人起下,王哥则在上面守着,以防发生意外,每根绳子间的距离,隔了大约十五米左右,由于裂缝里雾蒙蒙的,侧头去看左边的小黄狗,就仅仅剩下个模糊的人影,连脸都看不清楚。

  由于现在是白天,因此冰壁上的情况也看得比较清楚,整个冰壁很平滑,没有丝毫落脚点,偶尔有些裂缝也很小,脚尖都放不上去,我们维持身体速度与平横的所有力量都是靠手臂,由于搜索范围的需求,还必须晃动绳索,摇摆身形,这个过程极度刺激,普通人还是别尝试了,个手滑,脚下就是万丈深渊,摔下去脑浆四溅。

  我晃晃荡荡的往下放,放着放着就发现脚下大约四五米远的冰壁上显得黑沉沉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我心里喜,心说总算有发现了,看来我们的思路是找对了,难不成这么快就发现偏门的?激动,我加快了下滑的力度,很快便到达了那个位置,由于速度太快,绳索晃动,时也看不清楚眼前的究竟是什么,等绳索稳定下来,我将脸贴到冰壁上时我才发现,那竟然是张人脸。

  因为窒息和挤压,已经完全扭曲变形,眼珠子三分之二都凸出了眼眶,面皮拉耸着,十分狰狞,嘴巴朝我张开,与我的嘴刚好对在起,如果不是隔着冰,我和它就要来个亲密接触了。

  饶是我尸体见了堆,也还是被膈应的不轻,感觉移开脸,心知这应该就是死于千年前那场雪崩中的人,传说的背后,往往都是段历史,这场雪山里的工程,以故事的形式流传,在时光的沉淀下,逐渐成为个传说,而今天,这个传说被证实了,它是真实的。

  这具被冰封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见到这具尸体,对于能找到偏门的信心就更大了,我不在管它,也懒得和它继续对视,便继续展开搜索,很快,我砸冰层里面发现了个黑沉沉的东西。

  那东西隐藏的比较深,外面裹着冰,由于冰层的厚度,使得我无法判断它究竟是什么,隔着冰层看,只能瞧见里面的团黑影,但根据黑影来看,那玩意儿挺大,不能确定是不是偏门的入口,我看鬼魂陈和小黄狗还在寻找,便冲他们喊话,说有发现,让他们过来。

  生死雪域第四十八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浮出水面

  我们三人凑在起商议,里面那个黑沉沉的东西,大小都很像个洞口,但这里的冰层很厚,我们如果采用现在这种悬空的方式进行挖凿,就算两拨人轮流动工,也至少需要两天时间,万挖出来的不是洞口,而是块大石头,那我们两天的辛劳就白费了,现在的情况,就有些像既想淘金,又怕白干场的感觉。

  我问两人的看法,小黄狗认为,反正这六天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倒不如试试,鬼魂陈没有开口,不知道在琢磨什么,我们当即开始挖凿,由于身体悬空,效率可想而知,我提议:“不如在砸个小洞,在里面插雷管炸,咱们就不用那么麻烦。”

  小黄狗鄙夷道:“兄弟,你是想引起雪崩吗?忘了冰层里的人是怎么死的了。”

  我顿时被打击了,只能继续用原始的方法,大约两个多小时的作业后,我们都撑不住,开始爬上去休息,但奇怪的是鬼魂陈却没有上来,而是继续往下,似乎不死心,还想再找找有没有其它出入口,我联想到杨博士的事情,心想:如果杨博士当初也顺着这个裂谷下来了,那么她现在毫无音信,就只有,两种可能,是摔死了,二是找到了出入口。

  鬼魂陈难道还是认为杨博士跑路了?她穿着件内衣,身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有可能跑路吗?比起这个猜测,我觉得杨博士已经被老鳖害死,或者淹死在了湖底更为靠谱。

  我们在悬崖边休整,放松浑身紧绷的肌肉,鬼魂陈直没有上来,就像台不知疲倦的机器样,直到半个小时候,他才喘着粗气,脸沉默的坐到我旁边,我问他有没有线索,他摇了摇头。

  看来我们之前的想法是多虑了,杨博士毕竟只是个人,又不是变形金刚,哪能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于是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边留意着湖面的动静,边开始挖凿那个地方。

  挖凿过程比我们想象中的更艰难,原本以为需要两天,但在第二天傍晚,我们发现冰层还剩下至少米,别小看这米,在这样的作业条件下,要想打通出来,至少需要花三个小时。

  眼见天色已晚,我们只能郁闷的收工,回了营地,三人下水泡温泉放松,王哥伤口不宜沾水,因此任劳任怨担当保姆角色,继续给我们做吃了整整周的饼干牛肉糊,我现在闻到那个味道都想吐。

  小黄狗说:“听说狐狸肉的味道不错,这里离狐狸洞不远,要不去逮只来。”我自然知道小黄狗是在开玩笑,但在这种什么娱乐都没有的情况下,不找点儿话题,绝对会被憋死,于是我也说道:“那感情好,你赶紧去,我在背后默默支持你。”

  “去你妈的。”小黄狗骂了句娘,道:“遇到这种事情就让我上,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我俩泡在水里,百无聊赖的斗嘴,抬头就能看到满天的星空,真有手可摘星辰的感觉,撇去这路上的艰辛,现在的情景,说是旅游也不为过,正想着,小黄狗闲扯的话头忽然顿,说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道:“别想再骗我,我不会上当。”小黄狗这人,典型的就是个笑面虎,而且是属于有严重精神病类的,这两天闲下来就喜欢放假消息,惊的我下子蹦起来,然后他在边捂着肚子直乐,笑我容易上当。

  这个游戏点也不好玩!

  因此小黄狗说完,我根本连眼皮儿都没有动下。

  这时,泡在水里的小黄狗忽然站了起来,两半白花花,像肉包子的屁股直直对着我,气的我正打算脚踹过去,却发现他直直朝着湖中央游过去。

  难道湖里真的有东西?

  我惊了下,立刻从躺着的姿势,变为坐姿,眯着眼看去,夕阳的余晖中,湖面果然有个东西,似乎是有人潜伏在水里,打算悄悄的上岸。

  竟然真的有人出来,我个激动,立刻也站起身,朝着湖中央游过去,准备和小黄狗前后夹击,将那人逮住,小黄狗比我快步,当先拽住了那人,那人似乎没怎么反抗,便被小黄狗拧出水面,他穿着潜水装备,头部都包裹在头盔里,因此不辨男女。

  那人从湖底潜上来,估计耗费了不少力气,因此被小黄狗拽住的时候,几乎无力挣扎,直接被拖向了我们这边。

  将那人拽到岸上,他如同死鱼似的动不动,看身形是个男人,身上穿着潜水服,背上背着氧袋,我不确定他究竟是海姐的人还是大伯的人。

  据说大伯当时也带了两个身形健壮的男人进山,我不知道那两人大伯是从哪里找来的,但能让大伯带进山的,必然是他很放心的人。

  我立刻将那人翻了个面,刚打算对他进行审讯,忽然觉得不对劲,这人翻个身后,脸色是青白青白的,我心里惊,猛的伸手去探他的脖子旁边的脉搏,竟然停止了,身体也是僵硬的,只是皮肤还保留着湖泊的水温。

  我赶紧收回手,道:“晦气晦气,你怎么捞了个死人上来!”

  小黄狗道:“有死人都不错了,快把他的衣服扒下来,看看装备有没有用。”

  这事儿我可不愿意干,于是说:“我的手告诉我,它今天想休息。”

  小黄狗怒道:“你和女人上床的时候你的蛋怎么不说想休息。”

  我掏了掏耳朵,道:“没文化真可怕,你能不能别这么粗俗,满口都是女人和蛋蛋,跟你做兄弟,都降低我的格调了。”小黄狗气的鼻子都歪了,嘴皮子也没我利索,便去扒那死尸的装备,扒下来后检查,发现这人是死于溺水窒息,但奇怪的是他的氧气袋里,氧气还剩下三分之。

  那他是怎么溺水的?

  我们检查,才发现链接氧气袋的吸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多出了条大口,像是被什么尖锐的利器划出来的,这人肯定是在潜水的过程中,吸管出现异常,导致氧气无法供应,所以才死于非命。

  他究竟是谁的人?

  又在水底遇到了什么?

  根据小黄狗粗略的尸检,他的死亡时间大约在个小时前,也就是说,在个小时前,他是准备游出湖面的,但在此过程中却发生了意外。

  只可惜这根吸管报废,这套潜水装备于我们也是无用,随后,我们只能将这人在附近挖了个雪坑掩埋,埋在土里被虫咬,埋在雪里千百年都不会腐坏,也算是处好墓地了,由于这个人的出现,我们对湖面的戒备下子严谨起来,因为不确定接下来还会不会有人出来,但既然有就有二,下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么就是出了变故,要么就是任务完成了。

  即便我们这次后人步,也不能让其余人捡了便宜,原本我们是分开帐篷睡的,但为了能在发生变故的第时间做出反应,我们便挤入了个帐篷,四个人轮流守夜,第班是小黄狗,他虽然嘴上不靠谱,但办事很牢靠,因此我这觉睡的很安心。

  夜间温度极低,即便裹在睡袋里,也觉得有些冷,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有人似乎压到了我身上,当时太累,也懒的醒过来,只当是王哥或者是鬼魂陈之间的个,可能因为冷所以将我当抱枕了,于是继续睡,睡着睡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把我当抱枕也就算了,这人怎么还

章节目录